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图写故事】你是我最帅的男人

1 一阵鸟儿的叽喳声惊醒了我,我睁开眼望向窗外,又一个枯燥的清晨来临。 放在床头的手机铃声响起,一串陌生数字,先别慌,这种陌生电话,我每天接到不计其数,要么是各种无聊的诈骗,比如说:你欠巨额电话费,你有个毒品包裹,法院有你传票等等等等,要么就是寻亲有了眉目,比如说:大西北的沙漠上看到你爸,北方的蒙古包里看到你爸,东北的大森林里看到你爸等等等等,前提是:一手交钱,一手传给你照片。 还好,照片钱...

小分手

叶一一坐在机场的候机大厅里左顾右盼,期待下一秒的一个转身杜司康就能出现在她的眼前,但事实还是让她失望了。 半个小时前,她和杜司康在学校附近租的小小的三十平米的出租屋大吵了一架,起因仅仅是因为一碗西红柿鸡蛋汤,好不容易挨到晚自习下课的叶一一走进出租屋麻利的做起饭来,其实叶一一并不擅长做饭,不过自从她和杜司康租了房子住在一起之后,做饭的任务就好不默契的落到了叶一一的身上。 俩人其实也商量过出去吃...

世界上最漫长的表白

二十年后的某个早上,在做了八十多年的光棍之后,王二憨将孤独地死去。那时候离他那头老母牛吃草噎死也已经过去四十多年。没人将会知道那些日子里,王二憨到底是怎样走向漫长的孤独。想起六十多年前的时候,我现在才知道,王二憨这段粘滞的命运,将从那个时候开始萌芽。 那个时候王二憨已经有了奇怪的躁动,只是他还不知道这躁动源于村东头的许玉兰,而非他那头老母牛。那时王二憨已经见过许玉兰好多次,多到二憨的初等数学...

纪实小说•育儿婚姻|女儿,我想对你说3

2018年3月23日 星期五 小雨 岳母患带状疱疹,医院一查得了糖尿病,对她如晴天霹雳,打击很大。她的亲生女儿却不管不顾,不知道出于何心。 我再也按耐不住,主动提出带岳母寻医问药,不管妻子开不开心,有病得赶紧治疗,岂可耽误?有一家糖尿病专科医院的党支部书记是我同事岳母,通过其关系寻找最得力的专家诊治。一碰头,俩岳母居然还是老邻居,世界真是小。岳母的病属于早期,问题不大,听专家...

54驴都不在同一个坑跳两次,人却出尔反尔

作者|柴火妞 ✉ 在感情里,大家说,你可以爱错三五个人渣,但你不能爱一个人渣三五次。走错一次路,可以骗自己说运气不好,但你要是总往一个坑里跳,那你可能是智障。 说得挺有道理,好多人也并不嗔怪,竟傻笑一声,无奈地承认,可能自己确实智障。 高三复习的时候,学霸会告诉你,要建一个错题集,把平常考试做错的题,都收集起来,反复查看练习。因为容易让我们摔跤的地方,也就那么几个,死磕过了,就再不会犯错了...

她爱上了一个人类

-1- “我需要一个......呃,少女形象的家务机器人。”姜琢四处逡巡着。 “请跟我来。”售货员笑着作了个邀请手势。 他眼光扫过这些五官和体型大同小异的机器人,打了个哈欠。正打算离开时,一个身穿深蓝色连衣裙的少女机器人定住了他的目光。她眨巴了下眼睛,发出“啪嗒”的声音。 姜琢愣了一下,对她勾了勾手:“嘿,你再眨一下。” 她的眼睛便又啪嗒啪嗒地扑闪了一会儿,姜琢抱着胳膊,嘴角撇出一抹笑走近她...

散了青春

苏瑞从来也没想过这世界上会有这么好玩的人。 她认识韩飞不过是一周前的事情,怎么就能够七八次在上课的时间就笑出声来,然后遭受到来自各科老师狠狠的白眼。 高一结束之后,苏瑞所在的高中开始实行高二分科的制度,因此原来的班级也就就地解散,苏瑞本来是想选理科的,但是架不住自己的妈妈给自己做思想工作。 瑞瑞呀,女孩子可不敢学理科的咯,你去学文科好好培养气质知道伐?你看你爸爸学理科都变成一个书呆子,一点浪...

请不要在夜里喝醉

“你知道吗?她真的和我分手了,你敢信吗?我那么爱她..我那么..呕...”男人醉醺醺的,他很重,我吃力的扶住他,并且希望他不要乱动,男人身上的酒气把我呛得不行,几乎一度想要把他丢在某一条充满流浪汉的巷子里。 我能这么做,而且我这么做,心里并没有任何哪怕一丝的愧疚,因为我和这个男人素不相识。 我在回家的路上碰见他的,是晚上,他拿着一个酒瓶摇摇晃晃的走在大街上,像是一只鸭子在跳舞,还是一只...

【青春】 我用余生敬清欢

文|布本木 我眼睛蹬着她,情绪失控,我两眼发红已不成模样,我拿起手上的刀,对着她的肚子砍过去,她拉着我的衣裳求我放过她……我听不见,我理性的砍了她的肚子和脖子,每砍一刀我嘴角微笑就更凄凉,直到她不在挣扎,肚子里滑落一个活婴…… 01 我是一名普通高中的青年教师,一毕业,就凭借非凡的实力成功成为级长。 我的学生都很喜欢和我说心里事,但很多时候,都是和爱情有关。我并没有责怪他们,爱情来了,谁又能...

四五二十

“啪!”室友麻利地关上了灯。 我闭上了眼睛。 一 “祝你生日快乐~~~~~刘欣!” 言小谢起头唱了第一句,发现刘欣没有跟着一起唱,就号了一嗓子,让刘欣一起唱。 “煮你生日快乐~~~~祝你盛日快乐~~~~猪你生日快!乐!!!!!” 鬼哭狼嚎完了一首生日歌,我睁开眼睛,呼地一声,吹灭了插在蛋糕上的九只五颜六色的蜡烛。这个是刘欣的主意,因为她说四五二十,插九根吧。 我们放了一点音乐,平淡地吃着蛋糕...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