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突然变勤快,每天下楼取快递-贵妇的沉沦

2019-06-30 11:51:02

贫女心计 高智商离婚

原标题:贫女心计:高智商离婚

1

命运露出獠牙的这天早上,日光极清。

天空的湛蓝就像是一个谎言,用指甲一抠,就能把那些蓝色油漆给抠下来似的。

每天我都起的比丈夫早,在给他做早餐之前,通常会先去小区里晨跑一会。

晨跑是我这两年养成的习惯,一是为了备孕,二来也是锻炼自己的意志。

早晨的空气是那么清新。刚走下楼,我便发现小区的工作人员已经在修剪草坪了,他们会把乱长了一个春天的草地,修剪成大人小孩都适合上去滚一滚的高度。机器轰鸣配合着灿烂的朝阳,有种夏天呼之欲出的味道。

贵妇的沉沦

贵妇的沉沦

一路上邻居们向我温和地点头致意。一名牵着小狗的女孩用力抓着绳子,特意让她的拉布拉多靠远站一些,因为她知道我怕狗。

我远远跑过她身边时,对她的友好表示出无声的赞赏。

我的生活就像我住的小区这样,一切都井然有序,漂亮整齐。

当我按照既定路线,跑到小区门口的“丰巢”快递柜时,快递小哥一脸愁苦地拦住了我。

“萍萍姐,你家的快递都放了三天了,怎么还没拿出去啊。大箱子都给占满了,后头的快递我都不好放啊。”

小哥上我家收过几次件,我看他当时热的满头大汗,后背的衣服都湿透了,就叫他进屋歇一会,还给过他几瓶冰矿泉水。一二来去,小哥觉得我人挺和善,也就记住了我的名字。

被他这样一说,我纳闷极了。

“不会啊,我老公这几天晚上都出来取快递的,怎么可能还占着箱子呢?”

小哥愁眉苦脸地,给我看他的记录。

“姐,你看嘛,你家3天前买的2箱纸巾,到现在取件码还没用过,这就表示没拿嘛。而且‘丰巢’一共就2个大的寄存箱,其中一个是今早我刚放进去东西,那另外一个,就肯定就是你们家啦。”

显然,我愣了一下,但我立刻反应过来,对小哥道歉。

“不好意思啊,兴许是东西太多,我老公忘记拿了。现在我手上也没有取件码,你放心,我今天一定叫他拿走。”

在小哥连声的感谢中,我原路折返,跑回自己家。

老公吴言已经洗漱完毕,正在更衣室门前选择领带和袖扣。我远远地看过去一眼,感慨,结婚3年多了,他穿衬衫的样子还是让我心动。

我给他挑了一条桑蚕丝领带,又拿出一对琥珀色袖口比了比。仔细给他系好后,拍着老公的肩膀,让他照镜子。

“嗯,还是萍萍的眼光好,我刚刚就在犯愁呢,不知道是灰色的好还是蓝色的好,既然是你给我搭配的,那准没错。”

我笑着,用毛刷给老公的肩头轻轻扫去浮尘。

周一早上老公的金融公司要开例会,他这个部门总监照例得上台发言。我一直坚信好的精神面貌能帮助工作运。这不,老公入职才3年,就打败一众老臣,胜任机要业务部门的总监一职。除了他自己业务能力之外,我相信我在细节上的辅佐,也功不可没。

我无意地提起。

“对了,老公啊,你昨天不是去取快递了吗,怎么小哥说还有个件没拿走。”

“哦?真的吗?”

老公走到玄关这里,拿起他的公文包和车钥匙。

“那可能是我漏了吧,晚上我再去看看,我走了啊萍萍。”

他在我额头上轻轻落下一个礼貌的吻,门合拢。

我脸上的笑容,瞬间掉了下来。

老公在撒谎。

我一看就知道了。

老公这个人呢,自诩聪明又能力不凡,其实在我眼里,他就是个没有心机的,一眼就看到底的傻大个。

他压根不懂人生,小时候他想要的东西,是父母准备好了,放在他手边。现在是我准备好了,放在他手边。

所以他虽然工作能力强,可是若论生存能力,同一个孩子无异。

不像我。

我习惯了营营役役,苦心经营,外人看起来我什么都有,仿佛是受上天眷顾的幸运儿。

可是,别逗了,这个世界上哪里有什么容易和幸运?

