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再是以前的我,你也不再是以前的你

2017-11-02 15:45:07作者:大房子613

《我不再是以前的我,你也不再是以前的你》by 大房子613

文/大房子

1、

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青梅竹马,从小时候的两小无猜开始,就注定了这段缘分必会在这人世间继续下去。我就有这样的一个青梅竹马陪伴在身边,从小我们就在一起玩耍,她叫小梅,是一个当时和我称兄道弟的一个女孩,那个时候,还是在童年的懵懂时代里,大家什么都不懂,反正干什么都比较大大咧咧,玩心重的时候就什么都敢玩,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们达成了一道非常坚固的友谊战线,“这道战线可以抵抗飞机的狂轰滥炸,也可以抵得住大炮的猛轰,我们是一对生死战友,到哪里也不会分开。”小梅经常这样掏着鼻孔大声嚷嚷道,然后做出一副英勇就义的表情,“小房你跟在我的后面,敌人马上就要攻上来了。”果不一会,另一条街道上的那对调皮捣蛋的孩子拿着竹杆冲跑着打了过来,于是手疾眼快,我们迅速拾起事先准备在地上的棍子冲了出去。

在那个年代里,小梅家和我家是紧挨着的两家邻居,在同一条满目苍夷的街道上也就我们两个人玩的最好。而且那个时候我天真的以为我们这一辈子也就这么下去了,我们真的谁也不会分开谁,说不准她以后还会成为我的老婆呢。

是的,也许真会这样,也许不会这样,反正那个时候我们都小的不懂事,不知道以后的经历会多么的沧桑,也不清楚我们以后的道路到底会经历一个什么样的落差。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青梅竹马,从小时候的两小无猜开始,就注定了这段缘分必会在这人世间继续下去,所以我想,我们的缘分会在这人世间继续下去吧。

2、

我们的这段非常要好的友谊从小学一直维持到初中,这段时间里很平常也很符合我的预料,我们上的小学以及初中都离家里不远,我们又是紧紧挨着的邻居,所以不管是上学还是放学我们都一起去,然后再一起回来。

初中的时候,是青春的朦胧期,各种各样的外界眼光接踵而至,我的同学在大街上一看到我和小梅在一起就会折射出一种不怀好意的目光,迎面撞上我了,都要说,“呦,和嫂子上学来了。”

可我并不怎么介意,我感觉这样反而很好,因为我和小梅都是从小玩到大的,而且我对她的感觉也非常的要好,从小学到初中,小梅是女大十八变,真的是越变越好看,能够和她在一起我是十足的愿意。我想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吧,许多同学对我总是抱有不怀好意的目光,就像是一种讽刺、又像是一种挖苦,因为毕竟小梅长的这么可爱,暗恋她的人也不少,所以大家也都会有嫉妒的想法在心理难以忍耐。好在小梅也很平常,每天上学去上学,该放学放学,一点影响也不受,那么我也就何乐而不为的沉浸于其中了。

但是这种关系维持到高中就大变了样,到了高中,小梅的身高窜的很快,不知不觉间已经高了我一头,身体发育非常的好,曲曲折折的身材甚是惹得众多男生们狂咽口水,而且那个时候追小梅的人已经多到蜂拥而至在班级门口的状态了。并且每天给小梅送花送巧克力的数不胜数,我也经常被当作第三者用来帮他们传递些小纸条、鲜花或者是巧克力什么的小玩意。

那个时候我很失落,因为以前的时候我们上学放学,回家也好、回学校也好总是在一块,而此时我感觉她总是在刻意的躲避我,每当我联系她说要一起回家的时候,他就对我说,让我先走,她有别的同学陪伴。而我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能是悻悻地自己走回了家,而她跟谁回去了,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就全然不知了。

