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的姑娘,她死在北方

2018-02-03 15:38:08作者:江蓠子

《我爱的姑娘,她死在北方》by 江蓠子

如果是那种觉得你很好,值得依赖和信任的感觉的话,那应该是。如果是那种想和你一起走完这辈子的喜欢,那大概不是。

后来,北方的天空上洒满了乌云,稀稀拉拉,哪里都是。

-1-

2006年冬天,华北的街道上结了层冰。那层冰很薄,轻轻一踩就会碎掉,下面的积水便会溢出来把那廉价的鞋子弄湿。这种事我经常做,一个人散步的时候会做,一个人发呆的时候也是。

冰片碎裂的声音总会给人带来快感。就像记忆里所有的骨头断裂了一样,白得嚇人,裂掉了也痛快。

在一个狭窄的巷子尽头,有一座两层的小楼,那小楼后面有一排墙皮往下掉的危房,我就住在那里面。我租的是五楼,最高层,因为价格低。

那条巷子里是热闹的,有传说中闹鬼的理发店,秃头老爷卖的煎饼果子,一家夫妇开的彩票店,还有一些水果商贩和偶尔蹲在石头上的妓女。

他们各有各的职业,但我没有。我中专毕业以后就到市里了,平时无非写稿投稿,运气好的话,稿费养活自己绰绰有余,运气不好的话,每天啃泡面总是过得下去的。

有一天晚上,QQ上一个妹子问我,吃没吃过山东烧饼。我说,没吃过。然后那个妹子直接拉黑了我,我也退出了QQ。那时候我就觉得,似乎没吃过山东烧饼是我的错,小时候听人说山东也只有个烧饼能有些名气,但我连这烧饼也没吃过。

大概是那之后三四天,巷子里便新开张了家店铺,上面写着“山东烧饼”。

那天小雪,天还没彻底发亮,我戴着围巾出了门,打算买个煎饼果子吃。但隔着老远就看见巷子里的火光,我走近了,才发现那是家烧饼店。

“妹子,这烧饼怎么卖啊?”我摸了摸兜里的零钱,想买来尝尝。

“周村的还是兖州的?”

做烧饼的姑娘头也没抬。

“啥玩意?”

“要周村烧饼还是兖州烧饼啊。”她依旧低着头忙活手里的芝麻。

我不知道那两个有什么区别。

“每样来一个吧。”我尽量表现出明白的样子,以掩饰作为一个十八流写手的愚笨。

“就一个?那好吧,一共八块。”她扶了扶头顶的帽子,说,“对了,兖州不加肉吧。”

我没听清,就“嗯”了一声。

天逐渐亮了起来,但还有些昏暗,我呼出的气在空中凝结成雾一般的模样,眼前的烧饼摊还依旧发着光亮。

“给。”

我抬起头打算从兜里拿钱,却一下子恍了神。卖烧饼的姑娘和我目光碰撞,在半明半暗的空气之中,我看到她清澈而忧郁的眼睛。

我记不得我是怎么从巷子里走到一楼的,我也记不得我是怎么从一楼走到五楼的。

-2-

那是我第一次吃到烧饼,有一个很脆,有一个很软。

午夜梦回时候,偶尔会梦到灰暗而飘雪的巷子,里面有依稀的火光和芝麻熟了的香味,也有那个神情忧郁的姑娘。她手法娴熟地揉搓那些面团,齐肩的短发显得利落。

那之后,我的早饭就从八块钱不加火腿的煎饼果子变成了八块钱的烧饼。偶尔晚上一个人闲着散步的时候,也能在巷子里看到那个姑娘。

有一次,我上前搭了讪。

我问她,怎么这么晚了还不关张啊。

她说,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多赚点钱。

她说话的语气很平淡,就像华北冬季那层薄冰下面的积水一样。

“听口音,你不是这里人?”

这世界很冷,还好你给了我一个煮鸡蛋

文|岁小添 在十六岁的爱情里, 林毅相信一见钟情。 -1- 林毅那天悄悄的对我说:“小岁,你跟伍六六是不是很熟啊?” 我漫不经心的回答:“是啊,怎么了?” 他慌张地摸了摸脑袋,脸色微红:“也没啥事,就是想让你帮我递个情书。” 我有些不可思议:“啊,你喜欢伍六六?” 林毅眼神有些躲闪:“你别大声啊!” 我有些缓不过神来:“奥奥,奥奥。” 我脑子里有无数个疑问堆积起来,还是决定问个明白,要不然我...

潜伏,在兄弟女友的身后

文/纯银指尖 01 再一次见尹珊是在幽灵酒吧,有个壮汉抓着一瓶啤酒,往她的头顶疯狂泼洒,那个男人就像一只狗熊,看见了一只娇小的麋鹿。 酒池里全部都是啤酒,尹珊在飘起的泡沫中一脸享受。 尹珊,五年前,是我因车祸死去的兄弟大白的女朋友。 02 大白这小子是个蠢货。 十八岁起,他就去工地搬砖,兄弟们偶尔叫他喝酒,也是我们酒过三巡后他疲惫赴约,他十个手指缠满了脏兮兮的创可贴,喝高了,他龇牙咧嘴的撕下...

五号线的最后一节车厢

1、 从五号线始发站文冲到珠江新城站,一共11个站,大概需要38分钟,杨扬又在7点30分踏上了五号线的最后一节车厢,因为是始发站,这个时间点上车还是有座位的,但是杨扬背着包,没有去找座位而是靠在了对面门的旁边。 杨扬不去抢座位有两个原因:一是从文冲到他公司的珠江新城站,这一路上剩下的10个站上下乘客都是地铁运行方向的左侧门,而他倚靠的这扇右侧门要到珠江新城站才会开启,正好提醒他下车。 以前发...

今年我不要再喜欢他了

本文参加简书七大主题征文活动,主题:辜负 2016年9月12日,大学生活才刚刚开始了两个星期。 那一天,第一次在部门例会上,我遇见了他,简称F同学。当时他肥嘟嘟的脸,微微红着脸,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身边的人,“哇,这个男孩好可爱,我竟然和他一个部门,真幸运。”第一面我就在心里这么想了一下,偷偷笑了笑。 每次部门例会,他都会红着脸,给部长提出建议,说出自己独特的想法。我每次都觉得,这...

久别期重逢,陌生宣离别

随着到站的声音敲响,我走出了车站,在出站口站立着东张西望,搜索着一张隐藏在记忆深处的熟悉的面孔。突然,一位身材带着些许肥胖、肤色偏黑的人跑过来笑着向我问好,穿着随意的简装。我望着陌生的他,若不是他对我的认知,我竟不知他就是我此行想要圆满的回忆。 他叫张天琦,是我的发小,是我的玩伴,是我的邻居,更是我记忆里一个完美的符号。直到我的父亲在南京做生意成功,将我和母亲接去南京,我和他的友情才在那一刻...

一个出轨男人的来信:内心的真实想法

今天这篇文章是一位读者的来信,他说自己很后悔,也很苦恼,为什么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不知道该如何收拾残局? 如果你有什么好想法,可以在底部留言告诉我们这位读者。现在,我们一起来听听他的故事。 1 我犯了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其实我爱我的老婆,其实我并不想出轨。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但我真的是这样想的。直到出轨,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干了这种窝囊事。 现在自己每天都过得很苦恼,想找个人说说。这事说起...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