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5毕业的我在快餐店当服务员

2020-12-17 16:05:21

真事

我从来不会跟别人讲,我以前是在哪个大学读书,哪怕别人问起来,我也会用只是读了一个不咋地的大专来搪塞,模模糊糊地回答这个问题。尽管,我读的是个985。听起来,还不错的学校。

可是,这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因为我的职业,是一个快餐店的服务员。

看到这里,一定有太多的问题想问我,别急,我慢慢说,你慢慢听。

我的父亲曾经是工厂里唯一的大学生,是厂里有名的技术员,和我的母亲十分恩爱,每天都要回家去照顾怀了二胎的母亲。可是后来某一天的时候,父亲要去厂里解决一个仪器的小问题,工厂突然发生爆炸,父亲当时在现场,意外就这样发生了。

抢救了很久很久,后来他只能靠着仪器维持生命,一直到现在。我的母亲当时听到这个消息,早产得女,对,这个女孩是我。我的母亲是个善良却又懦弱的人,她经常说,她这一辈子,最痛苦的是生下我,最幸运的也是生下我。

她的婆婆,也就是我的奶奶,那个嘴巴恶毒心理更恶毒的老太太,从我父母结婚开始,就通过各种手段欺负我母亲,母亲总是忍着,任由奶奶欺负她。我在父亲出事的第二天出生,从那天起,奶奶就骂我是灾星,是扫把星,是祸害。在我满月的时候,悄悄地把我偷出来,扔到了村头的小山上。

母亲发现我不见了,找啊找啊,哭啊哭啊,她跪下来求奶奶,只想知道奶奶把我扔哪了。老太太当然不肯说,妈妈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直直地拽着维持父亲生命的仪器,跟奶奶说:“那就放弃老汉的治疗吧。”【老汉:一种方言,丈夫的意思。】奶奶慌了,告诉了妈妈。

可当妈妈到了小山上,哪里还有我的影子。她沿着村头的路,一直哭喊我的小名,“毛毛啊毛毛啊,你去哪了啊。”一直走到邻村,听说有户人家捡了一个女娃娃,立马去看了。终于,母亲找到的女娃娃,是我。

母亲带着我回到家后,和奶奶彻底冷了脸,再无来往。她努力挣钱,养活我和姐姐,可是在我五岁那年,姐姐被奶奶偷偷带走,不知奶奶答应了姐姐什么样的要求,姐姐也再没回来,一直和奶奶生活。从那以后,这家里,只有我的父母和我三个人。再后来的我,读小学,读初中,认认真真学习,努力考上了县城里的高中。

在高中,我明白了一个事,我必须考上大学,必须去大城市。当时的我,并不擅长理科,但是这个学校的理科教学质量远超文科,因此我选择了学习理科。没了文科的支撑,我的成绩大幅下降,老师找过我,和我谈话,可是成绩这个问题,谈话又没有办法解决。我回到教室,做了一个决定——采取题海战术。

在高中剩余的两年中,我刷了无数的题目,我的成绩虽然不是第一,却也没出过前五。数学的函数没拿满分,我就把能买到的所有的函数题全部做一遍,错了就改一遍,记不住再也写一遍。英语作文扣分比较多,我就把买的作文书背到滚瓜烂熟。为了提高语文答题得分率,我写了无数的字帖,直到现在我的笔迹依然是工整的楷书。

终于,高考结束,成绩公布。我的分数,很尴尬。超出211的分数,刚达985的分数。我迷茫了,不知道自己改怎么办。我的老师告诉我,学校更重要,更何况这个985还在某大城市。可是我必须要服从调剂。

我的人生也许就是从这个选择开始发生了改变。我选择了这个学校,同意了调剂。

当我满心期待地走进大学校园,以为我的璀璨夺目的未来,马上就要开始了,殊不知,我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变得糟糕。

母亲身体越来越差,挣不到钱了,开学前她和我一起办了国家的助学贷款,从银行里取了一万块钱,让我拿着。跟我说,省着点花。我明白母亲的意思,就是这四年,要靠我自己了。

入学不久的我,发现自己的格格不入。普通话不标准,英语发音有口音,没有特长,没有爱好。我只会读书,只会做题。一个学期下来,我拼命地努力复习,努力做题,努力写论文,努力听讲座,努力做实验,可最后的成绩却让我大失所望。不是倒数,但拿奖学金无望。

