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续写·怀旧言情】 兵荒马乱,却有人温柔相待

声明:本篇为,参加简书作者凉子菇凉发起的短篇续写故事的第一篇 一 十八岁那年,我抓住了一只蝉,却以为抓住了整个夏天。 疲软的胃总喜欢在凌晨时折腾。缠绕的疼惜和无助,时常让我惧怕黑夜,恐惧袭来时,像一个老者,畏畏缩缩,不敢前行。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蜷缩着身子,靠在墙壁上呼吸,伸手去够桌上的胃药。它似乎很调皮,滚落到了桌角处,落到了窗户外的阿婆门前,毛玻璃上的热气未退,但能看清窗外的阿婆红色木门...

谁的青春不疼痛:南下

我在收拾行囊,一个父亲当年走南闯北用过很多年的肮脏背囊,现在又传到我的手里,它把父亲双手磨得如树皮一样粗糙,又来磨粗我的双手。父亲看着我,像是看一头犁地的牛,母亲也看着我,像是看一口出栏的猪。我通过镜子看着我,我看见一条决绝的狼,眼神凶狠而锐利。算命的曾说过,我脑后生有反骨,天生的反骨仔。 我高中读了两年,父亲被叫去学校十多次,每一次我都发誓这是最后一次。有很多次是什么原因我已经不记得了,但...

隐藏在北

在世界的某处存在着某种思念,就像一卷梦幻的古城,角角落落熙熙攘攘的尘沙中夹杂着来自另一个地方的种子,远大且自由激情又热爱,它藏在你那里,你种在心间,等待着有天能生根发芽有一席绿色的影子,我将迎着源头收集在眼眸,里面是一汪苦涩与欣慰的海洋。 小北是三月份来到南方,那天下着小雨,他拿着把灰色的伞,上一份工作辞职后的自由让他来到了有我的这座城。刚开春,他的心情像树枝上发的新芽一样,...

荒谬的世界

1 火山爆发的时候我没意识到情况这么严重。 实际情况是我当时还在厕所里叼着烟,刷着手机,拉着屎。突然间轰隆的一下子,把我震傻了。 我慌慌张张提起裤子,冲了出去,眼前已经是一片灰蒙蒙。 烟尘与混凝土到处乱飞,老李和大飞仍在宿舍打呼噜。 我把他俩拖起来,一起往楼下跑。 2 好在我们是在二楼,连滚带爬不要命一样冲出来。 就在下一秒,整个宿舍楼就坍塌了。 那声音很巨大,不像是轰隆,而像是咚,很闷很闷...

《我和大腿的峡谷之旅 7》

犹豫了几天,矛盾了许久,最终……我依然选择提笔继续记录我和大腿的故事…… 但决定写的这一刻,却是盲目的,不知道从何说起,也不知道是那种情愫…… 人就是这样,往往很会安慰别人,但却不知道怎么安慰自己,总是会在别人说一句“别哭”的时候,却瞬间泪流成河,委屈到不行,特别是从自己在乎的人嘴里说出安慰的话语时,你的内心会脆弱到在那一瞬间就失去了自我,眼里除了眼泪在无其他,脑里除了哭泣也不想其他,好似只...

花开成海,彼岸

我听见不远的地方有人隔着墙在说话,然后我走了过去,看见满地是碎成块状的玻璃,里面有我那被分割得支离破碎的面容和过往的生活片段. 穿过校园池塘旁的时候,我望见水里有快活游戈的金鱼,,它们没有约束地游走着,仅凭单线条的思维支配着自己.它们与生俱来的思维也许是龟裂状的,它们看见的世界或许也是片块状的.我心里突然萌生了变成尾金鱼一个猛子扎进池塘的念头.像金鱼那样无拘无束地吞吐着彩色水泡,倾诉出心里的...

《傲慢与偏见》|初次印象似乎不是那么的可靠

你有你的骄傲,我有我的偏见。要么形同陌路,要么改正缺点,结为伉俪。 达西出身高贵,以至于养成了他高傲自大的性格。莉齐出身卑微,又有一群不讨人喜的亲戚,于是形成了她看任何事都带有执着的偏见。 虽然两个人身上都存在着致命的缺点,但却意识不到,当真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依然那么理直气壮的特立独行。不过也多亏了两个人的相遇,才发现了自身的致命的缺点。 达西与莉齐的第一次相见是在一场舞会,两个人自...

白骨精之小白的爱情故事

颜煕同学那时虽然是在有些迷糊状态下说出的答案,但做一个大城市的小白领的确是她小时候一直的心愿。每次打开家里的熊猫牌电视机,看到电视剧里面踩着高跟鞋出入高档写字楼的都市女白领,颜煕的心里都是羡慕不已。 “Emily,帮我把这张发票寄到财务中心。”老板Jennifer的声音把颜煕拉回工作中。“好,马上。”颜煕接过老板手上的发票,熟练地把发它装进信封,接着封口,贴上快递单,送到11楼的前台。颜煕在...

和同学麻麻的风花雪月~

回忆回忆吧,那还是大学时候的事情了,大二那一年偶然间跟同学去过他家一次,见到了穿着睡衣的同学麻麻,当时第一眼映像就是怎么会有这么迷人的麻麻,风韵十足。

一个完美主义者的爱情

1 我叫许多与,今年31岁,在这31年中,我活的中规中矩,默默无闻。感谢上帝,没有给我远大的抱负,以至于让我可以心无旁骛的度过我这平凡而又安静的前半生。 我喜欢安静,所以总是孑然一身。我没有请我吃饭的朋友,也没有嘘寒问暖的伴侣。 在这70亿人口的的星球上,我似乎并不感觉到拥挤,也许生物的本性总是要成双入对,而很不凑巧,人口总数是奇数。 所以我就是那个多余,在车水马龙的街头,在人声鼎沸的饭堂,...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