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你,与你无关

2018-01-18 18:18:05作者:云晞

文|云晞

《我喜欢你,与你无关》by 云晞

图片源于网络

谢谢你,来过我的世界。

2018/01/18 周四 晴

向邮筒投出第七封信后,我收到了许承安的微信好友申请。

矜持了几分钟,我按下了接受键。“嘿,男神,你好啊。”消息发送成功后,我拿着手机挨个给室友炫耀,告诉她们我成功撩到了男神。

在室友利刃般的眼神下,聊天界面又弹出了白色对话框:你写的信,我都收到了。

信都收到了。然后呢?我想问,但忍住了。不行,要矜持。既然他已经自己主动来加我好友了,那我就不能表现得太着急了,会把他吓跑的。

鉴于你坚持不懈的努力,我决定,今日起,我就是你男朋友了。两分钟后,许承安正式接受了我的追求。

啊啊啊啊!姐妹们!姐妹们!许承安答应我啦!他答应我啦!举着手机,我像个疯子似的跳上椅子,再从椅子上跳下来,然后开始在寝室里尖叫。

用室友的话说就是,那时候的我比听到自己期末没挂科还要兴奋。

就这样,经过一学期的早起去图书馆霸位,外加一个月一封信的努力,我成功把许承安追到了手。

全校公认的高冷男神被撩到手,这是一件多么振奋人心的事情啊!即使事隔经年,现在我和许承安已经天各一方,但一想到这件事,还是会不自觉地嘴角上扬。

不求结果,只在乎曾经拥有。我真的做到了。

说起相识,我和许承安真算是不打不相识。

那时候,我代表班级参加学校举办的辩论赛。在第二轮淘汰赛中,我的对手是许承安。当时我们辩论的主题是是否同意在大学里谈恋爱。

我是正方,他是反方。那时候我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面对着许承安这个公认的行走的年度最佳辩论者,我一上场就巴拉巴拉摆出一堆支持自己论点的论据。

“提醒一下正方辩友,您的陈述时间已到。”结果,在我讲得正起劲之际,许承安从自己座位上站起来,用一句话打断了我的思路。

再十几分钟过去后,在一片轰鸣的掌声中,主持人宣布了本次辩论的结果。毫无疑问的,反方赢了。

我坐在台下,瞪大眼睛,咬牙切齿地看着许承安从校长手中接过荣誉证书。

“其实,于我个人而言,我并不反对在大学里谈恋爱。”丢下一句谢谢,他捧着证书昂首阔步地走出了会议室。

哼!算你狠!下次千万别让我遇到你!看老娘不打死你!其实我也就说说而已。想要打他,很有难度。首先,人家高出我一个头不止。其次,除了知道他是大四的学长,其余关于他的一切情况,我都一无所知。

都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但我连人家姓甚名谁,在哪上课,寝室是在东校区还是西校区,是住校生还是走读生,这些我统统都不清楚。

不过没关系。不知道这些也并不妨碍我在心里画个圈圈诅咒他!让你嘚瑟!让你嚣张!诅咒你走路被绊倒!自行车被爆胎!

不得不说,人要是狠起来,什么话都说得出来,什么毒咒都敢下。

细细想来,“人生若只如初见”这句话不适合用来形容我和许承安的第一次见面。狭路相逢倒是勉强可以。

但又很可惜,我是战败的那一个。

我的男朋友,出轨了

我的男朋友,出轨了 文|狐小白 —01— 出房门,左拐,走了十三步,我站在了和我家一模一样的房间门口。 我还没有敲门,就听到房间里嗯嗯啊啊的声音传来。 我推了一下门,门竟然没有锁。 我犹豫了五秒,握拳的手指,骨节泛白,我在想我到底应不应该进去,没想到身体却快了思想一步,等我反应过来时,我已经在往里走了。 他知道我进来了,虽然他背对着我。 可是他丝毫没有停下动作,没有一丝被捉奸在床的慌乱,他甚...

这世间,总有一人值得你温柔对待

“你们这大学生确实缺少锻炼,真的。” 他抬头望了望个个愁眉苦脸的我们并叹道。 这才是百里毅行的头一天,对于晚上还在拼命赶路的我们,完全不在状态。你要想啊,平时习惯于宅的我们一下子一天得走完四十八公里,虽说不上折磨,但心酸说得过去吧。别问我们为什么,我们也不知道当初我们怎么会报这浩浩荡荡的百里毅行。 我们耷了耷脑袋,继续漫无目的地挪着步子。 “快了,不出意外,三个小时就会到的!” 觑着我们的无...

幸好遇到你

文/shell苏寒 17年仓惶地逃跑了,18年也如期而至。而我已经24了,不知不觉中又到了本命年。 说不上来有什么感觉,也没打算如往年那般写下煽情的话语,就想这样淡淡地过着。 17年,说不上有什么大的成绩。顺利地度过考研时光,幸运地成为西大的一名研究生。在17年的“尾巴”里,意外地遇到了他。 对另一半本就没抱什么希望,尤其是在有熟人陪伴的研究生生涯中。 想着或许得等到毕业后,再也无法承受家人...

再见了,父母

沈放决定跳楼自杀,地点已经定好为XX美术院校。 为什么选择这个地方呢? 因为这个学校是沈放最喜欢的地方。他在这里赢来了荣誉地位,也在这里导致了父母的死亡。 沈放从小就是一个绘画方面的天才,在他没学过任何美术知识的时候,就能画出别人学美术四五年才能达到的水平。沈放的父母发现了他的才能,决定把他向美术家的方向培养。 沈放开始跟着美术辅导班学习,高考的时候也选择做艺术生。然而美术并不是有天赋就行的...

买车后

文/佳纱 1 老黄和老王在同一个单位上班,又住同一个小区,还是隔壁邻居。所以哥俩感情相当铁,隔三差五地串门喝酒、谈笑吹牛。 在那个年代,路上还没有那么多车,小区里的人行道上,大多都是行人和两个轮子在跑,一切是那样平淡从容。老黄和老王,最初是骑自行车上下班,后来摩托车流行起来了,哥俩又先后换上了摩托车。 老黄和老王都只有一个子女,又知根知底,对彼此手里的积蓄数目,如秃子头上的虱子那般心知肚明。...

你才是我的梦想啊(上)

文 | 唐妈 1. 离婚后,我换了手机号,除了我妈和我哥,谁也没跟讲,然后一个人来刚察支教。早上在早点摊子上看到总教头的时候吓得我一口咬在了舌头上,捂着嘴嘶嘶吸了半天冷气,才问出来一句:“你们扶贫都扶到这儿来了啊?” 总教头有个十分霸气的名字,林冲,我们一开始是喊他豹子头的,后来他认为豹子头有损他清俊的形象,要求我们喊他总教头。林冲长得确实不赖,身高腿长,是我们那届校草,所以也直接导致了这货...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