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的姑娘,她死在北方

2018-02-03 15:38:08作者:江蓠子

《我爱的姑娘,她死在北方》by 江蓠子

如果是那种觉得你很好,值得依赖和信任的感觉的话,那应该是。如果是那种想和你一起走完这辈子的喜欢,那大概不是。

后来,北方的天空上洒满了乌云,稀稀拉拉,哪里都是。

-1-

2006年冬天,华北的街道上结了层冰。那层冰很薄,轻轻一踩就会碎掉,下面的积水便会溢出来把那廉价的鞋子弄湿。这种事我经常做,一个人散步的时候会做,一个人发呆的时候也是。

冰片碎裂的声音总会给人带来快感。就像记忆里所有的骨头断裂了一样,白得嚇人,裂掉了也痛快。

在一个狭窄的巷子尽头,有一座两层的小楼,那小楼后面有一排墙皮往下掉的危房,我就住在那里面。我租的是五楼,最高层,因为价格低。

那条巷子里是热闹的,有传说中闹鬼的理发店,秃头老爷卖的煎饼果子,一家夫妇开的彩票店,还有一些水果商贩和偶尔蹲在石头上的妓女。

他们各有各的职业,但我没有。我中专毕业以后就到市里了,平时无非写稿投稿,运气好的话,稿费养活自己绰绰有余,运气不好的话,每天啃泡面总是过得下去的。

有一天晚上,QQ上一个妹子问我,吃没吃过山东烧饼。我说,没吃过。然后那个妹子直接拉黑了我,我也退出了QQ。那时候我就觉得,似乎没吃过山东烧饼是我的错,小时候听人说山东也只有个烧饼能有些名气,但我连这烧饼也没吃过。

大概是那之后三四天,巷子里便新开张了家店铺,上面写着“山东烧饼”。

那天小雪,天还没彻底发亮,我戴着围巾出了门,打算买个煎饼果子吃。但隔着老远就看见巷子里的火光,我走近了,才发现那是家烧饼店。

“妹子,这烧饼怎么卖啊?”我摸了摸兜里的零钱,想买来尝尝。

“周村的还是兖州的?”

做烧饼的姑娘头也没抬。

“啥玩意?”

“要周村烧饼还是兖州烧饼啊。”她依旧低着头忙活手里的芝麻。

我不知道那两个有什么区别。

“每样来一个吧。”我尽量表现出明白的样子,以掩饰作为一个十八流写手的愚笨。

“就一个?那好吧,一共八块。”她扶了扶头顶的帽子,说,“对了,兖州不加肉吧。”

我没听清,就“嗯”了一声。

天逐渐亮了起来,但还有些昏暗,我呼出的气在空中凝结成雾一般的模样,眼前的烧饼摊还依旧发着光亮。

“给。”

我抬起头打算从兜里拿钱,却一下子恍了神。卖烧饼的姑娘和我目光碰撞,在半明半暗的空气之中,我看到她清澈而忧郁的眼睛。

我记不得我是怎么从巷子里走到一楼的,我也记不得我是怎么从一楼走到五楼的。

-2-

那是我第一次吃到烧饼,有一个很脆,有一个很软。

午夜梦回时候,偶尔会梦到灰暗而飘雪的巷子,里面有依稀的火光和芝麻熟了的香味,也有那个神情忧郁的姑娘。她手法娴熟地揉搓那些面团,齐肩的短发显得利落。

那之后,我的早饭就从八块钱不加火腿的煎饼果子变成了八块钱的烧饼。偶尔晚上一个人闲着散步的时候,也能在巷子里看到那个姑娘。

有一次,我上前搭了讪。

我问她,怎么这么晚了还不关张啊。

她说,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多赚点钱。

她说话的语气很平淡,就像华北冬季那层薄冰下面的积水一样。

“听口音,你不是这里人?”

从梦里走出来的缘分(完结)

(一)梦 抬头望去,蓝色的海由浅入深,与远处灰暗的天空连成一片。海面点缀着点点归港的渔船。近处,风卷着浪花一次又一次涌上细软的沙滩。一切都平静如常。 蝴蝶一个人在海边漫步。这是什么时间了,蝴蝶不知道。今天的海边没有什么人。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一个人在这里,漫无目的地走着。但这种感觉真好,自从上班后就很少这样悠闲地散步了。 突然间,天空飘起了雨。蝴蝶慌张地找了个凉亭躲雨。拍拍身上的雨水,抬头...

蔡 福 顺 王阳明龙场悟道的传说

关于龙场悟道,有这样一个有趣的传闻,说王阳明在被发配到贵州龙场时期,曾经梦到孟子向他讲述良知的真意,他根据孟子讲述的理论,创造了心学。后来人们以讹传讹,居然传说成了王阳明听到了上天的声音;还有的说当天夜晚满天红光,一团火红的火团落到王阳明居住的房间。 其实,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明朝正德元年(1506年),王阳明因为上书皇上,得罪宦官刘瑾,遭受酷刑,身陷囹圄,出狱后又被发配到贵州龙场。正德三...

殇城(一)

史政倚着草堆,低头斜坐着,用一块绸布擦拭手中长剑。听到声音,慢慢抬起头。

盛夏春仍在

我觉得,只要二楼走廊的天花板上那一窝燕子还在,我的每一次打扫都是在做无用功,虽然我也并没有大幅度地认真打扫过。 自从燕子来做窝后,生了一窝小燕子,二楼就变成了他们的天下,整天飞来飞去,飞来飞去。不,简直不叫飞,那叫横冲直撞。有时候还不忘来个杂技表演,蹭地一下加速,偏不平衡着飞,总让人感觉它们是在表达着自己的与众不同。噢,也对,毕竟它们还真是与众不同。不过你们这样子却把我看得心惊胆战的啊,我倒...

五年爱情,他好像条狗啊!

朱茵说: 那人样子好怪啊星爷说: 他好像条狗啊 在大话西游里面,孙悟空虽然本领很大,也很爱紫霞,但受神仙不能相爱的约束,以及背负着西天取经的重任,所以他故作潇洒,但却像一条狗一样活着。 而我们现在的年轻人在面对爱情和生活时,受现实条件的各种约束,不得不以卑微的方式生活,就像一条狗一样的活着。 五年爱情,他好像条狗啊Interview | 煎药少女 26岁的三炮是一所211大学的在读研究生,1...

没了你,我该何去何从

-1- 半睡半醒之间,房间还是阴暗的,厚实窗帘挡住一切光源,蔡询恍惚分不清是早晨天未亮,还是夜晚天已黑。 耳畔依稀听到女儿阳阳的声音,阳阳在说,爸爸我好想你,你怎么还在睡觉啊。 他眼皮慢慢地合上,又迷迷糊糊地睡去。 突然想起,她们去了北方的外婆家,还要住上半个月。北方那么冷,不知道能不能适应天气,妻子林佳会不会很容易就感冒。 这几天,他越发想女儿了,不知道她有没有好好吃饭,林佳有没有见念叨许...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