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爷被她降服了

两个人的孩子出生,林择给她取名叫林护穗,林择永远都只守护付穗。 初昭下了一场大雨,整座城市都被蒙在细细的雨雾之中,付穗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玻璃窗上蜿蜒而下的水滴。门口传来敲门声,她光着脚走过去打开门。男人穿着西装,衣服被雨水浸湿,他出声,嗓子哑的不像话:“穗穗...”付穗的声音还算平静:“林先生。”林择抬眸,迅速把面前的人抱进怀里,顺手关上门。她任由他抱着,没说话。过了良久,付穗出声:“林先生,我跟着

爱向蓝天

“我们到底还是不是青梅竹马了?”颜素素忍不住的冲着他的背影喊。 颜素素想,如果杀人不犯法的话,她肯定将单云翔那个浑蛋千刀万剐的。“颜素素,你要是再磨蹭,就再罚十个俯卧撑!”烈日炎炎,偌大的飞机停机坪上,单云翔一身天篮色迷彩军装,身姿挺拔魁梧,刚毅的俊颜上挂着严肃的表情,军人独特的气质在他的身上展露无遗。做作!颜素素在心里鄙夷地低啐了一句,但她也明白,他的话并不是说笑。为了避免自己将受到更糟糕的惩罚

总裁大人:别这样(上)

宋依珞回到夜家别墅,结婚三个月,她还是第一次回家。“董叔,你开快点。”“好的,小姐。”司机踩了油门,车飞快的行驶了出去。暮色已经渐渐的落了下来,街道两旁灯火阑珊,抬手,已经是十一点钟。宋依珞回到夜家别墅,结婚三个月,她还是第一次回家。对于她来说回不回家都一样,只是最近,夜老太太催的有点紧,说是想念孙媳妇,非得叫她回去住两天。想起三个月都没回去了,她这次再不回去的话,可能就有点说不过去了。不过话说回

许警官亲自开枪杀了他最爱的人(一)

这次平安回来,我们就结婚。月色清冷,透过窗户扑在床上。床上男人一手抱着女人,另一只手给女人当枕头,女孩如墨的黑发散落在床上,她没闭眼。没睡着,她或许比谁都清醒。身后的男人开了口。许故知道自己怀里的人没睡着,他低声询问。“阿忆,你怎么了。”纪相忆想起他们今天说的,抑制住自己难过的情绪。“许故,这次你回来能待多久,一天,两天。还是明天就走...”许故笑了笑,原来是因为太过想念自己才睡不着啊。“一个星期

予你荣光

“你的脆弱,你的骄傲,都是我喜欢的模样。”“荣耀归于你,我也归于你。” 凌茜遇到江彦辛的时候,她正踩着花盆底,缩在角落一遍遍地看剧本。三伏的天,热得不行,她穿着旗装,躲在凉荫下,生怕汗水弄花了妆。主角戏终于对完,凌茜低头进入片场,无声无息得像是个隐形人。她等待着遮阳伞下要休息的女主角,然而却在扫过导演身边时愣住了神。她见到了江彦辛……在烈日下也玉白着芙蓉面的凌茜,鼻尖冒出了点汗,她无措移开目光,直

有时候一转身就是一辈子

有些人错过了就是一辈子!!!!玲玲没想到会在医院碰见前暗恋对象,一天刚刚到公司的玲玲接到妈妈电话说奶奶在家里浴室不小心摔了一跤,接到电话的玲玲连忙跟领导请假赶去医院,还好只是滑到摔倒腿了骨折了,没什么大事。“你们谁去续下费,交的钱用完了”护士在病房门口催缴费,“妈,你在这陪着爸,我去交一下钱”说着玲玲拿着单子就去缴费,路过隔壁病房门开着看见一个穿着白衣大褂的男子对着小女孩很温柔的说:“倩倩乖乖得不

重逢后说爱你

“补偿和喜欢可不一样。”“别把我当成傻子,我一直都知道我对她是什么想法。” 费麟碰到赵闻雨吃饭的时候,背景音乐是首小情歌,只听到句“飞过山川几道雨”,“这歌还挺应景,”他当时没话找话说。他本来是被室友拖着去参加一场聚会,半路发现是场联谊转身要走。说漏嘴的室友拉住他,“你走了,我们和我们未来的女朋友怎么办?”约的时候就告诉对方他要来,没有费麟当噱头联谊怎么搞得起来?费麟无语挠刚剪的短发,棱角分明的脸

重生后和反派搞事情

她重生在了反派床上,后来,季盛林不知为何搬到她家对门,两人还在同一个公司上班了。 王琳因为工作强度过大,猝死在办公室。她在一家第三方食品安全监测公司工作,她是负责做产品开发的经理。她的部门除了她就只有另外一个同事,部门大小事情都要经她的手,手下人也忙的要命。王琳的工作时间不是 ,每天晚上十二点之前能回到家,她都能偷笑许久了。她多次向上级提出多招几个人来帮忙的请求,不过都被驳回了,理由是公司预算

van

“少吃零食,多点吃饭。”“云老,她像极管家的。”“阿姐,确实像极小媳妇。”浅川城内,市高往届举行聚会,久久聚齐,但市高的聚会一改往常,不是进行言欢而是去冒险游玩,城林里许多穿着不同衣服的人,但有一群穿得与众不同的。丛林绿的衣服站在前面,有个女人站在那讲规则。“欢迎来到城林,市高的学子们,这里是新开发的城林空间,里面有许多不同的东西,你们可以按照你们以前班级组队,希望你们是win。”女生正在寻找队伍

猫和游戏和你

我的世界里,有猫,有游戏,还有你。 奚菡瞄了一眼电脑屏幕右下角, : 分,不过在这么一个加班闻名的公司里,这还是正常的上班时间,距离自己策划的“新春采购季”上线还有不到 个小时。微信群有人艾特她:“@憨憨憨夕,打排位吗?有高速车。”开发小哥哥说还要等 分钟可以测试好页面,奚菡手也有点痒,回了一个“可以”,打开熟悉的图标之前,她突然想起最近自己在家安装了一个摄像头,不知道现在小皮卡丘在做什么。

 4118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
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