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故里(下)
长安故里(下)

京中疯传傅丞相数掷千金为买美人,啊不,美男一笑。 作者菌PS:前情请见作品主页《长安故里(上)》 楔子: 棠梨走了,傅渊的大婚却在有条不紊的准备着。 “现在,你要干什么?”林温眠的眸中满是玩味。 “我要过得比傅渊好。”棠梨定定道。 “啊这,不可能。” “……”棠梨狠狠地一拍林温眠。 “有没有办法入朝为官?”棠梨忽然道。 “有,募英令。寒门子弟,有才学者,皆可入朝为官,不过,你是女儿身。” “我

狐惑君心:天生媚骨
狐惑君心:天生媚骨

你回来,可还能接受这般事实?不如让我将你这段尘缘抹去了吧。 盛夏,星光璀璨,流水潺潺,微凉的风中扑来一阵此起彼伏的蛙声。 深深庭院中,有一明媚少女不知何时倚在了那朱漆木柱上,她拨拨髻,两绺发丝刚好垂落两边,慢悠悠地朝前方的亭子间迈去。 “公子……”红唇轻启,声音甜美娇气。 然而,座上之人却似乎并没有看见她似的,只顾着手中那半卷书。 少女不甘心,她微微蹙眉,咬了咬丰唇。故作媚态“哎呦”一声,整个

女妖
女妖

言罢风沙翻涌,如深海漩涡般将人卷入,待风沙停歇,原地已然空空如也。 传说,边境之南的沙漠深处,住着一只女妖。 女妖法力高强,能生人肉、活白骨,起死回生,但又性格乖戾,喜食人心。 时有商旅在风沙中迷路,漫天黄沙中隐约传来鼓声阵阵,先是如珠石掉落玉盘之声,随后愈发紧凑,响若雷霆震天,有喑哑女声循鼓而来,温温柔柔,却将那震天鼓声轻易盖过。 “公子的心跳真好听呢……味道,一定不错。” 言罢风沙翻涌,如深海

京都奇谈:青龙的冲喜小娘子
京都奇谈:青龙的冲喜小娘子

三心两意的男子唤作渣男,你是一条龙,且姐弟都想要,那以后便唤你渣渣龙吧! 青龙从未见过这般厚颜无耻的玉帝,他本在凡间历劫历的好好的,竟半路把他叫来降妖,天庭是没人了,还是怎的? “朕确实也是没法子了,白虎剔了仙骨尚在历劫,朱雀去了长白山,玄武这厮懒得要命,又在冬眠。”玉帝又开始插科打诨了:“你也知道这玄武一旦冬眠,别说朕,连王母娘娘也是没法叫醒的,东海那条作乱的蛟龙也只能靠你去降服了!” 青龙

月照祠
月照祠

古楼深处的秘密竟是…… .楔子 天空是血染般的暗红色,成明皓同往常一样要坐上长达一个多小时的公交车回家,他坐在窗边吹着风,手机上响起成天昌的电话: “怎么还没到家,饭菜都快凉了。” “知道了,我马上就回来了。” 成天昌是成明皓的哥哥,自从家母生了成明皓以后,身体一直很虚弱,在成天昌十四岁的时候,留下了年仅十岁的成明皓离开了人世,听爸爸说,妈妈生下成天昌的时候身体很好,那个时候家庭也很幸福,爸爸

我爱你,深入骨髓
我爱你,深入骨髓

我爱的人,他不爱我。既使我脸上这道疤是因他而生,也挡不住他对心头白月光的思恋。 我终于等到了十八岁,我要成亲了,嫁给宁亲王萧崇宇。 我们的婚姻是太后亲赐的,那一年,我十四岁,萧崇宇十七岁,我们一同陪皇上去打猎,中途遭遇黑熊袭击。 萧崇宇身手好,和黑熊猛烈撕扯,但还是落了下风,很快他没了力气,眼看就要被黑熊咬到喉咙,我吓坏了,脑袋一热迅速冲过去,拔出匕首刺向黑熊。 一瞬间,山林回荡起恐怖的野兽哀

不见离人归
不见离人归

她一生未婚,晚年凄惨,无亲无故,不知在她生命最后一刻,是否后悔这些年固执的等待? 年,冬,四川。 “李叔,老样子!” 宋麒瑞将手中的书本放在桌子上,对着面摊子里的老板喊道。 “好嘞!”那老板一边将面丢进滚烫的热水中,一边朝着宋麒瑞问道:“怎么,今天下学这么早?” 往常宋麒麟都是正午时才来这面摊子吃面的,今天比平时,可足足早来了一个小时。 “哦!”宋麒瑞低着头,假装漫不经心的说道:“今天

