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坐了29个小时硬座火车的女孩

2017-11-02 15:45:08作者:安梵

《那个坐了29个小时硬座火车的女孩》by 安梵

阳光甚暖,天气刚好,让人心情也跟着好起来。

我在咖啡店坐着,对面是小我六岁的表妹。

她和我哭诉,吐槽着刚吵完架的男友。我没想好怎么安慰她,就打算做个安静的倾听者,让她吐出来怨气就好了吧。良久,她停了下来,悠悠的问了我一句,“姐,你马上都三十岁了,还不打算找个人嫁了?虽然结婚了还是会吵架会生气,那也不能一直单着呀。”

话题就这么绕到我身上,这话,近几年我已经听了无数次,不过这次,我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岔开,我说,“我先给你讲个故事吧。”

二十岁那年,我遇到了一个人。

那是大二下学期,我在一家小公司做了个兼职,说是临时业务员,其实就是没事打打杂。

那年他二十八岁,正值人生低谷,是我们的主管。

公司是个小分部,离我学校很近,每周只有周末我需要过去上班。他从总部调过来的,工作性质原因,总是全国各地跑,在每个地方都呆不久。

我们是慢慢熟悉起来的,我也是慢慢喜欢上他的。

有段时间公司业绩不好,我就跟着他往外跑业务,找可以接的项目,找有往来业务的人。忙忙碌碌,但是和他在一起的日子很快乐。那个时候不知道他的年龄,只知道他渗进了我的心里。

二十岁真是个张扬的年纪,我没怎么犹豫就不知羞耻的把我的喜欢告诉了他。

他还是沉稳的,他说,“你知道我今年多大了吗?”

我歪着头想了一会,摇了摇头。

他说,“我大你八岁,我今年二十八了。”

我有些惊诧,他看起来很年轻,我以为他刚毕业。那个时候可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就算知道了年龄,也觉得并没有什么。

于是我说,没关系,我喜欢你,和年龄无关。

然后,我们在一起了。

那段日子真的过得很甜蜜,就算没有鲜花没有大餐,只是简简单单,我也仍然觉得我是最幸福的人了。

那个时候,他说,小姑娘你快点长大吧,等你毕业了我们就回老家结婚。

那个时候,我说,你再等等我,两年之后,我在你三十岁生日的时候嫁给你。

我天真的以为,只要相爱,我们之间所有问题都不是问题。

美好的日子总是那么短暂。

公司有了好转,这个项目做完了。总公司来了消息,给他一星期休假,然后去下个工作地点哈尔滨。

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是懵的,我不知道他走了,我要怎么办。

他说,他得趁休假的时间回趟老家,然后再去下个工作地点哈尔滨。

安梵
安梵  作家 欢迎大家来我的公众号“安梵”找我。我是安梵,我在等你。

余幼时能张目对日

那个坐了29个小时硬座火车的女孩

离语 雨中别

文/繁話 “啊……”她见到他时,几乎惊呼出了声。 “这是幺弟,写书的。”修英为她介绍。 她马上咧开笑容,伸出手去。她本是明眸皓齿,笑起来分外好看,“我读过修治先生的书,久仰。” 他也伸出手,轻轻握了一下,然后说,你好。 他们礼貌地问过好后,修英便领她向一边走去为她介绍洋馆。修英是长子,随父从政,表情不自觉会严肃起来,他长得高大挺拔,衣服也是一丝不苟。 洋馆很大,甚至可以说是大到浪费,她是第一...

回首方晓暖光如他

『提要』 慕英昀十六岁时,因为父亲锒铛入狱,无家可归,便被李诚带到巴黎,她在他那一寄居便是十年。李诚大她两岁,两人算是青梅竹马,可面对他的爱和守护,慕英昀一直懵懂无知。 十年后的契机,慕英昀自觉羽翼丰满,打算回国,同时替父亲讨回公道。在与江束的意外邂逅,慕英昀忍辱负重,可是当得知父亲的阴谋时,她也懊悔她的所做所为。尘埃落地,她满心对江束的愧疚。 去巴黎旧地重游,她再次见到李诚,方知原来爱的一...

木木,我们结婚吧

01 木木是陕西人,性格中有着陕西女性特有的温柔与大气,她长相一般,属于扔到人群中就找不到的那种,13年高考,顺利被青海大学录取,去了农牧学院的农业资源与环境专业。 木木开玩笑的说:“这上了大学,竟然成了农民了,十年寒窗的苦算是白受了。” 第一次开班会,竞选班委,木木毛遂自荐,当了学委。 木木和阿和第一次说话是在军训后的第一周,阿和要去社团巡礼,不能去晚自习,于是就给木木请假。 阿和属于那种...

鬼话-替死

——我的心里住了一个恶鬼,即便我本就是鬼。 阴雨连绵了数十日,在祁川快要被大水淹没时,终于迎来了久违的晴天。 我百无聊赖地坐在坟头上,乏味地扳着手指。有这雨水的滋润,本不过寸来长的绿草竟已将坟头盖过。 远处一阵利落的脚步声响起,便不抬头我也知来人是我那侄孙子,许知善。 十数年间,也只有这小子最常来此地了,可为何他又来此了呢。 “姑祖母,近日里雨大,果然您这草又长深了。好...

妖孩

文|七机 北方的冬天格外寒冷,那天清晨的阳光也凌冽难耐,地面上的冰雪还未融化,风雨飒洒,天气更加严寒。 但旧城区胡同里熙熙攘攘的人们似乎忘记了空气的冰冷,都在议论眼前发生的一切。 胡同里放着一个红色铁笼子,笼子内和周围散乱地躺着十几个死尸,死者脖子上冒出的血随着雨水扩散和流动,染红了整个胡同。 大部分死者的脖子断掉,脖子上的肉明显少了很多,看起来就像是被什么活物一口一口咬掉的,但有一个死者例...

如果重新来过,你会不会爱我

我这个人胆子特别小,就像从一开始我就没敢去问元烨,他明明是个会发光的人,为什么会选择跟我这样的人在一起。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