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锦衣卫虽然讨厌了些,我却……却很喜欢你!”

2017-11-08 17:59:37作者:有个故事茶馆

文 | 烟柳

01.

在六扇门饥寒交迫、快揭不开锅的口,京城富商徐三石送来了一件案子,说只要找到他跑的小妾,便奉上一百两谢银。

盯着徐三石伸出的一根手指头,我的眼睛贼亮贼亮的。

京郊十里,酒肆。

我捏着三文钱,灌了一下午的水,在发现小伙计看我的眼神都带着不屑的时候,我又深深叹了口气。

办案嘛,难免遇到挫折,就算我千辛万苦追踪到徐三石的小妾,也有人先我一步,充当我职业生涯上不屈不挠的绊脚石。

徐三石的小妾出来后,就在这家酒肆楼上的东边厢房中歇脚。

而我定睛一看,西边厢房中,隐隐透出凌厉刀光,虽看清了几人人影,呼吸却微不可闻,偶尔开门,我便瞧见了那些人腰上别的绣春刀。

放下茶碗,我沉下心来孤注一掷,底下暗器“嗖”地出手,打中了一个暴烈汉子。那汉子陡然被伤,果然跳起来大叫,引得大堂一片混乱。

趁着鸡飞狗跳、人仰马翻之际,我隐匿着身子飞身上楼,朝东边厢房扑去。我只要在西边厢房的一群绊脚石没察觉之前,抓住了里面徐三石的小妾,再和约定好在外接应的师兄一碰头,这个案子便成了!

我仿佛已经看见白花花的银子在朝我招手。

借着阁楼地势掩映,我打开房门,里面的女子见到我时吓了一跳,我一个飞扑过去准备奔向银子的怀抱,蓦然背后两道劲风划过,一道人影如鬼魅般制住了那女子。

而另一道人影,从后面活生生将我拎住了。

我,六扇门四大名捕之一,竟然被人拎在了空中!

简直是奇耻大辱!

“把她带回去。”冰冷却有磁性的声音从那人影口中发出。

我浑身一激灵,挣扎着双脚落了地,脸上堆出腻死人不偿命的笑容,转过身。

甘豺羽穿着一身黑色锦衣卫暗纹云龙蟒官服,长身而立,挺拔卓然,威势摄人。

我欲哭无泪–又撞上了这个煞星!

“原来是羽都使,出京赏花吗?也是,这三月的京郊着实美得很。小人出来办案,多谢羽都使出手相助,我师兄已经等在外面了,就不劳烦都使大人带这女子回去了。”我一边说,一边靠近擒住女子的那位高手:“兄弟辛苦了,这等粗活还是我干来吧。”

高手高冷如山。

“本官出来办案,这位女子是人证。”甘豺羽打开手中的折扇,往房间的凳子上一坐,旁人便极有眼色地将桌子擦了又擦,摆上他专用的茶具,拿了随身携带的专用茶叶,泡出一壶茶水,递到他面前。

一个刀口舔血的锦衣卫头子,讲究得跟青楼里的花魁一样。

我用耐心和爱心包容着他的花式炫富。

《“你们锦衣卫虽然讨厌了些,我却……却很喜欢你!”》by 有个故事茶馆

“都使大人,这女子是我先找到的,待我这里的案子完结,我便把她送到锦衣卫去。”

甘豺羽闻言轻笑:“人明明是我先找到的。而且锦衣卫的案子,当然比你们六扇门专管的找鸡找鸭的小事重要–你迟迟不走,是在等你师兄吗?”

甘豺羽悠闲地晃着手里的茶杯,“真是不巧,今儿个六扇门那块有几个小贼,偷了你师父一些重要物什,你几个师兄,大概都在忙着捉贼,而且–”

他站起来,推开窗户,指着外面的湖水,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忍冬大人,你没路跑了。”

即使我一无所有,也不将就你

—1— “就凭你这个情况,你还挑啥?咱俩凑合过得了!” “你看你,你有啥,要姿色你没有,你看你那身材瘦的跟个杆子没啥两样,还带着一身穷酸味,我肯收你,那是因为你还年轻,别不知好歹!” “……” 隔着话筒,这个粗鲁的老男人满腔热血的吐槽着林静,只因林静和他说:“我们散了吧!” 没有林静的回应他倒更加来劲了,说着说着还骂起来了! 等他说累了,林静直接挂了电话,连句废话也不想跟他讲。 听你把话说完...

我的诅咒让海瑞断子绝孙!

引子: 《万历十五年》中记载海瑞的王夫人“在极为可疑的情况下死去。”而海瑞的小妾韩氏在王夫人去世前十一天上吊自杀了。十一天之内,海家突然死了一妻一妾,这使海瑞的家庭生活变得扑朔迷离。夫人王氏究竟因何而死?小妾韩氏又到底为何自杀?这些事已经成了千古之谜。 此文是我站在悲悯韩氏的角度写的,纯属个人观点,不喜勿喷! 1、 一阵冷风吹过,我一个激灵醒了过来。正准备翻身,妈妈咪呀,吓死我了,我才发现此...

分到20㎡ 老坛酸菜味的军人家属房

我想有个家,一个不需要太大的地方。 (一) 2015年初,新婚第三天,我和老公随军来到部队,住进了家属房,开始被称为“家属”。 来时的路上,老公一直给我打预防针:房子不大,老旧,要有心理准备! 我不以为然,寻思着都21世纪了,能有多差的房子。夜幕降临,司务长早守候在门口,见到我们大步迎上来,拉扯着行李箱,兴冲冲地说:连长,家属房都收拾好了,你和嫂子好好度蜜月吧! 所谓的家属房就是一栋两层的石...

文科男遭遇工科女(下)

-1- 阿三跟老周说,舍友想认识一下他,方便的话就一起出去吃个饭。其实,这也是让老周作为男朋友的身份请大家吃个饭。 阿三对舍友说的是,老周没有档期,这个饭是吃不成了,不过她有时间,宿舍人可以一起去嗨。 然后,整个宿舍的人都沉默了。过了足足有一个星期了,阿三兴高采烈地回宿舍,要宣布一个惊天大消息:老周决定请双边宿舍的人一起吃饭,都认识一下。阿三可开心了,虽然老周的朋友她基本都认识,但是,这么正...

“对不起,我送你的包,是借钱买的”

01 前两天,看一期情感节目,对其中的一对嘉宾,印象深刻。 白露和小黑是一对相恋一年多的情侣,最近,白露要和小黑分手,小黑不同意,两人上节目调节纠纷。 小黑说,白露嫌自己没什么钱,所以要分手。 白露连忙争辩,说自己不是物质的女孩,只是不能忍受小黑的欺骗,才想分手。 在主持人的询问下,我们才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小黑刚开始追白露的时候,说自己工资很高,第一次约会后,就买了个奢侈品包包送...

体制内的她们 还记得那些年的网恋吗?

- 1 - 2010年10月,应届毕业的刘梅花正式到了星州市环保局办公室上班。刚上班没几天,她就摊上了一个加班夜。 市人大临时通知要来调研,局长要求办公室赶紧出一个汇报材料,这种大材料倒还轮不上刘梅花,但是主任不走,她也不敢走,跟着坐在办公室把另外一个小材料反复修改。 一直坐到晚上十点,手里的小材料已经改的差不多了,主任还没有要走的意思。刘梅花偷偷打开QQ,想找人聊聊天。一点开,一眼就看见孟...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