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潇潇-牡丹瑾

2017-12-15 12:26:02作者:教主丶

风雨潇潇十万人,只可与卿共白头。

“快看,快看,那不是风潇阁的二少爷吗。”一个穿着灰色布大褂,贼眉鼠眼的鱼贩说,可嘴说上说着,手上的活也没有放下,还在拿着大劈刀砍着已经死去的鲤鱼。

“唉,今时不同往日了,如今着世道不再是……,唉,今时不同往日了”一位拿着拐棍,背着腰的老者说,说完还不忘摇摇头。

“昨日还傲世群雄,今天呢,呵呵,今天却是狗一般的模样”一个醉梦楼的管事的说,说完就往地上碎了一口唾沫,扭着屁股,往楼中走去。

潇雨拿着酒葫芦,东摇西晃的走着,过路的行人看他这样可能是怕沾染是非,全都避开了。潇雨这样晃着西去,倒也没有撞着人。

不知走了多久,日隐了,天暗了,好似泪珠般的雨从天际滑下,枫叶莎莎潇潇的也好似嘲笑潇雨一般。

潇雨抬起头,看着这三里枫叶被雨洗着,可能日出后枫叶崭新一片。可我的,可我的心,能被这一场秋雨涤净吗。想着想着,不觉悲痛欲绝,这万般悲伤也化为这狂笑。震彻这三里枫林,惊彻手中这破刃寒剑,这枫叶好似染悲,赤红如血,这残剑放佛知痛,寒芒一闪。

昨日

瑾言还在闺中浅眠,就被丫鬟唤醒。一脸睡相还未褪去,却问何故。惹得丫鬟捂嘴直笑,直道是风雨阁二少爷来了。瑾言顿时又羞有喜,脸已是通红,可嘴上却不承认。说到“他来干什么”,丫鬟说“今天可是一年一度的长安花展,萧二少爷特地来请小姐一同前去赏花呢”,瑾言突然一惊,心想对了,这事我怎么给忘了。就说要自己亲自梳妆,让丫鬟下去,丫鬟争执了一下,见瑾言不悦,心想也可休息一下,就应了一声下去了。

瑾言梳完妆缓缓走出院子,潇雨早就等的不耐烦了,看见瑾言出来了,话都没顾上说,拉着瑾言就走。

“哎,你放手”,潇雨这才醒悟自己还拉着瑾言,看着满街的行人和瑾言绯红的脸蛋。自己也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一副欲笑有止的表情,之后,略带尴尬的笑笑了,大喊一声“都没见过我媳妇啊”。瑾言顿时羞红了脸,行人也先是一惊,之后就有行人有冷风热潮,也有祝终成眷属的,还有得人不时还指指点点,不知在说些什么。

一路马车。

“好美啊,牡丹”瑾言好像被牡丹的美吓到了,捂着嘴说到。潇雨探出头看了看,“此花虽美不及人”潇雨还没说完,就被瑾言一脚踹下了车,惹得丫鬟们直笑。潇雨从地上爬起来,拍拍土,特意的向前走了一步,离开瑾言能踹到的范围说“此脚虽痛但芳心”。瑾言又是一脚,这次却没踹到,差一点一个踉跄跌下马车,丫鬟赶紧上去扶,丫鬟擦了一把冷汗,小声嘀咕到“还好扶住了”。

瑾言指着潇雨说“你过来”,潇雨看着瑾言说“你有病”。瑾言顿时无语,这什么情况,刚才摔傻了,“你不是摔傻了吧”瑾言担心的问,也不计较刚才骂他的话了。潇雨心里暗笑,她果然还是喜欢他的,虽然不说。

有一个穿着一身紫衣,皮肤很白,看着也很帅,手里拿着一把黑色的剑的人走了过来看着瑾言说“哟,这不是瑾小姐吗,还和这个垃圾在一块啊”说完还不屑的看了看潇雨。瑾言也不正眼看他,敷衍到“我和谁一块你管不着吧,周易”当瑾言说到周易这个名字的时候话音很重,像是在警告。也像是嘲笑这个名字。

