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质贱货联盟

2017-11-02 19:30:05作者:文字怪人

1

有一天我路过一座山,郁郁葱葱。山下有一个小洞,洞里有一个铁门,铁门里有一个小男孩,他大喊大叫着:“喂,快救我出去啊!”

我问小男孩,我要怎么做?

小男孩说,你去把旁边那道符撕了就可以了。

我看到在门的不远处贴着一张黄色的符,上面写着“小明”。

“你是小明?”我问。

“对啊,我很有名的哦。”

“我怎么不知道。”

“你仔细回忆回忆,我们见过无数次了,我出现在你的小学,初中,高中的全套课本里。”

我恍然大悟。

小明正是这个世界上神一般的人物。

因为他曾经长大想当发明家,军官,医生,工人。

因为他常常独自去买水果找错钱。

因为他通晓英文,能回答出“what's your name?My name is xiaoming。”这样的标准问题。

因为他能起死回生,无论得了多少次灰指甲,不孕不育都能完全治愈。

我猛然大叫道:“你就是小明啊!”

“正是!”此时暴风骤雨电闪雷鸣映照出他那张坚毅的面庞。

《优质贱货联盟》by 文字怪人

我用力将那道符撕开,门开了。小明蹦蹦跳跳被放出来了,朝远方离去。

“哈哈。再...”他那个“见”字还没有说出口,“嗖”地被吸回了我身边。

“干嘛啊!”我推开小明。

“我不知道啊!”

小明又蹦蹦跳跳地跑走了,可没几步,他又一次“嗖”地吸回了我身边。

小明一脸疑惑的打量我,在我身边转了四五圈后席地而坐,对着天空大喊出:“般若波罗蜜,变身!”

浓烟四起后,小明瞬间变成了算命道士小明。

“怎么会这样啊?”

“我可以变成我想要变的任何人,因为我被无数写进课本和小广告里,这样我也拥有了成为任何人的能力。”小明解释说。

他拨动手指,推算了四五次后,突然一脸绝望地对我说:“你是我这一生都不出的人。”

“为什么啊?”

“你哪年出生的?”

“1985年2月11日啊。”

“那不就是985,211么。”小明点了一根烟,默默提起了我的行李,说:“上路吧。”

2

我们穿过了几座山,来到大城市,来到一个麦当劳门前。我对小明说:“你就在这附近玩吧,别坏了我的好事。”

其实我今天是来这里见网友的,人生第一次,难免有些小激动。我抚摸着自己精致的五官和肚子上的八块腹肌。

“Hi~”不远处一个女孩对我打了招呼。

文字怪人
文字怪人  作家 Hey,专题《不正常爱情研究中心》接受投稿,但通过率可能就百分之一。投稿前请认真看说明哦。微信公众号:文字怪人

贱货排行榜:子波皇家赌场

贱货排行榜:忌日快乐

我会爱你,在25时61分

十八岁以后任何的第一次都没有意义

为什么你再也不讲故事给我听?

奈何桃花复央央

数年里,他一直在寻觅着需要帮助的新婚新娘,逃婚也好,私奔也罢,只为了新娘给予的那份报酬——一瓶血。

我把相思熬成泪,看一本好书

苏瑜躺在冰冷的病床上,淡淡的消毒水气味萦绕在她的鼻端,刺激着她敏感的神经,再过一会儿,她就要被推进手术房了。 她睁着发红的眼睛,用最后力气撑起打了麻醉药的身体,伸着手,拉住了床边那人的衣袖,苦苦哀求出声。 "求你……求你不要……不要杀死我们的孩子……" 男人高大的身影不动,只是轻抬了手臂,挣脱开了苏瑜的拉扯。 宋祁东黑眸微眯,泛着寒光的眸子睥睨着,冷声开口,"苏瑜,就凭你也想生我的孩子,你不...

我不再等了

01 在最新的一期综艺节目《亲爱的客栈》中,刘涛和王珂举办了一个庆祝结婚十年的小Party。 吃饭期间,刘涛顺口问了纪凌尘一句,“你想多少岁结婚?”接着补充了一句,王珂是27岁跟自己结婚的。纪凌尘是93年的,24岁,而他的女朋友阚清子是88年的,29岁,两个人相差了5岁,纪凌尘自知自己还不够成熟,可“她耽误不了了”。阚清子脸上有些许尴尬,边吃着蛋糕,边侧头看自己的男友,起身说想再要块蛋糕,不...

相思|春草又绿,再无你

-1- 昨天在微博看了一个只有10分钟的短片,却被其中清新的画质深深吸引。 诗意江南的美,烟雨小镇,粉墙青瓦,小桥流水。细腻的中国水墨风,无比精致,情节感人,可谓处处惊喜。 故事在江南小镇,一把红纸伞,一枝红豆簪,一段往事,深深思念无处挂。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短片贯穿着王维的这首《相思》,讲述的是,嘉定年间王初桐与六娘从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一颗红豆定下...

澳洲日记:十刀姐游山玩水传奇之 One night in Ballarat

图文 / 墨尔本十刀姐 早早就定好了Ballarat之行,只周末两天时间。四个人一辆车,两个中国人,两个澳洲人,好不快活。 最重要的是:不用开车。 十刀姐经常说的一句话: “自从学会开车以后,就再也不想开车了。” 车从墨尔本内西区开出半小时,画风突变,人迹罕至,各种乡村风景。远远的看到一篇平地上矗立着几棵孤单的桉树。 林业背景出身的凯瑟琳指着桉树说道: “看,那几棵桉树没有砍,因为上面住着考...

她和我系列之又是一年寒假到

文|余语于隅 我讨厌学校的生活,尤其是连绵不断的考试,以及鲜红的勾勾叉叉,凭什么这两个符号就能决定优劣、真假、对错。 回家去。 之所以还想回家,是因为作为农民的父母虽然能够认识到读书对于改变命运的重要性,但是他们并不以为读书才是我能够拥有的唯一选择,他们希望我的成绩能够上升,但是并不压迫着我以苟延残喘的身躯去为分数拼搏。 在家里,我能够呼吸到自由的空气。 高二了。 寒假不紧不慢的来了。 尽管...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