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么喜欢就去追呀
那么喜欢就去追呀

那年我对程胜说:那么喜欢就去追啊! 今年我对自己说:这么喜欢就去追啊! KTV大房包厢里只有一个男人在唱。准确来说,是只有一个孤独的男人在唱。我赶过去时,他已经整整唱了五个半小时。 声音沙哑。 喉咙干涩。 甚至连字都咬不准了,他喊也要喊出来。 像极了垂死挣扎的骆驼,死死抓紧最后一颗救命稻草。 但明知道那根稻草并不属于自己。 屏幕上映出的两行歌词,程胜闭着眼睛都能默唱出来。 我已经有勇气听到你...

一树梨花开太白
一树梨花开太白

一 姜老爹死了,死在院子里的大梨树下。老僧入定一样,盘腿坐在一个旧蒲团上,背倚靠着身后粗壮的树干。仰着头,微闭着双眼,眼窝深陷在皱纹密布的脸上。干瘪的嘴角挂着一丝无奈的苦笑。 此时,正是梨花盛开的时节,满树梨花雪白雪白怒放在枝头,争先恐后吐着幽香。微风拂过,纷纷扬扬的花瓣儿,雪片儿般落在姜老爹头上、脸上、和洗得发白的旧中山装上。他就在这轻盈盈的花瓣儿中葬着。 刘老...

假如,我从不曾遇见你
假如,我从不曾遇见你

亲爱的作宝: 几乎正是去年此时,我入驻了简书。那时我从未预期过,会遇见这样一个你。 我翻着自己一年前写的若干故事,边笑边摇头。我尚有十余篇这样的故事,一直处在私密状态,再也不好意思继续无知无畏地发出。 时至今日,我依然会不时回味初遇时与你的对话,也依然会庆幸,好在我保留了足够的矜持与自知。 昆明城已经结束一年中最冰冷无味的日子,重新回归春城本来该有的模样。今天的天气很好,我敲着这篇写给你的文...

西瓜味的柠檬水
西瓜味的柠檬水

序 扔在砂锅里的勺子溅起一些汤,恰巧落在我的手背上。 她好像察觉到我皱起眉头,“我希望你明白,这些话我是对你一个人讲的,用冷水冲一下吧” …… “周洋,我见过他妈妈,她希望我离开。我的生命里竟会遇到这样一段受阻的感情,偶像剧里才会有的玛丽苏情节。” 周洋把我拥在怀里,我听到他长长地叹了口气:“不要说了,我认识的夏天是快乐的。” “好了,跟我回去吧,我不会再让别人欺负你的。” 第一章 “周洋,...

夫子别跑
夫子别跑

苏休思托着下巴望着窗外,午膳时刻,寺内没有什么人走动。 也不知道这次父皇为什么会让她来这个古寺求佛,看不出来父皇还是那么迷信的人啊。 苏休思叹口气,她虽为皇室唯一的公主,在外人看来,她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却鲜少有人知道,她并不受宠。 生母不在,皇后虽对她很好,可她知道,她只是出于礼节。说得明白些,皇后只是把她当做客人罢了。 在寺中逗留了几日,便有人来通知苏休思回...

致青春:再见还是会再见
致青春:再见还是会再见

很多个晚上,星星很多也很亮,安静而美好,像极了那年优秀的许安。 -1- 初三那年,我喜欢把一些事情定义为“命运的安排”。 比如:数学考试又一次没考及格,语文作文又没拿到40分,英语还是万年的58分。 我把试卷哗啦啦塞进同桌许安的桌洞里,再一次威胁他: “不许动啊!咱俩的命运安排你,得把考霸的资质通过这种方式传给我!” 许安每次见到我一本正经的模样总忍不住朝我翻白眼,“迷信!老封建!” 他总是...

我爱的姑娘,她死在北方
我爱的姑娘,她死在北方

后来,北方的天空上洒满了乌云,稀稀拉拉,哪里都是。 -1- 2006年冬天,华北的街道上结了层冰。那层冰很薄,轻轻一踩就会碎掉,下面的积水便会溢出来把那廉价的鞋子弄湿。这种事我经常做,一个人散步的时候会做,一个人发呆的时候也是。 冰片碎裂的声音总会给人带来快感。就像记忆里所有的骨头断裂了一样,白得嚇人,裂掉了也痛快。 在一个狭窄的巷子尽头,有一座两层的小楼,那小楼后面有一排墙皮往下掉的危房,...

