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请你一路走好

2017-11-09 11:40:36作者:琪琪巫

《爷爷,请你一路走好》by 琪琪巫

我从来无法想象,人的生命能够如此的脆弱。

(一)

今天我第一次正式的参加葬礼。

下午接到妈妈的电话说远在长沙的爷爷故去了,我有些惊讶,上一次见面还是那样的健谈,没想到再一次见面竟是天各一方了。

爷爷并不是我亲手的爷爷,我们的血缘隔的有点远,但第一次见他时,其实打心眼里就开始喜欢他了。

那还是大一的时候了吧。

妈妈说长沙的爷爷跟奶奶身体不怎么好想去看望看望,在长沙读书的我自告奋勇的也跟着去了。

第一次正式的见面反而让我显得有些拘谨,记得小时候我与他是有过照面的,只可惜那个时候的我并不是很懂事,所以对他的印象也是模糊的很。

而这次初见我发现他比我想像中的要和蔼,他拉着我的手对我说:“学医好啊,我这次去住院的时候那里的医生可厉害了。你以后也要好好学,当个好医生。”

“嗯”我一边答着,一边跟他讲我在学校学来的那些半吊子知识,大概意思就是让他注意身体,该吃些什么,该做些什么。

岁月像把利剑,让他步履蹒跚,颤颤巍巍。但让我惊讶的是,岁月没有带走他的精神,如今已近八十的他依旧活得很开心,健谈。

(二)

去的路上我们都十分平静,然而到了家里,看见爷爷的遗像摆在房间里的时候,妈妈跟舅舅们就开始泪流不止。

这让我哑然,反而在那样一个场面我的倒有些流不出眼泪了。

妈妈与舅妈拉着家常,两个人都是眼泪婆娑,舅妈诉说着爷爷生前的情景。“走得太早了,明明走的那天晚上还在家好好的,结果洗了个澡之后就不行了。之前从医院回来医生还说可以活半年的。”

“我还记得前两天给他打电话说要来看他他还不让,说家里没位置。谁知道这一个电话竟是永别了。”

我是不太愿意见到这种场面的,于是早早的退了出来。走过没一个地方,门口过道有扶手,每到一个地方我都能感受到爷爷生前的步伐。走到隔壁的书房看到了爷爷书架上的书,都是一些诗集跟一些财经论。我能想像爷爷是个很懂生活的人。

因为那次见面的时候,他曾拉着我的手说:“你会弹古筝啊,我可喜欢听那个二泉映月了。”

这倒让我有些哭笑不得,二泉映月可是二胡著名曲子啊。但不想让他失望的我还是硬着头皮答应下来了。

然而真正给他我的古筝演奏曲还是在回到学校有一段时间了。

(三)

爷爷真正下葬的时间是第二天,尸体寄存在殡仪馆,晚上,母亲跟小姨舅妈舅舅提出要守夜,我跟父亲姨夫来到宾馆休息。“明天,估计才是最累的一天吧。”我心想着。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就出发去了殡仪馆。

那真的是很大的地方,长沙不比我们的小县城,人多,办个葬礼都是需要排队,我们到的时候里面正有一户人家办葬礼,家里的长子拿着已故人的遗像,眼眶微红,在外面一面要自己坚强却又一面抹着眼泪,看了着实让人心疼。

过了一会儿到我们了,手上拿着白菊,手臂绑着黑色的孝字。按他们当地的规矩家属朋友必须围着棺材走三圈,以慰逝者安息,走好。

然而真正看到爷爷的遗体的时候却也是一圈都没走成。

舅妈泣不成声趴在棺材上,在众人好一阵劝拉下才步履艰难的走开,待我走近一看时却发现虽然已经画过妆了,此时的爷爷却还是瘦到让人难以辨认。就这么安静的躺在棺材里面,平静的让人感觉他并没有离开,只是睡着了。

一圈一圈的走着,大家都泣不成声。

我哽咽着,流不出眼泪但却感觉心里被千斤顶压着,有种说不出的难受。仿佛要喘不过气来一样。可我终究还是没有留下眼泪。

从他家回学校后,因为一大堆学校演出要忙,渐渐的把二泉映月无限的延后了,期间有给舅舅发过与朋友合奏的琵琶语,爷爷听了后还特意打电话给妈妈夸我。

琪琪巫
琪琪巫  作家 喜欢写作。却无话可说

爷爷,请你一路走好

谈恋爱时,男生一般对女生的新鲜感有多久?

