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命先生,结婚了

2017-11-09 10:39:10作者:康梦桥

《算命先生,结婚了》by 康梦桥

一根竹竿、一副宽大的墨镜、一身破旧的衣服,还有一间所谓的茅草屋。这就是他的全部家当。

他是一个算命先生,知天命,点尘世,晓未知,阴阳五行,天干地支,八卦易经,他都通晓。

他每天都会在他的屋前挂一个牌子,牌子上写着“算命”两个字。在这落后的小山村里,封建思想还依然笼罩着人们的生活,他想靠这个,赚点钱养活自己。

他是什么时候来这里的,村上的人大多都不知道,只觉得有一天突然多了一个陌生的瞎子,村上的人都喊他一声瞎子,但他并不生气,反而轻松的回一句:我的眼瞎,但我的心不瞎。

村上没有人理会他,因为邻村有一位德高望重的算命女人。传说是技术很高,非常神奇。

但是,突然有一天,邻村的那个神奇的算命女人死了,附近便再也没有会算命的人,但算命依然是人们不可或缺的东西,怎么办呢?只好找他!

第一个来找他算命的是张家的一对母子,她们是无奈才到这里来的,因为再也没有第二种选择。

母亲说,儿子成绩一直不错,但是不知道有没有希望考上大学,希望先生给算上一卦。算命先生不假思索、脱口就说:“能,我敢肯定他一定能!”

要知道在当时,在那个落后偏僻的山村,考上大学谈何容易?母子俩将信将疑的离开了,算命先生默默地看着,没有做声……

两个月后,村子里传来好消息,张家儿子高中了,圆了大学梦,他也因此成为这大山深处腾飞的第一只金凤凰。

村里热热闹闹的庆祝,张家也没忘把算命先生请到家里,张家盘算着给算命先生一点钱作为报酬,先生婉言谢绝了,他知道,孩子读书还需要很多钱,山里人来钱不易。

算命先生也渐渐声名远播,村上人有什么开心的,不开心的事情都会找他,慢慢的他发现,他乐在这样的生活中,乐在算命中,想法已不再是赚钱糊口。

于是,他请邻家兄弟把挂在门口的牌子上添了两个字“免费算命”。

随即,找他算命的村民更多了。

一日,天下着暴雨,天地连成一片,昏沉沉的,这样的天气,先生自然是不“营业”的,因为自己瞎着眼睛,很笨拙,很不方便。再说了,这样的天气,谁会来算命呢?简直是笑话。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急促的叫喊声:“算命先生,算命先生……”先生不敢迟疑,说:“进来吧。”一个女人步入茅草屋,“屋子”呼啸着风,很冷,“屋顶”还在滴雨,女人心中涌出淡淡的同情,但很快这种同情便被自己内心的焦虑所掩盖。

女人说,她的女儿病的很严重,虽吃了药,但还是不能放心,就问先生,她的女儿什么时候才能好?算命先生说:“你别急,回去每隔10分钟念叨一次‘女儿很快就好’,保证不出半天,你的女儿就会变得活蹦乱跳的。”女人回到家,照做了,果然,女儿奇迹般的好了起来。

越来越多的人听闻了算命先生的神奇,来找算命先生算命……一桩桩,一件件,经算命先生的点化,再棘手的事情都会有一个完美的结局。人们不再喊他瞎子,反而对他充满了尊敬。

《算命先生,结婚了》by 康梦桥

村东有一通节妇碑,正对着南面二十里的祥福山,算命先生说:这碑妨男人。此碑正对着祥福山,把村里的福气都给冲淡了。

当然这只是一种说法而已,节妇碑照样还在那立着,谁也不敢提出来将它推倒。

不过出了一个寡妇,是家道殷实的朱寡妇,现年四十七岁,有一个独生儿子叫吕仕博,她的丈夫在县城里开了一间当铺,挣了些钱财,后来闹霍乱,一病而亡,朱寡妇也许受了本村两百年前节妇的影响,誓死不肯再嫁,守着一个独苗儿子作为精神寄托,倒也过得清净。

天有不测风云,随着初秋的风雨到来,一向身体很好的吕仕博突然病倒了,开始时朱寡妇没在意,感冒发烧也是常有的事,谁知四五日高烧不退,通体发黑,朱寡妇找到全村的“百事通”曰润,征求他的意见。

