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剧

2017-11-02 12:30:12作者:俞非白

正式枪决那天,邹文显得特别平静,他的脸面向着朝阳,满脸虔诚地跪在那里,好像死并不是一件值得畏惧的事。

吃早饭的时候,他把两本厚厚的日记交给了狱警,一本是他自己亲手记录的罪行,另一本则是他对这个世界最后的留恋。

那也是他人性的两个极端,一个是穷凶极恶的杀手,一个是一往情深的男人。

无论那些过往是阴霾还是明媚,最后都终结于一颗正义的子弹。

2010年9月15日,邹文拖着沉重的行李迈进了大学的校园。

大学里到处都是朝气蓬勃的年轻人,他们手里捧着书,散落在校园的每个角落。

他们高谈阔论,脸上洋溢着自信的笑容,那双闪烁着光芒的眼睛里,倒映着葱郁的树木,初绽的鲜花,潺潺的流水。

这一切看起来美好的不像话。

人在踌躇满志的时候,总会下意识为一切事物蒙上一层美丽的外衣,邹文也不例外,他从遥远的大山里,一步一步走到今天,不知付出了多少辛劳的汗水,他迈入大学校园的那一刻就发誓,一定要摆脱过去的贫困,在大学里奋力拼搏。

但不知什么时候,他眼中那一层美丽的外衣渐渐的被人撕开了一道裂缝。

课堂上,他蹩脚的方言惹来哄堂大笑,那笑声充满了恶意和嘲讽。

宿舍里,每个人都避他不及,他们总是捂着鼻子都他身旁经过,好像他是什么可怕的传染病毒一般。

就连在食堂工作的大妈,都对他恶语相向,污蔑他偷拿食堂的饭菜还不给钱。

舍友丢了钱,拽着他的衣领辱骂他,没有人为他辩解,他们的目光里充满了轻视和嫌恶。

他写了贫困申请,却被老师驳回,因为他是个小偷,这个莫须有的罪名没有记入档案,却跟随了他大学四年,每当有人提起他,总会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啊,你说那个小偷啊……”

他变得越来越沉默,内心的恐惧,难过,不安,自卑,渐渐变成了仇恨。

俞非白
俞非白  作家 三言两语省去七嘴八舌。

悲剧

微小说 不褪色的记忆

01 “萍姨,你包的饺子真好吃,比我妈包的还香。” “好,只要你们喜欢就好。” 王素萍咧着嘴笑着,看着这帮稚气未脱的孩子吃着自己包的饺子,心里乐开了花。 今年她55岁,恰逢到了退休年纪,老伴走的早,家里的孩子又常年工作在外,闲着也是无事,就找了一份本地的青年公寓清洁工作。 青年公寓住的都是刚毕业的大学生,王素萍知道孩子们出来打拼都不容易,对他们给予了相当多的照顾。 她有时会在家做些常菜带来给...

遇见(第一篇.上.再相逢3)

“人生得一知己足矣,能成为知己三生有幸。”黎秋释然了,丫头要的就是平平淡淡的真实。

亲爱的克鲁斯

医生说,我只有一年的时间好活。 所以余下的日子不多,应该尽情地快乐,把往昔亏欠自己的好心情,一分一厘地讨回来。 收到消息的那一刻,仿佛晴天霹雳,我整个人心慌意乱,想要放肆淋漓地大哭一场,却只是挤出了一点零零星星的眼泪。 我一个人走在城市之中,仿佛听见自己的生命,一点一点流逝的声音。 没有目的地,随处都可以去,反正无论怎样挣扎用力,最终都是通往死亡的阴谷。 死亡的软舌在我的背后呼哧呼哧地滑动,...

蝾螈俱乐部 加入

“为什么要来做整形?” H"啪"地关上档案夹,不带任何感情地问,充满职业感。 “想变得更美。”唏嘴唇微张,像在往外吐玻璃珠一般圆润地说出这句话。 “我觉得你现在这样很好。” H极为惋惜地叹了口气。 “我要做蝾螈......蝾螈,不都是很鲜艳美丽的生物吗...?” 唏喃喃自语,仿佛没有听见H的话一样。 一年后的秋日,唏再次来到那栋外墙刷着橙色的小房子前。 这是难以说出方位的地点,要找到的话,必...

错过你,是我今生最大的过错

01 七点一刻,我迈着悠闲的步子往家里的方向走去。昏黄的路灯拉长了人影,在这寂静的夜里铺开了一丝丝柔软温暖的光亮,让人感觉很平静很温馨。 上楼时我跟随着耳机里传来的女声,哼唱着《小幸运》。走到门口时,我弯下身子在包里找钥匙。 昏暗的楼道,微弱的灯光,近视眼的我翻了好久没找到。我刚准备起身拿手机照亮一下,一股力度从我身后袭来,我一下子没站稳,强大的冲击力度使我的背部碰到了冰冷的墙。还没等我从那...

你长得这么丑,怎么配得上我

1. 一转眼,就大三了。高考结束吃过散伙饭之后,高中同学再也没聚在一起过了。 了解彼此的生活只能通过QQ空间和朋友圈知晓,在我们大多数人还是单身状态下,一位老友去年就在空间里炸出了和女朋友的订婚消息,妥妥地撒了一把好狗粮。可能觉得力度还不够,今年国庆前在朋友圈里放出了婚纱照,并写道:我要结婚了! 他给我发来消息,说婚礼安排在假期期间,给所有高中同学都发了邀请,趁着这次机会大家聚聚见见面,希望...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