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心跳

2018-01-16 22:02:12作者:风华不语

  致命心跳

第一幕:离奇死亡。

外景:去学校的路上。

风华:喂,夏晴。你知道吗?昨天张铁柱死了。

夏晴:{夏晴听到这个消息后显得无比震惊}什么?你开玩笑的吧。昨天下午,昨天下午我们不是还在一起听课的吗。怎么突然就死了呢?他到底怎么死的啊。

风华:{风华看到夏晴一脸紧张,有意想吓吓她}夏晴,你相信这个世界有鬼吗?

夏晴:我当然不…{停顿五秒}不知道。

风华:我给你说啊,你没看到昨天张铁柱死时候那个惨状。那是个凄惨无比。七窍流血。瞳孔放大。嘴巴张开。我看一定是厉鬼索命。肯定他生前做了什么坏事。现在被人家找上门来了。{风华用扮鬼的声音说}昨天做梦还梦见张铁柱。 他一直对我说,还我命来,还我命来。

夏晴:啊,{夏晴被吓的大叫起来。然后突然着了魔似的向反方向跑回去}

风华,:夏晴,夏晴。我那都是骗你的。其实张铁柱死的时候很安详。一点都不可怕。{话还没说完,夏晴消失在风华的视线里}

内景:燕京新闻广播台。

广播员:于昨日晚间,燕京一中一男子在宿舍中突然死亡,死亡现状安详。身体无明显伤痕。也无死前挣扎现象。更无服药迹象。初步认定不是谋杀。其具体死亡原因警方正在调查中。

第二幕:厉鬼索命。

内景:燕京一中三年级二班的教室里。

柳燕:你们看今天听广播了吗?张铁柱死了。死亡原因不详。听说在他死的那一天。张铁柱的宿友好像听到了一阵剧烈的心跳声。刚开始他们以为是打呼声,便没太在意。可是后来他们想起那天的心跳声。都觉得胆战心惊。诡异之极。他们说他们那一间宿舍是鬼屋。呵呵,现在呢。他们都在找班主任调换宿舍呢?

同学甲:我可从不信鬼神之说。柳燕,你不要在这里吓唬我们。我们都是无神主义者。

这世界上哪有什么鬼怪杀人。

同学乙:会不会是厉鬼索命?你看张铁柱死的时候一点伤痕都没有。而且死在自己的床上。既不像谋杀。也不像自杀。难道真是{同学们紧张的吞咽口水}厉鬼索命。{突然一阵冷风吹过,同学们吓得冷汗直冒}

同学丙:哼,那么简单的一件事被你们说的那么邪乎。刚才柳燕不是说张铁柱宿友听到一阵心跳声吗?真相就是他突然心脏病犯了。然后就死了。

同学丁:诶,刚才听你们说死的时候一点伤痕都没有。我突然想到三年前的一件事。你们还记不记得三年前的樊城。

同学乙:难道是那个高富少?他不是三年前就死了吗。

同学丁:对,他确实三年前就已经死了。死亡原因也是不详。而且他当年住的地方就是4栋404

同学乙:那不就是张铁柱死亡的那个宿舍吗?

突然又是一阵冷风吹过。同学们吓得猛哆嗦。然后便不再谈论这个话题了。

第三幕:接连死亡。

你的故事----生命周而复始的困厄

让我讲讲“你”的故事。 你是普罗大众中的一员,正如每一个沉浮人海的你和我,我们不约而同走着大致相同的生命之路。 村上在《海边的卡夫卡》中借大岛的口说:不是人决定命运,而是命运决定了人。这就是每一个“你”的宿命。 既是故事,我想,就要有一个具象的“你”才能展开。我是女人,所以,在我主宰的世界里,我选定“你”是一个男人(请表现好一点,看看我这个上帝会不会爱上“你”,哈哈)。 第二步,我要赋予你一...

蹦最野的迪,祭奠我们不能走到终点的未来

文/天不二亮 不能走到终点的未来,我来告别。可是,其实最好的告别,就是没有告别。 轰鸣的音浪,迷离闪烁的灯光,拥挤的人群就着酒精带给身体的短暂麻痹而肆意的扭动着。空气里散发着酒精味,香烟味,香水味,还有男人女人的体味,混合在一起,一吸气就满鼻腔的放纵味,一呼气尽是燥气。 低头垂下眼睑,看向手里把玩着的打火机,手法生疏,而回忆里的我们分明又生动,满是青春的燥气,无知得那么理所当然。 那时候,我...

(竹林)四面楚歌

风轻 “哗哗哗”,“哗哗哗”。 一根根直通天际的高竹矗立在地,风声轻轻,将无数的竹叶吹得摇曳起来,阳光透过竹叶间的空隙,撒下点滴光斑,竹叶晃动,光斑便支离破碎。 摇晃的光斑,跟随竹叶摆荡,忽碎忽合,一个人影就站在其中,他手上拿着匕首,正在一颗竹子上刻划,刻完后便将匕首收入袖中,大步离去。 光影闪烁,只见碧绿的竹竿上,有着浅浅的一横。 他身着灰衣,快速的穿梭在竹林间,宛如一道灰色的影子。 他每...

像我这样的人,像这样的芸芸众生

回家的公交车上,看见窗外枫叶伴着银杏叶阵阵飘落,像是一段似水年华里,曾经火热滚烫的悸动心事,终于偃旗息鼓,归于岑寂。 像是希刺克里夫,终于放弃复仇,离开呼啸山庄,像是堂吉诃德,脱下身上的盔甲,放下手中的长矛,甘心情愿做一个平凡到尘埃里的芸芸众生,像是乔达摩悉达多,终于厌倦了漂泊,厌倦了灵魂的超脱,返回曾经欲望汹涌的河流,让女人的温柔,盘桓在他的胸口。 去年今日,我还是一个走在校园有时涨起漫溢...

(团圆)江湖夜雨十年灯

楔子 天已沉,天空中下着蒙蒙细雨。 傅晴就举着黄色的油纸伞站在细雨中,碧绿的长衫被淋湿大半,寒风一紧,朦朦胧胧的现出妙曼身材。 她的一双杏眼就盯着前方那一个远去的背影。 那修长的身材,矫健的步伐,还有那斜跨在侧的黄色剑匣。 “你向来知道我的志向,也一定会支持我的,对不对?”这是陆湛出门前对傅晴说的话。 “你一定要等我回来,到时候我们云游四海,好不好?”这是陆湛离别前对傅晴说的话。 望着那渐行...

山海志怪·剑灵

山海志怪·剑灵 文/酒九 1. 君迟在京都定居下来,这里可以满足一切的日常所需,食铺,客栈,布坊四处皆有。书鬼听闻镖局曾经也是京都的大势力,然而,现如今却慢慢没落了。 “衰败不是奇怪事。”说书先生如此讲道。 “此话怎讲?”君迟加了二两银子,示意说书先生解释一番。 “外地人有所不知,上一任总镖头是个打铁的野丫头,不知怎地得到了剑灵。众人说她出生寒微,难当大统,但老先生坚持祖训不可违,把位置传给...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