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不起的农村新女性

2017-11-09 11:10:34作者:风轻云淡柳色新

回故乡40多天,通过向众乡邻了解,发现了一种新现象。丈夫在外打工,妻子照顾家,看他们的生活,过得有滋有味,非常满足,非常自信!这确实是一个好的现象。孩子有人教育,老人减轻了负担。每个家庭都是社会的一个细胞,家庭和谐稳定,社会才繁荣昌盛,蒸蒸日上;若家庭不幸福,社会就问题多多。

我的外甥女就是新思想女性其中之一。她30多岁,身强力壮,心胸开阔,思想进步。外甥女婿在外打工挣钱,家里有楼房,又添了20多万的轿车,银行卡的存软也有六位数。有一儿一女两个孩子,俩人品学兼优,在班级的学习名次,都在前几名,客厅墙上贴满他们的奖状。外甥女每提起两个孩子,都是眉飞色舞,信心满满,异常自豪。孩子又懂事,学习又好,也确实令人骄傲!你想,如果孩子没有母亲心血浇灌,没有亲情的呵护,他们会有这么优秀吗?

她丈夫弟兄两个,公婆年纪不太大,跟着他小叔子生活。农忙时,也帮公婆干点农活,给老人一些零钱花。

外甥女自己在家,领着两个孩子生活。管几亩地,种些懒庄稼,前季麦子,后季大豆。现在庄稼收种管都是机械化,也不用掏多少劲,一年的收入就轻松的到手了。她的家庭顺心如意,吃喝不愁,又有钱花,孩子的教育也没耽搁,真是幸福美满的一家。这与外甥女的通情达理,吃苦耐劳分不开。外甥女婿,假期或抽空回来看看她们几口,有时还出去旅游,那日子过得风声水起,真是其乐融融,生活美得很!

另一个,是邻居,按辈分是一个侄媳妇。她是一个30多岁的少妇。有两个女儿,一个儿子,与公婆一起生活。他夫妻俩前些年在新疆打工,或当菜贩子。最近才回乡。我问他:“你咋不在外打工啦?”

她说:“我们不在家,公婆年纪都大了,白天又要下地干活,要管三个孩子吃喝穿用,哪有时间和精力,去教育孩子,大女儿都上初三了,还有俩小的也很淘气,老人根本管不过来。你侄子和我怕耽误孩子的前程,也为了减轻老人的负担,所以就回来了。我在家也没闲着。在邻乡的纱厂干活,都是骑摩托上下班。下午下了班,还能接孩子放学。又能辅导他们学习,交流思想。家里楼房也盖了,你侄子在外一年也挣了四、五万,我也挣一两万,地里再见些收入,钱也够花。这样的生活,也挺好。”

她讲的句句入理,令人佩服赞叹。社会在进步,人们的思想必须与时俱进,跟上时代的步伐,这样做,家庭才和谐,社会才稳定,孩子才不吃亏,老人有依靠,真是好处多多!

例子很多,不能一一列举。这种现象,说明新一代的农村女性,思想来了一个质的飞跃,认识到教育下一代的重要性,挣钱放到第二位,承担起教育下代,养老的重任,这是新农村的一个新亮点,令人可喜可贺!

风轻云淡柳色新
风轻云淡柳色新  作家 酷爱文字,喜游艺苑;耿直良善,浓情厚义;多闻善思,辩证识物;弃恶扬善,心态如镜。注:①各平台网名为(风轻云淡柳色新)②各平台笔名(四季春) 微信:xiaotanchensi(厚载德福)

夺命的一台缝纫机

害子的家庭教育理念

支书发威

绝望的汉子

了不起的农村新女性

琅琊令之棋子 痴心错

夜晚,寒风凛冽。 洛洛快马加鞭,马蹄声回荡在空气中,撩起缕缕烟尘,她的脸色微微泛白,汗珠大颗大颗往下掉,她扬起鞭子,狠狠抽在马上,马一声嘶鸣后快速奔跑。 月亮挂在夜空上,冷冷清清。 到了到了,快到了。 洛洛心中一片窃喜,她咬咬牙,继续向前。 师父,师父。 她看见庭院门前站着一个人,月华白衣,他的眼睛远远看着,等待她的归来。 她赶快下马来,将怀中的香囊递给师父,刚刚拿出来,她的头一阵发晕,倒下...

你想扇谁一耳光?谁又扇过你一耳光?

06年,父亲扇了我几耳光... 07年,初中同学扇过我一耳光... 15年,女朋友轻轻地扇过我一耳光... 17年的今天我想给自己一耳光。 父亲严厉的耳光 记得06年那会,正处在最叛逆的时期,从来不在乎别人的感受,所以常常和别人发生冲突,父母还算有耐心,一般情况下不动手,偶尔动手打我也不会非常的重。因此导致了我愈来愈叛逆,但自从父亲那几个有力道的耳光过后,我还是慢慢的步入了青春期的正轨......

神落

我正在气恼中,耳边却又好死不死的传来他的声音:“皇后,快来陪夫君聊聊天。”

如有岁月可回头

她在相册里传了一张照片。嫩黄色枝丫粉红色花朵盘中坐着。看一眼就能嗅到花香。 他喜欢的不行,厚着脸皮求她:送我好吗? 她发来一个鄙视的表情,大男人还喜欢这个? 喜欢,看着好美。 美的东西多了,难道你个个都要寻了去? 他听出她话里的憎恶。忍着,仍是好脾气的求她:送我好吗? 她不依不饶:送了你你会不会转手就送别人啊? 不会。 你这个人说话是不能信的。她幽幽的回了一句。 他心头一颤。咳嗽不止。一大汪...

我得了写作应激障碍症

8月底我注册了简书作者,粉丝数零,写篇文章,阅读量上50我都能开心到上天。围观了热门文章后,我开始琢磨着写小说,也尝试写哲理性散文(鸡汤文),均以点赞数为个位数告终。 直到一天下午,窗外烈日未落,我穿着大裤衩,蓬头垢面地摊在椅子上,突发奇想,打算写篇我年初喜欢上的作者汪曾祺,于是当天晚上我便写完了《汪曾祺:世界先爱了我,我不能不爱他》,投稿了历史、人物,“虽首页虐我千百次,我待首页仍如初恋”...

枕边的杀人犯

文 | 青铜薯片 01 “呜……” 水壶在灶台上持续发出刺耳的悲鸣之声。 足足过了五分钟,美琴才匆忙来到厨房,一把关上了煤气。同时,也在灶台的阀门上面留下了一个血指印。 美琴刚刚从一场噩梦中惊醒,意识还有些混沌。她瘫坐在阳台上,呆呆的仰望着低矮而沉闷的天空,好像在等待灵魂归位一般。 这是一个灰暗而闷热的午后,远远望去,在那低沉的阴云下面,是层层叠叠的高楼。它们如同一只只被欲望折磨的痛苦不堪的...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