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我们一块回家

今天是礼拜天,我和先生一块带孙子出去散步。保姆小芳则自己在家收拾卫生。 出门没多远,孙子说想喝水,这才想起忘带水了,所以我只有回去拿水。刚进门,就听见小芳在给人打电话,声音很大开着免提:“亲爱的,我想你了,来看你来了,现就在你家楼下,我要上去见你。”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小芳急忙说:“你别上来,这家人都爱干净,你来了把屋子弄脏了,人家会不高兴的,这样吧,我下去见你,你等我一会。”...

灯火绚丽 无意义|(小说)高中旧作整理

深秋了,满城都汹涌着原本属于下一个季节的瑟索。 路旁的树摇晃着它光秃秃的树枝。月亮还未升起,道路两旁的灯早已亮了,一排一排,明晃晃的,和满城的繁华一起支撑着夜。 路上穿梭着匆忙的车辆,人行道上是拥挤的行人。整个城市在西北季风的侵袭下依然不减生机,依旧繁华与繁忙。 寒风掠起少女的衣衫少女慌忙捂住衣角,不知是怕冷还是怕春光外泄,虽然时至深秋,并无什么春光。 总之一切都和往常一样,悠闲的人们依旧无...

父亲节, 多年父子成兄弟

微信给他发了红包,他回了语音:“谢谢张时刻,谢谢张时刻”。 真客气,红包是前几天他发给我的,还被我拿了一部分回扣。 这世界上,有一种亲戚关系叫父子,是仇人更是亲人。你想摆脱他时,又不得不受他制约。你想远离他时,又想靠近他甚至是亲近。 以前,我哭泣的时候,打电话给他时,他也不知所措。没有安慰的话,也不知道怎么安慰我。那他没有爱我吗,因该说,他不懂得表达爱。要知道,在很久以前,我哭的时候,多半是...

两人旅行

他终于能陪她出去旅行一次了。 毕业的忙碌,令他们焦头烂额。两人的感情也发生过动荡。但是一切都比别人幸运。两个人工作渐趋稳定,生活也步入了正轨。 然而这一晃,五年也已经过去。 这期间两人难得有共同的休息,偶尔有也只想安静地宅在两人的天地里,那时候只是想想出去旅行,都觉得累。他也只想和她安静的在一起,没有喧哗和吵闹。他说过喜欢这样的平静。 这次旅行就像完成一个当初甜蜜的心愿。然而这心愿是在相恋甜...

盈子最后还是嫁给了她不爱的人

看文章之前请你做一道选择题,A:和你爱的人结婚,B:和爱你的人结婚。这是一道不尽人意的选择题,只有这两个答案,我想知道,你会怎么选。 看到这样的选择我相信很多人都会说,为什么要这样极端的两个答案呢,为什么不能找一个互相相爱的人结婚呢,我也是这样认为的。但是现实告诉我,能找到一个相爱的人白头偕老,是这一生最大的幸运。 盈子是我最好的闺蜜,我们从小玩到大,穿过同一条裤子,看过彼此的身体,熟到不能...

【记忆】“老子”的智慧

说起老子,可能大家第一个想起的就是道家创始人李耳,但今天我来讲讲我家“老子”的智慧。 (一) 话说,从小我老子,也就是我爸,教育我说:“姑娘,记住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礼让三分,人再犯我,斩草除根。”可那时候我还小不懂啥意思,什么就花啊草的,仰着天真无邪的小脸蛋看着我爸,然后我爸摇了摇头转身走了。 没过两天,我在幼儿园被小朋友欺负了,我是东北人,爸妈工作原因去了江苏,刚去的我听不...

童话|住在壁画里的声音 20

南极冰川——运动员贝玛 文/临溪为砚 憨娜坐在古堡的地板上,抬头看着天花板,她数了数一共有六块空白了,这些空白明明什么颜色都没有,她却觉得它们比其他有颜色的壁画更抢眼,每次一抬头,总是先看见它们。 憨娜渐渐习惯了分别,尼克斯告诉她:“这就是长大的代价!”憨娜不懂,她不想长大。 “嘿,憨娜,你知道地球的最南端叫什么吗?”尼克斯问。 “南极啊!这个课本里学过的。”憨娜答。 “那南极有什么呀?” ...

毁掉的不只是吴言侬语

杨家村是一个古村落,村子里大概有二三十户人家,村子远离市依山而建。空气清新,水源干净,村里地理位置也不错,冬暖夏凉,用古话来说算是一块风水宝地。除了现代设备不充足,也确实是个宜人的好住处。 杨家村之所以叫做杨家村,不仅仅村子里姓杨的占很大一部份,还因为那个村子里杨树很多,多的是几十年的老杨树,足足有两人合抱得粗。 一到夏天绿树成荫,村子里的人就坐在树下纳凉或者吃饭。傍晚的时候是最为舒服的,树...

荒唐的情,糊涂的爱

人生有些路在于选择,走错一步,步步皆错。 富贵是她娘唯一的女儿。她娘生下她后,肚子再无任何动静了。 独生子女的富贵像极了她娘刁蛮任性,长得高高大大,丰满圆润。她娘在她十八岁那年就放出消息,自家女儿要招上门女婿。 那个时候有许多山旮旯里的人家,男孩子生了一堆,长大后难成家,做上门女婿是结婚的唯一出路。 富贵娘帮着女儿挑挑拣拣,终于找到一户人家有六个儿子。大儿子长相斯文,已经结婚成家。下面还有大...

男医生在妇产科的日子…

“你们这里没有女医生吗?我要换医生” “今晚我值班,没有女医师。” “那我不做了”看病的大姐扭头就走。 关门声震得整个楼道都听得见,这样的场景不是第一次了,我早已习惯。 去妇产科遇到的是男医生,搁谁都会心里膈应,不过还好,作为本职业的医生,必须得过自己心里的这一关。 我是学医的,本来没打算进妇产科,但是学医的人都知道,在学校是进各个科室学习的,最后哪个科室的成绩优异就进哪个科。当时,我的外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