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镜何必重圆
破镜何必重圆

林妤当然知道他是认真的,毕竟,他从不说废话。 豆丁般的大雨不断敲打着紧锁的窗户,又一抹穿过雨水洗刷的窗户的车光照进昏黄的室内。可惜,依旧见不到那人的身影。 林妤已经记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她夜夜伫立在窗口,盼望着那人的早归。 “滴答滴答”,时钟指向了 点,钥匙插入锁孔的动静打破了静谧的夜。 梁放刚打开门便被坐在沙发上直溜溜看着他的人吓到了。 “回来了?”“这么晚还没睡?”两人异口同声。 林妤笑了

甜橙CP
甜橙CP

不想错过你,想与你相伴白头,夕阳西下,一起去看电影,去广场跳爱的华尔兹…… 《锦瑟》粉丝见面会现场 主持人:“可爱的小橙子和小甜甜用你们最热情的声音欢迎我们《锦瑟》的主演成霄和戚甜甜上场吧!” 现场一片欢呼。 身着黑色西装的成霄与身穿红色长裙的戚甜甜伴着《锦瑟》主题曲的旋律走上台。 主持人:“这次的粉丝见面会两位的粉丝期盼已久,这部剧陪伴大家度过了一个难忘的夏天,粉丝们都在为剧中的锦岩和李瑟瑟感到

其实我们知道
其实我们知道

葡萄为什么不找对象,还不是因为在等你! “菠菜,你这几年怎么样?” 菠菜原名波彩,谐音菠菜因此得名。班里的每个人都代表一个水果和蔬菜,都是班长给起的。 “能怎么样,就内样呗。”菠菜笑了笑。 “你们还记得那个张布东吗?我们叫他葡萄,上学的时候大家老给他和三班语文课代表组CP,高二张布东因为家里人想让他出国留学,转到国际学校去了,语文课代表也转走了,那男生一个哭的比一个难看。” “我上次约他和班里

陪我看星星好嘛
陪我看星星好嘛

王者荣耀曜和西施同人文(短篇)

春水映梨花(上)
春水映梨花(上)

逆天改命有什么难的?不过是用命去换罢了,这代价,我付得起! “他是我的男主角,你们没有资格来碰他!” 被诊断为重度抑郁症的第一天,何晏晏在微博写下了这句话。 之后,她辞了编剧的工作,拉黑了电话里的所有人,像孤傲的侠客一样,决绝地斩断了与这座城市的所有联系。 飞机起飞的那一刻,她蜷在温软的毛毯里,眼里波澜静止,那些炙热的光亮与明媚,终究还是死去了。 她半眯着眼,看着窗外翻涌的日光与云海,眼前蓦地

异乡旅人:流浪者
异乡旅人:流浪者

都说血浓于水,父子俩会有心灵感应,可能他们家的血是冰做的,心是石头做的吧。 金陵城上西楼,倚清秋。万里夕阳垂地,大江流。人群散去后,他收起了音响设备,背起了吉他,蹬着一辆三轮车朝着夕阳而去。 南京,作为六朝古都的金陵城,我想它应该是一个承载着千年底蕴的城市,是极具年代感和人文情怀的。 至少,在我没有遇到许簿凡之前,一直都这么认为。 许簿凡,我在南京认识的第一个人,和他的名字截然不同,他一生平凡

麻雀路过艳阳天
麻雀路过艳阳天

忽然一只麻雀叽叽喳喳地飞过,扑棱着翅膀,路过一片艳阳天。麻雀路过艳阳天 文/吾佟 名字打包送你 我叫普路托。别问我作为一个名字意为“冥王”的女生是怎样一种体验,你若真想知道,我就把它打包送给你。 高中入学那天,班主任翻着按照中考成绩排名的本班名册,恶趣味地挑了挑眉:“普路托?隋杨?哈,冥王和隋炀帝,看来我们班来了两尊大佛。来,站起来比一比,让大家看看谁更厉害。” 蒸笼似的班级里近百只“小笼包”

狼与兔
狼与兔

或许是因为爱上了狼,兔子的眼睛才总是红红的吧。 小兔子出生在一片森林之中,她有许多伙伴,像是整天窜来窜去的松鼠,漂亮的梅花鹿,还有在树上能挂一整天的猴子。 这之中,唯独没有食肉动物,从小妈妈便告诉小兔子,看见食肉动物要立马逃跑,特别是长着尖牙利爪的狼,他们狡猾又危险,稍不注意,就得丧命。 小兔子没有忘记妈妈的叮嘱,可她现在正对着一只狼发楞。 狼在崖边对着弯月嚎叫,清冷的月光将他漆黑的皮毛映成银

