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为男
愿你为男

1 二十年来,今天是我第一次走出南沟。 南沟,这个封闭的山沟,终日云山雾绕,今天却云消雾散,阳光明媚。 弯弯曲曲的小河边弯弯曲曲的小路,黄泥上带着浮土,溅在洗的干净发白的衣裤上。 我没有理会,等走出南沟,再拂去吧。 啊!我怎么在看着地面,不是发誓以后要抬头挺胸做人么? 第一次抬起头来,第一次认真的看。河水清澈,山花烂漫,春天正当时,心情都不由得欢快起来了。 原来一无所有也可以一身轻松,一往无...

儿子抢劫公交,母亲怒扇其耳光,亲自把他送到警局
儿子抢劫公交,母亲怒扇其耳光,亲自把他送到警局

文/静态极妍 一 最后一户贫困户终于搬走了。春华姨搬家的那天,乡政府特意放了鞭庆祝来庆祝扶贫工作的圆满成功,亲朋好友们也都来帮衬着。 说起做春华姨工作的事啊,乡政府的人个个摇头。不知道乡长李兴邦用了什么计策,让钉子户刘春华乐呵呵搬走了。由此,个个都对新上任的乡长佩服不已。 俗话说: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乡长李兴邦通过走访调查、上门慰问、过节登门等方式,终于摸清了刘春华的的底子,根据实际情况...

叶子-羊年七月

羊年七月 夏天的夜晚总是安静恬适。 美,真的很美,那是一种多么美的不可思议的景象;尤其是充满生机的田间乡村,阡陌繁阴,斑斓野花,有五彩苏、臭牡丹、玉堂春、紫阳花、鸡蛋花、孔雀草了等等;又有鲜嫩的刚刚经历春天滋润的绿叶相伴,更为夏天增添一份姿色。还有那芦苇荡,虽然表面洋溢着平静靠近仔细的听却涌起各种虫儿的鸣声;娇艳荷花吐露芬芳,岸上丝丝柳叶顺着风轻轻摇摆。 这应该是城里人所体会不到的吧! 小小...

我要把未来,叠成一艘帆船
我要把未来,叠成一艘帆船

从来没有过如此强烈的念头:此刻如果我是一头雄狮,肯定扑过去把他咬倒。他那张因为咆哮而扭曲的脸,看起来是多么丑陋。我捏紧了拳头,任他把一句句刺痛心窝的话,从嘴里肆无忌惮地释放出来。我气得浑身颤抖,一个箭步冲回房间,拎出随身包,疾步走回门口,开门、摔门。 下了楼,才发觉天色昏暗,天公还不作美,空中居然飘起了毛毛细雨。这个季节,秋意渐浓,冷风冷雨直往脖子里钻,不由缩了缩脖子,紧紧了...

云何不嗣音
云何不嗣音

文/云何其优 (壹) 已入冬,庭院里的枯木被积雪压折了枝头。寒风凛冽,穿过宽广的衣袖,令人身形一颤,心底生寒。 钟粹宫烛光曳曳,笼罩着一股暖意,玉炉升起缕缕青烟,殿内萦绕着海棠的熏香。 褚云跪在殿堂中间,她将头深深埋进臂弯,看不清容颜。 殿堂上,穆嗣音目光紧锁在手中的两张字迹如出一辙的药单上,神色微异。...

小说《瓦盆情仇》
小说《瓦盆情仇》

清光绪年间,有一个小山村,叫瓦盆村,因烧制上好的瓦盆而得名。看那烧好的瓦盆,色泽古朴,表面光滑,无瘢痕,结实耐久,深受十里八村人的喜爱。 瓦盆村旁,一条小河缓缓流过,河边柳树成荫,水草丰美,葱葱茏茏,鸟儿在柳枝间嬉戏,叫声啾啾,煞是欢快;河水清澈,野鸭成群,捕鱼觅食,好不悠闲!真是一个风景怡人的好去处! 天刚蒙蒙亮,卞合就起来了,胡乱的吃了些昨晚的残羹剩饭,赶着几只山羊来到河边。卞合今年十三...

古风短篇 邪医·将军啊
古风短篇   邪医·将军啊

老丞相辛大人满腹经纶,从政多年以文治国以理服人;老将军坞大人骁勇善战,戎马一生以武卫疆以勇慑人。两人一文一武,乃南朝天子之左臂右膀。然两人水火不容,一见面轻则鸡飞狗跳,重则玉石俱焚。 天子为缓和两人的关系特下旨赐婚,将坞大人之女嫁与辛大人之子为妻。 用辛大人的话说是:“厮蛮横粗俗之人,其女必粗鄙绝世,吾儿此生毁矣!” 用坞大人的话说是:“那竖子生的小儿,非冥顽迂腐必呆木刻板,爱女今世之大不幸...

一只想拯救世界的蛋

我叫乖张,是一颗血统高贵的蛋,我族继承老祖宗的遗志,每年要选一大批有慧根的蛋去山尽头的燁海接受洗礼,经历七七四十九天,洗礼成功的蛋身上会出现褐色的印记,然后就会被神接走。 至于接走之后的蛋怎么样了,谁也没有见过,只听老祖宗说他们也成为了神,从此永生不灭,无病无痛,无悲无忧,这一说法是否真实无从考证,但仍旧被蛋们深信不疑,每年都有大批的蛋跃跃欲试,拼命表现自己,想拿到一个去燁海的名额。 一个月...

小说|《岁守清欢》

如果徐清欢对叶岁是一见钟情,那么叶岁对徐清欢就是日久生情。 她说:只愿岁守清欢,一世安好。 他说:你送我一场清欢梦旅,我还你一个百岁无忧。 楔子: “阿岁,想我了?”女孩好心情的按下通话键。 对方抿了抿嘴,“你要不要出来一下,我,有点事情想要和你说。” “嗯嗯,我这就来,在哪?”女孩这头激动的点了点头,这是六年来他第一次主动约她。 “离你家有两条街的那棵槐树底下。” “那不是…阿岁,原来你是...

我出轨了我的学生
我出轨了我的学生

文/杨晓闹 1 今年是何鸿轩工作的第一年,对于大部分时光都是为教授整理资料的他而言,这次走上讲台的机会极为重要。 虽然只是一门公选课,但是好在能讲授自己最喜欢的推理文学。他知道,这都要得力于教授对他的信任与大力推荐。 我一定不能辜负教授对我的期待!何鸿轩暗自为自己打着气,伸手推开了阶梯教室的大门。 “今天,我们来讲一下什么是推理文学……”何鸿轩站在讲台上,激情澎湃的讲着。他没有沉浸在初当教师...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