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地恋|熬得过时间,我们就赢了

2017-11-02 09:00:04作者:啤酒鲈鱼

《异地恋|熬得过时间,我们就赢了》by 啤酒鲈鱼

你别哭,我抱不到你

文/啤酒鲈鱼

《一》

都说大学是一道分水岭,这座高高凸起的岭分不分水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它把我和我最爱的人分隔在距离一千多公里的两地。

我和张峻豪是初中同学,初三那年早恋,所以成了一对游荡在老师眼皮底下偷偷摸摸不敢高声语的小情侣。

“刘倩,宋丹,任一,张、张鱼这几个同学你们去办公室一下,语文老师请喝茶”张峻豪就是那个点名的人,这是我们不打不相识的开端。

当我们四个齐刷刷来到语文老师办公室的时候,语文老师一脸疑惑,我们四个大眼瞪小眼,好像瞬间明白了什么,灰溜溜从老师办公室紧急撤离。

好啊,这个调皮的男同学,愚人节耍我们呢,当时,我就在心里酿造出了接下来的复仇方案。

经多方打听,严密计划,耐心蹲点之后,终于把这个“作恶多端”的男生名字拿到手了。

“张峻豪,就让你这个俗气的名字在我的魔法下爆炸吧”这是我真实的想法,也不知道是不是《巴拉拉小魔仙》看的太多。

“张峻豪,你的母亲来了,在学校门口,门卫大爷叫我来通知”五天之后,为了看起来更逼真,我装模作样的敲了敲他的桌子。

他瞅了我一眼,眼皮都没抬完,然后就又接着趴在桌子上睡觉,一副全然不相信的样子。

我十分疑惑,竟然没有诈到他,不禁开始反思自己的战略战术是不是哪里出现了问题。

自习课的时候,同学传过来一张纸条,纸条正面写着很俗气的三个字“TO章鱼”,又好笑又好气,我打开纸条之前就在课桌底下捏紧了拳头。

“以后制造恶作剧能不能认真点,我没有妈妈,她生我的那天难产去世了”很简单的一行字,甚至连一个结尾的句号都没有。

“对不起,我不知道”我满怀愧疚的写了“回信”,然后托同学把纸条递过去。

我打开语文阅读习题册,一点也看不下去,就像是犯了不可饶恕罪状的孩子,无精打采,心中那原本整齐的队伍乱了。

“没事,从没得到就从没失去”很快,很利落的回答。

不过这一次他没有让别人递纸条,而是把纸条叠好直接从我的斜后方扔了过来,然后纸条安安稳稳降落在了我的国境之内。

初一的年纪,我觉得他这句话很深奥甚至有些晦涩,不过也能觉察出来这是他的心里话。

“那,中午请你吃饭”,这样伤害人家的自尊心,确实是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来弥补,只好简单的请客吃饭,本着一顿饭实在不行,那就两顿的原则。

“好,”回语后面还有一个没有擦去的逗号,我估计是有什么别的话没有说完,不过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接受了我的邀请。

《二》

那天不知怎么的,食堂的人爱往常少了很多,光溜溜的地板,映着我们两个的沉默。

“想吃什么?”记得我拿着饭卡在食堂转了两圈都没看到心仪的饭,他在后面默不吭声的跟着,就像一个护花使者。

“火锅吧”他的答案正是我想要的答案,可是我的饭卡里的钱好像不够吃一顿火锅的,但我又不好意思明说,最后还是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决定冒险试一试,不能丢脸。