这半年的努力的大学生活,我认识到,优秀的人各个方面都十分优秀,像我这样只会做题的人,不适合这里。

自卑,贫穷,每天都笼罩着我。手里的钱越来越少,我变得越来越不安。我开始做各种兼职,家教,发传单,甚至是在大二的寒假里,我去了酒吧当服务员。我决定在霓虹灯不停闪烁的酒吧里当服务员,这让我赚到了一大笔钱,也让我后悔了一生。

那是很日常的一天,我按照领班的要求,去一个卡台送酒,顺便推销水果,成功的话我会有一笔提成。那天我如往常一般,进去送酒,然后问要不要点水果之类的。突然这里的气氛安静的出奇,没有人讲话,大家的呼吸都可以听到,与周围的嘈杂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我心里有点紧张,害怕是不是因为我说错了话。有个年长些的男人开口,说:“陈总,多的话我也不讲了,兄弟就求你这一次,最后一次。”那个叫做陈总的男人晃动着酒杯,没有抬头,接着脱口而出的一句话,让我掉进了他的陷阱里。

“你说,你能帮助你的竞争对手的时候,你会选择帮还是不帮呢?”我的眼睛瞪得贼大,脑中的疑惑完全写在了脸上。我支支吾吾,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但是为了避免他们给我差评,还是回了一句。“如果我的能力足够大,就会帮他,如果我自己还不够好,我会袖手旁观。”

我说完这话的时候,陈总将手中的酒杯放下,抬眼看我。卡台里的灯光闪烁,我看不清他的脸,可是他眼神里那股打量人的劲,我确确实实是捕捉到了。

后来我也不知道怎么回到宿舍的,只是心里一直记着那个眼神,心里像是有跟刺一样,扎着我不舒服。直到几年后,我才明白这眼神为何如此的不舒服。

这个月末发工资的时候,领班和我讲,我有单独的一次奖金,两千元。领班没告诉我具体的,只是说有天不知道哪个卡座的大哥叮嘱的,把这钱给我做奖金。

之前我从没遇到过这样的事,我觉得这钱拿着不踏实,所以拜托领班和我一起去调监控,结果发现给钱的是那个陈总。领班说,这是常有的事,别人给钱自个拿着就行,白给的还不要那就是傻。虽然我没想明白为什么,但是也没回应她。

大概过了一个星期,那天因为我参加一场考试,迟到了一会,领班刚和我谈完扣钱的事,我心情有点不太好,正低头往前走,这时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问我:“怎么了,好像有点不开心?”

我疑惑的转头,发现说这话的人正是那天卡座的陈总。我还没开口,他问我下班后有空吗,想和我聊一聊。我也有着一脑袋的问题想跟他问清楚。那天的时间似乎过得很漫长,好不容易挨到了下班,我在门口停着的车旁边看到了陈总。

在我走近的时候,他摁灭了手中的烟,他问我:“你想吃点什么嘛?”我说:“吃面吧,前面就有家,还不错。”

那是一家小小的面馆,晚上八九点的时候人最多,嘈杂的叫喊声中混合着山西老面条的香气,空气中还有淡淡的陈醋的味道,满满的都是烟火的气息。我找了一个角落坐下,跟老板讲要两份老样子。我们面对面坐着,他一直看着我,没有说话。

我问他:“你是谁?找我有什么事吗?”他笑了笑,说:“你倒是直接,我说我对你一见钟情,你信吗?”“面来喽~你好,两碗炸酱手工面条,多加醋,你们的齐了。”店里的大叔这个时候说道。

“你就见了我几次,就说喜欢我,而且我只是个卖酒的小服务员,你喜欢我什么?”

“一见钟情,我看见你第一眼就知道我会爱上你。你是什么工作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会答应和我深入交往吗?我了解过你的一些消息,你和我一起,不用这样辛苦的工作,只需要好好读书,做自己喜欢的事就好。至于你的学费和生活费,我会打给你。”

“你凭什么认为我会答应你?和你交往?做你的情人吗?”

“不是情人,是女朋友。我是单身未婚。你现在可以不用急着拒绝我,我没有恶意。我只是喜欢你,想和你交往。仅此而已。”

我被他这一连串的话说蒙了,脑子里一片空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

“快吃面吧,我好饿,谢谢你今天带我来这里,这家店的面真的很好吃诶。”他边吃面边说。

分别时,我们留了联系方式,互相加了好友,他的朋友圈里大多都是工作,会议的一些内容。只有一条写着: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再后来,每个月的银行卡里,总会收到一笔钱,不多也不少,足够我的生活费,但也不会多到让我不敢收。

后来的故事啊,很俗很狗血。

我答应和他在一起,他开心极了,带我去他的公司,带我参加他的应酬,带我去见他的朋友。一整天都在朋友圈刷屏,烦到他的秘书说再这样要拉黑他了,他才作罢。

他知道我没有看过海,偷偷的定了计划,我放假的第一天,就去了带我a市。我们一起去海边看海,去沙滩捡贝壳,去冲浪,去吃海鲜自助。他一点点的帮我剥虾,剥螃蟹,一点点给我吃。他真的,是个不错的人啊,对我也太好了。

他问我,要不要嫁给他?