周易也没想到会是这什么情况,一时尴尬加语塞,搞的很没面子。强颜欢笑的问,“瑾小姐,再和他在一块,怕是令尊会不高兴啊”。“我愿意和谁在一块就和谁一块,谁也管不了”。瑾言强硬的说,但是脸上也闪过一丝伤感。而这伤感恰巧被周易看见了,周易就借题发挥,想找回当才丢失的颜面。“令尊的意思,想必小姐也是知道的,嫁入我们周家可比嫁给他好多了”说完用下巴指了指潇雨。

潇雨在旁边听到他说自己垃圾的时候就已经不难烦了,现在还想让瑾言嫁给他那个傻大哥,再也忍不住了,走到和他并起说,侧着脸说,“垃圾,今天话有点多啊”。“你说什么”周易没想到潇雨敢和他这样说话,气的本来就很白的脸如下霜了。“我说,垃圾,你今天话有点多啊”潇雨脸不改色的说。

周易没想到潇雨会这样淡定,心里也有点犯怵,当年都说风萧阁出了个天造奇才,都传是潇风,他那个已经废了的哥哥。难道,他被他自己的想法逗笑了。

不会的,当年潇风一战长安可是天下十大教用尽高手才将潇风打残的,这样的人应该是天造奇才了,再说了从那之后风萧阁一蹶不振,现在已经是落魄到屋檐生草了。周易心定了。

朝着潇雨就是一脚,可惜被瑾言的守卫当下了,周易脸暗了下来。冷笑到“你们瑾家也想插一手”。瑾言说“除了我没人能欺负他”。周易指着潇雨笑到“呵呵,呵呵,没到堂堂萧家二少爷需要一个女人来保护,呵呵”,潇雨再也忍不了了,平常也就罢了,反正装孙子也装久了,但是在自己喜欢的女孩面前蒙羞,这不可能。

潇雨二话没说,转身就是一脚。踹的周易连推三四步,还是跌倒了。周易也是堂堂周家二少爷,从小娇生惯养,常常仗势欺人,那受过这样的凌辱。站起来,土也不拍。拔剑就向潇雨斩来,嘴里还说这“你找死”。潇雨知道如今这本事是满不住了,也就放开了手脚,一拳看着周易的剑轰去。

周易瞬间被弹开,震得虎口发麻,一击落了下风,心中更是愤怒,挥剑看着潇雨的头劈来。潇雨向前一跃,一拳打在了周易的胸口。把周易打飞出去。

周易从地上狼狈爬起来,檫去嘴角的溢血,往地下吐了一口吐沫装作很镇静的样子说,“没想到啊,呵呵,这就对了,一切都明了了,呵呵”。潇雨被这阴险的笑容,卑鄙的笑声。震惊了,背后感到一丝丝的阴冷略过,好像感到有什么大的阴谋要发生。

潇雨突然明白了什么,拉着瑾言就走,瑾言这时也明白了,吓得路也不敢走了,萧雨回过头,安慰瑾言“没事的,我们走,没人能怎么我,真的”说完用他那满是茧的手,把瑾言决堤的泪擦掉。

瑾言把萧雨的手拿掉,握着他的右手,她这时才知道他的右手已不在是手了。冰冷,还有这层茧,心安了也伤了。

周易看到萧雨要走,从后面执剑劈来,萧雨放开瑾言的手,向周易冲去,想速战速决。一拳看着周易的剑轰去,周易闪开,再次挥剑向潇雨斩去,萧雨往后一跃,想把距离拉开,周易一个跟头一脚踹在萧雨胸前。把萧雨踹倒。

周易用剑指着萧雨说,“他妈的,没胸,脚还有点痛”周易晃晃了脚,没等萧雨说话就一剑刺去。

萧雨双腿发力向后滑去,周易一剑刺空,也没有乘胜追击,把剑收回,执在后背笑到“还不拿出真实力,你是觉得这样就能胜我,还是觉得不该和你哥动手”

瑾言的侍卫都吓傻了,口里嘟囔着“他是萧风,萧风,萧风,萧家大少爷”都踉跄的向后退去。瑾言也捂着嘴巴,尽管她已经猜到了,可当萧风亲口说出来也是惊讶,感到不可思议。

萧雨痛苦的说“哥,何必呢”他不想自相残杀,毕竟是亲兄弟。萧风笑到“呵呵,弱肉强食,本来着天下就是我的了,我这天赋注定世间再无胜我之人,可是事违人愿啊,你出生了,也满掉了所有人,可怎么满掉我,我不甘心,只能出此下策”。

