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座城市风很大 | 为梦想努力,我们终会御风翱翔

2017-11-09 11:40:31作者:琰歌

开车路过城中村,如同以往的杂乱,小商小贩的推车横七竖八的停靠在路边,沿街的叫卖声此起彼浮,三四层楼的自建房电线如蜘蛛网一般盘织交错。

我对开车的先生说:“这么多年,这里还是一点都没改变啊。”

“是啊,我们住在这里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他顿了一下,说道:“现在想起住在这里的情景,仿佛已经过去一个世纪了。”

其实,不过是六年前罢了。

《这座城市风很大 | 为梦想努力,我们终会御风翱翔》by 琰歌

六年前,怀抱着对新生活的向往和对这座城市的喜爱,我和先生双双来到这里打拼。然而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从头开始,比我们想象中的艰难多了。

久闻这是一座以悠闲而闻名的城市,可那份从容并不属于白手起家的我们。这里的工资比想象中低很多,为了节约开支,我俩在城中村租了一间房子。

单间只能放下一张床,一张桌 ,公共卫生间,公共厨房,唯一的一扇窗外是别人家的墙,全天24小时房间里昏暗无光。这座城市难得出太阳,即使偶尔阳光灿烂,到了房内就变成了黑夜。因为不透风,房间里总透着一股生霉的气息。

可我们还是租了下来,因为便宜。

每天早上我们各自分开,一个往东一个往西去上班。晚上回到出租房,他坐在椅子上忙着整理当天的工作日志,计划第二天的工作安排。

房间只放得下一张椅子,这个时候我就只能坐在床上,在桌子的另一头专心备考注册会计师。

有一天晚上,我正在看书,突然感到腿上好像有东西在爬。低头一看,竟然是一只蟑螂。我吓得丢下手中的书惊声尖叫着跳了起来,他把我搂在怀里,狠狠的把蟑螂踩死。

我哭着对他说:“老公,我不想住在这里了。我们换个好点的地方住吧。”

他咬咬牙,同意了。我们很快找到了一套公寓,虽然房租贵了很多,但光线明亮环境卫生,尽管依然只是一居室,但相对于城中村,已经仿若天堂。

可才住了半年,房东便连着加了两次房租。第二次加房租的时候,我忍不住的和她理论起来,她翻着白眼傲慢的说:“租不起就不要租,去城中村啊,那里便宜。”

先生回来之后,我满腹委屈的把房东的话说给他听,他一脸歉意的对我说:“让你受委屈了宝贝,再有一年时间,我一定给你买一套宽敞明亮的房子,给你一个安定的家。”

从那以后,他每天回来的时间更晚了。

为了能够多挣些钱,本来只做销售的他还兼起了售后的工作。经过我没日没夜的不懈努力,我的注册会计师也已经过了三门,换了一份工资更高些的工作。

又过了一年,恰逢他们行业站上了风口,那年年终奖他拿到了五十多万。

那一年的春节,我们终于在这个城市有了自己的家。

第二年我的生日,他送给我一辆车做生日礼物。而当时的我,已经在一家会计师事务所工作。

《这座城市风很大 | 为梦想努力,我们终会御风翱翔》by 琰歌

六年过去了,现在的我们有了自己的孩子,有了自己的小家庭。他依然在社会上打拼,而我全职在家里带孩子的同时,依然在不断的学习。

闲暇时间,我们会开着车去远郊游玩。长假期间,我们会四处旅游。我们终也成为了自己曾经羡慕的,可以拥有悠闲时光的人。

这个城市风很大,能够扬起我们的梦想。

为梦想不断努力奋进,终有一天,我们可以御风翱翔。

琰歌
琰歌  作家 全职妈妈,喜欢阅读与码字。微信公众号:一路蝴蝶花开。

这座城市风很大 | 为梦想努力,我们终会御风翱翔

字中人

我又要开始写我的小说了。这样又黑又静的夜,总让我迷离,思绪会随着文字流动,像无法决定方向的落叶,某一刻,便止在某处。 “你太愧对我了。”他幽怨地说。 他的样子还像十年前一样,年轻,英俊,倜傥风流。 时间对他无可奈何,岁月无法触摸他的棱角,这是我对他的恩赐。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我越来越觉得,也是对他的残忍。 “有么?”我用一副造物主的口吻反问他,脸上有他不喜欢的轻蔑。 他的脸上立刻蒙上了一层愠...

他等的那个女孩消失了

胡伟是一个出租车司机,他最近经常在晚上还差半小时11点的时候准时把车停在一座写字楼的街对面,等上一小时再走,哪怕期间有熟客打电话过来需要用车,他也会拒绝。同行们都打趣他近两个月来出现的这种行为,说他是招了狐狸精的道被迷住了。 今晚,同样的10点30分,准时出现。他没有熄火,就那样打着车,把车里的暖气开的足足的,车里沁人的温暖和车外的寒风凌烈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他拿出一支烟刚想点上,顿了顿又转...

枕边的杀人犯

文 | 青铜薯片 01 “呜……” 水壶在灶台上持续发出刺耳的悲鸣之声。 足足过了五分钟,美琴才匆忙来到厨房,一把关上了煤气。同时,也在灶台的阀门上面留下了一个血指印。 美琴刚刚从一场噩梦中惊醒,意识还有些混沌。她瘫坐在阳台上,呆呆的仰望着低矮而沉闷的天空,好像在等待灵魂归位一般。 这是一个灰暗而闷热的午后,远远望去,在那低沉的阴云下面,是层层叠叠的高楼。它们如同一只只被欲望折磨的痛苦不堪的...

别为了成全,低下自己高贵的头颅

不瞒你们说,我和他相遇是在探探,就让我们叫他,A先生好了。 在那个探探的对话框里,是A先生打破了沉默。他嫌弃我,签名太浪太不检点。我一看,哎!这人有点意思,就开始和他聊起来。他是很放得开的人,我们很快便聊得很投机,A先生虽然对性充满了好奇,问东问西,但完全没有要约我的意思。我喜欢他,完全就是在他问问题的过程中展现出来的单纯。 他可以单纯到,朋友有了女朋友没时间陪他他躲在被...

名人效用

又是一个收丰年。坦人和乡亲们下倒腰身赶收小麦,大家忙得恨不能一双手长出二十根指头来。 一天下午村民们刚上地拔麦,牛支书的女儿突然哭天抢地地跑到麦地里给她妈妈说:“爷爷咽气了!” 收麦的都人把支书女儿的话听见了。 朱社长急忙从麦地里喊来二十个男人和坦人一起去支书家给支书的父亲殓尸围灵,设灵堂布置香案,并派三个会骑摩托车的年轻人分三路去办事:接在乡政府开会的牛支书,请支书的姑舅,请礼生和风水先生...

我是独生子女,死不起的独生子女

我没有姐姐,更有哥哥,没有弟弟,也没有妹妹,我是爸妈唯一的孩子。 小时候,我很高兴自己是独生子女,没有跟我抢爸爸妈妈的弟弟妹妹、没有跟我吵架欺负我的哥哥姐姐,我不需要照顾小的,也不需要顾忌大的,爸爸妈妈只需要考虑我的需求和感受。 从我记事开始,每当我跟爸妈一起出门去见他们的朋友,第一次见我的叔叔阿姨都会说这么三句话“呀,你家孩子都这么大了,就她一个吗?”当听到我爸妈回答就一个孩子之后,下一句...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