一朝上位
一朝上位

施禾生气:“你没老婆吗?回家找你老婆去!”周绍琛似笑非笑,“那还养你做什么?“ Loft二楼床上,施禾一条雪白的大腿搭拉在地上,微风吹进房间让她不禁打了个哆嗦。迷迷糊糊间扯了条毯子盖上,昨晚忘换的床单让她睡得极不舒服。 她心里腹诽着,周绍琛那个狗东西,每次爽完就走,也不知道帮她清理一下。 撇撇嘴,继续睡去。 不一会,电话响了起来,是施禾的助理贺敏,“施总,下午三点财务分析会。” 施禾轻轻“嗯”

恃宠而骄
恃宠而骄

我爱上了我的金主爸爸,可惜终究是个替身罢了。 他被包养了。 没办法,父母公司破产,总不能看着他们二老去吃牢饭。 本来他是想借高利贷的,没想到,最后还是把自己搭进去了。 他是男的,唉。 这年头,男的也不安全了。 包养他的,是个老总,叫易森。 说是老~总,其实也不过比他大两三岁。 啧啧,人比人,气死人啊。 哦忘了说,他是个小歌手,很小不出名的那种。 易森长得挺帅的,搞不懂,这样的人需要包养

遇见未来的自己
遇见未来的自己

我来自 年,就是二十年以后的未来,我是二十年后的你。 我睡着了,意识却是有的。 这是一种似睡非睡的状态,我试图改变这种状态让自己醒过来,眼皮却不听使唤,身子僵硬使不上劲。 我想喊出声来,尝试了多次,徒劳没有作用。 我有种被外力压着却无能为力的恐惧感。 我试着冷静下来,调整了呼吸的节奏,难道这就是“鬼压床?” 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经历,除了我的呼吸四周没有任何的响声,安静的出奇。 我发现自己神志是

白芷
白芷

“我…我亲了你,你就是我的了,不许嫁给别人!” 秦芷是花妖,本是御花园里的那株开得最雍容华贵的牡丹。一年四季花开花落,八百年后修成了人形。 皇宫里虽表面光鲜亮丽,但暗中权谋斗争、妃嫔争宠很是乌烟瘴气,秦芷便走了,连夜带根走的。 皇后娘娘在牡丹花季时最爱赏的牡丹不见了,她很是伤心了一阵子,任凭皇上找遍了天下牡丹来哄皇后开心,也没找着更美的。 如今这朵人间富贵花在京城开了家花店。 没错,在宫中八百年,

少年消失在路尽头
少年消失在路尽头

他能感觉到自己正在慢慢的变冷,可他就是起不来,那一夜,他都在死亡的边缘徘徊。 她那时一直想不明白,明明是炎热的夏日,文文弱弱的少年为何总是把自己裹得密不透风,像是行走的粽子,时隔多年,那些伤口再被人拿出来放在眼前的时候,许诗皓总会痛到难以控制。原来难得不是爱本身,而是发现爱的漫长历程。 我一直流浪,你换了几站 许诗皓上完周五最后一节课,刚从教室走出来,将手机的静音关掉,就有很多条消息在界面滑动,原

旅行
旅行

那么,我确定,这整厢列车里的人,全是一种职业——旅行博主。但是这怎么可能呢? 我是梁月,一名旅行博主。 到过冰岛看流光溢彩的极光,在雷克亚未克滑雪。 去过西藏布达拉宫朝圣。 在甘肃望过巍峨雄伟的嘉峪关。 见过万里无垠的梯田上漫无边际的云海。 …… 我有一本笔记,上面写了我过去未来所有行程。 根据笔记,今天旅行安排是坐火车从武汉赶往长沙。 现在我正坐着由武汉开往长沙的火车。 窗外灰蒙蒙的一片,天

001 一张照片一片海
001 一张照片一片海

抒情小白文 岁那一年,正是旁人事业有成的一年。而我,辞掉了餐厅服务员,包吃包住的工作,独自一人来到了一片海边。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来的路上,我透过车窗看到了这美艳的晚霞,只是掺杂了汽笛声的喧嚣,显得不那么宁静,也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美中不足吧! 摇晃的车身,喧嚣的音乐,我慢慢睡去,当我再次醒来到达目的地时,天已经黑了。这片我曾一直期待着来的海滩,只剩一团漆黑的水,听着海风,偶然击打起浪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