很久以前我说过,我们的缘分也许会这样一辈子下去吧,这样永远的谁也不分开谁,或许她会成为我的老婆呢。现在想一想,立刻就感觉到当初的想法是有多么的幼稚和可笑,童年时候的心理是多么的单纯而无知,总是会认为只要一个人和自己足够好,就可以在一起一辈子也不分开了,然而岁月的增长最终还是给了我一个明确的答案,没有谁有资格可以承诺和你一辈子在一起,一时的兴起或者一时的缘分与关系之好并不代表着一直会这样,就像我和小梅,小梅现在是女大十八变,变得落落大方,成为了许多男生心目中的女神,而我,却平平凡凡、普普通通,和初中时候的自己相比较没有一点变化可言。

事情也就这样发展下去了,整个高中时期我们都没有怎么联系,虽然偶尔的会想念她,但是我在内心里知道,她已经变成了一个可望不可即的白天鹅,而我还是一只丑陋的丑小鸭,我们的世界也从此变得陌路,从此走向了各自要走的方向。我不知道我们在将来会不会有所交叉,这就是缘分使然,不好解释、也无法解释,说不准我们也就这样了呢,一辈子的事情,就让时间去见证吧。

再后来,高中毕业,毕业后我去上了大学,那么小梅怎么样了我不是很清楚,从高中开始她就从来没有主动联系过我,虽然我尝试过联系她,但是无果,后来也就不怎么主动联系过她了,只是偶尔回家时在路上在车上碰见过她,那也只是情理之中的寒暄,相互间并没有了童年那个时候许多的相同语言了。

大学的生活是丰富多彩的,当你投入到一个完美的并且繁忙又精彩的生活当中去时,你就会忘记所有的不快。我突然发现岁月真的是一个好东西,它就像是一杯高度数的美酒,喝掉它时,你能体会得到这杯酒在你喉咙处的润滑与香甜,喝掉后还能够以酒解忧,由此忘记所有的过去和不快,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彻底的忘记了小梅,忘记了那个我曾经想一辈子都不分开的青梅竹马。

大学四年就这样过去了,在没有了小梅的印象中我开开心心的,自由的度过了大学四年。

3、

大学毕业后我被分配到了家乡去实习,带着我在大学里谈的女朋友一起回去的,并且在第二年就完成了婚事。

大学毕业后的生活很平凡,每天上班下班过着雷打不动的生活,此时的生活缺少了激情,也没有了大学里的那种无忧无虑,我时常感觉得到,任何过去的事情都是一种失去,因此任何过去的事情都是一笔宝贵的财富。许许多多的人从我身边悄然溜走了,有的时候我有所发现并为此伤痛,有的时候也是不知不觉,认为一切都在情理之中,就像小梅一样,她就是这样不知不觉地消失在了我的生活当中,我也从那个时候彻底忘掉了她,虽然以前我也喜欢过她,但是我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她有更高的追求、她有完美的资历,我想她现在的生活一定要比我丰富,我想她的人生一定会比我精彩,像是那样一个又漂亮又高挑的女生,怎么会容忍自己在这个社会上沉沦呢,她可千万别和我一样,一个小职员,一个平平凡凡的小人物。

4、

在家乡工作了一年多了,每天都是这样,无聊透顶、郁闷至极,今天晚上又下起了小雨,天空昏暗、空气阴沉,压抑着人喘不过气,让本来就不好的心情变得更加糟糕了。

我加完班,拿起事先准备好的雨伞,匆匆锁上了办公室之后就跑进一望无际的黑暗中去了,道路两旁虽然有路灯,但是昏昏沉沉的,让人只想睡觉。

我郁闷地,迈着沉重的步调在街道上走着,想赶快回家,洗个澡,喝瓶啤酒,这样会让我的内心爽快一些。就在这个时候,我仿佛听到有人在喊我,是一个女生的声音,这时我突然想起来经常听到身边的同事们说,公司附近有不少站街女,质量还不错。我一想到这就打了一个哆嗦,然后加快了脚步,谁知那个喊我的女生并没用放弃,她朝着我追了过来,哒哒地脚步声在我耳边响起。

我气坏了,还有这样不知廉耻的人吗,于是我转过头去,大喊,“我不做你生意,你别来烦我。”