所有举重若轻的背后,都是多年的负重前行。

所以,如果今天有人告诉我说,我的努力经营不管用了,人生会从这这一刻起有天翻地覆的变化,我还真的有些不信呢。

2

我叫张萍萍,出生贫穷,样貌普通,来自中国中部地区一个重工业的三线小城。

自打我有记忆开始,小城的空气永远乌烟瘴气,弥漫着一股臭鸡蛋的气味。

如今北京的人三天两头叫雾霾好重啊,生活不下去啦什么的,矫情。那是他们根本没有来我的家乡体验一把。

所以母亲叫我萍萍,她希望在蒙蒙毒气里出生的我,一辈子过的平平安安,无灾无难。

贵妇的沉沦

贵妇的沉沦

而我也就像她所想的那样,平平无奇,平平静静。我四平八稳得,甚至没什么优点和爱好。唯一的长处就是会读书,想法也有些多。

我很早就发现自己与大多数女孩有所不同,当她们对着电视上,那些唱唱跳跳的男孩子捧着心口说好帅时,我却觉得这种浮夸的东西有什么好看的?还是班级里做数学题最快的那个男生,比较吸引我。

我和同龄人们,就从来没有什么共同话题。

她们没错,女孩子喜欢漂亮男生有什么错?我也没错,因为外表顶不管用,容貌是一个会随着时间的流逝不断减分的项目,所以,我更爱清晰冷静的脑子。

臭鸡蛋味道的小城,爱追着小帅哥跑的童年伙伴们,这里只是个静候我成长的地方,他们装不下我。

在我18岁那年,就我如自己想的那样,给自己赢得了第一个命运转机。

我等到了北京一所985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这是我第一次发现,原来生活不是什么很难的事,可以靠经营获得。

像我,每天认真做10张卷子,不学习到12点不睡觉,不就如愿成为了鲤鱼跳龙门的学生吗?

听说我的同学们都震惊了,我在她们心中是个怪人,性格内向,腼腆少话。

我居然能考进京城的985?

可是当她们在追星,看小说的时候,我在研究高考策略,她们只看到了我的终点,却没看到我的努力。

她们等机会,我创造机会,人的高下之分,在此划出风水岭。

我向幸福生活踏出的第一步,挑战来自父亲。

父亲从开始到最后,都不愿让我去北京读书。他认为女孩子能认字就行了,到了年纪总要回归家庭,不如早点嫁人算了。

而母亲的想法就朴素的很,她只是不想让我离家太远。

她说,我一个女孩子千里迢迢在北京,以后有个头疼脑热都没有人照顾,她想一想就难受得要哭了。

我知道母亲疼我,可是,这样的理由不免太好笑了。

没有人疼我?那找一个人疼我不就好了。

难道我还会连爱我的男人都找不到?

母亲一听,我一个18岁的女孩,还没离开小城呢,就野心大到已经想好要在北京生根,不禁惊愕得张大了嘴。

“萍萍啊,北京可不比我们这种小城市,那边的人凭什么看上我们家?要知道全国的人都想留在北京,而我们家在当地都算条件差的,实在是门不当户不对。萍萍你现实一点,多看看身边的同学,她们多务实啊。”

“妈,你的悲观没有道理。第一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都要嫁娶,嫁谁不是嫁,娶谁不是娶,我为什么就不能嫁个北京人呢?

第二,你女儿考上的大学,全国的录取率才2%,也就是说,你女儿比98%的人都要强。那我为什么要向那些平庸的98%学习?”

即便我好说歹说,家里还是不同意我去读书。我那个大男子主义的父亲,还放下了狠话,说4年学费10万,他一分钱都不会给我。

我不怕也不恼,只是觉得这件事越来越黑色幽默。

为什么我这样聪明的人,爹妈却是这样没脑子的呢?

我带着怜悯,看着自己破败的家,父亲沉默地抽着10块一包的红塔山,母亲梳妆台前唯一的护肤品,是一瓶百雀羚润肤露,我真的有点想笑了,想对父亲说。

——你那么失败,还好意思来指点我的人生?