“一份火锅,微辣”话音刚落,他就抬起手刷了饭卡,本想着弥补过失,却没想到欠下了更大的人情。

后来心想,这样也好,起码我的面子保住了,我饭卡里那酸涩的两位数没被他看到。

“那天为什么恶作剧?还拿我们四个女生开刀?”我问出了我最想问的话。

“那个啊,谁让你们是全班前四名呢,看不惯罢了”他说的云淡风轻,好像这是他的一贯作风。

『神转折』天黑请开灯

/01/ 周三,嘈杂的菜市,莫大爷拎着浅色帆布袋,停于水果摊前。他自称患有残疾,理应得到照顾,但小贩不为所动,依旧不想为他抹零头。 眼见莫大爷转身欲离去,小贩佯装委屈地说道:“大爷,哪有十一块钱抹成十块的嘛。” 然而,莫大爷好似失聪,步履坚定地离开,头也不回。这已经是这周的第三次,他也有些无奈,怎奈何,这孤独太过凝重,不与人说说话,总归要害病一场。 穿过两条街,汽车的轰鸣和人声的嘈杂,仿佛与...

人生总有灰暗,但你终将会看到光亮

“怎么办?怎么办?我妈妈要来北京看我!” 朋友打来电话,满是恐慌的声音带着颤抖。 “我要去你那里躲一躲!” “躲什么躲,你妈还能吃了你?” “她真能吃了我!” …… 01 在她还很小的时候,就常常莫名地感到恐惧,但凡有个风吹草动就会惊恐不已。而恐惧的来源,正是她的妈妈。 从她记事开始,她就知道爸爸喜欢喝酒,每次都喝得醉醺醺的,还经常对妈妈殴打辱骂。妈妈挨打后总是躲在角落里哭,她总是给妈妈不停...

《前任3》:什么样的人容易成为“前任”?你中了几条

文/麦大人。 01 最近热播的电影《前任3》,很多人都说比前两部好看,因为它更贴近生活。 孟云(韩庚饰)和林佳(于文文)兜兜转转、百转千回的感情发展,以及他们冷战后所表现出来的成长与蜕变,令无数人感同身受。主人公处理失恋后的方式,跟我们如出一辙。很多人看着看着就情不自禁地泪流满面,仿佛在影片中看到当初的自己,瞬间又回味了鲜衣怒马的爱情。 看别人的故事,想的却是自己的心声,这才是最扎心的。 这...

“熊”色可餐

夕阳斜照,晚霞冉冉,地面仿佛笼罩在一片模糊的玫瑰色中,似梦似幻。 这等美景,若搁平常瞧见,沈晴定会细细欣赏品味,可眼下,她却无暇顾及了。 只因,她此刻正战战兢兢地抱着树枝,而树下,赫然有十几头狼在呼哧呼哧喘着粗气。 一双双绿幽幽的眼睛,盯得沈晴腿肚子直打颤。 生死存亡之际,她愈觉心酸悔恨: 区区失恋罢了,自己究竟是抽的什么鬼疯?偏偏拒绝闺蜜共赴夏威夷的邀请,而孤身一人来这深山老林消遣,到头来...

初秋

立秋已过,气温并未因此降下来,反而愈发燥热,空气中弥漫着令人厌恶的汗臭味。 夜晚,华灯初上,明晃晃的路灯照亮了不安的黑夜。街道上行人往来穿梭,每个人脸上都呈现出独有的神情,似在向他人诉说着生活加诸于其身的一切“生杀予夺”。 我还是像往常一样,如同一个幽灵一般地在大街上游荡。 忘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了,我习惯于一个人在闲来无事的夜晚独自行走,观察每一个从我身边走过的人,观察这个与我格格不入的世界...

短篇|苏珊出走后

01长久以来我总写一些又臭又长,如痴人梦呓一般的文字。这本身并没有什么不妥,我又没拿枪逼着别人看下去,所以对这个世界我也没觉得有什么好愧疚。 唯独对苏珊例外。不过大多时候也只是一闪而过的念头,没有扎下根。 苏珊读过我写下的每一个字,甚至还听过无数个我口述的突然冒出来的奇怪念头。这其中只有一小部分,最终成为我笔下无聊的文字,另外大部分都是一时起意,最后也都无疾而终了。 不管是这些文字,还是念头...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