我看着他认真的脸,我笑着问他:“我是不是中彩票了?我们在一起的一年多,我感觉太不真实了,就想一个梦,好怕会醒来,发现什么都没有。”

他安慰我,“不会的,别多想了,好嘛?”

我以为我们会在不久之后结婚,会过上非常幸福的日子。直到那天微博的一个私信,让我仿佛觉得,我永远不会得到爱。

那个私信告诉我,他已婚,妻子是某大公司董事的女儿。后来由于公司的一些原因,必须离婚。但是,他的妻子还在b市那栋别墅里住着,那是他们结婚的婚房。后面的内容我已经看不下去了。我想问他,私信里到底是不是真的?我们这两年到底算什么?可我什么也没有问。

我自己去了那个私信里的别墅,我想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我在那附近租了一个房子,骗他说为了多加学分要去外地实习一个月,这个月里,我看到他回去三次,待一天左右会离开。他们夫妻之间的相处,很和谐。没有很热烈的快乐情节,也没有狗血的吵架戏码。

我突然,觉得自己像个傻子。我打电话给他,问他,“你不是要娶我吗?我现在在xx别墅外面,你来接我吧。”

他在电话那边没有讲话,我只是一直哭,很久以后,他说“你回家来,我们谈谈吧。”

回到家之后,他在等我,我没有理他,径直坐到对面的沙发,盯着他,什么都没有问。他说:“你可以骂我。我是结婚了,但是我也离婚了。我和那个女人就是一场交易,她有她的生活,我有我的生活。我想娶你也是认真的。只不过我们的婚礼暂时还不能大操大办,那个女人家的一些资源现在还有些用,还不能撒手。”

我已经猜到他会这么说了,毕竟那个私信里,也是这样告诉我的。我不知道他会不会告诉我关于他初恋的事,但我想问问。我带着哭腔:“你真的,爱的人,是我?不是别的什么人吗?”他没有看我,只是有点不开心地告诉我没有。

冰冰凉凉的两个字,打碎了我对他彻底的希望。我哭的很委屈,想大声地质问他,想骂他,可到了嘴边,只是说出一句:“你不记得安安了吗?你确定爱的是我不是她?我和她有很相似的地方吧?她去世后,你一直找她,不相信她去世了,我只是她的影子吧,你把对她的亏欠都给我,假装我是她对吧!

我终于知道我们第一次见面,你会那么盯着我了,那句话是她曾经和你说过的一句,对吧?我的眼睛很像她,做事方式,说话方式,喜欢的东西,都很像她,对吧?”

他被我的一段话惊住了,他似乎猜到了是谁告诉我这件事。他问我:“我们不能当这件事没发生过吗?你还是我女朋友,我依然会给你足够的钱,你想工作也好,我公司你可以做的工作有很多,想继续读书也罢,只要不要出国,不要离我太远,你想怎样都好啊。”他似乎是慌了,我从未见过这样急性子的他。

我拒绝了。后来就是搬出他的屋子,自己租了房子,开始找工作。拉黑了他的电话,微信。把和他有关的人全都删了。我接受不了自己只是别人的替代品,我的存在是为了祭奠别人。

可是命运就是这样捉弄人,在找工作的一天,有人打电话给我,说母亲病了,很严重的病。当天晚上,我就坐了飞机回去,母亲的身体里,从我很小的时候开始,就有了一个肿瘤,这些年,它越长越大,突然的一天,破了。

母亲还在抢救,没有脱离危险,父亲那边的情况也突然变得恶化。没有几天,父亲就离开了,医生说父亲离开的很急,没有经历什么痛苦,这些年父亲靠着仪器活着,已经是极大的幸运了。

我只能草草的处理了父亲的后事,继续观察母亲的情况。这些天的花销,已经让我这两年存的钱变得越来越少了。母亲的主治医生告诉我,母亲现在的情况做手术需要的钱比较多,再者就是危险性极大,好的可能性只有1%不到。