深情不负流年
深情不负流年

她心里既紧张又担心,因为被告知会有个搭档和她一起表演。 沈予宁第一次遇见夏浅琛的时候,是在学校的运动会上。 那时,他脸上满是汗水却挡不住帅气的五官,尤其是和队友一起呐喊助威的灿烂笑容深就深刻在了她脑海里,以至于让她这个班里第一名,别人眼中的乖乖女第一次在课上走了神。 后来,在她经过多方的打听下,她终于知道了他的名字,夏浅琛。然后,她瞒着所有人在日记本上一笔一画的写下了他的名字,写着写着就笑了出来。

相忆深:抚酒
相忆深:抚酒

我这个水君胸无大志,只想着将师父变夫君,爬上他的软塌给他暖被窝。 我又挨罚了,原因不过是我用新学会的御物术在师父脸上画了个乌龟罢了。 师父真小气,那墨汁轻轻一洗就掉了,可他却非要因此罚我抄写一百遍清心经,一百遍呐,还不允许我用仙法,我甩了甩酸痛的右爪子,伏案哀嚎:“师父我好饿,我快不行了,给口吃的行不行?” 半晌后,我未得到回应,我不知是师父铁石心肠对我的哭诉无动于衷,还是师父又因为生气离家出

风雪无归程
风雪无归程

“最后一回了,薛承平,你想好再回答,这次你拒绝了我,我们就再无可能了。” 燕华回京的第一日,闹了不少笑话,自小漠北长大的姑娘,到了京中,看什么都是新奇可爱,不顾乳娘和下人的阻拦,从城门口一路转到了京中最繁华的大街上。 京中贵女大多是广袖罗裙,敷粉施朱,走起路来缓慢又轻盈,唯有燕华一根木钗挽了个发髻,身着黑红劲装,腰间缠了根鞭子,走路是虎虎生风。街上的人看着她身后的奴仆和有着孟府标记的马车,猜出她是

弃猫
弃猫

老婆想了想,道:“你说会不会一开始就是把我当成一个引子来诱导我,把你引出来?” 最近突然被短视频里面的各式各样的动物感了兴趣,它们在镜头下的各种萌态,把我融的化化的。 老婆注意到了这点,我一向喜欢小动物她是知道的,但怕照顾不好,各种顾虑,也只是时不时地提上一嘴,但从来没真当回事过。 “真想养吗?” “什么?” 老婆指了指我手机上正播放着的主人给自己宠物喂食的画面,在这个视频上我停留了很久,一直在重

无情的意外
无情的意外

妹妹永远停留在 岁。 年 月 日这天是我这辈子最难忘的一天,我真的不敢想一个好好的活人没有一点预兆的就离开了我们,那一瞬间我真的人都蒙了,早上 . 闹钟响我起床洗漱好下楼吃早餐,吃好饭大概 . 的样子,我妈妈给我打了三个未接电话,睡觉习惯了关静音,揣兜里也是,我也没在意,我想着回家在给她打过去,边吃边和粉店的老板唠嗑,我笑着说大清早的老妈就打那么多电话干嘛,是不是又要催我回家过年了

青春季:兔子要吃窝边草
青春季:兔子要吃窝边草

他薄凉的唇瓣蹭着她的耳垂,带着些克制的声音:“小朋友,接吻不是这么接的。” 贺知秋在接到江一叶的电话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 她美滋滋的敷着面膜,想着明天没课可以睡个懒觉,结果就被一通电话喊来了学校附近的KTV。 她找到包厢透过门上的玻璃看到人的时候,他正半躺在房间最里面的双人沙发上看手机,整个人像是没骨头一般占据了整个位置。 挨着的沙发上坐着两个女生不停的跟他说着什么,江一叶有一搭没一搭

京都石与霜:遇险
京都石与霜:遇险

“姑娘莫怕,要成人上人必经这一遭,熬过去也就没事了。” 金云阁开张一月有余,新址虽不在岳名楼那样的中心地段,却日日门庭若市。选在此地,一是有意避开官家所设富丽院,二是为了在规模和设计上远超富丽院。 我朝早在三代之前,就已经形成了院、勾栏、酒楼三位一体的演剧和营业形式,富丽院一直是京都之首,树大根深。 金云阁是王府在背后撑腰,建立的初衷也是为了另辟一个商政交际场所。改建后的金云阁内分三庭四院,背靠烟

兜兜转转,幸而有你
兜兜转转,幸而有你

年少时的我们,总向往着远方的星辰大海,殊不知,有时幸福触手可及。 “一切都结束了,重新开始吧!” 下飞机的那一刻,我在心里轻轻地对自己说。 随着拥挤的人潮往外走,听着周围熟悉而可爱的口音,感觉格外亲切。 猛然间,在出口处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四目相对,世界有一瞬的静止,感觉过了漫长的几个世纪。 “好久不见啊,阳光。”我上前张开双手,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他笑着轻轻回抱住我,“欢迎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