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醒:竹马一场梦

本来想写个甜文,后来男女主都说断更得了,最后就……算是个记录吧妮妮和军军两个小朋友,虽然是邻居,从小就不对付,一个穿新裙子,一个就吐槽好难看,一个剪短头发,一个就嫌弃还不如不剪的好。 两个孩子从一年级到六年级,同班了六年,就没有看对方顺眼过,一个嫌对方假斯文,一个嫌对方太鲁莽,虽是跌跌撞撞,吵吵闹闹,却也做了六年的小青梅竹马。 到了初一,陆妮妮爸爸换工作,妮妮一家就搬了家,她可开心了,隔壁那个鲁莽

别怂啊,谁怂谁是小狗(中)

我很害怕,害怕他会一直这样下去,怎么做才能让他振作起来?编者注:前文请看《别怂啊,谁怂谁是小狗(上)》。 巨大的酸楚和心疼一下子填满了我的内心,我只能转过身去紧紧的抱住他。 他附在我的肩膀上像个孩子一样大声的哭泣着,而我能做的只有从后面轻轻的拍着他的后背。 逐渐着,肩膀感觉到了他的泪水,滚烫炙热。 渐渐的他停止了哭泣,直起了身子,对我讲起了他的爸爸。 从很小的时候开始,一点点一滴滴一件件,陪伴,教

夏天吹过的风

时光一转到了幼时两人的玩闹,“小枫,带你掏鸟窝摸鱼去”,他就像夏日风,吹得人心痒痒,掏鸟窝 风吹过夏日的树,沙沙作响,三年一度的英雄联盟国际网络游戏总决赛即将上演。 “一个英雄联盟的顶级职业选手,游戏就是一个与现实生活相似的平行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为了不在心中留有遗憾,必将拼尽所有,好的,欢迎大家观看今天比赛的总决赛…” 随着主持人话音刚落,观众的欢呼,小枫目光紧锁,是的,他已经等了 年了,是时

思君不见下渝州

排队取行李时,他向我伸出他的二维码,说:“加个微信吧,以后一起喝奶茶。”( ) 年底,我终于来到了重庆。 和小陈在一起的时候,我总说下一次放假,要和他一块去他的家乡看看。他那个时候总是笑着揉揉我的脑袋,告诉我说:“你个广东人,去重庆是找死吗?” 呵,男人都是大猪蹄子,古人诚不欺我。 重庆是个很魔幻的地方,导航可以带你上天入地,就是找不到正确的路。明明显示还有五百米就抵达终点,提示音响起时抬

没人比你好

苏雅柔觉得这辈子最大的幸运就是遇到纪跃然,因为他,生活变得光亮。“为什么把我推给别人?” 少年嗓音又冷又硬夹杂着强忍的怒意,在寂静的胡同里格外清晰。 被逼到角落的苏雅柔,右手攥紧衣角,不敢直视他,“雨溪很好的,你可以试着相处一下。” “呵,别把你的想法安在我身上。” 他转身离开,但他嘲讽般的语气重重的砸在苏雅柔心上,她脑海中仍旧回荡着他那句冰冷扎人的话语,心好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抓着,窒息并伴随密密麻

和影帝隐婚后笑星竟是我自己

身为一个影帝,竟然对一个十八线女笑星做这样的事。 楔子 当今娱乐圈,在一众小鲜肉男神中,年轻影帝钟郁凭借实力俘获大批粉丝芳心。又因眉眼英俊,老少咸宜,被称为“国民老公”。 一天,近来风头正盛的女笑星在节目上公然调侃钟郁的视频传得沸沸扬扬,无数人在微博上艾特钟郁,说“老公,许多多说你不近女色性取向成迷哎”。 当晚,钟郁就发了一条疑似质问的微博。 “听说我不喜欢女人,是吗?@貌美如花许多多?” 围观

写给埃里克的悼词

至今我依旧觉得他像一个迷,即便我曾努力去融入他身后的世界,结果依旧是一片模糊。虽然已经成为了过往,但他仿佛我心口的一道疤痕,不是任何良药能够抚平的。即便再多的岁月也无济于事。 如今想来,我更愿意将他形容为我生命里的一杯中国茶。清香,又带着些许苦涩,滑入口中的温度虽有些烫舌,却又让人觉得舒适。 、 至今我依旧觉得他像一个迷,即便我曾努力去融入他身后的世界,结果依旧是一片模糊。 我们是在 年底

那只臭狐狸

他审视的目光在我身上打量:“如果不喜欢,为什么每天鬼鬼祟祟地观察我?”我和叶谦,从小一起长大,别人都说我们是青梅竹马。他们还说叶谦学习好,长得俊,有礼貌,妥妥别人家的孩子。但只有饱受他欺负的我知道,他才没有别人说的那样好呢! 叶谦这只臭狐狸,用他的外表骗过了所有人,包括我妈。我曾一度在我妈面前告他的状,但亲爱的母上大人从来不信我,还打发我叫他吃螃蟹,我那个气啊! 一中规定早上六点到校,我经常迷迷糊

伴你左右,悄悄说声喜欢你

她成长的轨迹里充满了他的身影,那是别人不曾参与的过去,是只属于他们俩的过去。 陈末九岁生日那天,隔壁新搬来一户人家,一对年轻夫妻以及他们一个可爱的女儿。乔迁之喜,苏家请陈家吃饭,陈末请苏未吃生日蛋糕。饭桌上,双方父母相谈甚欢,又得知两孩子的名字如此相似,更加坚定这就是命中注定的缘分。 小时候陈末顽皮的很,总爱欺负苏未。那时候她扎着两条麻花辫,头上系着两个蝴蝶结,跑起来小辫子一甩一甩的,陈末嘲笑

少年他

“周子龙是不是在追你啊?宋忆真。”那个女孩抿嘴笑着说。 每年的六月,对于近一千万人来说,是一年中最不平凡的一个月。 第一次把梦想从遥远天边拉到了笔尖的位置,初夏蝉鸣之际,未来就这样与自己撞了个满怀。 十九岁的周子龙正蹲在一所普通中学校园的操场上。 他抽着烟,看着天边,刺目的太阳只有在此时才是能够让人直视的。伴着柔和的光芒,一点一点的离开他的视野。 他的双目已经有点发酸了,但没有挪开视线,此时,

 1657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
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