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老了|时光请你善待逐渐老去的妈妈

2017-11-02 20:00:19作者:央和铃

时光

当你老了

叶芝

当你老了,头白了,睡意昏沉,

炉火旁打盹,请取下这部诗歌,

慢慢读,回想你过去眼神的柔和,

回想它们昔日浓重的阴影;

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

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

只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

爱你衰老了的脸上痛苦的皱纹;

垂下头来,在红光闪耀的炉子旁,

凄然地轻轻诉说那爱情的消逝,

在头顶的山上它缓缓踱着步子,

在一群星星中间隐藏着脸庞。 

周五回到家,妈妈早已准备好了丰盛的晚餐。吃完饭后妈妈又不停地问我要不要吃水果,我一次次地拒绝,她一次次地询问,直到我无可奈何地同意,她方才罢休。

因为我手受伤,她坚持要帮我把苹果削皮。她的嘴角分明是笑的,可我却看到了她在偷抹眼泪。

询问得知,是因为我周末回来了,她终于有人陪了喜极而泣。此时,我才不得不承认妈妈是真的老了。

妈妈年轻时候是个美人儿,而且是个脾气火爆的美人。她会因为我偷看小说把书给我从楼上扔下,会因为我成绩下降而骂我一天,会在我大一时严肃而郑重地要求我大学期间也不准谈恋爱。

可是不知在什么时候,她变得越来越像个孩子。她会因为别人的夸奖而喜形于色,回家后一遍又一遍地跟我们炫耀;她会因为一句玩笑话而闷闷不乐,需要我们哄上好久才破涕为笑。

不知在什么时候妈妈桌子上的药变得越来越多了。治胃病的,治疗腰腿疼痛的吃了一瓶又一瓶,速效救心丸更是成了必须随身携带之物。

上大学那会儿,妈妈也曾整天郁郁寡欢,她会在我上晚自习那会儿找各种理由让我请假回家陪她,她还曾无比羡慕农村那种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生活,也曾因为心慌而被送过好几次急救。

可是任凭做多少次身体检查,医生都说身体没事。后来经诊断,原来是她患上了中度抑郁,不记得吃了多少药都不曾见效,却在偶然的回农村老家后不药而愈。

一晃六七年过去了,妈妈早就不再整天闷闷不乐,以泪洗面。

她变得爱笑爱闹,也没有了当年的暴脾气。她的身体状况也渐渐好转。

可是这个月爸爸去外地了,我工作单位本来就离家较远,一周才能回家一次。如今手又受伤,更是不方便常回去看她。妈妈每天都得孤身一人了。

她常常在电话里抱怨太孤独,常常怪我不抓紧结婚生个娃娃给她看着解闷,她晚上不敢多吃东西,怕胃疼没人照顾。只有在我们回家时她才敢放肆一回。

跟妈妈聊起季节的话题,我说我喜欢秋天,因为喜欢秋天的秋高气爽,她说也许是她老了,她喜欢春天,因为春天充满着生机。

妈妈老了,变得越来越像个孩子,说话开始变得小心翼翼,开始越来越需要人陪。

妈妈是个旧美人儿,时光请你慢慢走,岁月请你缓缓流。

央和铃
央和铃  作家 我是央和铃,喜欢读书与写作,小伙伴们可以关注我的公众号:helingshuo

当你老了|时光请你善待逐渐老去的妈妈

七年已过,淡泪随风

01 人与人的缘分很奇妙,它看不见摸不到,却真实存才。很多人一生的缘分,也许只是因为在某个有阳光的下午,因为不经意的一眼便开始了。 她跟他的相遇是必然,相知却是偶然。她大他七岁。而他,也恰好爱了她七年。 七年时间很长,她跨越了少年的整个青春; 七年时间很短,短到来不及咂摸便已结束。 七年时间,真的不算短。尤其在我们二十多岁的生命里,七年时间显得尤为漫长。七年时间,大概连我们身体的细胞都完全换...

宁愿是梦

深夜的401房间,墙上的挂钟指针指向了一点钟。这是一间四人间,但区别于多数大学宿舍的上床下桌,这所学校的宿舍格局都是这样上下铺的,一张靠窗,一张靠门,两张床的对面都是衣柜。 房间里除了挂钟指针上发出的荧光,靠窗的下铺也光线闪烁着。 “上啊!哎,哎?回来!!我去,废物啊,四打二还让人反杀两个!” 上铺的张龙翻来覆去,实在忍不住了:“烦不烦?!还让不让我睡觉?” 下铺的阿光注意力全在王者荣耀上,...

不是每一个有精神病家族史的人都像安迪那么幸运

2017年11月21日 星期二 晴 去年热播的《欢乐颂》中的安迪有着令人艳羡的超高智商和靓丽外表,却有着一个患有精神病的妈妈。好在她非常幸运,她一直很健康。 唐礼的童年过得非常悲惨,大约在六岁那年,母亲发疯。 那个撕心裂肺的夜晚在他心里永远挥之不去,成年后依然常常徘徊在他的梦魇里。 那晚,爸爸和妈妈发生了激烈的争吵。爸爸用了这个世界上最恶毒的语言攻击妈妈,那些话像刀子一样刀刀扎入了妈妈的心窝...

还做这两件事?那你不只是修养差

修养是什么?是指人的综合素质;道家的修炼养性等。语出唐/吕岩《忆江南》词:“学道客,修养莫迟迟,光景斯须如梦里。”意指修行后的表象,修行是对内心思想和行为的改造,通过修行后表现出来的一种状态。修为是修行的程度,而修养只是表象。 用最浅显的说法,修养就是一个人的内在品性,在他待人接物过程中所表现出的优秀品质。修养可以透过行为而呈现出来,所以,为了得到他人的认可和赞赏,为了不被群体孤立,也为了修...

作为一个女孩子,不污怎么可爱哦

“女孩子要污一点才可爱啦,就跟我一样,所以就叫小巫吧?” “哇,老婆你真棒!那就叫小巫!” 就这样,那个自称女孩污一点才可爱的女人,把她的精髓都遗传到我身上了。 我叫小巫,一个有一些污的女孩。可不可爱我不知道,因为没人这么说过我,他们都只是说我好看,其次就是美丽,再或者就是贼拉好看…反正,就那么个意思吧。 尽管我很污,但是我依旧是个很矜持的人,至少在上初中之前。有些事你们必须要明白,一个人嘴...

丫头爱上诗了

“我们丫头爱上诗了,爱上自己写诗。” 2017年11月9日 星期四 阴 秋日的午后,我烧开一壶水,把自己窝进院子里的秋千架里。 伸手摘下秋千架边的菊花,放进水壶。闭上眼,打会盹,暖暖的阳光,照的我更加慵懒。 我在等着丫头来。夏季草莓正旺的季节,丫头几乎天天来。从草莓罢园开始她好久没来了。我就这样天天慵懒的等着她来,她喜欢草莓,草莓没了,她就不来了,她可真是是个薄情又懒的丫头。 我想着她。 ...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