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走一遍奈何桥

2017-11-02 19:30:09作者:郑小喵

《【短篇】走一遍奈何桥》by 郑小喵

文/郑小喵

世间万物皆是化相,心不动,万物皆不动,心不变,万物皆不变。

乡里乡外的人都知道,我有一种超能力,虽不能上天入地,但能够通晓神灵。

那些科学家都无法解释的“鬼魂之说”,那些医学家都无能解决的疑难杂症,对我来说,真的小菜一碟,所以村里的人都叫我“小神仙”,有的人还叫我“神婆”。

我出生在一个小山村,四面环山,土地贫瘠,乡亲们生个病,都要翻过两座小山丘,到镇上的诊所看病,来来回回,至少得折腾一天。

很多人害怕生病,也是真的不敢生病,一来没钱治病,二来费心费力,旅途颠簸,万一有个疾病,半路上就可能丢掉性命。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们家经常会来很多人看病,因为奶奶略懂医术,还有一种与身俱来的特异功能——据说只要将死之人生平没做过坏事,奶奶就能把他的魂给招回来,而这招魂之事也不止一次两次,所以很多人都觉得这世界上真的有鬼,也真的有神仙。

那件事传开后,很多人有个什么事都来找奶奶,就连孩子一天哭个没完这点小事,都会亲自跑来家里,请奶奶过去消灾消难。

很多次那些人都会给奶奶送来苹果、鸡蛋、红薯等,来表示对奶奶的感激与敬畏,那时我年幼,只懂的吃,看到别人三天两天送来的东西,我自是乐此不疲,还大喊“奶奶万岁”。

等我慢慢长大之后,科学书上说“这个世界上没有鬼”,我才开始怀疑,奶奶的神通广大,莫非真是骗人的?

我以前看到很多人痛苦的愁容,在奶奶面前苦不堪言,恳求出手相救,余生定当涌泉相报。

而奶奶也只是略施小法,那些疾病缠身的人便可活蹦乱跳,奶奶没跟别人要过报酬,也没骗过钱,只是劝他们好好做人,善始善终。

奶奶说她去过阴间,见过阎王,见过牛头马面两位鬼差,她说她看见过很多孤魂野鬼,也有很多冤死的鬼魂,她想一辈子都守着这片供养她的土地,拯救那些善良的灵魂。

我信了奶奶十几年,大山里的孩子虽笨拙,但也知道科学的神圣与伟大,更何况毛主席领导了共产党,很多人都相信共产党,哪还有人相信什么“世界上有鬼”?

那些所谓的鬼魂,也不过是有人在装神弄鬼,人扮鬼,比真鬼都可怕。

我看了很多关于科学的书籍,也对奶奶的话半信半疑,在亲情和科学面前,我又该相信谁?

奶奶活了八十三岁,是在一次出门采药的路上摔下了悬崖。

奶奶走后,很多人都来为她送行,说她做了一辈子善事,祈求阎王爷能让她顺利投胎转世,以便造福世人。

也是在奶奶离开后的几年里,村子里时不时有人闹病,而且那些病都特别稀奇,家里人去了镇上买好药,病人吃过很多药,医生开过很多处方,但是都不管用。

二牛说他亲眼看到了他爸的灵魂,此情此景都是曾经的场景,一幕幕都历历在目,就因为自己当年做了对不起爸爸的事,然后愧疚于心,后来经常看到他爸出事的那个画面,没过几天,二牛疯了。

铁柱是个好人,吃苦耐劳,每次别人家有个什么事,他都会主动的去帮忙,一辈子都在做善事,最后却在出了山返回后的第二天,变得呆呆傻傻,一个劲儿的说他看到鬼了。

那几年,村子里简直炸了,很多人也会来我家,他们请我过去帮帮忙,以为我从小跟在奶奶身边也一定懂一些法术。

我也不想打肿脸充胖子,可是拗不过那一张张质朴的脸,便跟着去了,那些人症状相似,而我竟丝毫没有怯意,大概是跟着奶奶见多了这类人,所有的事都司空见惯。

我没有什么乾坤大法,也不懂什么还魂秘术,看着那么多人陷于痛苦,我也无能为力。

村里简直一片狼藉,都说奶奶不在了,村里都乱了,很多人都说他们看到了鬼,每天太阳未落,家家户户都紧闭门窗,不敢出门闲逛。

挨家挨户的门窗上都贴满了“护身符”,以为这样就可以驱除妖魔鬼怪。

而我半夜也时不时听到有人哭泣,有人哀叹,慢慢陷入了悲痛与绝望。

奶奶去世后,她生前一直打禅入座,烧香拜佛的那间房,再也没有人进去过。

看着村里那些人苦不堪言,我自是嘲笑他们的愚昧,原以为多看几本医学书方可帮他们渡过难关,哪知道试过很多方法,都解决不了一丁点儿问题,于是脑中闪过一个念想,去奶奶的秘房里看看。

