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住那只老妖怪
捉住那只老妖怪

时灵是一名捉妖师。 当她第八次路过碧水湖时还是没有捉到一只正儿八经的妖怪。 猫在芦苇丛里的溯洄嘲笑她:“小丫头,又逮到什么猎物啦?” “哟!”靠近了他“啧啧”两声,“怎么啥都没有?上次好歹还有一头六十年的野猪垫垫肚子。” 时灵被说的发窘,梗着脖子冲他喊:“干你何事?” “嗬!”溯洄变回了蓝幽幽的水怪,青面獠牙吐出蓝色的舌头,“小丫头脾气见长。” 时灵顿时蔫了火气。 溯洄是一只水怪,准确的来说...

孤独的颈椎
孤独的颈椎

本文参加简书七大主题征文活动,主题:魔幻现实主义。 1、“脖子好疼。”胡大海一边抽烟一边仰着头揉脖子自言自语。 现在是凌晨一点二十,公司楼下的吸烟区挨着垃圾处理点,现在看起来阴森森的。尽管烟味儿很冲,可他还是能闻到一股隔夜垃圾馊腥气。 强烈的酸臭刺激着鼻黏膜,经过神经传导放大之后,直达大脑里管理嗅觉的某个区域。这一系列化学效应竟然使身体感受到了某种寒意,胡大海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哆嗦,加班加到麻...

我多喜欢你,你不知道
我多喜欢你,你不知道

平凡是人生常态,暗恋也是。 01 时间倒回十年前,我十五岁,上高中,要是那时在大街上看见南乔,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往地上摸一把泥土糊在脸上,吹鼻子瞪眼睛,有多丑扮多丑。 而十年后的今天,若还有机会再见南乔一面,我猜我一定可以泰然自若地、笔直地从他面前走过。昂首挺胸,眼神中不再带有一丝闪躲。 因为时间教会我很多东西。 在这漫长的十年,我一个人走了长长远远的路,去过形形色色的地方。 知道这世上除了南...

寸心相思,情深缘浅
寸心相思,情深缘浅

天青微雨细纷纷,繁华的京畿街道熙攘,两旁的林立木柱上悬鲜红的灯笼,随风摇曳。 几声厉声呵斥,引来行人驻足。几个壮实的家丁正揪着一个小乞丐,开始拳脚相加。住手。燕士钊手臂轻拨,将犹自抱着鸡腿的小乞丐抢过来。 “你好大的胆子,敢管我们的事!” 燕士钊眸子寒光一现,念及自己的情况,还是收下了袖口的短刀。而后,足尖一踏,跃过人群远去。 在一处山洞口,燕士钊放下脏兮兮的小乞丐,再一看如雪的白衣都成了黑...

不要和缺爱的女孩谈恋爱
不要和缺爱的女孩谈恋爱

1 张爱玲在《小团圆》里写:他喜欢过她,照理她不会忘记,喜欢她的人太少了。 《小团圆》是张爱玲的自传体小说,书里大部分都是张爱玲的感情实录,这句话也是张爱玲真实的心理,从她的成长环境和小说里的人物性格都能看出来,张爱玲是极为缺爱的。 柏邦妮在《奇葩说》里感叹:心里全是苦的人,要多少甜才能填满啊。马东说道,“邦妮,你错了,心里有很多苦的人,只要一丝甜就能填满。” 缺爱的女孩也是这样,如果有一个...

小鲜花,猛于虎
小鲜花,猛于虎

我喜欢你。就一点点儿喜欢。 小说作者:尚钟夏 【一】 简洁而宽敞的房间里窗明几净,日光跳跃,中间腾出的一小块空地上,女演员正忘我地表演,忽而被人冷硬地打断:“抱歉,你可能不大适合这个角色,可以离开了。” 女演员一愣,失落地默默转身走了。 和温榭一起来试戏的同学捅了捅她,悄声说:“导演可真是不给人留情面,也不知道待会儿会不会看在咱们和他是校友的份上,对咱们友善一些。” 温榭看向窗边的男人。 顾...

那么喜欢就去追呀
那么喜欢就去追呀

那年我对程胜说:那么喜欢就去追啊! 今年我对自己说:这么喜欢就去追啊! KTV大房包厢里只有一个男人在唱。准确来说,是只有一个孤独的男人在唱。我赶过去时,他已经整整唱了五个半小时。 声音沙哑。 喉咙干涩。 甚至连字都咬不准了,他喊也要喊出来。 像极了垂死挣扎的骆驼,死死抓紧最后一颗救命稻草。 但明知道那根稻草并不属于自己。 屏幕上映出的两行歌词,程胜闭着眼睛都能默唱出来。 我已经有勇气听到你...

