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的姑娘,她死在北方

2018-02-03 15:38:08作者:江蓠子

《我爱的姑娘,她死在北方》by 江蓠子

如果是那种觉得你很好,值得依赖和信任的感觉的话,那应该是。如果是那种想和你一起走完这辈子的喜欢,那大概不是。

后来,北方的天空上洒满了乌云,稀稀拉拉,哪里都是。

-1-

2006年冬天,华北的街道上结了层冰。那层冰很薄,轻轻一踩就会碎掉,下面的积水便会溢出来把那廉价的鞋子弄湿。这种事我经常做,一个人散步的时候会做,一个人发呆的时候也是。

冰片碎裂的声音总会给人带来快感。就像记忆里所有的骨头断裂了一样,白得嚇人,裂掉了也痛快。

在一个狭窄的巷子尽头,有一座两层的小楼,那小楼后面有一排墙皮往下掉的危房,我就住在那里面。我租的是五楼,最高层,因为价格低。

那条巷子里是热闹的,有传说中闹鬼的理发店,秃头老爷卖的煎饼果子,一家夫妇开的彩票店,还有一些水果商贩和偶尔蹲在石头上的妓女。

他们各有各的职业,但我没有。我中专毕业以后就到市里了,平时无非写稿投稿,运气好的话,稿费养活自己绰绰有余,运气不好的话,每天啃泡面总是过得下去的。

有一天晚上,QQ上一个妹子问我,吃没吃过山东烧饼。我说,没吃过。然后那个妹子直接拉黑了我,我也退出了QQ。那时候我就觉得,似乎没吃过山东烧饼是我的错,小时候听人说山东也只有个烧饼能有些名气,但我连这烧饼也没吃过。

大概是那之后三四天,巷子里便新开张了家店铺,上面写着“山东烧饼”。

那天小雪,天还没彻底发亮,我戴着围巾出了门,打算买个煎饼果子吃。但隔着老远就看见巷子里的火光,我走近了,才发现那是家烧饼店。

“妹子,这烧饼怎么卖啊?”我摸了摸兜里的零钱,想买来尝尝。

“周村的还是兖州的?”

做烧饼的姑娘头也没抬。

“啥玩意?”

“要周村烧饼还是兖州烧饼啊。”她依旧低着头忙活手里的芝麻。

我不知道那两个有什么区别。

“每样来一个吧。”我尽量表现出明白的样子,以掩饰作为一个十八流写手的愚笨。

“就一个?那好吧,一共八块。”她扶了扶头顶的帽子,说,“对了,兖州不加肉吧。”

我没听清,就“嗯”了一声。

天逐渐亮了起来,但还有些昏暗,我呼出的气在空中凝结成雾一般的模样,眼前的烧饼摊还依旧发着光亮。

“给。”

我抬起头打算从兜里拿钱,却一下子恍了神。卖烧饼的姑娘和我目光碰撞,在半明半暗的空气之中,我看到她清澈而忧郁的眼睛。

我记不得我是怎么从巷子里走到一楼的,我也记不得我是怎么从一楼走到五楼的。

-2-

那是我第一次吃到烧饼,有一个很脆,有一个很软。

午夜梦回时候,偶尔会梦到灰暗而飘雪的巷子,里面有依稀的火光和芝麻熟了的香味,也有那个神情忧郁的姑娘。她手法娴熟地揉搓那些面团,齐肩的短发显得利落。

那之后,我的早饭就从八块钱不加火腿的煎饼果子变成了八块钱的烧饼。偶尔晚上一个人闲着散步的时候,也能在巷子里看到那个姑娘。

有一次,我上前搭了讪。

我问她,怎么这么晚了还不关张啊。

她说,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多赚点钱。

她说话的语气很平淡,就像华北冬季那层薄冰下面的积水一样。

“听口音,你不是这里人?”

“喵”的一声,小猴来了

小的时候家里偶尔会养猫,但那个时候的猫不是宠物,而是一种每当听到房梁上有耗子“咚咚”跑过就会被我妈呼喊“猫跑哪去了?”的四脚劳工。 猫们都是散养的,饿了回来吃饭,饱了就跑出去玩,晚上不回家也是常事。三两天不见猫回家,我妈会在家附近叫着猫的名字找一下,有时能找回来,有时就再也不见了。 那时候我上学住校,很久才回家一次,一次也只能待一两天,跟猫们还来不及互相认识,就又要上学去了。 也很有可能这次...

跟踪少年郎

冬季的傍晚,有风,地面上的枯叶相互追逐。 某某中学的门口有一个戴头盔的男人在东张西望,他叫雄。 雄来这里的目标是杰。他已经得到可靠消息,杰就在这所中学读书。所以,他现在要搞清楚的是该中学的准确放学时间。 于是雄向右边校门口走去,那里有一辆人力三轮车。三轮车的主人是一位老大娘,她在兜售爆米花。目标对象(客户)是学生。 “大娘好,请问这所中学具体什么点儿放学?” 大娘抬起头,脸色惨白,沟壑丛生,...

《她的爱情》——为你写诗

第二天:为你写诗 "嘿,林小宁,你的信写好了么?" “嗯,写好了,昨晚熬夜写好了,已经寄出去了,所以今天头好疼啊。” “啧啧啧,果真是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啊” 林小宁一边痛苦地揉着太阳穴,一边说道 “跟你们说哦,寄信的时候发生了一件特别神奇的事情,帮我寄信的小哥哥,跟他长的好像啊,你们说这是不是好兆头呢?我还偷拍了小哥哥的照片哦,给你们看” “嗯,是挺像的,加油啊,林小宁,希望你得偿所愿,...

那个一直出现在你梦里的人。

01 王小楼第一次遇见余听雨是在梦里。 梦里余听雨告诉他,我叫余听雨,你不要忘记我。还没等王小楼搞明白是怎么回事,梦里的余听雨就离他远去了。 后来他又遇见了余听雨很多次,可是每次却又都问她:你是谁? 我叫余听雨,你不要忘记我。 王小楼醒来,拼了命的要记住这个名字,不过,这一次,他还是没有成功。 余听雨梦里总是出现一个男人,那个男人模糊了相貌,却总是问她:你是谁? 饶是余听雨每次都告诉他,我叫...

请不要小看自己的兴趣爱好

真实的闲暇并非说什么也不做,而是能自由的做自己爱好的事情。 ——萧伯纳 在儿时,每个人应该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兴趣吧,这种类似天赋性的才华,无论到多少岁,只要你心中存有那份热爱,它就会还你一个多姿多彩的人生。 01 我有一个同事,是个一表人才的帅小伙,他的才华着实让我羡慕,但是,他很低调,才华一般不显露。 他叫刘铎,是个从小对画画有极深热情的人。他跟我说过,从小学一年级开始,不知什么原因疯狂的...

悼念你,我的狗子

其实它离开我们已经块一个月了,才来纪念它,其实很不应该,它是那么忠诚地陪伴了我们九个年头。它是十几天前被卖走的,2个月钱生病了拉稀什么的,后来像是吃药打针了,再后来康复了,可是眼睛像是看不见了,喂食的时候要用鼻子去触摸、去找,耳朵也不好使了,院子里来了陌生人也不叫。母亲打电话告诉我它的现状,我很难过,建议母亲把它卖了,我不忍心听到它受煎熬,其实是我不想让自己难受。十几天前,终于有个收...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