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顺儿

2017-11-02 10:25:07作者:禅木小怪

2017年11月2日 星期四  晴

她说,她叫顺儿,取一路顺风的意思。她坐在我面前,娇小的身体窝在沙发里,手里的糖葫芦还剩下一半。

“我不开心。”

她狠狠地咬下一口糖葫芦,手不住的抖。淡黄色糖浆顺着竹签流到她手上,她并不在乎,使劲嚼着糖葫芦,仿佛把心里的怒火都撒到了糖葫芦的身上。

“我真的不开心!”尚未咽下的糖葫芦让她的话有点含糊不清。我还是听懂了,她再次强调自己不开心。

“你知道吗?我妈妈给我生了一个弟弟。我不开心。”她低着头,凌乱的头发四下招摇。手不停地把玩剩下的糖葫芦。

“其实,一开始我挺高兴。因为我有弟弟了,以后我们可以一起玩。可是,后来我不开心了。”她抬起头,泪在眼眶打转,并没有流下来,“因为妈妈不让我说话,也不带我出去玩。我觉得弟弟一点都不好,她抢走了我的妈妈。我不喜欢他。”

她接过我递过去的纸,小心翼翼地包在糖葫芦的竹签上,“刚才妈妈骂我了,因为我吵着要吃糖葫芦,妈妈瞪着眼睛给了我一巴掌。你知道吗?我捂着脸,看着她。妈妈有点慌了,跑出去给我买了一串最大的糖葫芦。我的脸虽然有点疼,不过我还是吃上了我的糖葫芦。但是,我还是讨厌弟弟。”

我刚要说话,门铃响了。她站起来,“我去开门。”

来的是一个姑娘,穿着白色的连衣裙,手里拿着吃了一半的糖葫芦。她脸上挂着泪,坐在我的面前。

“顺儿呢?”

“我就是顺儿。”她吸了吸鼻子,接着说,“我不开心。”

她将糖葫芦放在桌子上,拿起旁边的抽纸,抱在怀里,开始哭。一开始声音很小,后来声音越来越大。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安静地看着她。

“我不开心。妈妈刚才打我了。因为我不听话。可我真的不喜欢那个学校,也不喜欢住校。我知道,妈妈喜欢弟弟,她不喜欢我了。”她断断续续的诉说她的苦难。

我静静地听着,没有说话。我们仿佛忘了时间,安静的房间只剩下她抽泣的声音。

隔了很久,她站起来。看了看地上乱七八糟的卫生纸,脸红了,“不好意思,把房间弄乱了。我帮你收拾。”

拒绝的话尚未出口,她径直去了厨房。白色的连衣裙,闪了一下,便不见了。

拿着扫帚出来的人依旧穿着白色连衣裙,却不是刚才哭的梨花带雨的顺儿。

“你好,我是顺儿。”她笑笑,“不好意思,打扰了。我先帮你收拾一下。”

我坐在沙发上,看着她不停地忙前忙后。不一会儿,糖葫芦不见了,脏兮兮的地板干净了。她坐在沙发上,双手放在膝盖上,“我不开心。”

我笑笑,“你是我见到了第三个叫顺儿的人。每一个都说自己不开心。”

她不好意思的摸摸脑袋,“我真的不开心。我要工作了,可我妈妈不让我做自己喜欢的工作。她想让我留在县城当老师,可以顺便辅导弟弟。我不喜欢弟弟,她抢走了我的妈妈。”

说到这,她有点激动,脸变得通红,“不过,妈妈说,只要我听话,会带我出去旅游。只有我们俩,不带弟弟这个拖油瓶。所以我可能会屈服。这可以吗?”

我张了张嘴,没有说话。

“其实,我已经很听话了。妈妈可妈妈总说,我还不够听话。我努力读书,虽然我成绩不好。但是我学习比弟弟厉害。可是,妈妈仿佛看不到我。她总是训斥我,然后告诉我,只要我听话就可以带我出去玩。”

“你今年多大了?”

“23,我大学毕业了。不过,妈妈总说我还小,不能走太远。不过,我知道,妈妈也舍不得我。可是,我还是不开心。”

“为什么?”

“因为妈妈说我不听话。”

我笑笑,“你已经长大了。可以有自己的思想了。”

禅木小怪
禅木小怪  作家 【日记·书信】专题副编

最是那般春好色

我叫顺儿

不伦之果

如果,不是大哥,世界上就没有我这个人的存在了。一屋子的孤孺,生活的艰辛可想而知。

当你的天空云随风走

作者:三九O 首发于葫芦世界 传说,NO.2029邮筒,在这条大街屹立了很久…… 屹立不敢当,这个都市传说中的邮筒正是在下。 我曾有很多邮筒伙伴,邮递员在来回取信的时候也为我们传递伙伴间的消息——那些在繁闹的景区和学校门口,肚子总塞得满满的伙伴;或者是那些正巧在政府机关门口的邮局里工作的消息灵通的同僚;还有那几个生来便带着颜值加成的被设计成特殊主题的明星邮筒,每日有排成长龙的游客与它们合照…...

邻居家来了位哑巴大叔

文/冬月之恋 有一天我和瑞开放学回家,忽然发现瑞开家里来了一位陌生的中年男人。瑞开和我是小学同学,我们两家是邻居。 “你家来亲戚了,这位大叔是谁呀?”我好奇地问。 瑞开显得很慌乱,表情有些古怪,他没有回答我的话,背着书包撅着嘴,身影哧溜一下从那中年大叔的身边滑过,闪身溜进自家屋里去了。 我满腹疑云地回到家,撂下书包,洗把脸,正纳闷的当儿,我妈过来喊我吃饭。 我问,隔壁家的大叔是谁呀,我刚才问...

相见欢——初见

冬天到了,清秋在这个高铁站见证了夏秋冬三季,当看满四季之时,她与三叔便在一起一年了……想想两人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清秋不知该从哪天算起,第一次牵手?第一次被偷亲?好吧,就从第二次见面那天算起吧!清秋觉得她与三叔之间貌似没有朋友关系,直接从陌生人变成了情侣。额,90后的姑娘现在都这么外放了吗? 清秋第一次跟老师去大公司参观,就见到了他的三叔。 五月的H市已是春意融融,暖暖的太阳晒的人懒癌发作。...

一个可怕而疯狂的杀人计划!【通缉令13】

1. 蒙蒙大雨,虽是黄昏,整座城却被乌云笼罩。没有一丝风,却有微微凉意,萧条的周遭,一片死气沉沉。 一个蒙着面的男人纵身跳出窗外。 黑影划过天穹。“啊!”一声惨叫简直骇到心骨。 上了灯,满地是鲜红的血浆。血泊中还浸着半个脑瓜,噗啪跳的血泡在裂开的脖子缝冒着,眼球突出,半张被撕得破碎的脸像张劣质的厕所纸,安详地浸在滚滚流的血泊中。 死者的表情惊恐,似乎在遇害前,看到什么惊讶无比的事物。也就是说...

我住你们俩春梦了无痕

纵横四海中亚占在被枪打伤后问钵仔糕对红豆的感情,钵仔糕是这样回答的: 其实爱一个并不是要跟她一辈子的。我喜欢花,难道你摘下来让我闻闻;我喜欢风,难道你让风停下来;我喜欢云,难道你就让云罩着我;我喜欢海,难道我就去跳海? 只能说钵仔糕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了,的确,他自己也说过喜欢东逛西逛,不想受到约束。 所以红豆选择了一直苦苦爱恋自己的亚占。亚占对红豆的爱,是想让她幸福,想给她一个温暖的家。 ...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