鲛人殇

2021-01-14 13:00:32

古风

已经是第三天了。

她又一次从睡梦中陡然惊。

腿部传来被啮咬般细密的疼痛,她将被子层层叠着捂住腿,歪着身子,透过窗帘的缝隙看那月光,清清浅浅的,像极了刚来人间那晚的月光。她苦涩地想着。

那是她第一次从深海溜出来,想看一看海面的光亮,也是她最后一次,隔着澜澜波光,看到遥远的月亮冲着她发光。

一时兴起的她初次离开了生活了十四年的深海,想去幻想已久的人间一看究竟,即便无法遇到母亲提到过的哥哥。至少,去看看月亮。

她是鲛人,鲛人成长到十五岁时,便要经历一次淋难,度不了则是一条死路。鲛人族不闲养庸碌无能之辈。而一直以来被娇生惯养的她则被认为难以度过此关,母亲心急如焚地为她奔走打点。她倒随意得很,只是可惜了自己尚未去见过人间的模样。于是趁家人不留意时,顺着光亮一路来了海面。

虽然正是好奇心爆棚且无所顾忌的年纪,但乍一离开久居的环境还是使她有几分紧张。她扶过一块礁石,酝酿着勇气,决心将头探出水面。

“快看,那儿,那儿!”一个声音划破夜的宁静,她循着声音望去,远远地看到一个黑影,载着点点昏黄灯光,灯光下有人影走动。声音来自船头,她仔细看去,发现船头的人越聚越多。

“鲛人,鲛人!我们不枉此行了!钱长辈说得果然没错!”一个打扮入时的少女在船头蹦蹦跳跳。“嘘,小声一点,不要惊动了她,不然我们的计划可就泡汤了。”一个年长的男子小声嘱咐。

嗯?她愣了一下,忽然发觉这黑影正是母亲描述过的船只模样,而且它正不偏不倚地向自己驶来。她本能地感到一丝惶恐,一个猛回头扎进海里去,疯狂地向深海冲刺。娇嫩的肌肤突然感到一阵凉意,紧接着身体被束住了,她感到内心的焦灼与滚烫,意欲抽身却动弹不得,只能用最大地力气挣扎扭动。鱼尾忽然被扎了一下,她大脑迟钝起来,意识变得模糊。月光…人间…淋难…她沉沉地想着,直到完全失去意识。

好饿。

他在床上翻来覆去,内心一股燥热。好像有什么预感。这是在船上的第二个星期了,干粮已经吃得差不多了,也吃得腻了。至于捕上来的鱼虾之类,他是素来不吃的。尽管自己已经被庙里扫地出门,但他仍不弃做和尚时的禁忌。想到自己被师兄欺辱,他就一阵愤懑:为什么,在自己一怒之下下手过重误杀师兄时,一直都知道自己被欺辱的师弟不肯为自己证明,以至于自己被扫地出门。

如果不是他们,自己就不必被收留自己的方丈痛心地赶走,就不必为了生计同这群人为伍,就不必来这荒海找传说中地鲛人去贩给万家老爷,在海上受这等苦,做这样违背良心的事情。他愈想愈气愤委屈,冷不丁想起师兄死前绝望恐惧的眼神,又不禁一阵悔意。这样的心理活动反反复复,被逐出的这一个月来,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他。

他收了心思,坐起身向外望去。皎洁的月光碎碎地铺在整张海面上,美不胜收。在油灯下,小静的身影隐隐可见,她在甲板来回踱步。

小静突然惊叫起来,他一个激灵。虽然捕到鲛人可以有大笔赏金,但当他无意听说了万家对鲛人的处理办法后,心里便暗暗祈祷鲛人不要为自己这群人所遇到了。“快,小静你留在此处观察,我和刘令下船拿网捕她,宁智和尚,你同小静一起,你负责开船接近她……“钱老说道。”请不要再这么称呼我了……“他面露痛苦之色。“好好好……”

待到刘令和钱老拖着网上船,他才第一次见到传说中鲛人的模样。“怪不得万家那个老不死的心心念念要一个鲛人,这还真是好姿色。”刘令一副改不掉的瘪三模样使他深深厌恶。等等?他愣了一下,突然心里大喊不妙:”不是说万家是将鲛人食用的吗,怎么谈到姿色……”他突然急了。“傻和尚,你是只听说过鲛人,没听说过鲛人与人交配……”“刘令,不要乱说!”钱老向刘令使了个眼色。恰好被他看在眼里。

