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换你岁月长留

2017-11-02 17:30:17作者:淇裳

  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我的父亲了

  灯影幢幢,细雨如丝,火车站大厅清冷的灯光里,立着我满眼血丝的父亲。

他大概看到我了,疲软的眼皮用力眨了几下,笑着迎了过来,拍拍我的肩膀,并排走着。

我侧过脸看了一眼,原来我和他一般高了。

他把我的行李箱费力地塞在电动车的空档里,一身略旧的蓝色西服,挂在把手上的真皮公文包,还有格格不入的电动车。我坐在了后座,无声地望着他的几根白发在风雨里凌乱,一瞬间还以为下雪了。

  路灯被白亮绵密的雨丝晕染成温暖的亮光,一团一团,擦肩而过。倚在他背上,我努力地回忆着那张磨损的照片上,一双迷离的醉眼,玩世不恭的笑颜。想象着二十多年前,聚光灯下飘逸潇洒的少年,深情地唱着一曲《今宵多珍重》,眉目温润如玉。

  风雨夹杂着他沙哑而温柔的嗓音吹过耳际,给我讲讲学校里的新鲜事呗,他说。我回过神来,笑着环着他的腰,给他讲学校的花津河,岸堤的垂柳,教吉他的师父,同寝的室友。

  路过一个修车的小铺子,他停了下来,给我披了件雨衣,弯腰检查了下车胎。一会儿一个年纪略大的师傅出来拿着扳手叮叮当当地摆弄了一会,他也不避雨,蹲在旁边看着,像个实诚的学徒。雨一点点濡湿了他的头发,车修好了。他弯着腰满面笑容地问师傅多少钱,走的时候合着双手一再感谢,而我的心里却突然针刺了一般地难受,不是因为我的父亲对一个修车师傅表现得如此谦卑,而是我发觉他的谦卑,已经成了习惯性的了。不管面对谁,比他高的或比他低的,他似乎总是把自己放低到尘埃里,一脸谦和卑微的笑容。

  我很难过。

  我受不了我的父亲这么卑微的样子。我见过太多文章里,小说里卑微的父亲形象,但那绝不该,绝不该是我的父亲。他才华横溢,通晓古今。他写得一手好字,笔锋勾转尽是魏晋风骨。他醉心古典音乐,唇齿轻启,或柳暗花明,或风起云涌。

  我要怎么面对这样的, 我的爸爸。

  眼前的他,眉眼依旧,却苍老憔悴。

  到家了。晚上失眠,我翻开他的空间,从九年前的开始,一条一条往后看。真切地见证了一个意气风发,踌躇满志的年轻人是怎样在现实里碰的血肉模糊,为了对未来的那一点念想苦苦挣扎,然后无力,然后妥协,然后麻木。

翻到后面一条说说,是写给女儿的。他说:“不管在哪里,最牵挂的总是你。想到你,外界的一切都与我无关,也无心去弄什么风和雨。”

  我竟看得泪流满面。他没对我说过宠溺的话,却在我看不到的地方给了他最深的温柔。

  从前看到他为了理想拼的血肉模糊,我只是为他担忧,可如今,看到他不再挣扎,看到他再也承载不起心心念念的诗与远方,我却突然心疼极了他,那感觉就好像看到他因为手机没电急得不行,小心翼翼问我借充电宝时候一样。他努力地追逐着时代的脚步,却依然被逐渐抛弃。我好怕看到他无助的样子。

  我反复地和他说,礼节适当就好,做人要不卑不亢。他频频表示赞同,几近讨好的目光却让我差点掉眼泪。我总是觉得他还没有老,我在自欺欺人。

  有时候我会突然好想好想保护他,给他最好的,就像当初他给我的一样。我想让他可以不必在任何人面前唯唯诺诺,不必为了一点小事急得火烧眉毛,可以无所顾忌地去追寻他的诗与远方,可以寻回当年的不羁与潇洒。

