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潘金莲不后悔

2018-01-16 22:02:15作者:静思践行

《(小说)潘金莲不后悔》by 静思践行

《潘金莲不后悔》

 前言

文化大革命这场浩劫刚刚结束,春风没法一夜之间融化十尺寒冰,各种奇异的事情仍在发生,何况山高路远,一痤小县城,男女之事,也可能上升为政治博弈。

第1章   行刑前的魂灵牵挂着女人,女人却在对镜贴花

行刑前的魂灵是躁动的,看行刑的人群也是躁动的,震慑的威力在空气中传递,涌动在每个人心中。

郭俊被公安架着胳膊往大卡车上拖,他的一条腿因为事先被射击过,仍无法行走,从案发到枪决,才短短的一个多月,他的死刑宣判就下来了。

郭俊意识到自己马上要被枪毙,满腔的冤屈如山洪爆发,泪水一泄而出,他朝人群里的老母亲撕心裂肺地喊叫起来,他觉得这世上除了母亲,已没人会相信他。

“妈,我冤枉啊!”

“妈,我没杀人为什么要被枪毙啊!

“妈,你怎么不求求他们!”

早已哭干了泪水的老母亲,听到儿子凄惨、沙哑的撕喊,再也支撑不住,一阵胸闷,昏死过去,幸好被旁边人扶住。

郭俊看到母亲倒下,散开的白发在风中凌乱,如此的触目惊心,自从他被公安抓走后,可怜的母亲是一夜白发。

猛然地,仿佛一颗早已准备好的子弹朝他发射过来,“呯”地一声,如此迅速、准确无误地射中他的胸膛。

“唆”的一声,郭俊清晰地听到自己的魂魄脱壳而出,轻盈盈、晃悠悠地飘过人群,来到母亲面前。

这是一个已被判了死刑的魂灵,所有的人生经历如同回放重现。

母亲,年纪轻轻守寡带着他,用双翼护着他,不敢与任何人发生矛盾,活得十分老实本份隐忍,好在儿子健健康康长大,长得也一表人才,并且进了吃香的部门上班,一切都还算顺利,好日子也正开始。要不是儿子犯案,50来岁的人可以安度晚年了,但如今已苍老憔悴的不成样子。

郭俊的魂灵郭俊悲伤地看了看母亲,母亲此时已慢慢缓过气来,已无生命危险,他的魂灵只逗留了一会,急切地要赶往家里。

一个多月没看到妻子陈爱月了,自从入狱后,她都没有来看过他,不知道她怎么样了,被自己不小心砍伤的额头怎么样了,不知道她是不是还生自己的气。

一想到爱月,郭俊心中顿时升起万般不舍,完全忘记了正是因为她的出轨,自己在捉奸时,被她的姘头开枪打伤,还被判处死刑,现在马上要行刑了。

魂灵飘到家门口,门窗紧闭,窗帘垂挂,飘进家里面,卧室里开着灯,往昔夫妻欢爱的笑声,立刻鲜活起来,充斥着屋子,温馨、香艳,让人迷恋。

终于看到爱月了,一头浓密乌黑的长发垂挂在她的肩膀上,她正对着镜子梳头,仔仔细细、一丝不苟,镜子里映照出一张美丽的脸。

多精致的一张脸啊,丹凤眼、高鼻子、樱桃小嘴,可是,丈夫马上要被枪决了,这妇人的脸上没有一丝的悲伤。

她在欣赏自己的美貌,陶醉着自己迷人的身体,微熏迷离的眼神,脸上甚至泛着红晕,如同做爱后的潮红。

桌子上,镜子前,摆放着一张黑白相片,她的眼光时不时落在照片上,照片上的男人就是她的相好,一个公安。

 

《(小说)潘金莲不后悔》by 静思践行

《潘金莲不后悔》

第2章   迷恋女人身体的男人,埋下了祸端 

“哎——”

郭俊的魂灵一边叹了口气,一边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想触摸下妻子,手毫无阻碍地划过妻子的身体,无法停留,没有丝毫的感觉,他现在只是一个魂灵,灵与肉已分离,眼前美艳的女子和他已没有关系。

可是就在一个月前,他还是可以肆意抚摸她那诱人的身体,他太迷恋她皎好的容貌和肉体。

第一次见到爱月,第一次和她做爱时的感受,十分清晰地呈现在眼前。

魂灵又飘忽到了初次见到爱月,在爱月养父母的家里。

静思践行
静思践行  作家 安静的思考,努力的实践

(小说)潘金莲不后悔

妙善左手心的胎记

1、 春秋时期,群雄逐鹿。春秋五霸之一的楚庄王夫人宝德娘娘带着大公主和二公主随夫征战。 这是一个贤善的女子,她腹中怀有胎儿,战火纷飞之时,宝德娘娘想,也不知道这一个会不会是皇子呢?在刚刚怀上这胎时,她曾夜梦吞掉明月。她想,这一胎应该和之前的不一样。 擂鼓台山寨皇宫内,楚庄王的夫人宝德娘娘临盆。农历二月二十九日夜。六种震动、异香满宫。皇宫内外甚至整片山寨军营被一片大光明笼罩。有些将士被这光明惊...

小说 美错

上帝安排了两次的缘分,或许就是要让第二次来证明第一次的的确错过。——笔者小扎 1 安根静静地看着展迎的脸色由赤红变成了煞白,她知道,她是真的激怒了他。她从来没有向任何人扔过东西,这一次,却把东西扔向了展迎。有什么呢,没什么大不了的,再过一个月就要离开,到时候不是更痛苦吗? 安根终于松开了一直紧紧握着的右手,那里有一枚刻有展迎姓名中的“迎”字的链坠,她找得好辛苦才找到,却无法送出。也好,也好啊...

无处安放(一)人潮沙漠中一尾冰冷的鱼

一节课完成,离开时,她犹豫着看了一眼还在穿鞋袜的那个瘦削身影,心中又一震,赶紧离开。

琅琊令之棋子 雪宫遗恨

意悬悬半世心, 荡悠悠三更梦。 世事如棋忽悲辛, 叹人世,终难定! ——题记 一、血海飘香 玄武堂和青龙帮,天下武林的泰山北斗。 当年玄武堂和青龙帮与朝阳神教十长老会战华山,双方斗的是天地变色、日月无光,双方...

幽魂曲(鬼怪)

民间有这样一个传说,上古巫族流传下一段曲子,名曰《幽魂曲》奏之即可控摄阴魂,替自己做想做的事。但若此曲流入心术不正或阳气不盛的人手中,则会对所招的阴魂失去控制,从而给自己带来一场劫难。 宋宣和年间,渝州涪县城内,有一位秀才,姓孔名乾,字长德,本是官宦之后,早年还颇有家资,后来时运不济,家道逐渐中落,至于贫穷潦倒。他父母早亡,又无妻室,家里败落后人丁散尽,只剩他一个人凭着一点微薄的余资度日。 ...

明明喜欢我,却耻于和我在一起

我从来没有后悔过,把这些年的青春都耗在了苏止的身上。至少当他老时,儿女绕膝,还能想起我来。他会对他的孙子孙女说,他年少时,一直与四月一处。 01 夏天,明亮飞溅。 我站在苏止的面前,大汗淋漓,我气势汹汹地说,快让开。 苏止拦住我,他拿着两盒草莓味的冰淇淋,阳光照在他的眼皮上,他眯起眼睛,四月,大中午的,你饭都不吃来操场跑什么步啊? 我推开他的手,继续往前跑,苏止跟在我的身后也跑起来,他拿着的...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