前几年小城得到国家拨款,大兴土木,同学们的父母都抓着了上车的好机会,买到了新房。我家那时候也拿得出一小笔钱,然而父亲固执地说“房价一定会在2000块的时候重重下跌!”。

之后他又说“房价一定会在5000块的时候重重下跌!”

……

他等了10年,等到房价都翻了三倍多,他还在等暴跌。

这几年父亲不再提房子的事,眼看翻身无望,脾气也变得越来越古怪。

他不再工作,而开始喜欢喝酒。他发起酒疯的时候满嘴脏话,就像是地里的蛮牛。他怨天怨地,说有钱人都是坏人,肯定要遭报应。

那种非A即B的原始逻辑,那种动物一样的发泄声音,充满了不得志的酸楚,和想得而不可得的眼红,大概全世界只有父亲自己看不出来。

所以我干脆利落办了大学助学贷款。

我明确地跟父亲说,他养了我18年,我已经很感激他了,所以之后我不会用他的一分钱,我的人生我自己负责。

而且,大概率我会在北京安顿下来,以后我也会好好孝顺他,只要——

“只要我不在家的时候,你不对我妈动粗,你就还是是我爸爸。”

在离开家之前,我给父亲紧了紧他的旧衬衫,平静地说。

“爸爸你听好了,如果你再对我妈动拳头,那等着你的只有离婚,和我永远的仇恨。”

父亲喝多的脸,突然涨成茄子色,鼻孔一张一翕,喷出来的全是酒臭。

“你居然敢威胁我!”

“不是威胁,是陈述。爸,在你家暴我和妈的时候,我无数次想报警,无数次被妈拦下来。她心地善良,不愿撕破脸皮,但我就不一样了。

我一点也没闲着,把中国的法律研究透了,也采集了你打我们的证据。我能证明你在抚养过程中有严重失职,所以就算以后你去起诉我不赡养,法院也会不支持。”

父亲完全听懵了,法律、责任、义务,这些词汇对他来说,就像是新闻联播一样庄严又陌生。他的表情稍稍褪去了一些动物般的原始震怒,用看陌生人的眼光打量着我。

“对了爸,我教你一个克制打人冲动的方法。每当你想打人的时候,你就想一想营造‘一家三口’的美好形象,对你吹牛逼有多重要吧。你如果真的离了婚,女儿从此断绝来往,那你可就是彻头彻尾的一个失败者了。

而你现在开始好好对我妈,至少未来还能拥有我和女婿的尊重。这笔帐,我已经算给你听了,愿不愿做,看你自己。”

说完这些,我捏了捏妈的肩膀,嘱咐她多保重,等我衣锦还乡,等我带她过好日子。

再转头看一眼坐落在乡间的茅草屋,我斩断了对故乡的所有愁绪,只身一人来到了北京。

有很多人在等我跌倒,有很多人想看我笑话。

所以我不会输。

像我这样贫穷的女孩为什么要费劲上大学呢?因为读书不仅是成才的方法,更因为,全国那些脑子最好,最聪明的男孩,也都在大学里。

他们还懵懂无知,他们在等我选择。

所以,我遇到未来的老公吴言,一点不意外,全是必然。

他这个人呀,我在看第一眼的时候就知道,是个符合普世标准的优质老公。

3

第一次见到吴言,是在学生会的动员大会。

当吴言走进会议室的时候,从走廊开始,他就一路跟所有人打招呼。

贵妇的沉沦

贵妇的沉沦

在学生会这样的小小权力机构里,他能左右逢缘吃得开,证明他要不是特别会察言观色,是个人精中的人精,要不就是天然气质温暖,自然吸引人靠近。

我不禁抬起头,稍稍留意起了他。

吴言在椅子上放下他的背包,我顺手打开淘宝,查了下价格。

呵,我挑起了眉毛,这个logo一点也不显眼的黑色牛津布背包,居然也要5000块呢。

我露出了深长微笑,看来这个男孩的家庭条件不错。

在随后的闲聊里,大家讨论起暑假要去哪里旅游。

有人提议去香港,有人提议去新加坡,我故意问吴言,你呢?