曰润建议朱寡妇去找算命先生,事不宜迟,朱寡妇备好了车,拉着病入膏肓的儿子速往算命先生处。

也是阴差阳错,吕仕博因连日遭受病痛的折磨,身体虚弱,气息游离,强撑着一口气到了算命先生处。

朱寡妇进门,算命先生见此情景,看了一眼吕仕博,摇着头说:你儿子快要死了…

朱寡妇一听此言,扑通一下跪倒在地,她做梦也没想到,她的精神支柱,就快没了。

朱寡妇对算命先生诉说着,请算命先生给她指“一条明路”,算命先生开始时一声不吭,当他抽过一袋烟后,在鞋底下磕了烟灰,开口了:这事,叫我说是三个字“走为上”。

怎么个走法?朱寡妇有些茫然。

康梦桥
康梦桥  作家 《简诗》编审写有温暖的文字,过一个有温度的人生,我在努力,我在等你!你来了,就好!

这座城市的风很大|28岁的母亲,如何撑过窘迫的岁月

算命先生,结婚了

不存在的女人抢走了我的爱情

夜已深,一片黑暗,风吹树叶沙沙作响,更显寂静。 我孤单地躺在床上,翻来爱覆去睡不着。秦皓就睡在我的旁边,可我总觉得他不属于我。 秦皓是我的老公。我们是朋友介绍认识的。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他呆呆地坐在我面前一声不吭,我问他怎么啦。他说忘不了他的前妻,虽然她已经去逝,可心里总是会想她。后来他和我道歉,说不应该在我面前这样子。 我没有怪他,反而很欣赏这个男人,觉得他重情重义,值得依靠。而秦皓也觉...

双十一还未到,李先生已被勾走了心

(一) 李先生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还唉声叹气,让我很是无奈。这是我当初认识的那个成熟稳重的男人吗,我不禁有些怀疑。 究竟是什么让李先生这么忧愁呢,还得从国民购物庆典“双十一”说起。 每年一度的购物大狂欢双十一前,我都会提前拉清单,把准备要买的东西列出来,还会去网上提前了解价格,为大战做好充足准备。相信跟我同样想法的剁手党很多,所以通常双十一开始前,网上的购物热度已经很高。 商家深知大家跃...

也曾存在过

1. “周济,我想去看一眼苏州河。” “那就去呗,等我忙完这阵子就陪你去好不好?” 电话里始终徘徊不断地是键盘噼里啪啦的声音,中间夹杂着领导催促加快速度的声音。电话外的男孩却细声软语哄着失意的女孩。 纯白色的窗帘,人间与地狱不过一念之间,十六楼的高度能一堵窗外的人山人海。摆在木质书桌上的银白色笔记本电脑页面停留在薛凯祺与方大同的闺蜜情里。 爱上一个人,我们便有了软肋与铠甲。而失去一个人,我们...

很庆幸你能来,不遗憾你会走

好可惜,终于失去你..... 熟悉的铃声在夜深人静中显得格格不入。是他吗?我拿起手机一看,没错,就是他。那个早已没有联系过的人,那段快被记忆的长河吞噬掉的过往,又再一次浮现在眼前。我起身走到落地窗前,背后是手机毫不停歇的铃声,眼前是川流不息的车流。往事就这样被勾勒出来… 嘀铃铃、嘀铃铃,刚好八点正。我赶紧翻身起床,整理好自己就出门了。今天是高中开学第一天可不能迟到呢。我叫岳梅,为何单字一个梅...

狗生之死

自从在农村老家建了新房,家里出现了一件奇怪的事,前前后后来了两黑一黄三条流浪狗住着就不走了。 黑子是最先来的,那天天一亮人都还没起床,就听见院子里汪汪汪的狗叫,从窗户一看,肥头大耳一只大黑狗自荐做了我们家的警卫员,那架势就好像从来就是我们家的一样,完全不把自己当外来户,正汪汪汪的朝过路的乡亲们叫!都知道我家不养狗,这冷不丁窜出来这么一个大家伙着实把大家吓了一跳,赶忙叫我爸出去制止,刚上前那家...

最后的一抹晚霞消失在西天,夜空中闪烁着几颗半明半暗的星星

我在十五岁的时候爱上了手淫,如今还时不时聊以自慰,手法依旧熟练并且跟十三年前相比没什么大的改变。我一直觉得这样很好,但凡是个男人总归有点那方面的需求,何况我还是单身。但有一点我很困扰,那就是每次爽完之后我都会很后悔,我觉得自己是个色狼,不折不扣的变态,铁定了会下地狱。 我手淫过很多次,总之很多次,记不得具体多少次了,古人说的“取法乎上,仅得其中”,真是太准确不过了,可没人告诉我这玩意儿做一天...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