一树梨花开太白
一树梨花开太白

一 姜老爹死了,死在院子里的大梨树下。老僧入定一样,盘腿坐在一个旧蒲团上,背倚靠着身后粗壮的树干。仰着头,微闭着双眼,眼窝深陷在皱纹密布的脸上。干瘪的嘴角挂着一丝无奈的苦笑。 此时,正是梨花盛开的时节,满树梨花雪白雪白怒放在枝头,争先恐后吐着幽香。微风拂过,纷纷扬扬的花瓣儿,雪片儿般落在姜老爹头上、脸上、和洗得发白的旧中山装上。他就在这轻盈盈的花瓣儿中葬着。 刘老...

假如,我从不曾遇见你
假如,我从不曾遇见你

亲爱的作宝: 几乎正是去年此时,我入驻了简书。那时我从未预期过,会遇见这样一个你。 我翻着自己一年前写的若干故事,边笑边摇头。我尚有十余篇这样的故事,一直处在私密状态,再也不好意思继续无知无畏地发出。 时至今日,我依然会不时回味初遇时与你的对话,也依然会庆幸,好在我保留了足够的矜持与自知。 昆明城已经结束一年中最冰冷无味的日子,重新回归春城本来该有的模样。今天的天气很好,我敲着这篇写给你的文...

西瓜味的柠檬水
西瓜味的柠檬水

序 扔在砂锅里的勺子溅起一些汤,恰巧落在我的手背上。 她好像察觉到我皱起眉头,“我希望你明白,这些话我是对你一个人讲的,用冷水冲一下吧” …… “周洋,我见过他妈妈,她希望我离开。我的生命里竟会遇到这样一段受阻的感情,偶像剧里才会有的玛丽苏情节。” 周洋把我拥在怀里,我听到他长长地叹了口气:“不要说了,我认识的夏天是快乐的。” “好了,跟我回去吧,我不会再让别人欺负你的。” 第一章 “周洋,...

夫子别跑
夫子别跑

苏休思托着下巴望着窗外,午膳时刻,寺内没有什么人走动。 也不知道这次父皇为什么会让她来这个古寺求佛,看不出来父皇还是那么迷信的人啊。 苏休思叹口气,她虽为皇室唯一的公主,在外人看来,她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却鲜少有人知道,她并不受宠。 生母不在,皇后虽对她很好,可她知道,她只是出于礼节。说得明白些,皇后只是把她当做客人罢了。 在寺中逗留了几日,便有人来通知苏休思回...

致青春:再见还是会再见
致青春:再见还是会再见

很多个晚上,星星很多也很亮,安静而美好,像极了那年优秀的许安。 -1- 初三那年,我喜欢把一些事情定义为“命运的安排”。 比如:数学考试又一次没考及格,语文作文又没拿到40分,英语还是万年的58分。 我把试卷哗啦啦塞进同桌许安的桌洞里,再一次威胁他: “不许动啊!咱俩的命运安排你,得把考霸的资质通过这种方式传给我!” 许安每次见到我一本正经的模样总忍不住朝我翻白眼,“迷信!老封建!” 他总是...

我爱的姑娘,她死在北方
我爱的姑娘,她死在北方

后来,北方的天空上洒满了乌云,稀稀拉拉,哪里都是。 -1- 2006年冬天,华北的街道上结了层冰。那层冰很薄,轻轻一踩就会碎掉,下面的积水便会溢出来把那廉价的鞋子弄湿。这种事我经常做,一个人散步的时候会做,一个人发呆的时候也是。 冰片碎裂的声音总会给人带来快感。就像记忆里所有的骨头断裂了一样,白得嚇人,裂掉了也痛快。 在一个狭窄的巷子尽头,有一座两层的小楼,那小楼后面有一排墙皮往下掉的危房,...

12岁那年的月光
12岁那年的月光

(一)所谓八月 彼时的八月,12岁,娇俏可爱,是上山村十里八乡人见人夸的小美人。 八月出生的时候,恰逢八月,于是八月的爸爸就给她起名八月。 八月8岁时,爸爸因高空作业失足,跌下楼摔死了,所在的工地只象征性的赔给八月家一点小钱,八月妈由于投路无门,此事不久也不了了之了。 八月还有个弟弟,小十一,农村人迷信,认为名字越简单,孩子越好养活。八月爸爸死的那天,弟弟十一也才刚满1岁。 (二)母亲改嫁 ...

佛爱苍生,而我爱你
佛爱苍生,而我爱你

01. 当有天你开始怀念以前的日子,开始唠唠叨叨,会静静发呆,别人问你,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你会回答,因为年少不够勇敢,错过一个人。 小学二年级的时候,老师为了优化最佳的学习效果,特意安排了一对一辅导。一个优等生,一个差生,两个人成为同桌。 而我是那个优等生,他是学习不怎么好的学生。 本着认真负责的使命感,会主动教他学习。但是守恒定律在这个地球经常是失衡的,我是优等生,却是一个顽皮的优等生...

查看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