我没有犹豫,我说我有钱,把我所有的积蓄拿出来,我要给母亲做手术。手术做了很久很久,我在外面等了又等,我害怕医生出来,却又希望医生赶快出来。我害怕听到不好的消息,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

手术失败了。

我将母亲与父亲葬在一起,用最后仅剩的一点点的钱买了墓地,刻了碑。希望来世的他们可以幸福点,至少过得不要像这辈子一样如此的苦。

我回a市找工作了,可是工科的专业,学习成绩又不是一等一,又没有实习经历,工作找的很艰辛。突然一天的呕吐,让我惊慌不已。我突然意识到,我这几个月,忘了这件事。

我去买了测试纸,结果是两条杠。我去医院做了B超,结果显示,我真的怀孕了。

我想把孩子留下来,我什么都没有了,父亲母亲都走了,只剩我一个人了。这个宝宝,是我唯一的亲人了。

我放弃了继续寻找工作,拿着母亲留下的一点遗产,租了一个小房子,等待宝宝的到来。怀孕的过程,很辛苦啊,还免不了被人问你老公呢?我只好编了一个谎话,说去国外出差,暂时回不来。离宝宝出生的日子越来越近,我开始紧张了,不知道小宝宝长什么样子呀?

孩子出生了,长得和她爸爸真像。可是宝贝对不起,由于妈妈的原因,你和爸爸不能见面。孩子慢慢长大了,一岁半的时候,我手里的钱也快花没了,我想找个工作,可是太难了。实在没办法,我去了那个快餐店问招不招人。他们爽快的答应了我,招人,而且985的还会多给500。我开心极了。

可是,如果我去工作,宝宝没有人照顾怎么办,我狠了下心,让一周岁的宝宝去幼儿园。我找了全市的幼儿园,有家幼儿园的环境很好,而且可以整周无休的照顾宝宝。如果父母想看宝宝,可以在有空的时候,在亲子休息室照顾宝宝。当然,价格也不菲。

没关系,我去的那个地方包吃包住,我可以把赚的钱都给宝宝花。还可以再做一些兼职,给宝宝攒攒钱。

宝宝去幼儿园的第二天,我就去工作了。说是工作,其实就是服务员,工作很辛苦。我没有时间去想过去的事,我只知道,多赚一点钱,宝宝会和我待的时间更久。

比如今天的文章,就是我的无数兼职中的一个。我跟宝宝的爸爸再也没有联系,也许他在找我,也许他没有,谁知道呢?

小镇出来的女孩,我真的是个失败的人了吧?我偶尔也会想,为什么会变成了这样?是因为家庭?自己?还是因为和陈总的爱情?

我没有找到结果,想这些问题太累了,我需要更多的精力照顾宝宝。至于要不要让他知道宝宝的存在,我还没有想好。大家觉得呢?

【我爱父母,我爱你,我爱宝宝,我爱自己,可是爱却不是万能的。爱也无法解决世界上很多问题。】

相关阅读
不存在的故乡

我娘是疯子,她知道冷暖,知道饱饿,但她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如果你看了电影《hello,树先生》,你要相信在乡下每个村里都会有一个树先生。不巧的是,王家围子村的树先生是我爹。我爹一米八大高个,皮肤黝黑,白白的牙齿看不出是常年未刷,一双眼睛又亮又黑,可惜他是村里的“树先生”。 我家住着全村最破的房子。三间土屋全靠轧断的麦草混土堆撤起来。入门的左手边是灶台,灶上的那口大铁锅直到被扒都没来得及炖上一块肉

谁是凶手?

栗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觉得全车都在看她,而且目不转睛地盯着她打电话。栗子今天早早就搭车去看牙齿,然后牙医告诉她左边的牙齿是发炎了,右边的牙齿是过敏了,牙医三两下就给她看完了,她也很迅速出去搭车了,想着跟同学约好去沙滩玩,她就想好去水东逛逛,逛了差不多四个钟她没有看上心仪的衣服就坐公交车回家了。 公交车开到一半司机就开到加油站里,对刚刚在路边上车的三个女生说:“我回来你再给钱啊。”然后就下车了。

火车站

对于火车站,她是无比的熟悉。我又是暑假最后一个离开宿舍的人,她吃力地关好宿舍那扇早已生了锈的窗,关好门拖着行李离开了宿舍大楼。 她要去搭火车,在地铁上,她收到了半小时前离开的舍友发微信跟她说她已经回到家了,夏萤发了个羡慕的表情,说自己还要搭三十多个小时火车才能回到家呢。夏萤的家在一个山区小县城,她靠自己的努力,考上了北京的一所很不错的学校。她家里不是很有钱,高铁、飞机虽然比较快,但也太贵了,她舍不