郑小喵
郑小喵  作家 想用独特的洞察,描写人性和世间疾苦。你非同寻常,奇特而非凡。微信公众号:郑小喵同学微博@骄傲沸腾与你何干ZHZ

我那么喜欢你,为什么不跟我在一起

第二站的名字叫相濡以沫

第一站的名字叫两小无猜

这座城市风很大 | 怕极了没钱的我怎敢回家

我不喜欢你,请别逼我讨厌你

【你好,贵州】「贵州,如果我在古镇遇见你」

我要在这里遇见你——《你好,贵州》贵州专题投稿专用 ——此后,我看古镇的湖水是你,我踏青石板古道是你,连我喝一口手中的酒也是你。 -1- 我叫林子皓,骨子里满是寂寞和倔强,如同赵雷那样看尝遍世间百态却依旧歌唱生活,歌唱理想。 我有两份工作,白天的我在书店上班,晚上在blue酒吧抱着吉他唱歌,我喜欢唱赵雷的歌,最喜欢的是他的《青春无处安放》,因为我总是幻想有一天我也能和他一样自由洒脱地生活。可...

愿你可以做自己的光

愿你眼里总有光芒活成自己想要的模样。 《一》 今天是平安夜,街道上人群嚷嚷,灯火辉煌,店门口都放着闪着五彩灯光的圣诞树,一派新年欢闹的景象。林榭站在街口,看着这番热闹景象,心里不禁闪过一丝悲凉。手机的屏幕还没有暗下去,上面还停留在某人的聊天界面。 “平安夜快乐 圣诞快乐。” “圣诞快乐。” 不痛不痒的一句很客套的回答,林榭已经想不出该如何回复了。 消失了很久的人突然间的出现,总会让人觉得不知...

小说.紫陌书香

《紫陌书香》 一、十六岁,人生最豆蔻最灿烂的花季。我的天空却一片晦暗。从小把我养大的姥姥去世了,我被寄养在县城的舅舅家。爸爸妈妈只顾在外地做生意,除了钱之外什么都给不了我。 正在读高一的我,青春一片迷茫,于是经常逃课。繁华的街头,我踽踽独行,一个叫“紫陌书香”的书屋吸引了我。书屋不大,装修风格古香古色,我推门走了进去,里面的书琳琅满目。琼瑶的席娟的三毛的汪国真的严歌苓的...... 我随手抽...

雪花飘啊飘

文/云海清清 01 二十七路站牌下的雪有几尺厚了,还是没有停下来的迹象。站牌顶上被雪覆盖了厚厚的一层,除了站牌上清晰的大红字写得站点名称能让人清晰地看到外,台阶和路面几乎分不清了。 乔媛呆呆地望了望天空,雪片很大,像鹅毛般,轻轻落在她的脸颊上,落在她的肩膀上,落在她毛茸茸的针织帽子和粉粉的手套上。乔媛耸了耸肩膀,在站牌的杆子上踢了踢脚,试图把雪和泥巴踢下来,无奈的是,她冷的连力气也没了。 正...

惊悚 | 鬼屋

Story 1 “嘣嘣嘣——”地下室传来一阵撞击声。 小聪吓了一跳,放下手中的篮球,一步一步向地下室门凑近。 还有几步距离的时候,撞击声停了。 小聪犹豫了一下,又继续靠近。正准备用手扭门把手的时候,突然后面有人拍了一下肩膀。 小聪抖了一下,手又缩了回来。 转过头,是保姆梅阿姨。 “小聪,你干嘛呢。”梅蹲了下来,用手轻轻拍了拍。 “梅阿姨,地下室里有人吗?”小聪目不转睛地看着梅。 “瞎说,这个...

爱就一个字,我只说一次

01 故事的开头,我害怕抓不住你。 可事实就是,不是我害怕抓不住你,而是我根本抓不住你。 我叫叶梓,本来是叶子,我嫌太土,跟我妈一哭二闹三上吊,最终给我改了名。 我跟陈熙的小情小爱,自己都感觉出乎意料,我跟他青梅竹马,从小一起玩着泥巴长大,就差穿同一条裤子了。 出乎意料是因为,我觉得我跟他已经熟得像兄妹了,根本不存在爱情这东西。 我家跟陈熙家的距离,就间隔一个派出所的距离,我家在派出所左边,...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