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我最喜欢的黑色】

2017-11-02 16:15:13作者:不说san

《短篇小说【我最喜欢的黑色】》by 不说san

天还没完全黑,大地蒙上了一层哑灰色。赤脚悠悠地走到四平米开大,铺着褐色罗纹瓷砖的阳台,远处昏黄的灯泡下,隐隐约约散发着一股夹杂着野草清新的茉莉花香。

深吸一口气,零星打着伞的几个年轻人大声嚷嚷,从我的黑色蕾丝睡裙下穿过,他们没注意到有个人正在离地二十七层高楼上。谁也没看见谁。

拍了拍希腊式木制的雕花栏杆。真他妈情不知所起瑟瑟发抖的冷,我说。

随即用力的拉上了纯白色纱帘,把无聊的喧嚣和无尽的黑夜挡在落地窗外。看着欧式原木镜中的自己,木讷地抖了抖掉落在齐胸长发上还没来得及融化的雪晶,实力盘起马尾并配上最爱的黑色兔绒发带,关灯。

北京时间:凌晨三点一十八。

“师傅,昌西路105”

摇下车窗,红绿灯从我眼前呼啸而过,一盏接着一盏,任风肆意摩擦着双眼,内心忐忑不定却依然固执地佯装镇定。我偏着头鼻息间带着苦笑,经过这么多次,还以为早就习惯了,原来。

“小姐,到了”

“你来了,钱带来了吧,蚊子,快,快给我,我有钱了。”面前这个男人,已经不是我从前所认识的,而他身边这个瘦成皮包骨的,他口中的蚊子,我算是见到了。

风好像更大了点,我坐在三米远的角落,卷了一根烟,就着微弱的红蜡烛点燃,顿时烟雾弥漫开整间屋子。用手拨开一处,一处足以让我清楚的看见他的脸。

打开冰箱,拧开一瓶上次剩下的Grey Gosse,一杯下肚,回到了从前......

我穿着低胸开肩的标配短裙坐在劣皮质的沙发上,还好,裙子是我喜欢的黑色。对面的同行得意的举起无名指上镶着几克拉钻戒、在幽暗包厢里闪闪发光的手,倒在秃头男的怀里有说有笑,没完没了,僵硬的笑容好似让她忘记了怎么合上她那夸张的嘴。

而我身边这位正不停吧啦着他那疑神疑鬼的结发妻子和提前进入更年期的臃肿上司,我对着他吐了一圈烟,笑而不语。

这时进来了一个人,看见他的下一秒,手上快灭的烟头不注意,摁在了正搂着我腰的中年男人的腿上,道歉的话还没来得及说,一声油腻却不失力度的巴掌打在了我脸上,“你他妈搞什么鬼!”

撞见这一幕,他毫无迟疑的朝我走来,一把抓住那个扇了我还紧紧捏着我的脸不放的手,一拳打在了中年男子的鼻子上,又踹了三脚。“打我女人,去死吧”,然后把愣在一旁的我拽出了大门。

“你害我丢了好不容易找到的工作!”我吼到。

“工作?你放屁呢?这也是工作?”

“用不着你管!”

“我问你,你爷爷在地里拼老命的干活,供你来城里上大学,就是为了让你在这种地方过着夜夜笙歌,黑白颠倒的生活吗?”

“亓峰!你他妈有什么资格跟我提爷爷,我凭本事赚的钱。”

我从的士上看到了后视镜里的自己,衣服还没换,鲜红色的巴掌印和搭在睫毛上的几滴泪珠。脸颊两边,还有手腕隐隐作痛,一想到爷爷,所有的委屈一下子涌上心头,忍不住埋下头哭出了声。

在一个穷的响叮当的小镇上,我和亓峰从小像亲兄妹一样,天天腻在一起上学下学、放牛爬树,瞒着爷爷买四毛钱一包的辣条,总是把嘴巴塞的满满的然后指着对方说:“你不行啊哈哈哈”。在学校被人怼了,他都能从哪窜出来帮我教训他们。

他原本是个可怜的孤儿,是爷爷在田里听到婴儿哭声,实在不忍心,才决定把他留在了我们的山沟沟里。

家境本就贫寒,上完小学他就没继续读,在外面找事情做,跟爷爷一起负担我的学费。

那时候正巧闹大革命,那些面目狰狞的所谓政府官员动不动就逮着个人指着你说:“带走,走资派!”