“呦,大哥,火气这么大啊,让老妹我来给你泄泄火,很便宜的。”

我听后想继续骂她,但是当我抬起头来看到她时,我蒙住了,像被雷一下子劈了一样,我全身哆嗦着,不敢说话,那个女生也直直地看着我,并且继续央求说,“大哥,真的很便宜。”

眼前这个女生,身材高挑,高我一头,俏丽的脸蛋,胭脂覆盖了整个面庞。还有长长的头发披在肩膀上,而且重要的是她的眼睛,尤其是她的那对眼睛,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我就一直没有忘记过那对眼睛,太熟悉了,真的是太熟悉了。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缘分,我是一百个不愿意用这样的缘分再次和她见面,她披着红大衣,眼神里面充满了渴望,她还在不停地跟我说,“啊,大哥,玩不玩啊,这雨下的,你别墨迹好不好。”

我问道,“你认识我不?”

“不认识啊,大哥,玩这个不需要认识嘛。”

“那你叫什么?”

嘿,看你往哪里跑~

(1) 明明你长得很一般,丢在人群中就再也找不出来的那种,我却觉得你帅的没边了,朋友们都说我中了你的蛊了。没错,你一定就是我的蛊。 看到你的第一眼就被你那幽默风趣的教学方式吸引。问着边上的同桌,那个老师是谁啊?怎么以前没见过?同桌白了我一眼,这是上星期新来的数学老师,你都半个月没来上课了当然不知道。 从此往后,数学课我再没旷课过。为了让你注意到我,我一个数学从来没考过两位数的人开始各种拼命的...

别怕,我来带你走出黑暗

乐丛又做梦了。梦中的她在一片黑暗中奔跑着,在她的身后有一双巨大的手想要将她抓住。

走出黑夜的距离

01 搬进城市以来,夏季便变得枯燥。窗外不见葱郁的苍天古树,跌进眼帘的,是一排排赤烫的水泥高楼。随处可见的反光,像放大镜下的焦点,灼眼难视,无奈之下,余正拉上了窗帘,室内一瞬又陷入昏暗。 已经不知道是这个假期的第几次,他百无聊赖地躺在床上,既不看视频,也不玩游戏,就只是怔怔地发呆,无欲无求,静态生长。距离开学还有一周的时间,他早已迫不及待,对未来的憧憬正在肆意滋长,完全不在掌控之内。 经过了...

我心中的你是什么样子

文/林西燃 很多时候,你不知道的事情有很多,可是,却总以为自己什么都清楚。 楔子。 夜幕之上的圆月朦胧模糊,昏黄的光芒笼罩下像一张陈旧的老唱片。 江一走在人迹萧条的大街上,暗淡的路灯一字排列,渐次渐远的轨迹沿着街道两旁延伸到城市的中心。 马路上呼啸而过的车辆掺杂着凉爽的夜风,透过薄薄衣服的缝隙划过冒着微薄热气的皮肤。 江一耳朵里塞着没有播放音乐的耳机,她觉得耳畔这个喧闹的城市此刻的安...

陪你醉重庆的四季

如果喜欢一个人,就同她(他)在喜欢的城市走过春夏秋冬。即使后来剩下四季和孤独的你。 重庆的夜色撩人,大楼璀璨的灯划破帷幕,与娇羞的星星耳语。行色匆匆的汽车来来往往,低沉的轰鸣打扰行人脚步,掩过欢声笑语。桥下轻轨与长江问好,然后仓促离开。寂静的路灯强撑住昏黄的光,打了个哈欠,同影子互望。 你来到重庆,如一阵轻风,悄无声息,带来金色阳光,洒满落寞的空气...... 予你一杯淡薄的酒,清香窜入鼻息...

顾先生,久违了(二十一)

啪的一声,手上的相夹被抢走,一个耳光也稳稳地落在她的小脸上,楼郁芳将相夹捂在怀里,狠狠地冲苏尘吐出一个“滚”字。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