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青春:再见还是会再见

2018-02-12 10:50:06作者:薄清欢

青春

《致青春:再见还是会再见》by 薄清欢

文:薄清欢

很多个晚上,星星很多也很亮,安静而美好,像极了那年优秀的许安。

-1-

初三那年,我喜欢把一些事情定义为“命运的安排”。

比如:数学考试又一次没考及格,语文作文又没拿到40分,英语还是万年的58分。

我把试卷哗啦啦塞进同桌许安的桌洞里,再一次威胁他:

“不许动啊!咱俩的命运安排你,得把考霸的资质通过这种方式传给我!”

许安每次见到我一本正经的模样总忍不住朝我翻白眼,“迷信!老封建!”

他总是习惯用一种老干部的姿态教育我。我趴在桌子上歪着脑袋看他,伸出手拍了拍许安的脑袋。

“许安,你信不信,你和我成为同桌也是命运最伟大的安排啊。”

许安很嫌弃的拍掉我的手,对着我翻了一个万年的白眼。

我估计许安在心里是痛骂过我一百回了。

-2-

自从摊上我这么个同桌。好学生许安,上课开始讲话了,作业字迹也会变得潦草了,也会在老师的眼皮子底下做些与课堂无关的小动作了。

许安每次被叫起来,脸涨得通红,不知所措,我捂着嘴巴在下边偷着乐,虽然每次都会被老师厉声呵斥,“卢洋洋!你笑什么笑!你也站着!”

我努努嘴巴站起来,偷偷看向一旁的许安,站的笔直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我拿胳膊肘捣捣他,他动也不动。

这家伙总是这样,不过谁让他点背呢?

我叽叽喳喳跟他说话,老师没听到,偏生他咬着笔说了一句,“你别说了。”就被老师看到了。

每回他写作业,我总赖在旁边给他各种捣乱,许安写字非常整齐,可那时的我觉得,那不是整齐,是呆板至极,跟许安的人一样。

那个时候好像只有学霸才会写作业,而我这种二等学渣是只会抄作业的。

所以,每回拿起许安的作业比拿起自己的作业本还亲切,许安在边上絮絮叨叨。

“卢洋洋,你能不能自己写?”

“卢洋洋,老师不让抄的。”

“卢洋洋同学………”

许安严肃起来的时候,耳朵根是发红的,眉毛拧成一团。

我把嘴里的口香糖吐到地上,晃了晃许安的作业本,一字一句冲着他说:“我!偏!不!”

薄清欢
薄清欢  作家 走的很慢,踏实坚定。「白茶清欢无别事,我在等风也等你」

青青子衿,呦呦鹿鸣

阿花的香草抹茶

阿花的香草抹茶

洗净这满身泥,换我拥抱你

致青春:再见还是会再见

复仇

他伫立在黑暗的边缘,无名的怒火与憎恨交织在一起,似要撕碎那可悲的宿命。那恐惧在耳畔呻吟,欣赏着眼前悲惨的画面,如刀剑下饮血般痛快,但黑暗中无形的铁手同时将他吞噬,直到完全泯灭,坠入地狱。 一 马路上两道的灰色车痕显得格外的刺眼,路边翻倒着一辆车,破碎的玻璃撒满了公路,白花花的闪闪发亮,翻倒的车上一个浑身是血的人从车窗爬出半个身子,晕倒在地上。 “陈经理,你那么样,好还吗?”我在旁边喊着。我说...

顾先生,久违了(五)

看看手里的钱老板娘沉思起来,后一想,她就释然了,每天来吃混沌买混沌的人那么多,说不上是那个老主顾呢,将钱仍进盒子里。

当婚姻无以为继时,除了离婚这条出路外,更好的出路其实是这两条

01 我是一个不幸的女人,从结婚后,我就在日复一日的鸡毛蒜皮中渐渐地在体会着,兵荒马乱的生活让我们的婚姻薄如蝉翼。 我也是个爱唠叨的女人,这一点,我一直不肯承认。 婚姻是一面最好的镜子,可以照出夫妻两个人最真实的面目,恋爱时被有意或无意忽略掉的那些缺点,在婚后像是被放在了一面放大镜下,无所遁形。 慢慢地,我发现老公爱喝酒,今天和发小,明天和哥们儿,后天和朋友,大后天和合作伙伴,如果没有饭局,...

有着巨大年龄鸿沟的爱情,注定是一场伤害

01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是我偶然听来的,听完后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一个21岁的女孩儿在广播里絮絮叨叨的讲着自己那些在别人看来有些非常不可思议的故事。 现在她被抛弃了,可是她却言语笃定地说一点都不后悔:“我还年轻,我还可以再找,可是我已经习惯了有他的生活怎么办?”这才是她真正的困惑。 15岁那年的夏天,风柔软而撩人。她低档住父母的苦苦哀求,决心再不踏进校园一步。 那天几个要好的同学为她饯行...

致青春:再见还是会再见

很多个晚上,星星很多也很亮,安静而美好,像极了那年优秀的许安。 -1- 初三那年,我喜欢把一些事情定义为“命运的安排”。 比如:数学考试又一次没考及格,语文作文又没拿到40分,英语还是万年的58分。 我把试卷哗啦啦塞进同桌许安的桌洞里,再一次威胁他: “不许动啊!咱俩的命运安排你,得把考霸的资质通过这种方式传给我!” 许安每次见到我一本正经的模样总忍不住朝我翻白眼,“迷信!老封建!” 他总是...

短篇|苏珊出走后

01长久以来我总写一些又臭又长,如痴人梦呓一般的文字。这本身并没有什么不妥,我又没拿枪逼着别人看下去,所以对这个世界我也没觉得有什么好愧疚。 唯独对苏珊例外。不过大多时候也只是一闪而过的念头,没有扎下根。 苏珊读过我写下的每一个字,甚至还听过无数个我口述的突然冒出来的奇怪念头。这其中只有一小部分,最终成为我笔下无聊的文字,另外大部分都是一时起意,最后也都无疾而终了。 不管是这些文字,还是念头...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