被拐卖的那四年

当我写下这段回忆的时候,我就已经做好了“裸奔”的准备。当我写下这段回忆的时候,我就已经做好了“裸奔”的准备。 不幸虽然发生在我身上,但幸运也算是眷顾我。 让我逃了出来。 我并不懂写作,只想陈述当年发生事情的经过。 我妈一共生了我们姐妹三个。 我有一个姐姐,一个妹妹。 我爸因为我妈不能生儿子,就和我妈离了婚,娶了另外一个女人。 而且我们还都是在一个村子里住着。 为此事,我妈年轻的时候,可没少遭白

不会生小孩的孕妇(一)

老李妈妈看到赵云的时候是热泪盈眶,她在心里感谢老天爷终于给她儿子安排婚事了。 那年,老李带赵云回家的时候,有替他高兴的人说这小子的姻缘终于来了,真好。 也有一些等着看戏的人轻蔑地说外面的女人靠不住,能在一起过一辈子才是真的婚姻来了。 老李妈妈看到赵云的时候是热泪盈眶,她在心里感谢老天爷终于给她儿子安排婚事了。 只是没想到,不到一年,赵云就走了。 老李是我嫁给我老公之后认识的,他家与我婆家是隔壁邻

爱和天性不可违背,愿你我不负少年梦

一个因哥哥去世,为维系家庭而压抑自己,最后自我思考救赎并融化坚冰的故事。 .你的梦想实现了吗? 头顶的风扇呼呼吹着,站在讲台上的女人嘴巴一张一合说着话,音调平淡如水听不出该有的情绪起伏。 “好,借着最后还剩下的几分钟,我再强调一遍作文要求。” “我们这次的作文题目是‘中国梦·我的梦’,所以突出的是我的梦,要主次分明从小入大,不要一开始就立很高的切入点,以免后面没话写。” 该交代的都交代了,女人透过

如果我变成回忆

岁出头的独生女身患绝症,与病魔抗争的经历折射出社会百态。“ 号,到你了。” 胖胖的护士声音不大,却唰地拉开病床的窗帘,随着金属摩擦的声音,睡在一旁行军床上的乔文慧醒了过来。 “到时间了?”乔文慧睡眼惺忪,却迅速起身穿鞋,麻利地往手提布袋里面放康乔的病历卡、水和手电筒。 康乔坐在床边,恨恨地看着走出病房的护士。早就和她们打过招呼,轮到自己放疗的时候轻点声,叫醒自己就行。可她们每次应的好好的,每

这就是人间烟火气

“婆,今天做这么多饭累吗?”“有什么可累的,我巴不得你们每天都来。”野花开放,有一股清幽的香气,沁人心脾。 农村家乡的雾,是有烟火气的。早晨的雾气由一阵阵风吹着,飘散着,但就是吹不散它。咦!原是那一缕缕由房顶烟囱往上娟娟直流,怪不得,那由风送往涌入鼻道的雾气,带着米香。 “嗒嗒嗒……”屋檐上悬挂的雨滴,一滴接连着一滴落到檐下的小水池中,溅起一圈涟漪。 猫咪慵懒的拉伸着她那仿佛是由皮筋组成的身子,小

主播比你更爱我

妈妈,我多么愿意相信,你比主播L更爱我……卓一苇 (一) 妈妈,我并不想要手机。手机并不能代替妈妈。你每天 点多出去做生意,晚上 点后回来,总说为了给我更好的生活,可老师说钱没有挣完的时候,我也觉得咱们的生活已经够好。我们缺的不是钱,是钱以外的一些东西。 妈妈,我怀念小时候。那会你还没这么忙,当然我也比较小,你每天晚上临睡前给我讲《格林童话》《一千零一夜》《伊索寓言》,我总是在美妙的故事中入睡。

另一双眼睛

我妈看见刘主任家的老四时,她就成了唠叨的祥林嫂。其实你不是家里最小的一个,我们家也不是只有你们三兄妹,你脚底下还有一个,如果养成了,就好了。 我妈说了这几句,就会停下手中的活路,好像在歇气,挺直腰杆,眼睛向前看去,看得很远。过了一会儿,她又说,那个时候都六、七个月了,我现在随时都觉得有双明亮亮的眼睛在看着我。 我妈有时候忽然会说起这些,我小时候就能听出那些话里还有另一些话。我和哥哥穿过的衣服她舍不

手机故事网©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