吴言愁眉苦脸地对我笑笑:“我哪儿都去不了。”

“啊?为什么?”

我倒是一惊,怎么回事,怎么和我的判断不一样。

“因为我的护照过期了,来不及办。”

这样哦......

护照的有限期是10年,所以倒算上去,吴言8岁就出国了?

我眯起了眼,就像看着宝石,也像看着猎物那样,郑重其事地看着吴言。

就这样,吴言成为了我“落脚北京”的一个重要战略点。最后我也如愿以偿,不仅顺利攻略下了他,更拿下了公婆一家。

拿下吴言不值一提,怎么拿下高知公婆的,倒是一个可以拿出来,品味一辈子的经典策略。

现在的八卦论坛里充斥着的都是婆婆不肯给钱啦,婆婆抠门啦,婆婆看不上自己啦这类怨妇式的牢骚。

这我就觉得很好笑了,婆婆不给钱?是不是要先反省一下自己选错了老公呢?老公家里太穷,那逼死了也拿不出钱啊。

如果公婆有钱而不肯出,那就得反省自己策略没选好。

这种事就像逛百货商场买衣服一样,想要从别人口袋里挖东西,要么靠笑脸,要么要手段。一开始就把目的说出来,唬着脸上去讨钱,怎么,是欠我的吗?

所以我偏是高高兴兴,不气不恼,察言观色,安分守己。在吴言爸妈面前摆正自己位置,公婆第一,吴言第二,我第三。

老人家么,嘴上再不说,心里都是吃长幼尊卑这一套的。

特别是对比吴言身边一些咋咋唬唬,风风火火的北京女孩,我这样的低眉顺眼的“乡下人”,可温柔多了。

对来自吴言爸妈的压力,我不反抗也不评论,逆来顺受,就是一心想跟吴言过日子。时间久了,吴言爸妈觉得,我除了家境贫寒之外,别的毛病是一点没有。

而且一脸以夫为天,看起来爱死了他们的独子,是人都会飘,都会松懈。

他们差不多默认了我这个一穷二白的媳妇,这时候,最后的测试来了。

吴言父母在北京城大大小小有5套房,结婚的时候婆婆说给我一套。

我坚决不要。

这种男方的婚前财产要来有什么用?只能住,又没有处置权,自己就跟一个租客一样,毫无价值。

所以我跟婆婆说,我不要房子,我愿意跟吴言一起努力挣钱,买自己的小家。年轻人就是要吃点苦,不能好逸恶劳。我们有了压力,才会好好工作,赚取更多财富。

听听,这话一说出去,什么婆婆收不住呀?

