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2017-11-09 19:46:26作者:公子暖生

泡桐

(一)

今天,是我跟顾延之结婚七周年。

早上六点我匆忙起床赶去老家淮阳,顾延之老早跟我讲过,他喜欢吃封肉,早年去厦门有幸吃过一回便念念不忘,那种雕花再加上虾仁栗子,香菇八角等佐料闷出来的肉,邻居安大娘是同安人,我跟她请教两月有余,只等这一天。

安大娘跟我讲,现杀的猪肉做出来味更正,自家养的猪更佳,不像那种激素泡大的肥猪,味同嚼蜡。

坐了两个半小时的大巴车,头有些晕沉沉的,胃里一阵阵翻腾,下车的时候,张大哥张大嫂叫了我的名字我才得以看到他们。

“知道你急,我们老早就起床把猪杀了洗净了,放心,绝对是只吃玉米面子吃菜叶长大的。”张大哥双手一抬,足足十斤沉的肉冷不丁砸在我的胳膊上,微微抽筋。

“哎吆,你慢点,”张大嫂嗓音尖锐,把猪肉拿过去,另一只手递给我一瓶水,“你看你来去匆匆的,先喝点水歇歇。”

是自己烧的白开,装在富强牌的透明塑料杯里,味道甘甜。

张大哥点烟,张大嫂偷偷用指甲盖掐他的胳膊,他便疼的一哼哼。

这样的情形,我不能看,眼睛涩涩的。

晚上八点多钟,我给顾延之打了电话,是一个女人接的,听声音年龄不大,二十出头,我什么也没说,把电话扣下,深深吸气又呼出来。

我把窗户打开,外头下雨了,雾蒙蒙一片,车喇叭的声音,摩托车的声音,隐隐约约的人的声音,我觉得自己似乎被那些热闹隔绝了,被关在阴暗湿冷的空间里。

卸妆,洗澡,披上宽松的睡衣躺在床上看电视,我喜欢校园剧,无论评分多低,剧情多俗,我喜欢女主角乐天,所有好事都降临在她的身上,高大帅气的男主男配都保护她。

零点零零分,我实在没有了精神,呼呼大睡,顾延之没有回来,他已经半月没有回来过。

(二)

卡卡和木木

木木和卡卡是在大学举行的一次文艺晚会上认识的。木木是那种娇小可爱的女孩子,而卡卡则是那种颜值很高却言语不多的男孩子。 那天,他们坐在临近的两个椅子上。台上是新诗歌朗诵,卡卡听得饶有兴致。而木木却恹恹欲睡,终于头一歪倒在了旁边卡卡的肩膀上。卡卡吃了一惊之后决定继续看表演。然后,十分钟以后,卡卡觉得自己手臂上凉凉的,用手一摸,粘粘滑滑的。 喂!同学!口水! 木木睡得正香,听到有人在自己耳边叫喊,...

从此以后,再也不吃棒棒冰了

如果时间倒退4个月,那个炎热焦灼的夏天,武墨不会去那个地处江南的富庶的小县城,哪怕它再怎么山清水秀如诗如画。 下江南 武墨大学毕业了,稀里糊涂地就毕业了。武墨见不得车站送别时那些大颗的眼泪,火速收拾好行李就南下了。 男友说,反正都是要回来的,何必去离我那么远的地方。 武墨说,我去找我的梦。江南的婉约纤巧,温柔缱绻,无数次出现在她的梦境里,亭台楼榭,渔船雨丝,粉粉嫩嫩的荷花,嬉戏的鱼群,着蓝底...

你有听过摩天轮的传说吗,“仰望摩天轮,仰望幸福”

阳光明媚,我静静的坐在窗前,手捧一本诗集,目光不禁停留在这一页: 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换得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 我用一千次回眸换得今生在你面前的驻足停留 问佛 要多少次回眸才能真正住进你的心中 佛无语 我只有频频回首 像飞蛾扑向火 可以不计后果 可以不要理由 回眸 再回眸 ——席...

如果余生是你,晚一点也没关系

(一) “咣!”门一下被踹开了,手里拿着一堆东西的阳阳急匆匆地走了进来,对坐在床上边吃东西边看电视剧的落落说:“别吃了也别看了,快过来!” “哎呀干嘛啊!我看电视呢,不过去。”落落一脸不情愿的说道。 “快过来帮我弄弄我的新手机。”“新手机,哇塞,你买新手机了!”落落像个兔子一样边说边往她床边走去。 “不是,是我对象给我买的,他的手机在他吃饭时,被他小侄子扔进火锅汤里了,而我正好要换手机,所以...

君之吾所忆,卿为吾所系

“遇汝甚欢喜,君亦如此乎?” “卿尚且如此,吾不亦如是焉?” 一, 冬日暖阳,和煦得直让人昏昏欲睡,街边一户人家的石阶上,有一老妪,穿戴整齐,打扮得体,正半倚在门口的石狮旁,眯着眼睛,晒着太阳,慵懒而惬意。 而她的身旁,坐着一白头老翁,和她一起,牵着手,坐于石阶,晒着太阳。老妪眼中,是迷茫虚无,而老翁眼中,只有一个她。 老妇人两眼弯弯,嘴角微起,一片祥和,虽然脸上布满深浅的皱纹,从那笑容里,...

你若盛开,清风自来

白茶清欢无别事,我在等风也等你。 01 有人说,青春是一场盛大的暗流涌动。 而周沫的青春,却只是兀自一人的漂流。 这是个平凡到,沦落在人群中就很难被找出来的姑娘。圆圆的脸,齐耳短发,素框眼镜,不高也不瘦的身材,学习也只是中等偏上。 而16岁的周沫,喜欢上了同班一个叫白皓的男生。他是班里的体育委员,又高又帅,还会唱好听的小情歌,很讨女孩子喜欢。 常常听到同学们讨论哪个女生给白皓写了信,哪个女生...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