而爷爷年事已高,经不起城里官兵们的来回折腾,大病了一场,大夫检查出来——脑动脉硬化。我眼前一黑,仿佛有人在我脑子里用力的敲了一个响钟,震震回荡,听不见任何其它声音。

爷爷身子越来越虚弱,却始终坚持下地干农活。我发誓,不管怎么样,一定要治好爷爷。

我对亓峰说:“你在家好好照顾爷爷,等我上大学有了出息,接爷爷到城里看病。”

走的时候爷爷坚持送我到车站,望着那双爬满了皱纹的眼睛和已经弯曲到不成形的背脊,深深刺痛着我的心。心里对自己说:“爷爷,你一定等我。”

为了凑齐巨额手术费,在学校像疯子一样发疯的学习,申请贫困生,拿到国家级助学金和奖学金,基本全部打回了老家。前不久亓峰寄给我的信上写,爷爷病情加重,需要更多医疗费。于是通过学姐介绍找了一个来钱快、钱又多的兼职,就是现在这副模样。

不说san
不说san  作家 公众号:不说三

短篇小说【我最喜欢的黑色】

共你暮雪白头

楔子 我在北方的第一年。 茵茵绿草枯黄,鹅毛大雪盖住它们的残破身姿,我迎着风雪,一步步走向养正礼堂。 礼堂以阶梯教室的原理修建而成,四面墙壁四扇门,舞台两侧的墙壁各一扇,另外两扇在阶梯的最上方,正对着舞台。我每次都从阶梯最上方的门进来,落目即可张望座椅聚成的红色汪洋。 红色汪洋引我心伤,红色汪洋却也令我不会淡忘你的模样。 萧瑟,当初行期迫近,我不是故意留你一人在病房,也不是故意悄无声息地走,...

你为什么会剩下?

文/陇兮 01 昨天晚上,突然收到闺蜜的一条微信,她说,我的心又飞了,我该怎么办? 对于她的困惑,我竟无言以对。她大学毕业后一直在一家公司做培训,全国各地出差跑来跑去,那两年,经常可以在朋友圈看到她晒的异地美食和途中趣事。那时候的我,还在一家公司做行政,对于她的经历,心里满是羡慕。 后来由于离家远,父母不放心,千方百计劝说她回家发展。再加上与男友分手,她想离开这个伤心地,便辞职回家。 她抽空...

何教授来我的诊所七次了

何教授这是第七次踏进我的心理诊所,他还是希望我能治好他的抑郁症。但只有我心里清楚,他的病永远治不好了,他得的压根不是抑郁症。如若真的还有一丝治好的希望,只能是那个叫凌的姑娘能够做到。但是凌已经死了。 何教授是市内一所重点大学的知名教授,多年前,为了生计,他奔波于国内各大高校,进行学术讲座。由于何教授讲课风格稀奇古怪,天马行空,很多学生都喜欢听他的讲座,与其说是喜欢,不如说是把他的课堂当成了相...

没有乳房的女人叫波伏娃

1.当生活乱了套时,文学就出现了——波伏娃 “你给我滚!滚远点!离婚!” “咣”一声,防盗门猛地关上了。门框因为受到暴击,被震得都有点松了,“嗡嗡”地响着。 “滚就滚!吓唬谁呢?谁他妈不离婚谁是孙子!”建生的话音还没落,电梯门就开了,门里面站着同一个单元的邻居,在探头探脑地往外看,一个靠近门口的人还好心地用手挡着电梯门,在等建生进来。 建生很尴尬,他知道这下自己失去了在话语上反击的机会。他不...

异父姐妹

1 外面的雪下得纷纷扬扬,白子墨手里拿了本书,她一会儿在‘人生忽如远行客’这句诗里纠结,一会儿又想着如何答复范柳原。窗外的雪在狂欢,而她此刻就是一个人这让她觉得生命中再绚烂的日子,到末了也许只剩下杯盘狼藉的孤寂清冷。白子墨为自己突然产生的这个想法有些懊恼。 她突然有了灵感忙打开电脑,手指刚停到键盘上,苏睿就打来了电话:“子墨到我这里来一趟呗!” :“你终于闪出来了!”白子墨喝了一口水:“你没...

深宫计:借刀杀人

所谓借刀杀人,即对付敌人,自己不动手,利用第三者的力量去攻击。 再进一步,则巧妙地利用敌人内部矛盾,使其自相残杀,置敌于死地。 1.刁难 京中的雪已落了数日,偌大的皇城已被一片白茫茫落雪覆盖。 陌歌恭敬地端着一盅蛤什蟆汤,在刘公公的带领下缓步走进昭阳殿,殿内皆是金银玉器,碧丽辉煌。奢则奢矣,却是太过庸俗而少了雅致。 还未见及安贵姬,便被人迎面撞上,手上的汤盅随即掉落,碎裂在地。 陌歌连忙抬眸...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