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大被几个男人轮流玩 把美女抱到厕所里亲吻

2019-07-08 07:43:57 作者:佚名

“张医生,人家这里好痒怎么办?”

莫晓梅最近觉得两腿间很不舒服,一开始她怀疑是去地里除草被虫子咬了,可是几天下来,她每天晚上都会做梦,醒来后,两腿间那块芳草地就会奇痒无比,而且湿漉漉的。(推荐:乡村小说,公车上被猛烈的进出不要停

胸大被几个男人轮流玩 把美女抱到厕所里亲吻

把美女抱到厕所里亲吻

望着有些娇羞,两眼水灵灵的莫晓梅,老张不免心动了。

莫晓梅是村长的姑娘,今年不到二十岁,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在村里出了名的美少女。

很多青年小伙子都想追求她,但是村长眼光高,看不上。

老张作为村里的唯一的男医生,平时借着看病的机会,看过不少村里女人的屁股。

但是对莫晓梅这个粉嫩白皙的大姑娘,他还是很渴望接触一下的。

今天终于送上门来了,老张心里打起了算盘。

他一眼就看出来,莫晓梅这是做了春梦,到了情窦初开的年龄,想男人了。

“这里痒吗,还是这里?”

老张让莫晓梅坐下来,为了方便,他把门关上了,伸手在莫晓梅的大腿上摸了摸,很滑腻,又朝裙子里摸了一下。

“哎呀,就是这里,好痒的,张医生,怎么办才好。”

莫晓梅心慌意乱的,本来两腿间就痒,让老张的手碰了碰,好像更痒了,连忙夹紧两腿。

这里是偏僻的大山村,信息不发达,即便是村长的女儿,也没读什么书,全都是靠种地为生。

像莫晓梅这样年龄的姑娘,很多不懂男女之事。

这也是老张在这里当医生的原因之一,乐得其所。

“你最近做梦,是不是有什么东西碰你的腿还有胸部?”

老张一本正经的,欣赏着莫晓梅年轻漂亮的好身段。

她发育的真好,皮肤又很白嫩,娇羞的脸蛋更是诱人,让人想要亲几口。

“哎呀,张医生你真的是神了,你咋知道的呀?”

莫晓梅很吃惊,她认为自己来对地方了,虽然痒的那个位置很羞于启齿,但是,她也没办法才来看医生的,现在听老张这样说,和梦里对上了,忽然变得欣喜,也没有那么多顾虑了。

“还有什么,你要如实告诉我。”老张暗暗好笑,一个小丫头片子还不好哄?

他可是五十好几的男人了,什么女人没见识过。

只是几年前老伴走后,他就很难熬了,身体很硬朗,那方面的需求依然很强烈,却苦于没有女人陪床。

原本想来这大山村,安安静静的度过余生,没想到却发现这里景美女人更美,激发了他的兴趣和欲望。

“那个,不好意思说嘛。”莫晓梅咬了咬红唇,想起两腿间的痒处,感到很害羞。

老张当然明白了,就说道:“你把手给我看看。”

“干啥?我妈说,不能让男的随便碰呢。”莫晓梅有点娇羞,虽然没什么学问,但是也知道,女人的手不能让男人随便摸的。

“看病呢,给你检查啊,你乱想什么呢?你妈能干,你让她给你止痒,别来找我。”老张故意吓唬她,板着脸假装生气。

“别,别呀,是我想多了,给。”

莫晓梅急了,连忙把手递过去。

老张暗暗高兴,小丫头,还搞不定你了?

他一把抓住了,抚摸着她细滑的小嫩手。

年轻就是好啊,多光滑多粉嫩,立刻激发了他的冲动,握着少女的手,简直好像忽然间回到了初恋的时候,青春焕发。

“那个,张医生,检查出来了吗?”

莫晓梅被老张摸的痒痒的,反而觉得两腿间更难受了,俏脸红扑扑的。

“只能初步确定,那个,还需要进一步检查的。”

老张眯着眼,有些舍不得的松开了她的手,免得她怀疑自己的企图。

“还要咋检查?”莫晓梅眨着大眼睛问。

老张盯着莫晓梅鼓鼓的胸脯,吞了吞口水,她穿的严实,看不见乳沟,但是可以想象到,是多么的粉嫩雪白,握在手里,肯定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我问你,你这里是不是很涨?”老张指着她的胸脯。

莫晓梅用手捂了捂,睁大了杏眼,连忙点头。

“你简直神了呀,这你都知道呀,我真是找对人了。”

此刻,莫晓梅简直对老张佩服的不要不要的。

“那当然了,全村老少都找我治病,我还能看走眼,你要想好起来,得让我检查胸部。”

老张觉得自己这样做有点不道德,可是他实在忍不住这少女的诱惑。

“啊,这里,要脱了衣服看吗?”莫晓梅感到羞涩,很难为情。

“那当然了,隔着衣服我怎么检查?”老张故作生气。

“不,不好吧,我娘说,这里,只能给未来丈夫看,你又不是我男人怎么行。”莫晓梅惊慌失措。

老张自然不肯就此罢休,立刻一瞪眼,气恼的说道:“我实话告诉你,你这个病很严重,不给我检查那里,你会疼死痒死的,算了算了,你走吧,免得你胡思乱想,我要睡觉了。”

莫晓梅见老张生气了,一听那话吓坏了,连忙摇头。

“别,我,我可不想死,张医生你要救救我呀。”

“你回去找你娘去,免得说我不该看你那里,你死不死跟我有什么关系,我给你说半天,没收你钱呢。”老张扭过头去。

“啊,不要,那我求你了还不行吗,我这就脱了衣服给你检查。”

莫晓梅哪儿知道老张在吓唬她呢,她只觉得自己真的要死了呢,立刻把上衣脱下来了。

很快,她上身只剩下一个裹胸布,缠着她雪白丰满的胸脯。

老张一下就看傻眼了,果然,比想象的还要好看。

他的手有点发抖,伸过去摸,隔着裹胸布,都可以感受到柔软和饱满。

莫晓梅喉咙里嗯了一声,非常的销魂。

她红着脸,闭着眼,娇羞的不行。

“那个,张医生呀,检查好了吗?”