  我会想念那个从背后变戏法一样拿出一支口琴让我破涕为笑的父亲。

  我很心疼眼前这个过早衰老为了生活疲于奔命的父亲。

  我想重新托举起他的骄傲,我想让他看上去依旧无坚不摧,好像从未倒下一样。

  爸爸, 爸爸, 我该如何换你岁月长留……

《如何换你岁月长留》by 淇裳

爸爸年轻的时候, 我小时候。

妈妈 我还是爱你的

2017年11月21日 星期二 天气晴 清晨我睁开眼,窗帘的遮蔽,房门的紧锁,让我这个十几平米的卧室变得混沌黑暗。我扯动窗帘,想让那明媚温暖的阳光直射进来,驱走卧室的孤寂,然而只有光明突现却缺少了该有的温度。抬眼望去,不知是大雾弥漫还是雾霾横行,随手拿起一只烟点燃,回想昨夜妈妈来的微信“在吗,方便吗?”,我的一句“有事,忙着呢”也没能结束这家长里短的纠葛。我还是拿起电话打了过去,嘟~~~嘟~...

我在南疆买大肉

八月骄阳似火,我安顿下来,随老乡去市场买猪肉,维族人信仰伊斯兰教,把猪肉叫大肉,为了民族团结,我们也称大肉。 老乡叮嘱中午十二点到下午两点之间别上街,太热,能把头发烤焦了,当然是玩笑,确实很热,大概离太阳比内地近的缘故。 新疆在传统意义上分成南疆和北疆,天山以南就叫南疆 天山以北就叫北疆。 南疆主要的自然环境是塔克拉玛干沙漠,是全球最大的流动沙漠(注意,这里是流动沙漠,撒哈拉是全球最大的沙漠...

《你养我长大,我陪你变老》

作/留离殇 01 “玲玲……回家吃饭了,这孩子又跑去哪家玩了?” “在这呢,来了,来了,马上就回来。” 只见还没玩尽兴的玲玲,带着依依不舍的心情和自己的玩伴道了别,一边走一边口中还在念叨说着下次一定还要在这个地点玩。 玲玲很害怕回到家中后奶奶的唠叨,于是便在走出玩伴家中后,飞奔的跑回了家中。 到了家后,奶奶已经收拾好碗筷放在了桌上,等待着玲玲。 奶奶说:“放学后作业写完了吗,就出去玩了?...

琅琊令之鱼目混珠 错

1 眼前是大片大片雪白的梨花,宛如冬天的雪一样晶莹剔透,微风轻轻吹过,梨花少许花瓣飘落。一片花瓣慢慢落下,落在洛洛的肩上。 洛洛手执着剑,小心翼翼地往前走着,她不敢有半点怠慢。她的手心微微出汗,头有点晕,她努力睁大眼睛,慢慢往前走。 眼前的梨花一片雪白,迷人眼。洛洛不知如何走,走到那里,都是梨花一阵阵,眼前一片一片雪白,晃了她的眼。 她丢了剑,索性坐在梨花树下不动。江湖传言果然名不虚传,梨花...

我曾有一个爱吃“醋”的女朋友

文❤那谁菇凉 01 “我说这位同学撞到人怎么就想走,赶紧给我道歉。”晴儿整个人坐在地上,疼的呲牙咧嘴,地上的书和背包散落一地。 “我看你是碰瓷的吧,我明明没有撞到你。”陈骁推着车想要走开的样子,却被晴儿用手拉住自行车。 “敢说老娘是碰瓷的,那我就碰瓷给你看。”晴儿暗暗想。 “明明是你急刹车,我才摔倒的,反正就是你的错。”晴儿一边说,一边坐在地上撒泼。 “要不是你突然闯过来,我能急刹车?”陈骁...

我的田鼠姑娘,要嫁人了

房间安静得只听见我哒哒的敲键盘的声音,电脑屏在漆黑的空气里发出微弱的光,“滴滴”QQ的头像亮了起来,田鼠给我发来了一张图片,是张“请柬”,我盯着屏幕发了好久的呆,久到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有点泪目了,她柔柔的声音透过听筒流进我的耳朵里,她说:“阿鼠,我要嫁人了……”我想起我们在多年前也曾彼此趴在课桌上喃喃细语。终于她要嫁人了,我亲爱的田鼠姑娘…… 我与田鼠相识四中,按着身高排坐,她坐在第三排,...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