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绝惊雷

三月江南,垂柳如丝,树下站着一个少年,树旁站着一个巨人。 白衣飘飘,少年的身姿像一根标枪,傲然矗立风中。 巨人向前俯身道:“少爷,薛家寨就在前方,三里路遥。” 少年名叫张作乐,发出了一声轻轻的咳嗽,道:“敖甲,附近的村民你已经安置了吗?” 巨人敖甲恭敬地说:“是的,少爷,动迁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呢,费了我们不少银子,这附近有三个村,王家村,李家村,蒋家宅,都已经空无一人了。” 张作乐看着前方,面...

收养了北极熊的兔子

“快了快了,”小白兔直起身子,两只长耳朵因惯性略微晃动着,作为一只正经的生物学教授,她的梦想是种出世界上最好的萝卜。 “松完土就可以准备播种了,头伏萝卜,二伏菜,要种出最好的萝卜,可不能错过了最好的播种期。”说着,小白兔继续给自己井然有序的小实验田松着土。 “呀!这是个啥?”受惊的小白兔朝后一跳三步远。 定了定神,才看到面前这一坨毛绒绒的白色上,两只无辜的大眼睛…天哪,这只小奶熊是从哪里冒出...

不是一场梦

那天,梓欣一个人坐在卧室,她的手一直在手机屏上画着。没有明确的目标,点开,划开,再锁屏,再又像听到了什么般的重复。她,自己明白,却也无法解决。她,在等着,等着他的回心转意,等着世界的一程眷顾。可惜,她忘了时间,忘了一切过去的现实。她,以为是他,忘了她。 不仅仅是那天,从她忘了时间开始,她,注定着陷入循环。 “我会,牢牢记住你的脸。我会,珍惜你给的思念。这些日子,在我心中,永远都不会抹去”梓欣...

13岁那年的雨季

青春,本该拥有蓬勃、慌张、爱的冲动和被爱的权利的。 0 万涛,住城东。 邓娆,住城西。 他们是同学,那年都读初一,13岁。 邓娆和万涛一定都没想到过,这个13岁,是那么的…… 1 城东是老区,平房低矮,犬牙交错。 冬天的时候,每个平房的烟筒都活了,喷云吐雾的,空气就有些剌嗓子。 这样的早晨,万涛要到家门外的公厕排长队。 排长队并没什么稀奇,但万涛夹在女队的中间,就不免有些怪了。 开...

抢车版野蛮女友

文|女钢铁侠 她看了一眼手机,时间是7点20分。 车已经停了十多分钟,前面的车仍然一动不动,刹车灯红得让人心烦意乱。 车上的乘客都焦急地向外张望,不知道前方路段发生了什么,是交通事故,还是修路造成的拥堵,大家都在猜,车厢里乱成了一团。 有人已经无心再等,要求司机开车门下车。 她还没有想好,是就地下车,还是继续在车上苦等,她想再给自己五分钟,就五分,多一分都不能再等,迟到会被公司扣20元钱。如...

那只哭诉的狗

文/缪四儿 午后阳光正好,斜斜地照进来,铺满了大半个床铺。茉莉花树在窗台上懒洋洋地伸展着腰身,叶片沐浴在光亮中,仿佛正半闭着眼睛打瞌睡。 外面几只鸟嗖乎飞过,天蓝的耀眼,喜鹊在嘁嘁喳喳地呼朋唤友,好像是要一起去远方亲戚家参加婚礼,果然,商议结束后一家子扑扑楞楞展开翅膀出发了。 那只狗重新恢复寂寞,它伸开双臂趴在地上又开始念念有词地哭诉。从三天前它就在那里呜咽个不停,刚才的喜鹊暂时分散了它的注...

亲爱的,请你听完再离开

故事的开头总是这样,适逢其会,猝不及防。故事的结局总是这样,花开两朵,天各一方。 ———张嘉佳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午夜的月光静静流淌。窗外的风渐渐大了,她想,快下雪了吧,可是今年的雪看不到谁渐行渐远的背影了,而她也不会在满地白雪中,留下自己倒退着离开的脚印,一不小心透漏了谁的依依不舍。 你离开她有多久了呢,她不记得了。只记得你们一起度过的春夏秋冬,像排队观看某个喜剧电影的乖孩子们一样,如...

百里奚,一个有故事的老头儿

百里奚,是齐国没落宗室子弟,但到了百里奚这一代,家里已经要揭不开锅了,正可谓是天将降大任已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百里奚一生可谓是受尽了磨难,到了70多岁才在秦国官绽放了光芒。秦国,在他的治理下,休养生息,平复戎狄,后人评价百里奚“谋无不当,举必有功”。 百里奚自幼饱读诗书,胸怀大志,他的夫人杜氏知道自己的丈夫有治理天下的大才,不会屈居一偶,于是劝他去其他国家谋个职位,一来实现自己的...

趴在16楼外的少年:这个家我待不住

往回走的路上,我还在拼命想,采访时到底是哪句话说错了,让这个少年突然一下子又要走?我的最后一个问题提到了他的母亲,我想,是不是过早地问到了他的禁区? 前 言 2018年5月22日,一个少年要跳楼的视频开始在网上传播起来。视频是对面楼的居民拍摄的,在少年几次做出危险动作的时候,镜头也跟着晃了好几下,夹杂周围人们的惊呼。 这一天,从清晨开始,这个少年就站在16楼外的阳台,和所有人僵持到中午。在...

诡异的奖券

一 “你知道吗?老林又中奖了。” “是嘛,老家伙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平时也没见他烧香拜个佛啥的。”另一个人愤愤地搓着手。 老林这段时间也算是镇上的风云人物了,平日里不声不响的他最近接连中奖,而且奖金也越来越大,直把村上的人羡慕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他自己倒挺平静,没见他有什么欣喜若狂的举动,反而连说话都小心翼翼了许多。 “老林!”见老林在菜场瞎转悠,杀猪匠老朱嬉笑着一巴掌狠狠拍在他的肩上...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