“好了,靠岸吧,卖了鲛人我们就能各自营生去了,以后有这样的好差事大家可以再合作哦。宁智,到你换我的班了。”小静打了个哈欠,大家纷纷回舱,而他则在晚风中久久不能平静。

再次醒来时,她已经失去了鱼尾。取而代之的,是分叉开的两条腿。

她闻到一股清宁好闻的味道,支起身子,却感受到来自腿的疼痛,仿佛无数只小虫在啮咬一般的疼痛。

“你醒了。”一个声音悠悠的响起,老人披着袈裟,面容和蔼,向她走来。“即便化为人形,也难逃淋难,而你,便是你哥哥的淋难。”“我哥哥?”她感到疑惑。

“实不相瞒,你母亲当年的淋难,便是在人间的情劫。她在人间产下一子后,便回了深海。我收养了你哥哥,并将他塑为人形,以为这样就可以免过他的淋难。没想到,却使他的淋难更为残忍。他误杀了自己的师兄,被逐出寺庙后又结交鼠流之辈。将你捕上岸,良心发现之际已经没有退路,你的鱼尾被毒针扎入,已然僵直,再也回不了深海,也难在人间存活。他只好回来求救于我,为了摆脱鼠流之辈的阻挠,将他们一一杀害。他知道自己的身世后痛苦不已。背负了四条命债、断送了你的鲛人生涯,他难以原谅自己,求得去守荒海赎罪,同时保护鲛人不受伤害。“老人顿了顿,说道:“你所中的毒针上的毒尤烈,我虽能将鱼尾换为人腿,却不能根除毒性,你自己要小心养护,不要使它过度劳累或是着凉,否则将复发。孩子,我要说的都交代完了,寺庙不宜你长居,还请好好休养,适应几日后就去吧。”

不知为何,听到这声“孩子“,她心中竟既酸楚又感动,含着泪点了点头。

在人间的日子里,她总是梦到被捕的那一夜,自己被松绑后,那个素衫沾血的少年。梦到他向自己安然一笑:“受惊了吧,不要担心,我带你去求方丈,他一定有办法。”他不好意思地理了理领子,看了看海面:“今晚月色真美,来,我带你摸摸月光吧。”

“方丈,这荒海我守就够了,我的种种罪行对不起您的养育之恩,您来这里干什么呢?”宁智看到方丈,心中一惊。

“让你出生在不适合你的人间,耽误一个淋难迷路在人间的鲛人,破了出家人的色戒,是我的罪过。我同你一起守这荒海。儿子,我们一起赎罪。”方丈叹了口气,悠悠说道。

相关阅读
断尘念之司徒清

“若我娶的是心上之人,我定一生一世待她一心一意……”我叫司徒清,我们家族世代功勋,从我作为一个嫡子出生的那刻起,我就承担起了延续家族荣光的使命。 对了,我还有一个未婚妻,她叫赵音。 我家是文官清流,她家却是武将出生,父亲其实并不喜欢她们家,也并不喜欢这桩婚事,奈何这是爷爷定下的。 爷爷曾随先帝远征,当时赵音的爷爷还是个小侍卫,也去了,据说那场仗打的十分惨烈,战败后爷爷为掩护先帝逃走,穿上龙袍引来敌

倾羡予赎(上)

她被皇帝当做姐姐的替身,进了宫,封为六品宸嫔。锦绣十年,皇帝正妻,一品皇后薨世。 谥号“朝华”,史称朝华宸皇后。 …… 很少有人知道朝华宸皇后,她原名孟宸极。 皇帝本名楚长卿,他是一位谦谦君子啊! …… 她是孟倾羡,而并非是朝华宸皇后。 锦绣十三年,国丧期满。 朝臣上议,要皇帝选秀,实则希望后宫能有自家女儿。 “爹爹,您忍心让女儿进宫?”孟倾羡扯着孟将军的袖子道。 她的长姐,正是朝华宸皇后。 “孟

我被皇上踹下床榻

我和狗皇帝在一起了,夜里冷。我和他一起躺在床上,互相抢被子。 我被皇上踹下床榻,我又爬上来了,我又被踹下去了,我又爬上来了…… “狗皇帝,给你脸了是吧?!”我一脚把皇上踹下床榻,他半天没上来。 我睡的很香,因为没人跟本宫抢被子了。 第二天,大事不好,皇上驾崩了。 原来是,他本来身体就不好,被我一踹,倒地上昏迷起不来了。再加上这宫里是真尼玛的冷,我都得靠两床被子才苟且活命。 皇上他这么一躺就是