12岁那年的月光
12岁那年的月光

(一)所谓八月 彼时的八月,12岁,娇俏可爱,是上山村十里八乡人见人夸的小美人。 八月出生的时候,恰逢八月,于是八月的爸爸就给她起名八月。 八月8岁时,爸爸因高空作业失足,跌下楼摔死了,所在的工地只象征性的赔给八月家一点小钱,八月妈由于投路无门,此事不久也不了了之了。 八月还有个弟弟,小十一,农村人迷信,认为名字越简单,孩子越好养活。八月爸爸死的那天,弟弟十一也才刚满1岁。 (二)母亲改嫁 ...

佛爱苍生,而我爱你
佛爱苍生,而我爱你

01. 当有天你开始怀念以前的日子,开始唠唠叨叨,会静静发呆,别人问你,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你会回答,因为年少不够勇敢,错过一个人。 小学二年级的时候,老师为了优化最佳的学习效果,特意安排了一对一辅导。一个优等生,一个差生,两个人成为同桌。 而我是那个优等生,他是学习不怎么好的学生。 本着认真负责的使命感,会主动教他学习。但是守恒定律在这个地球经常是失衡的,我是优等生,却是一个顽皮的优等生...

我喜欢你,与你无关
我喜欢你,与你无关

文|云晞 谢谢你,来过我的世界。 2018/01/18 周四 晴 ① 向邮筒投出第七封信后,我收到了许承安的微信好友申请。 矜持了几分钟,我按下了接受键。“嘿,男神,你好啊。”消息发送成功后,我拿着手机挨个给室友炫耀,告诉她们我成功撩到了男神。 在室友利刃般的眼神下,聊天界面又弹出了白色对话框:你写的信,我都收到了。 信都收到了。然后呢?我想问,但忍住了。不行,要矜持。既然他已经自己主动来加...

蓝狐小离(完整篇)
蓝狐小离(完整篇)

蓝狐小离 1. 洞口的珙桐树花瓣,在雨水中泛光,梵净山的雨,下了整整一个夏季。 洞穴里一块巨石上,铺着潮湿的枯草,中央匍匐着一只蓝色的小狐。 她是小离,一只瘸了腿儿的小狐。 不记得是哪一年,她被遗弃在这里,那棵老珙桐也陪了她百年有余。 昏昏然睡着,眼睛却睁得很大,珙桐树上一只小松鼠,湿漉漉地歪脖子冲她挤眼睛。 蓝光中,她站起来,也冲小松鼠挤了挤眼。 小松鼠嗖地不见了,枝头叶子落下大片水珠。 ...

(小说)潘金莲不后悔
(小说)潘金莲不后悔

前言 文化大革命这场浩劫刚刚结束,春风没法一夜之间融化十尺寒冰,各种奇异的事情仍在发生,何况山高路远,一痤小县城,男女之事,也可能上升为政治博弈。 第1章 行刑前的魂灵牵挂着女人,女人却在对镜贴花 行刑前的魂灵是躁动的,看行刑的人群也是躁动的,震慑的威力在空气中传递,涌动在每个人心中。 郭俊被公安架着胳膊往大卡车上拖,他的一条腿因为事先被射击过,仍无法行走,从案发到枪决,才短短的一个多月,他...

致命心跳
致命心跳

致命心跳 第一幕:离奇死亡。 外景:去学校的路上。 风华:喂,夏晴。你知道吗?昨天张铁柱死了。 夏晴:{夏晴听到这个消息后显得无比震惊}什么?你开玩笑的吧。昨天下午,昨天下午我们不是还在一起听课的吗。怎么突然就死了呢?他到底怎么死的啊。 风华:{风华看到夏晴一脸紧张,有意想吓吓她}夏晴,你相信这个世界有鬼吗? 夏晴:我当然不…{停顿五秒}不知道。 风华:我给你说啊,...

男生如何合理提高自己的性能力
男生如何合理提高自己的性能力

快来涨知识吧

“不喜欢人家你还把人家肚子搞大!你这个浑蛋!”
“不喜欢人家你还把人家肚子搞大!你这个浑蛋!”

文/谢羲和 一、好大的一只狐狸 我紧握着剑,蹲在石头后面,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前方。 盛夏的夜,远处蝉鸣,还有近处草丛中的点点萤火,月光洒落,溪水微微泛起涟漪,一个穿着一身白色衣裙的女孩子坐在溪边的岩石上,晃着脚尖去点脚底下的水,她嘴角噙着笑意,不时转头去跟身边的人说话。 那是一个俊美的青年,穿着一身白袍,嘴角含笑,十分风流倜傥。 我看着他,赞叹道:“好大的一只狐狸!” 我纵横除妖界这么久,已...

查看更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