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了,不痛了?我们长大了!

2017-11-02 20:00:22作者:如慕小小

《痛了,不痛了?我们长大了!》by 如慕小小

怎么样,才算长大?

今年有很多美好的安排,有些去做了,有些计划了,有些延迟了,但总的来说起码有好事发生。

但是一些悲伤的事情也在发生,而且总是在我们觉得一切都开始好起来的时候,会出现疼痛。

今年真的是能感觉到越来越能体谅为人、为父母的难处。一下子长大了……

阿雪坐在窗边,望向南国不会枯黄的秋叶,开始了思考,人一生有何意义,不明所以的降临,普普通通的活着,或艰难、或困苦,然后在悲悲戚戚中离去,中间的快乐总是那么珍贵,苦痛却不想提起。

今年年初,春节还没过完,阿雪从北方的家回到工作的地方,和阿明回到出租屋的当晚,接到了父亲的电话,姥姥走了,就在阿雪还在高铁上的时候。父亲在电话里带着些许的抱怨,感觉还在怪阿雪任性的跑到南方来。

阿雪已经记不起当晚怎么结束的通话,都聊了些什么,只知道自己是姥姥唯一一个没到场的外孙,想到了没有阿雪陪在身边的母亲,阿雪坐在出租房的卧室里开始啜泣,越想越伤心,大颗的泪珠没有滑过脸颊,直接滴落在地板上,“吧嗒”“吧嗒”,阿明觉得不对劲,进卧室一看,这时阿雪抬头对阿明说了一句“我没有姥姥了”,阿明揽她入怀,阿雪放肆的大哭起来,不记得哭了多久,阿明没有去安慰什么,紧紧的抱着阿雪,为她擦拭着泪滴。

已经不记得怎么入睡的了,阿雪只知道自己第二天早起上班,新一年的工作日开始,阿雪一切如常的和同事打着招呼,开始工作。每天中午、晚上打电话问父亲,母亲的情绪怎么样了?她不敢打电话给母亲,担心自己忍不住会想回家。

几个月过去了,阿雪和母亲都可以心平气和的谈起姥姥,一起回忆姥姥在的时光,那时候,阿雪心里暗暗发誓,自己一定会多陪陪母亲,争取早点把父母接来身边。

转眼已到十一月,一年的时光所剩无几,就在这一年即将接近尾声的时候,阿明的姥姥传来了不好的消息。

阿雪听阿明提起他姥姥重阳节过百岁大寿,阿明还让自己的母亲送去了祝福,一大家人在微信里直播老人过寿的盛况,可谁也没想到,阿明的姥姥在生日的第二天身体突然变差,就在今天凌晨阿明的姥姥走了。

消息是阿明在中午告诉阿雪的,发了一条信息,阿雪不知道该怎么安慰阿明,同在一城,面对这种伤痛,却不能在身边给你安慰,阿雪劝阿明心里不舒服请假回家吧,不要硬撑上班了。

阿明只说了一句话“下午太忙了,走不开”……

可能我们真的是长大了,不再任性了,自己情绪开始克制,即使再痛也压在心底,该上班上班,该忙碌忙碌。

是啊,成年了,谁心底还没有点苦,谁不是从那些苦痛里一路跌跌撞撞,埋头向前。

难道这就是长大?不任性、会克制、不再去优先考虑自己、不再去在乎自己的感受?

长大一点都不好,阿雪望着外面在秋日里还在摇曳的碧树,她觉得自己好像搞懂了成人的世界,又好像一点都不懂。

懂或不懂又能怎样,还不是要在这世上坚强的活着。灯亮了,阿雪一口喝掉了已经变凉的白开水,开始上班了!

愿每个还没长大的你,好好珍惜!毕竟未来没有你想象中的自由和美好!

如慕小小
如慕小小  作家 我的微信公众号:脑洞文案(naodong-wenan)90后,认真做一个努力的人

痛了,不痛了?我们长大了!

我已不是你的好友了

2017年11月5号 星期日 天气晴 每天睁开眼第一件事就是打开微信,QQ,看看有没有人给我发消息。当然了,对于我这种资深宅女来说,认识人太少又基本没交情,所以每天手机都特别安静,我根本不会担心有人打扰我睡觉,上课。 一直播有一个主播,长的酷似鹿晗,关键是他也喜欢鹿晗。我义无反顾的关注了他。那个时候的鹿晗还没有公开恋情。我很喜欢主播唱歌。记得他还去过一直播盛典和他人合唱了一首歌,那段视...

阿强,一个从天堂里走出来的胖天使!

今天在家闲来无事,随手整理许久未动却又略显凌乱的书架,上面摆了很多以前一时兴起就买来的书,买了翻翻又不太喜欢,随后就束之高阁,再无翻阅。里面居然还夹杂着一本黑色的日记本,高度明显高于其他书籍,夹在整齐的群书中见显得那么的不协调!抽出来随便一番,一张贴在首页的照片吸引了我的目光! 那是我上大学时的初恋男朋友的照片!天哪,时隔不过十几年,却恍如隔世!这个人真的出现在过我的大学生活里面吗?那是一张...

张乡长的烦心事

1 如今的社会就是个人情社会,从出生要托人找个好医院开始,一直到上幼儿园,上小学、中学、高中选学校,都要托人找关系。如果学习不好,还要托人求情上大学。大学毕业找工作,也要托人找关系。平时办事基本上都要托人求情,甚至人死了之后到殡仪馆、进火葬场都要托关系。 刚上任的乌有乡张乡长深谙此道,自己怎么当上乡长的,自己最清楚,平时自己能吃几个馍、喝几碗饭还不知道?想想,从一个名不经传的小不点,一跃成为...

母亲的小煤炉

母亲随嫁的嫁妆不可能丰厚,在那个物质贫乏的年代。但母亲的陪嫁嫁妆可以很温暖,这份温暖是外婆送的一只煤炉营造的,一根铅丝提襻提溜着,高不过膝,炉膛很小,仅能容纳两个蜂窝煤球,但那炉火生就的温暖足可以氤氲出一个小家的温馨。 母亲嫁给贫穷的父亲,从大家庭里另立门户,重起炉灶,就开始拥有了自己小家庭的生活。生活需要用炉灶经营,启动一只炉子的烟火功能就是开启一个家庭的美好生活。 小小煤炉肩负起了一个小...

二十岁,放弃过保研,历经过死亡

我于那些蛮荒的夜晚与他相遇。他曾于最喧嚣的集市缄默无言,宛如不可追迹的隐士。他亦曾飞奔于人群离散的街道,仿佛这世间最潇洒豪迈的侠客。我与他的道别太过匆匆,芸芸众生,凡夫俗子,哪里窥得见半分未来,从此之后,竟是七年至今无从重逢。空余他的眉眼做了念想,在每一个绝望的崖畔,成了刺青与星光,直面如墨的苦难放声而唱…… ■ 01 他的麻辣烫档口位于大学校门对面的街道。他向来只在夜晚出现,他的衣服总是有...

温柔的陷阱

2017年11月8日 星期三 晴到多云 秋高气爽,回老家省亲。我开着马自达,嘴里哼着小曲,被家乡一路风景所陶醉:原先上学的泥泞砂石路,如今变成混凝土铺就的林荫大道。金色的稻田一望无际,即将收割的稻穗波浪起伏,稻花香醉人,远处羊群散落在旷野,像朵朵白云点缀。 晌午时分来到老家,父亲吧嗒着旱烟眯着笑眼,母亲忙着准备午饭乐开了花。 刚落定没和父母攀谈几句,一阵笑声把来人引进屋: “哎吆喂,...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