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鲜的夏令营囚禁了我!

这个故事来源于我的一个梦 燥热的夏天。像蝉一样焦躁又到单调的日子。我在家吃吃睡睡浑浑噩噩,我妈发挥着她的主宰大权,要求我每天八点起床。 果不其然,第二天我妈七点半就过来揪出被窝。第三天更为过分六点就把我从甜蜜屋中踹醒了。“我恨啊!”我咬牙切齿的说。 每天有了我妈的花样抓人方式,一周后我改变策略每天反敲她们房门。从我爸妈的眼中看出大熊猫后,他们欣慰的走了,我开始一个人打开电脑,开始疯狂的飞车飞...

我没能放下,但我不再主动。

1。 有人说,失望都是一点一点积攒起来的,等失望积攒得够多了,一切也就来不及了。 姜皓每一天晚上都会去接徐熙下班,前段时间姜皓因为失业了心里很烦闷就让徐熙陪自己去逛逛,徐熙答应了,但下班之后的徐熙觉得上了一天的班特别的累:“还是改天吧,我真的很累。”,姜皓微笑着说没事儿,那我送你回去吧。 姜皓第一次去接徐熙是因为答应过徐熙去接她下班,但因为工作繁忙加班的缘故,几次都失约了,那晚大雨,姜皓为了...

[蚂蚁小说]抉择

刘坤今年二十八岁,供职于市里某机关单位。小伙子年轻有朝气,一表人才,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是单身。四邻八乡的大娘大婶们经常乐呵乐呵地给他介绍对象。 这不,年前李大娘给刘坤介绍了一个女孩子小陈。小陈长得挺漂亮,性格温和开朗,特别是这女娃娃生来就勤快,每天在家里忙里忙外,把屋子里收拾得一尘不染,井井有条,邻居见了人人夸。可是,小陈有两个短板——个子矮和工作不稳定。 刚开始刘坤有些犹豫不决,后来鼓起勇气...

海外凤凰失婚记(1)

这一天,是M人生很重要的一天。这一天,M要去市政厅宣誓成为荷兰公民。 他换上平时舍不得穿的那件条纹毛料西装,这件衣服是他来到荷兰前二哥送给他的。只有在非常重要的场合,他才会穿。今天,他要去市政府宣誓成为荷兰公民,必须穿这件衣服。他精心地洗了澡,吹了头发,穿上西装,换上皮鞋。出门前,他顺手扯起窗帘把脚上的皮鞋抹了两把。其实,那皮鞋根本就是新的。 他轻快地走到大街上,眼前一亮,阳光清亮得...

童话——樱桃宴会

穿过浩瀚的沙漠和无边无际的大海,踏过荒草丛生的旷野和古老神秘的原始丛林,在梦的深处,那是一个年岁悠远的国度,战争与暴力的魔爪还尚未蔓延到这块人间乐土,在这个一年四季都有温暖阳光的地方,人民生活美满而幸福。 就在这样一个世外桃源里,生活着一个悠闲快乐的国王。他从来不用为他的国家发愁,从来不用为他的百姓担忧,人们实在是太和睦了,连一个吵架的都没有。 国王每天关注的就是他的花园,他在他美丽的花园里...

爱情像地球尽头的晴空

黄昏时,窗口芒果树叶上吹来的风微凉,葛叶抄着吹风机,站在窗口吹头发。流云漫天,天低处一层绯红的云霞,在小楼下的十字路口一排榕树上空映照。韩树站在一条街口的紫薇树下,背后车水马龙,他却正低头看一只从脚边走过的白猫。满天榕树叶逐渐暗下去,却显得那只猫分外白净,它扭过胖脸怯怯地望韩树,脚步轻盈地走进路边一家韩国风味快餐店。 今晚风有些大,当葛叶和韩树走去卓越城的时候,一阵又一阵清凉的风扑到脸上来,...

【中短篇】姗姗佳人入我心

【一】 2012年12月27日,是我相恋了三年异地恋一年的大学女友的生日。 电话里头,狄冬兴奋地对我说,醒乐,来杭州吧。我家楼下就是你们作文品牌的培训中心,你到这儿上班,我们就可以天天在一起啦! 我乐不可支,激动得牙齿打颤,说,我跟家里交代一下,等我的消息! 正准备给我的老爸打电话。妈妈的电话进来了。我把手机在手心转了一圈,心想,也好,你的宝贝儿子要远赴他乡了,平时总嫌我懒,这下你们两位老人...

二驴之死

如今生活在城市里,偶尔还会在梦里见到小时候在农村发生的事,最难以忘却的是那年二驴死了。 二驴之所以叫二驴,是因为他有一头老驴,长辈们说那头老驴比二驴的年龄还大,据说是他父亲留给他的,他和老驴关系特别好,像亲哥俩,所以大家都笑称他为二驴。二驴天生智力障碍,至于他的母亲是谁,村里没人知道。人们只记得那年一个壮硕的男人,带点傻气,怀里抱个婴儿,不哭不闹的,左手牵了一只驴,驴脖子上的铃铛“铛铛”的响...

有一种朋友圈叫只对你可见

1 夭夭给秦安单独设了分组,每次看到好玩的,好吃的都会第一时间发到朋友圈。 但是,只对秦安可见。 夭夭和秦安是在项目洽谈会上认识的,一个是主办方,一个是会议承接方。 秦安作为主办方的会议负责人,自然是对会场布置紧跟的。 春暖花开,万物复苏,看着花树上冒出来的一簇簇的花骨朵,夭夭心中充满了喜悦。 没有什么比生命的复苏更让人欣喜的,一切都是那么生机勃勃,充满了希望。 当然,在这么好的心情下,夭夭...

我已经开始想你了,想摘颗星星给你

2018年3月27日 星期二 晴 文|蝉衣c 01 一叶约我游西泠印社,我和她已经好几个月没见面了,过完年今天是第一次见面。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大家都越来越忙,不是你有事,就是我有事。能约到一块的时间越来越少。 一叶穿了一条蕾丝雪纺连衣裙,背了一个黑色MK单肩包,脸上很精致,还是那款颜色的口红。见到我,一叶便大步朝我走来说,亲爱的,想死宝宝了! 一叶说,为什么我们之前天天可以约见...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