今天撩世子了吗?(上)

我生平一大爱好就是逛窑子,名声败坏到了一定境界。纵然如此,他仍锲而不舍上门提亲。 这是他第十二次来我家提亲。 此刻,我正翘着二郎腿,吃着甜饼,悠闲的听着外面说话的声音。 说实话,我挺佩服他这毅力的。 我是当朝将军唯一的女儿,姜挽,头上还有五个哥哥,自小便受尽宠爱,我呢,也没什么别的爱好,就爱逛窑子。 可纵使我名声败坏到如此地步,可纵使我名声败坏到如此地步,也从来不缺上门求娶的人。 而他呢?只是个

黄泉有碧落(上)

三日过去,神界各处都在张灯结彩,准备半月之后的庆功宴,所有人都沉侵在胜利的喜悦之中。 天帝白衣染血自蛮荒归来,身后跟了一位女子。 碧落夺门而出,却在迎将台前猛地停住了脚步。 征战千年,他还和当初离开时一样,鲜衣怒马,眼神中仿佛有一条银河在荡漾。 “碧落,等我平了蛮族,就在这漓水之畔,与你相守到天荒地老,可好?” “碧落,蛮族势大,这场战争,可能会持续上百年,你,等我归来,可好?” “碧落,我将蛮族

断尘念之卫轩月(上)

后来,我随姑姑去了杭州,再不见那棵树桃树。我叫卫轩月,生活在一个幸福的家庭,虽然家庭并不富裕,但温饱也不是问题,父母伉俪情深,在我记忆里,他们一直都很恩爱。 父亲卫贤是位私塾教书先生,他在城东的司徒家教书,司徒家在朝为官,父亲说司徒清是个好官,也是个好人,父亲说,他曾与司徒清是同窗…… 母亲赵音,善武,母亲说是她的父亲教的,她的父亲曾是位将军,骁勇善战,再后来,就不说了…… 母亲是个爽朗豁达的人,

情深别疑

我收回视线,苦涩地扯了扯嘴角,心想:你是天帝,要救谁又这与我何干? 天帝白衣染血自蛮荒归来,身后跟了一位女子。 那女子长得花容月貌,白皙脸上五官精致又立体,一身紫衣,风姿绰约,煞是迷人。 只此一眼我便知道,天帝为什么会带她回来了。 因为她长得很像当年天帝倾慕的那个方瑶上神,一眉一目,简直像极了当年那肆意张扬却又单纯的方瑶。 女子看到了我,她对我盈盈一笑,半跪着行礼,“芙蓉见过天后娘娘。” 这淡定

韶华

“只要姝华想得到的,哥哥都会帮你办到。”我没想到那竟是哥哥留下的最后一句承诺……十年前的晚春,海棠花开的正好。 灼灼的海棠像极了娇蛮的我。 哥哥总是笑我:“咱家女娃别的不会,闯祸倒是第一名。” 我听完后不语,只是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之后我耍了脾气要求哥哥下次回来要送我一件世间最美的东西。 哥哥刮了刮我的鼻子和煦的答道:“只要姝华想得到的,哥哥都会帮你办到。” 但我没想到的是那一句承诺竟是哥哥留给

《桃花》同人

写的是唐僧的爱情故事。这日,玄奘刚从山谷里钻出来,在一片荒草丛生的地界听见了一个细弱的声音。 “救命救命!我要渴死了,大师救我!” 原来是一株小苗。玄奘解下自己的水囊,将里面的水倾囊相倒,浅笑道:“我可不是什么大师,我只是一个取经人。” 小苗受到旱中甘霖,抖了抖翠绿的叶,从善如流:“是个小和尚啊,你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东土大唐而来,往西走。” “这一路魑魅魍魉可多哩,你快回头,找几个帮手与你

仙筋在手,天下我有

我这才知道,当年我从他手上拿走的那条手链,竟是他那时刚刚被赐得的仙筋。 在喝完了第三碗霸王酸梅汤后,姜小洵黑着脸冲到我面前,“一共三两,慢走不送。” 我无辜的摊手,“没钱,要不我以身相许?” 这家凉茶铺的老板叫姜小洵,百年前从北海之滨来到这荒凉的栖凤山,许是看中了栖凤山的青山绿水,没几天就在这山脚下安了家落了户。 因为他长得眉清目秀,做的茶汤味道又正宗,吸引了一批又一批的仙妖来此地,无形中还带动

手机故事网©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