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痴迷广场舞的大叔

2017-11-08 16:09:49作者:放纵四海1

《一个痴迷广场舞的大叔》by 放纵四海1

一个迷上广场舞的大叔

我是一个年逾55岁的大叔,1米8多的高大身躯,平时的爱好,除喜欢郊游、麻将、游泳、英语、唱歌、理财以外,还有一个爱好就是喜欢广场舞。这个爱好可能会令许多男人所不屑。

每当夜幕降临时,如果天气好不下雨,我会准时出现在一群大妈中,充当“护花使者”。1米8多的身材,在广场舞的大妈当中,显得格外引人注目、鹤立鸡群。

说起跳广场舞,这要追溯到五年前。一次偶然的机会,妻子晚饭后去江边锻炼归来,说江边有一块周边环境非常不错的场地里,有一群人在跳类似广播体操的东西,非常适合我。因为我平时有腰椎劳损、颈椎病的毛病,长期受到困扰。于是我抱着试一试的心情去试跳了一次。

然而有了这一次后,后来便一发不可收。这套经过改编后的健身操,真的非常适合我们中老年人锻炼。这套健身操,动作不是太难,容易上手,很快就学会了。

有了初次尝试后,真的上瘾了,每每锻炼后整个人非常舒服,同时每次晚饭后也有了好去处,不要为选择什么锻炼内容而伤脑筋。晚饭后去跳操,生活从此有了固定规律。

春去秋来,寒暑交替。时间过得很快,一晃爱上跳操,也有了五个年头。五年来,我们还学会各种各样体操和广场舞,如:《舞动中国》、《佳木斯快乐舞步健身操》、《摇摆哥》、《万树繁花》、《传递正能量》、《戏曲广播体操》等等。

尽管我每天痴迷于跳操,但一个心理阴影却挥之不去。如果你在现场,你会发现,一个偌大的场地,放眼望去,都是清一色的大妈。而且还有白发苍苍的老太婆。每到夏天时,最高人数达到300多。但稀有男士参与进来。偶尔发现有几个男士也是打酱油,也都是坚持不久就退阵了。唯有我与一个和我年龄相当的男人,始终坚持跳舞。 

每当这时,我总是自我嘲讽。我是不是太娘了?男人怎么爱上了广场舞?当有男人在围观时,我有时也不好意思起来,羞涩难挡。我想人家男人都是呼朋唤友以跑步、打球、游泳之类作为锻炼项目。而我怎么会喜欢跳广场舞?广场舞不是女人的专利吗?每每想到这些,心里总是发毛。

虽然内心矛盾交织,焦虑不已。但喜欢广场舞却初心不变,乐此不疲。也不在乎别人评论什么。因为我平时喜欢音乐,一旦有节奏感强劲的音乐响起,总会情不自禁地扭动身材。所以我就爱上了广场舞。尤其在夏天跳上一曲,大汗淋漓后一身轻松,感到非常舒服。

尽管学习跳广场舞,男人感觉比女人要多化很多时间。学一个动作有时感到比登山还难。还好,如今有智能手机及电脑。老师一旦教一只新舞,都可以在手机app或者电脑到中找到。对着视频不厌其烦地反复学习。最终都能克服难关。

学成了一只新舞,伴随着音乐翩翩舞起来,一种成就感便充溢全身,让人痛快不已。

我坚持跳广场舞、广播体操后,带来的好处真的不少。身体体质明显改善许多,以前经常感冒的我从此也没了踪迹。腰痛的毛病也减轻不少,整个人变得精神了。身材依然保持挺拔而不肥。整个人充满了活力,生活变得充实而快活。

学跳广场舞不是女人的专利,男人啊请加入健身行列,这里有你的快乐和充实,这里会给你带来意外的收获。

一个雇农孩子的艰难求学路

一 一 解放前,父亲的父亲即我的爷爷是一位雇农,雇用他的是我母亲家族的人。 雇农就是没有土地的农民,是当时贫下中农里的的农民中最没有社会地位的一群人,也是建国后被划分为最赤贫的一类人。 我的爷爷为什么是雇农? 这有地域因素,他们家是在肥东二十蚌一个叫朱小郢的朱氏村庄。朱小郢离合肥相对较远,所以会更加贫困。 最主要的是我爷爷也是个泼皮,后来我二哥的德行可能更遗传于他。 但爷爷可能属于相貌英俊,...

他们永远是夫妻

余诚算是一个事业有成的男人_他在本市繁华阶段开了一家海鲜店。 这家店开了有五年的时间。最近几个月生意不太好,余诚心里很清楚生意为什么不好,他自作聪明:刚从外地进来的大虾,他把箱打开,把虾拿出来,放入盆中,接来一些水,再往冰箱里一冻。 余诚的老婆张桐白天不再店里,她是一家私企的会计,对钱那是特别的敏感。她每天下班回店里的第一件事就是先坐下喝杯了水,第二件事就是算账。她在店里习惯先数钱,再看账本...

妈妈 我还是爱你的

2017年11月21日 星期二 天气晴 清晨我睁开眼,窗帘的遮蔽,房门的紧锁,让我这个十几平米的卧室变得混沌黑暗。我扯动窗帘,想让那明媚温暖的阳光直射进来,驱走卧室的孤寂,然而只有光明突现却缺少了该有的温度。抬眼望去,不知是大雾弥漫还是雾霾横行,随手拿起一只烟点燃,回想昨夜妈妈来的微信“在吗,方便吗?”,我的一句“有事,忙着呢”也没能结束这家长里短的纠葛。我还是拿起电话打了过去,嘟~~~嘟~...

夺命的一台缝纫机

76年的春节,一个在公社农机站的拖拉机手,讲了一个令人惋惜而凄凉的故事: 我和徒弟小明,参加了支援灾区秋耕的工作,带去一台履带式东方红拖拉机,在当地政府的领导下,投入了连明彻夜的工作。 一天晚上,在岗东村西,一块五百亩的田地上,只有一台拖拉机在轰鸣,橘黄色的光团,随着机车游动,冷风吹着土地上的干草,枯萎的稻苗瑟瑟发抖,漆黑的夜幕的象个怪物,吞噬着大地的一切。 我和徒弟小明,都在驾驶楼里。我边...

可是你怎么就老了

老房子被画上了醒目的“拆”的字样; 今天爷爷走了,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姥姥生病了,病得很严重。 我翻开这几年的日记本,这是我最难忘的字样。 王家卫的电影里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和生活中无法失去的人说再见……”真正离开的人,不用说再见。 人生初次意识到死亡,是五年前爷爷的突然离世。那一年我16岁碧玉年华,却经历了毕生难忘;那一年我害怕面对死亡,在深夜泪流满面;那一年身边的人终成为了远方的人,此生...

你们的爱,只能让我逃离

初夏时分,在这逼仄的火车车厢里,空气中夹杂着脚臭味与汗臭味,这种混合后的味道随着呼噜声与嗑瓜子的声音,一波一波地冲击着鸣凤的鼻孔,尽管她不喜欢这车厢里的味道,但相对于“家”,她还是更愿意去忍受这个味道,因为这个味道只是使她鼻孔压抑,而“家”却让她身心都感到窒息。 凌晨两点十分,随着车厢乘务员“啤酒饮料矿泉水,花生瓜子方便面”这样的吆喝声远去,鸣凤终于到达了星城的火车站,这是她第一次坐火车,第...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