亲爱的孩子,只有在夜深人静时才敢想你。

2017-11-09 08:09:19作者:梁知夏

《亲爱的孩子,只有在夜深人静时才敢想你。》by 梁知夏

文/梁知夏

离开北京前,我把陪了自己三年的电饭锅送给了对门的租客,然后拎起行李准备和这座繁华且拥挤的城市告别。

对面租客是一个周姓的母亲和她的孩子。

临走前,周阿姨倚在贴满小广告的门框上静静地看着我,她身后的房间内时不时的传来咳嗽声。声音就像是即将被锤破的大鼓,尖锐且冗长。

“孩子,还来北京吗?”

我听着居民楼中来自天南海北的口音,闻着合租房内说不出名堂的怪味,摇了摇头。

“我妈昨晚上给我打了个电话,说她突然好想我。”

周阿姨的眼眶微微泛红,我知道她也想家了,想念那个千里之遥的故乡安徽六安。

“昨天小邵也说想家了,等他的病情稳定下来了,我们也该回家了。”

我推着行李从积满生活污水的弄堂里走过去,从积水中可以映照出正上方乱成团的电线,一切都糟透了。

周阿姨一直跟着我走到弄堂口,然后不停地朝我挥手,用她那带着六安口音的普通话说道:“小梁啊!这两个月谢谢你了!”

我摆摆手:“阿姨,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我知道!我知道!”周阿姨像是用尽全力在点头。

直到今天,我仍然记得那个蔚蓝的北京下午,仍然记得在那个弄堂口用力挥手用力说再见的中年女人,和那个用尽所有办法也没能留住的青年。

人生是疾驰而行的列车,人来人往,总有去留。

当我们遇到的时候,就注定终有一天会面临离别。

01

那时正值北京的一月,呼啸的北国寒风像是万马奔腾般从耳畔闯过去。

那个永远留在24岁的年轻人颤抖着手指更新了自己二次化疗前的朋友圈,也是他的最后一条朋友圈:

倘若事与愿违,儿别无他念。惟愿二老宽心,请恕儿不孝。

当我回到故乡一个多月后的一个深夜,周阿姨打了个电话给我。

正值年关,寂静的黑夜里时不时地传来爆竹和烟火的炸响,电话那头的周阿姨声音很轻,像是害怕惊醒自己久病的孩子。

“小梁,新年快乐啊!”

没由来地心脏像是少跳了一拍般立刻警觉起来,我避开热闹的家族聚会,走到僻静处。

“周阿姨,新年快乐。”

电话那头的周阿姨顿时哭出声来:“小邵……小邵他……一个星期前走了……”

远处的夜空里绽放出绚烂的烟火,父母招呼着亲朋举杯畅饮。

在这个阖家团聚的日子里也会有人离去,在这个世界的某一个角落,总有人面对离别和悲伤。

“其实在得知小邵得病的时候,我就想过当最坏的结果发生时,我会怎么面对。”周阿姨的声音渐渐平稳下来,微微的鼻塞让她的声音听起来低缓悲伤。

“我明明在心里预演了无数遍,可是当这一天来临的时候……”

分手后,求你别再回来找我了

1 林子矜给我发消息时,我正在和强子一起喝酒,幽暗的灯光冷冷打下,散发着森森的气息。烧烤缕缕白烟轻轻泛起,似是清晨般的晨雾。触手可即却恍如梦境,如同林子矜。 手机提醒声响不停,特别关心的声音。 我点开消息一看,是子矜。 别来找我了。 好聚好散吧。 强子一眼戏谑看着我,嘴角轻轻勾起坏笑。 啧啧,哪个小姑娘给你发的消息,还是特别关心呢。 我喝了一口闷酒,夹了一颗花生米,手有些不听使唤,圆圆滚滚的...

《我不》:写给小蓝

嗨,小蓝! 你并不知道我的名字,我却一直把你与蠢子的故事烂熟于心。我于你一样生活在这摩梭世界感受着世间百态又并无交集。 后来啊,我只要一想到与善良有关的代名词就一定想到你,只要一想到爱情的模样就一定会想到你与蠢子。 嗨,小蓝! 你1991年生,蠢子1993年生小你两岁却处处照顾你,真是羡煞了我们。 你爱吃鱼,为了便宜蠢子便早起亲手为你做豆腐鱼,你钻在被窝里听他小声打着电话询问妈妈该怎么做。 ...

一场疾病,会让你深刻的体会世间冷暖。

1 大家都知道,李白是世上出了名的“放荡不羁”、到处游乐的浪漫主义诗人,一次在他游历途中,却突然重病。 李白是一个花钱如流水的人,但在他游历期间他会用金钱去接济落难的文人墨客。 但是当他患病时,他却不曾想到和他一道交游玩乐的人,看见他钱也花光了,人也病倒了,十之八九都纷纷散去。客栈老板脸上的春风很快就变成了秋霜,美酒佳肴很快也变成了粗茶淡饭,令李白精神沮丧,并深刻体会到世间的人情冷暖。 眼看...

成长,就是将哭泣调成静音

我们想要的成长,后来都化成了悲伤。 2017年11月28日 星期一 晴 文|南有南风 -1- 小时候想要长大,总以为长大二词承载着很多的梦想与幻想。比如自由自在,比如坚强独立,比如做一切喜欢的事情。 于是我和发小坐在台阶上,仰望着蓝天白云,都诉说着长大后要成为的样子。那个场景,最后也定格在了我的脑海里。 “长大后,我要去北京,要买好看的衣服。”我如是说。 “那我,那我长大后要去上海,...

没登记结婚的老婆

阿大晚婚晚育,四十五岁才遇上女人,这个二十岁女人,身材肥腴,没嫌弃他,跟上了老大,虽是他人说的爷孙恋,不在乎年纪,凑和成一个家,女人与阿大是一块的地方,经人介绍相互认识,住下了出租屋。 阿大是一个搬货民工,每日搬上重活干,汗涔涔,累的瘦,每次干活了,下班了,小他二十岁的老婆待在出租屋,每天煮好饭菜,等待他归来。 日月如梭,一晃过去十年,十年间老大没有生孩子,还是两口子,没添新人,家庭夫妻私人...

妈妈爱了我二十年,我却这样对她

文 | 桔梗小姐 这篇文章很久就想写了。 我是个不太幸福的人,也是个最幸福的人。 这个故事很长,从我五岁说起。 五岁那年,叔叔给我两毛钱,妈妈以为是我偷得从街头打到我街尾。 七岁那年,我有了弟弟,妈妈跟我讲,以后我没有零食了,我说好。一直到高中,我再也没有要过零食。 小学的时候,妈妈脾气很大,经常骂我,同学们都不敢到我家玩,妈妈问我,为什么同学不来找你,我回答可能咱家比较远吧。 上了初中...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