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海的女儿

2017-11-02 11:40:12作者:守素

《我是海的女儿》by 守素

摄影/守素

早些年的时候,父亲是一名渔民,长年在船上与海打交道。海风腥咸,鱼虾新鲜,父亲在吃食上的口味就便变得极重。

生蟹生虾用盐腌着吃,有时候还没有腌熟,那嫩白的肉还在“砰砰”跳着,父亲就已经忍不住蘸着放着蒜头的醋吃了起来,急得母亲在旁边直打父亲的手。

渔民在处理海货上,没有两下子,真是不能夸口。每次父亲杀鱼,我便在旁边看着,经过父亲处理的鱼,特别利落,也特别鲜。

不同的鱼有不同的处理方式,比如黄鱼,可以从背部剖开,鱼肚连在一起,摆在盘子里,呈金黄的饼状。比如带鱼,就要刨开鱼肚,拉出内脏。而黄梅童便不必刨开,从鱼鳃那里,用拇指和食指抠一下,便可以把鱼鳃连着肚子一起拉出来……

然后用剪刀剪去鱼鳍,用刀刮干净鱼鳞,冲洗。其实鱼只要够新鲜,怎么做都好吃,清蒸、红烧、煮汤……吃不完还可以晒成鱼鲞(鱼干),渔民总有千般的智慧来善待大海的馈赠。

在江浙一带,人们的口味基本是清淡的酸、甜、咸、辣,很适中。但是如果没有母亲在一旁耳提面命,父亲煮得鱼就会特别的咸。每次出锅,还在热气腾腾中,父亲便用筷子夹起一口,“囡囡来,尝尝!”

“好吃,就是有点咸……”

然后父亲便自己吃一口,“吧唧”一声,吮得筷子都瘦了一圈,然后在母亲直勾勾的眼神下,哈哈笑着,“哪里哪里,好吃!”

而母亲,作为渔民的太太,年月经累,也学会了如何把海货保存地更久,做得最好吃。

母亲以“红烧鱼”闻名于亲戚朋友,左邻右舍中。老酒、酱油、糖、醋,在母亲的手中,神奇地配比着,佐以葱蒜,一点点辣椒,然后摆在狭长的盘子里,色香味俱全。单单就着这一盘红烧鱼,我便可以吃下满满两碗饭。

每逢过年,正是鳗鱼丰收的季节,新鲜的鳗鱼吃不完,家家户户都要晒鳗鱼鲞。母亲也学会了如何把鳗鱼完美地刨开,晒成淡鲞、咸鲞。鱼鲞可以使鱼保存得更久,也成为送礼的佳品。

每次我离家,或者母亲来看我,她都会把各种鱼鲞带过来,帮我冰在冰箱里冷冻,让我可以不时拿出来解馋。

很多时候,当蒸锅传来阵阵鱼鲞的香味,我才知道,我又一次离家很久。这种属于家的味道,在微黄的灯光里,让我不禁流下思念的眼泪。

而我,在潜移默化中,也习得了挑选新鲜的海鲜的技能。去超市,站在螃蟹池边,挑选肉肥的螃蟹;在秤斤时面对“是否需要处理”的问题,回答“不用”。这时候,竟有种隐隐的自豪感——我是渔民的孩子。

我也得到了母亲煮海鲜的真传,红烧鱼也手到擒来。

而我对大海的情感,也随着父亲母亲的传递,深深地藏在我的心间。海风的湿咸,海浪的声音,海鲜的味道,都变成一个个印记,唤醒我对家乡的热爱,对海岛的热爱。

海岛的女儿,走得再远,都流淌着腥咸的,旷达的,属于大海的荡气回肠的汩汩血液。

大海,也成为最独特的意象,存在在我的生活生命中。

守素
守素  作家 含和守素,笃行如初

表白谁不会

我是海的女儿

我的室友李雪学友

非常奇怪的是,每天晚上我一躺下,文字就开始从我的脑海里一串一串浮现出来,我非常想爬下床去打开电脑当个打字员,把脑海里的字录入电脑,但是我又不想晚睡,不想中断我兢兢业业勤勤恳恳的养生生活。 昨天晚上我一躺下,我就想起李雪学友,可能是因为她回家去了,不在寝室,我于是想起了她。赵毅衡老师说,符号在场时,意义一定不在场,符号与意义是不会同时存在的。(就好比说,为什么现在有这么多的广告?——因为消费欲...

毕业,掐死了多少人的大学爱情?

01 我发现最近小雅有些不对劲。明明前一刻刚和男朋友约会回来,嘴角噙着幸福的微笑,后一刻,便面露哀情,沉浸在悲伤的世界里无法自拔。 这种有些“癫狂”的状态已经持续两个多周了。 当小雅再一次约会回来时,她的眼睛有些红肿,我担忧地问道:“小雅,你怎么了,是不是阿强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 阿雅听到我的询问,努力挤出一丝微笑回答道:“怎么会,你知道的啊,他对我可好了。” 没错,阿强对小雅可是出了名...

全世界最爱我的人走了

全世界最爱我的爷爷走了。 你走的那么突然,那么突然,甚至没有给我们一丝反应的机会。 2017年10月31日,你说背疼吃了点药上床睡觉,然后去了趟厕所,再也没有出来。 你像是睡着了,永远停止了呼吸。 我们疯了般哭喊,奶奶更是差点晕厥。120赶到,无奈的说了两个字:没了。你已经没有了心跳。即使送到医院抢救,结果也是一样的。 即便如此,我们还是把你抬上担架送往急诊病房。例行公事的抢救无效后,医生安...

靠谱的人运气不会太差

文丨赵自力 一直记得李嘉诚说过的一句话,“找靠谱的人做事,聪明人聊聊天就好”。 生活和工作中,我们也常常谈论某某是否靠谱。靠谱关系人品,从某种程度来说比聪明更为重要。 01 我有个文友,一直喜欢文学,可惜悟性不太强,写出的文字水平一直在低端徘徊。 文友中专学历,后来通过函授拿到了本科文凭。文凭上去了,文学造诣还是一点进步也没有。他看着别人的作品纷纷登上了各类报刊,眼红得很,也感觉自己在别人面...

亲爱的,我并非你不可

文/苏悸婉 1 那年夏曦和妈妈刚到江城,妈妈带着她在穷人区租下了个房子,样板房,拥挤又潮湿。 搬家的那一天,夏曦第一次遇见沈白,当时她一只手捧着含羞草,另外一只手拖着行李袋有些费力的在小巷子里走着。“哐当”一声,夏曦被一股重力撞到在地上,手里的花盆也掉在地上碎成了两半。 “不好意思啊,你没事吧。”沈白将地上的行李袋捡起来递给夏曦。 “我人是没事,但是可惜我养了五年的含羞草就有事了。”夏曦一脸...

护士真的好累好累……

作为护士,真的很累很累。“医生动动嘴,护士跑断腿”。这话十分贴切的形容了护士的工作。现代社会,医生负责看病,开立医嘱,其他的所有治疗基本上都是护士的工作。没有哪个护士上了班坐在那里喝茶看报纸的。都是带着口罩,推着治疗车,穿梭于各个病房。马不停蹄的奔忙。 身体被这工作折磨着,忙碌着。 五月的天气,闷热。很多老人受不了这样的炎天暑热而病倒,住进了医院。仅有的几个护士紧张忙碌,累的近乎虚脱。 下了...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