文/图/zhangxuyang 01 今天,我们来聊聊女生在谈恋爱时,问到的比较有实际意义的问题。 今天早上起床,洗漱完后就匆匆的去上班。在地铁上,我打开手机,浏览早间新闻的时候,有一个人加我微信,从微信的验证上只看到这几个字:“你好,我来自简书。” 当看到“简书”两字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来我之前的情感唯她社的招募。 很快的我就同意了。 大约过了三分钟,对方给我发来了三段截图。 我仔细的看了一...

人间打脸日记

一、 奶奶生病住院,家里父母长辈们都忙,嘱咐我们这些年轻小辈过去看护,正好陪老人家聊天解闷。都说隔辈亲,奶奶格外疼爱我们这些孙子孙女。 聊到一半,二姐给奶奶洗了盘进口车厘子,奶奶吃了一颗,叹着气说:“吃不惯这些个东西,还是想吃块菊薯啊。” 老人的要求对于我们而言,向来是有求必应,更别说奶奶还在病中。我领会了二姐的眼色,下楼去医院门口的水果摊买菊薯——其实就是雪莲果。 我走到水果摊,没见着人,...

相思为何苦,只因相思已入骨

文/逆风飞翔的猫 《诗经·王风·君子于役》君子于役,不知其期。曷至哉?鸡栖于埘,日之夕矣,羊牛下来。君子于役,如之何勿思?君子于役,不日不月。曷其有佸?鸡栖于桀,日之夕矣,羊牛下括。君子于役,苟无饥渴! 这首《君子于役》描写的是一位闺中妇思念远在他乡服役丈夫的故事,一层一层递进,一层一层让人不忍卒读。 丈夫服役有多久,已经到了不日不月的地步。鸡会栖于埘,牛羊会下山,可那思念之人却是久盼不还。...

前房檐的水

连阴雨下个不停。整个村庄湿漉漉地,沤湿的柴火散发着腐朽的味道。街道泥泞,偶尔可见穿烂了的半截鞋子,旧裤头,菜根。村庄,象一块被丢弃了的破抹布。 冯德全傍晚收工回来,在门口抖了抖雨衣上的水,把雨靴脱在门外,赤脚进屋,看见他的娘已经把饭盛好放在了桌子上。娘没有开灯,坐在小板凳上。黄昏暗淡的光线里,娘如风中一根细弱的蜡烛。 冯德全的娘,中年人称四婶,年轻人喊四婆。 冯德全穿了布鞋,走近,喊了娘一声...

千夜| [3] 关于我爱你这件事情

一 漫谈从前 记得之前看朱自清还有郁达夫的散文时,觉得写的很清浅,后来直到自己开始写散文,才发现散文的味道就是这么一回事儿。 这里有个问题在于,读散文对于之前的我而言,还真读不懂,现在也只能感觉到那些大家写的东西里一丝丝那么好的感觉,估计完全懂还得一段时间。 我记得高中读书的时候,有一节要上语文课,我们组负责要讲朱自清的《荷塘月色》,讲完后,老师要补充,背景音乐放的是《kiss the ra...

赠她虾粥一碗

因为外公身体原因,不能再照顾我和弟弟,于是妈妈把我们接到了温州。 那是2006年的事情。 那年我头一回坐长途汽车,浑身发麻,吐得昏天黑地。我对妈妈说,可不可以让车停下来,我要回家,我不去温州了。妈妈尝试和司机先生说,让他暂时停一下,司机先生让我妈把我抱好,说没事的。 妈妈抱着我,着急慌张,却没有办法。其实妈妈自己也晕车,但她得打起精神照顾我这个比她晕得更厉害的人。 我迷迷糊糊地睡过去,等我醒...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