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世

要说我有什么弱点的话,几年前,自从你嫁人后就没有了。第一世:古代傲娇小姐非常傲娇 阳光正好,春风不燥。 院子里的梨花已经开了不少了,挨挨挤挤的,像一个个可爱的小姑娘,从嫩绿的枝叶间探出头来,好奇地打量着春的世界。它们有的才展开两三片花瓣;有的'花瓣全绽开了,露出黄黄的“小卷发”;还有的是小小的花骨朵儿,像一颗颗洁白的珍珠。 “真是美极了。”赵诗瑞在心里不禁感叹道。 随后又往梨花树下的原石桌上走去,

两世爱上天煞孤星

他是战五渣的天煞孤星,还泡玉帝他妹。怎可破? 程顷醒来的时候,发觉自己躺在一片凉白的地面上,而不是记忆中自己被扔进的海里。 环顾四周,内饰是破旧的寺庙,空气中有腐败的味道,环境静得出奇。 顶梁上黑乎乎的布料缠着蛛网在空中摇荡,像发病垂危的人临行前快断气了般,令人窒息。 他盯着伤口上早已凝固的血渍。摸摸脸,陌生的五官触感,让人惶恐。 他心想,我还没死?我是谁?我在哪? 沉默良久他突然大吼一声,窗外

桃枝迷

哪有那么多的恩恩怨怨,她要做,不过是顺了所有人的想法罢了。 “二小姐哟,您这是作甚啊!” 段沐儿手拿着长剑,嘟着圆脸,一身俏丽的浅粉色衣裙,扎着两个丸子发髻,上面还系着两根红绳,好生俏丽可爱的少女,正气呼呼的拿着长剑指着一个身穿盔甲的士兵,士兵碍于她的身份,还有长剑,怕的坐在地上不敢说话。 “快说!阿姐在哪里,不说的话,我手里的剑可不长眼睛!”段沐儿一脸怒气。 士兵为难的看着段沐儿说:“二小姐啊

我于无人处爱你

说到底,她和他,缘起缘灭,终究不过是彼此的过客。 .缘起 一转眼,冷季过去了,等来的是温暖的初夏,睡了好大一觉的绮凰悠悠醒转。 绮凰睁开朦胧的睡眼,看到一个青衫少年站在自己脚下,仰头看着自己。 “凤凰花,真好看啊!”少年的声音很好听,就像是春日里叮咚的清泉,他好看的眉微微蹙着,低下身子拔了拔绮凰身边的野草,然后将袍子一挥,就坐在了她的脚下,斜倚着她的躯干,拿出了一柄玉箫。 那是一首很古老的曲子,绮

公主,我来接你回家

失了术法武艺的我,还配称作你们的公主殿下吗?公主,我来接你回家。 林清沅坐在皮质沙发椅上,借着微弱的灯光端详着手中一块古老的玉佩。这玉佩一看就有些年头了,被林清沅把玩得边缘极为圆润。 八万年了。林清沅细细算了一下,也没有想到这一晃竟过去了这么多年。 林清沅将玉佩小心地放回檀木盒里,起身披上轻甲出了门。 林清沅,魔界目前的理事者。自从八万年前天魔大战之后,魔君与翎筠公主失踪,林清沅以一己之力镇住了

待君归

老人说,一个人死后,若是不能了断自己生前的执念,便入不了轮回。老人说,一个人死后,若是不能了断自己生前的执念,便入不了轮回,也不能投胎转世;日子一久,执念便会重回人世间,永生永世的徘徊在生出执念的地方,直到执念彻底消除。 我好像,一直在这里,等着一个人,可我,不记得那个人,是谁了;也不记得,自己是谁。 红色的枫叶离开树枝,慢慢飘落于地,河边的小亭子里,坐着一个靠在柱子旁,半眯着双眼的白衣女子,微风

皇帝的白月光贵妃死了

皇帝的白月光贵妃死了,按理说我应该高兴的,可是现在一点也开心不起来。皇帝的白月光贵妃死了,按理说我应该高兴的,可是现在一点也开心不起来,因为皇帝此刻正提着剑站在我宫门口。 “娘娘,您认个错吧,只要您低头了,皇上一定会原谅您的,就是看在老将军的面上,也不敢动您呀。” 宫中的太监早就被我那老糊涂的父亲和我那扶不起的阿斗弟弟收买了。 我抬头,冷眼看了他一眼:“本宫的事,还轮不到你来管,滚!” 我呸,吃里

浣溪沙(五)

他一身红衣站在满眼的白色里,就像濒死的人心口那最后一滴心头血,绝望而孤独。 那晚之后,我就像是又陷入了一个更深更深的梦。 梦里的傅宁舟,有着极致的温柔与宠溺。会在每日清晨我刚醒时,在我额头留下吻痕,然后一口一口地喂我吃早饭;会在我看书的时候,给我喂他做的糕点;会陪我一起在宗内溜达,一起聊天;会教我煮茶,执手教我绘无声诗;会在每个不眠的夜里,都紧紧地抱住我...... 我老是笑着数落他:“宁舟啊

掌心娇:前世今生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你竟然对我爱答不理?编者注:点击进入作者主页,收看作品上篇。 ( ) 郁水浓绿如墨,深不见底,落入湖中,不识水性者,必死无疑。 “别闹!”胥晋一向清冷的面容难得出现一丝慌乱,大掌从苏念青衣领处落下,停至腰处,虚抱着,生怕她一时胡闹,真跳入那“吃人”的湖水之中。 “殿下,不瞒您说,我虽长期养在深闺中,但每每入梦时,就会得到一位世外高人的指点,教习我行走江湖,斩妖除魔的技法,不信,我

与君绝

未苏将莺初逐渐冰冷的身体紧紧抱在怀里,那是他未娶的娘子……莺初提着剑来到皇宫的时候没有发现今日的皇宫与往日有什么不一样,她直接走到了勤政殿。推开勤政殿的大门,里面只有皇上一人在案几前批改奏折,明亮的烛火被灌进来的风带动着跳了几下。这时皇上才搁下笔,抬头看向站在门口的莺初。 “你来了啊,进来吧。”皇上说道,缓步的走向莺初。 “唐简,我是来给将军报仇的。”莺初冷声说道。 “报仇?你来找我给未苏报仇?”

 1894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
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