萧雨也暗下决心打吧,哪怕从此再无萧家,也不能让瑾言有什么闪失。萧雨话不多说,向瑾言做了一个手势,瑾言会意把自己的剑扔给萧雨。

前任:谢谢曾被你爱过,也请你再也不要出现

文/G小妞 1. 前任3里有一句台词说:成长不一定会得到什么,但一定会失去什么。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抱着自己泣不成声。这一刻,我突然明白为什么看完这部电影的人都眼角含有泪花。 大概是因为,它会让每个人都身不由己的想起曾经那些为爱疯狂,不顾一切却爱而不得,最终错过的感情。 2. 对于前任,我也想起很多的事。 想起那些错综复杂的情绪,想起那些卑微的几乎被磨尽的希望,想起那些岁月里自己不吃不喝以...

现在的爱情,和从前不一样了

我一直以为,爱情就该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轰轰烈烈,生死相随,“你死了,我绝不独活”。慢慢长大,我才明白,爱情,哪里有这么轰轰烈烈,这世间,谁少了谁,不是一样的过啊。 可我还是想知道,爱情到底是什么? 我想,一千个人,也许有一千种答案。 那么,你还相信爱情吗? 小时候,吃过晚饭的夜晚,大家一起坐在院子里乘凉,伴着满天繁星,我就对奶奶说,你讲讲你和爷爷的故事吧。奶奶总是微微一笑,说:“我和你爷爷...

爱得再深,能否原谅彼此的背叛?

00 把一个人的温暖转移到另一个的胸膛,是否注定我们万劫不复,再也找不到爱情的出口? 01 C城的11月,太阳像赖床的顽皮小孩,贪恋被窝的温暖,迟迟不愿清醒,道一声早安。天空早已泛白,森冷的寒意是秋风手里的鬼头刀。街边的法国梧桐一夜之间全黄了,纷纷扬扬,给大地盖上一张闪着金色光泽的被子。 丝丝晨曦从窗外透进,照在光滑的大理石地板砖上,泛起点点寒光。“相爱没有那么容易,每个人有他的脾气……”刺...

女孩们看过来,毛姆叔教你怎样鉴别渣男 ——短篇《面纱》读后记

几年前某一日,朋友拽着我聊心事。我俩坐在她家小区花园的石凳子上,望云卷云舒,聊人生意义。小半天后,她才吞吞吐吐说有人追她,她觉得那人不行,很犹豫。我问她,你咋知道他不靠谱?她balabala一小堆,我当时没在意,几年后,才琢磨出味儿来。这段话,是她男闺蜜告诉她的,她转述给了我,大意是,看一个男人人品咋样,不能光从女人角度看,女人容易感情用事,爱看表面文章。看一个男人的人品,得从男人角度看。男...

除了租个女朋友,我该如何逃离过年相亲

我常常弄不清,到底是给我介绍对象的人太low,还是给我介绍对象的人认为我low,怎么尽给我推荐奇葩。 此时此刻不管是坐在写字楼里的等过年的小白领,还是坐着教室里等放假的女大生,心里都惴惴不安。距离农历2018年春节只剩下不到一个月了, 这也就意味着,三姑六婆已经在赶来给你介绍相亲对象的路上了。 关于相亲,有人表示“可以接受”。身边的圈子里适龄的异性确实比较少,所以需要相亲,“该坦然面对”,甚...

【短篇】我并没有放弃——我的队友

01 你好,我的队友提小莫,我并没有杀死你,我更不会放弃你,我也没有抛弃你,因为我们是队友。 这里是公元2222年,一个完全智能化的世界。 我是刚刚加入中国某特种部队的菜鸟逗霸君,要和组织安排给我的搭档提小莫一起去东南亚某海岛执行刺杀任务。 刺杀的主要目标是国际通缉的黑客帝国领导人-洛克。 洛克是国际著名的黑客破坏者,经常光顾各大国家的安全系统。 他常常修改机器人系统,使其自爆来杀死雇主要杀...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