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瓜味的柠檬水

2018-04-03 09:46:04作者:桑榆的ID

《西瓜味的柠檬水》by 桑榆的ID

扔在砂锅里的勺子溅起一些汤,恰巧落在我的手背上。

她好像察觉到我皱起眉头,“我希望你明白,这些话我是对你一个人讲的,用冷水冲一下吧”

……

“周洋,我见过他妈妈,她希望我离开。我的生命里竟会遇到这样一段受阻的感情,偶像剧里才会有的玛丽苏情节。”

周洋把我拥在怀里,我听到他长长地叹了口气:“不要说了,我认识的夏天是快乐的。”

“好了,跟我回去吧,我不会再让别人欺负你的。”

第一章

“周洋,谢谢你,其实有时候觉得你这个人挺好的。”

“我没听错吧?什么叫有时候我挺好的,我一直很好OK?”

其实周洋能猜到我会来这里一点也不奇怪,在他面前,我念叨最多的,除了林逸辰就是Z城。我和林逸辰的第一次相遇就在这里,那是大二的国庆小长假,我一个人只身来到Z城旅游,在拥挤的人潮中,林逸辰撞掉了我的单反。他一直说要赔给我一个新的,我说不用。那时候他还没来给我们上课,我也不知道他会成为我的老师。他坚持说要赔给我,我说那请我喝杯果汁吧。

从前,我不知道一眼万年的含义。但是在那一天,我害怕以后再也见不到了,会遗憾。我为难他说我想喝一杯西瓜味的柠檬水,他去了附近的店买,当然都没有成功。我说算了,其实我也没喝过。后来他端来一杯柠檬水,杯子上贴了一张便利贴,上面写着:西瓜味。Z城并不是很大,后来的很多天里,我们总是相遇。我们都是独自旅行,索性就直接约到一起。但我们约定不告诉对方自己的任何信息,反正以后不会相遇。

回到C大几周后,学校新增了选修课,说好的选修,其实就是换个名字的必修。我再次见到林逸辰就是在选修课上。

“夏天夏天,快看老师,哇没想到这么年轻,还有点帅”

因为对这门课并不感兴趣,所以我和叶梓选了角落的位置,我抬起头的时候眼神正好和他相撞:“还真是诶”

“请最后一排的同学往第一排坐,上我的课没有这么可怕的”

于是我们挪到了第一排。我全然没想到我们会再一次相遇,在这样的场景。

他教我们摄影。

幻灯片上放映着一张照片,一个女孩子拿着单反拍建筑的样子,左手扶着相机刚好挡住了眼睛。他说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拍好建筑,但是他也能理解爱好这种东西。我觉得这话是讲给我听。因为,别人不知道,但我看得很清楚,那件柠檬黄的连衣裙,那个拍建筑的女生,我都认识。她的名字叫做夏天。

“林逸辰,很高兴认识你” 我伸出手作握手状。

“至少现在你应该叫我林老师”林逸辰也伸出手,不过那只手拍在了我的头顶,而把我伸出去很久的手被晾在空气里。

桑榆的ID
桑榆的ID  作家 95后文艺女青年,热爱文字,有一个不太成熟的作家梦●桑榆之名:1、桑树与榆树。2、日落时光照桑榆树端,因以指日暮。比喻晚年;垂老之年。喻指隐居田园。希望永远被阳光照耀,拥有垂老之年经历过世事的智慧与看破世间万象的眼光。以隐居田园之志,不忘初心,热爱文字,努力创作。青春不应该只有高高的书墙,还应该向往诗和远方

西瓜味的柠檬水

别把自己牺牲给任何不美好的人

她是主管他公司的行政机关文员,他是来有求于她办事的,她坐在整洁宽大阳光明媚的大办公桌背后,白领气质,举止优雅,一副气定神闲,他立在房间地上,微弯着腰身小心翼翼地给她陪着笑脸,说着“请多多关照”之类的客套话。 她对他无感,他对她却内心有了一丝微澜,也许更多的是想征服这个看似高高在上傲气十足的灵魂吧,借口工作联系,双方互加了QQ好友,在工作之余,偶尔也闲聊几句。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地过了几个...

不能承受的喧嚣之重

窗外时不时传来轰轰的摩托车飞驰而过的声音,混杂着街道上行人的吵杂声、野狗的乱吠声、摊贩的叫卖声以及促使着马路对面的广场上那一群跳着交际舞的大爷大妈们缓慢而富有节奏的摆动着身体做出各种各样看上去似乎已经根本就不适合他们这个年龄的人该做出的高难度动作而从那破旧的低音炮里放出来的农业重金属音乐伴随着这座海滨城市冬夜里吹来的湿润而有些微冷的北风,我的头脑在这一瞬间----在这间只亮着一盏台灯却足以依...

男生喜欢白虎还是野生纯天然?

女生之间都会讨论一些小话题。昨天我们就讨论到了男生喜欢女生下面那里得毛多毛少这个问题,所以就想请教各位老司机你们喜欢白虎还是纯天然?然后,是不是看到白虎会

(故事)三月梨花,你侧耳听我一曲歌

认识苏淡是在我考研那一年。当时怀揣着一个名校梦,一心往北京扑,用蜜蜂粘花朵那简直是太高雅了。饿狼见了肥肉一样扑腾了一番,最后还是没能成功去北大。灰溜溜去了南方一所重本院校,用我导师的话说就是:“颜颜,你这个女孩就是眼高手低。”他说话时手还往桌子上敲了敲,好像要把指头插到桌子里面去。可是,用苏淡的话来说,“为了理想要打通一切有可能的玄关。” 这时候,我多半是相信苏淡的话。 苏淡是北大比较文学研...

菜场风云之赵翠花的猫

十年前,小乔菜市场是很小的一个菜市场,一横一竖,成T字型,与马路组成了一个工字。赵翠花在菜市场生活了十年,直至大学,举家迁移,那时候小乔菜场被四面八方的大菜场围攻,又赶上经济萧条,逐渐凋敝。 小菜场在很长的时间里,养活着中原城市一个小镇中心区的人民,并在传统庙会节日里辐射到周围的小镇。菜场卖户来自五湖四海,孩子在离菜场十分钟步程的地方上小学,中学十五分钟,高中就要到市里去上了。总之,学校方便...

(离乡)青梅枯萎,竹马远去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有多少两小无猜,最后落得个青梅枯萎,竹马远去的下场。 01 夕阳西下,风吹麦浪,金色翻涌,如海如潮。 千秋村的“百事通”郭大嘴扛着锄头,扯着嗓子道:“魏梵在外面做了大官,马上就要回来了。衣锦还乡,荣归故里,多威风啊!” 他说这些话时,眉飞色舞,唾沫星子横飞,余晖将他的影子拉得瘦长瘦长的。他走一路,吼一路,如同报喜的铜锣。霞光尚在,魏梵归乡的消息已传遍千秋村的每...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