被老张揉着胸脯,莫晓梅觉得浑身都痒了。

“没有呢,你现在什么感觉?”老张加大了手上的力道,盯着莫晓梅的胸,感觉两只白兔随时会跳出来。

“我,我觉得更痒了,好难受呢,哎呀张医生我是不是要死了呢。”莫晓梅没有被男人这样摸过揉过,是第一次,所以根本无法形容,她还下意识的用手在两腿间挠了挠,那里好像又湿了。

“的确有点严重啊,我要仔细检查清楚,所以,你要把裹胸布也脱了,最好,连裙子也脱了,我给你做全身检查。要不然我帮你吧。”

老张有点迫不及待了,浑身燥热,裤子已经顶起来了,真想抱着莫晓梅亲个够。

他开始扯她的裹胸布,不满足隔着衣服摸,甚至,很想看看她两腿间的芳草地,少女的身子,肯定别有一番美丽啊,想想他就激动不已。

“好,我,我自己来。”

被老张吓唬住的莫晓梅,现在简直是言听计从了,慢慢的把她胸前的裹胸布扯下来了。

老张咕咚一声吞了口水,盯着莫晓梅的胸,眼睛都直了。

那一层布条落下来后,圆滚白皙的双峰,慢慢的弹跳在了眼帘,白里透红……

相关阅读
男票玻璃心,我该怎么办?

01 随着双选会的到来,应届毕业生们卯足了劲,投入到求职大军中。 然而,男票对此却无动于衷。每次参加企业招聘,均是空手而归。 离家远的单位不去,出差的不去,钱少的不去,辛苦的不去……结果,也就没剩几家单位可挑选了。 对此,我很是着急。在自己实习还没落实的情况下,一头扎进双选会,只是为了寻找和他专业相关的企业。 只要看到和他专业相关的招聘单位,总是凑上去问个究竟。 “请问你们招地质工程的硕士吗...

吃太阳的人

两个男人在乡村淘宝店等快递,坐在一块儿聊天,都在互相诉苦,感叹自己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坐在一边旁听的小许觉得挺好奇,两个五大三粗的大老爷们,不去外面攒钱养家,倒有时间坐在一起聊天,感叹生活。 那个门牙掉了两个的瘦高个叹了口气说,自己真不想呆在家,想出外攒钱,实在是形势所迫,不得不在家呆着。因为他们两人都有七十多岁的瘫痪老母亲需要人照顾。 “让你老婆在家照顾,或者请自家姐妹照顾也行,你一个正...

活在生命的边缘

前尘浮华,他与她相遇在那个世人熟悉的街道,但如今的他已与尘世相隔许久,早已忘记了世上所发生的种种事迹,而她与他的缘分要从十年前他还没有离开尘世说起: 那是一个洒满阳光的天气,他走在那条他所熟悉的街道,想着自己桌上的那首词,深入意境。在缓缓的行程中,他在一家咖啡馆门口停了下来,想着自己今天是应该喝一杯咖啡了,毕竟自己已是活在生命边缘的一个人了,以前自己碍于想长命想干的事...

颠倒世界:予你玫瑰

你知道吗,这世上很多东西,你信它就真,你疑它就假。它的存在取决于你的信任与否。

翻翻书无奇不有

今天是达达五岁的生日哦,妈妈买了一本新的翻翻书给达达。翻翻书的表面很靓丽,上面写着四个字:无奇不有。 妈妈告诉达达,这是店里剩下的最后一本翻翻书,店长说这本翻翻书已经在店里躺了几个月了,至今还没找到它的主人。 达达拿着翻翻书高兴地跑进了房间,他想自己好好看看翻翻书。 达达还不知道,这是一本神奇的翻翻书,在几个月前,异界里一位巫师创造了这本翻翻书,但是没多久书却掉落在人类世界里,翻翻书在人类世...

一盏茶香·归来无人是少年

下车时,我头有点晕。要摔下去的时候,一双有力的手掌扶住了我。那人用低沉且充满磁性的声音说:“我送你去包扎伤口。”

他误入歧途,妻子是上天派来的天使

文/殷勇 01. 农村人,养儿育女,是多数人穷其一生的事业。这样说来,阿福也是个“事业有成“的人。 阿福是个60后。他也不怕人见笑,膝下四个孩子,是当年超生游击队之一。不过让阿福深感欣慰的是,儿女读书个个都争气。大女儿师范本科毕业,做了老师。二女儿公派去了国外留学。今年夏天,三女儿以超出重本分数线将近100分的成绩被重点大学录取。小儿子升高三,在姐姐的影响下,也立志要考上重点大学。看儿子有行...

我有一个老师朋友

我从没见过这样一位年轻而又厚颜无耻的女老师! 初中那年,不幸赶上我们学校教学改革,一着不慎,把我们慈祥的老班主任改到教务处去了,给我们带来一个刚毕业的丫头! 在我印象里,哦不,是在大多数人印象里,厚重的眼镜,细长的教杆,堆满假笑的脸,处处为你好的虚情才是班主任的标配,还有上可在校长面前护犊子,下可在后门窗户处抓早恋,至少工作五年以上,全身拥有着班主任的油腻气息,这才是班主任的正确打开方式好嘛...

手机读故事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