吴言父母见惯了爱坐享其成的女孩,我这样老实诚恳的简直太奇葩了。遂眉开眼笑地,拿出了100万给我们做首付。

我就合着自己心意,选了一套离吴言父母近,离双方上下班也近的小三居,在四环里安了家。

虽然还贷有压力,可是别傻了,自己的和别人的,有天壤之别呢。

我深深记得拿到绛红色房本的那一天,当我小心翼翼打开产权第一页,看到上头是吴言和张萍萍两个人的名字时,那种丰收的喜悦。

我的手在微微颤动。

这时,是我来北京的第5年,而我已经有房了。

在工作方面,我按部就班,去了学校的财务部上班。但我鼓励吴言多闯一闯,让他进了薪水开的最高的一家海外金融公司。

买房后第二年的股票行情特别好,他利用公司的内幕消息狠狠地赚了一笔,一口气把房贷都差不多还清了。

这两年他又和朋友私底下开了个公司,专门用来截公司的客户,也就是所谓的小蛀虫,飞掉公司的大单,养肥自己的钱包。

这一招也是我教他的。

我说你又有客户,又懂产品,产和销两头都是你说了算,你拐几个单子来做,只要金额不超过百万,公司不会发现的。而你还可以给合作的客户丰厚返点,这也是帮人家赚钱,多好。

而且这年头,大家都缺钱,大家都爱钱,只要有的赚,没人会捅出去。

吴言一开始还胆战心惊,小心翼翼地做了几个十来万的单子,之后尝到了甜头,明白我所说的一点不差。

他放开手脚,大操大办起来。

吴言工作顺风顺水,我的家庭地位也越发稳固,吴言父母称我为小财神。我在跟吴言商量后,得到他的同意,给家乡的母亲买了一套楼房。

这一年我27岁,我成功摆脱了原生家庭的诅咒,我不是凤凰女,也不是吸血女,我靠我自己的努力,手握2套房和百万现金,成为全中国最顶尖的那批年轻人。

当我衣锦还乡,我的那些童年玩伴们早早就生儿育女,连孩子都会打酱油了。

她们呆呆地看着我的服饰和谈吐,还有我身边一米八五的北京老公,那种舌头也被咬掉的艳羡神情,令我相当舒坦。

曾经有段时间,家乡的人传说我好高骛远,一心贪图富贵,去北京读书又能怎么样?女子的出路不过是嫁人。

我肯定早晚要灰溜溜地滚回家来,找个和她们差不多的,“门当户对”的男人,说不定还不如她们的好呢,我清高个什么劲儿呀?

可现在呢。

我听到她们悄悄对自己孩子说:要向萍萍阿姨学习呀,像她那样有出息,敢想又敢做,去北京,赚大钱!

相关阅读
青春的爱是塔里的树

文|不青 晚上十二点,睡前日常翻开了朋友圈和微博,一波波的秀恩爱的脱单公告,温暖了在寒冬里蜷缩在被窝中的我。但温暖后,自己认知的是,不合时宜的酸味。 甜萌与幸福,是情侣与情侣间的彼此幸福和分钟。羡慕与嫉妒,是情侣与单身的人之间的鸿沟。 朋友和我说,是不是你要求太高,所以脱不了?我掰着手指算可以脱单的机会,每一个都热热闹闹浓情蜜意的开始进行,可在最后零点零一刻,要开始正大光明广而告之名正言顺时...

《报朋友书——<鸭绿江>改版一年来谈谈心里话》

于晓威 我接受任务担任《鸭绿江》主编并着手将杂志改版,整好一年了。这一年来,《鸭绿江》在外界取得了一点成绩和反响,我和我的同仁们都非常欣慰。这都是作者、读者和朋友们支持、理解和关注的结果,我们愧不能报,好在于这个时代,每个人有一点铭记心还是不容易的,所以我们会用心铭记大家对我们的支持,这个东西我们想忘也忘不掉。 这一年来,做为编刊人,我...

深渊

未来姑爷唤作王琅,城主似乎不喜欢他,不知道为何会替三小姐定下这个婚约。

青玉案·剑

一川烟草 蝉噪林静,于是那赤着上身却显得越发单薄的少年汗水滴落的声音都那么明显。 提剑、拔剑、横削、撤步、归鞘。简单的动作已不知重复到第几万遍,或许除了那已颤栗到几近痉挛的肌肉外,少年都已数不清。他只是还在重复着,似乎下一秒就要晕倒。只是日渐西斜,那每一个动作已缓慢到极致,却依旧沿袭着之前的轨迹。 “为甚么练剑?”少年身后不远处的竹屋里缓步踱出一位老者。须发皆白的模样下,步履已有些蹒跚。他已...

史上第一丑鬼

丁老头脑子一炸,瞬间清醒过来,这声音,怎么好像是从墓园里传过来的?

西湖有阿飘

妈妈留下她,独自沿着走廊一直向外,很快就消失在忽明忽暗的灯光里。

黑小说丨校规

清晨7点30分,天空下着大雨,家长们举着伞,带着孩子,站在校园门口,门卫面孔冰冷,裹着厚大衣,像一块冰雕般守在校园门口,任谁也不准进校园一步。 雨愈下愈大,并吹起了寒冷的北风,家长们放低伞,紧紧地拥着自己的孩子,担心孩子淋浴。而孩子,把书包紧紧抱在怀中,生怕打湿了书包里的书。 “孩子几点可以进校?”一位六旬老人又看了一次手中表,忍不住问门卫。 “7点45分。”门卫淡淡地回答着。 “能不能让我...

女明星图鉴:花开两次

梅尔一直不明白为何马家耀总和自己作对,临近毕业她才明白,这是他在表达喜欢。

手机读故事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