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弟弟

2017-11-08 19:39:18作者:小豌豆同学

《我和弟弟》by 小豌豆同学

上个月,弟弟家的小公主出生了,大家都很高兴,包括我。

小公主降临第三天,我赶去看望,他们已经出院回家了。一进门,没有看到弟弟,他在整理家务,这是他的一贯作风——勤快,务实。

看到他瞬间,我鼻子有些酸酸的,眼前的这个男子,熟悉又陌生,面庞依然熟悉。而生活轨迹,我们之间已经不可避免的越来越陌生了。这个陌生不是悲观的贬义词,而是客观事实。他结婚,组建了自己的小家庭,现在又有了孩子,我心里由衷为他欣慰高兴,看到他的时候,我脑子里那些我们在一起的童年掠影若隐若现,仿佛就在昨天。但回过神来,他确已不再是那个我记忆中跟我一起在山坡上玩耍奔跑的少年,而是一位丈夫,一位父亲,一位可以被依靠的男子汉了。我有些怅然,走到窗边,远眺着滔滔江水,巍巍群山,思绪万千。

我比弟弟大一岁多,这个年龄差,对两个朝夕相处的雄性物来说,意味着每天都有可能是血雨腥风,而我跟我弟弟把这种有可能毫不犹豫的变成了事实。在我记忆里,小时候我们每天不干个两三架,这一天根本没办法度过。不分地点场合,在任何时间空间里都可以随时干起来,当然,结果基本都没有意外,我基本是全胜。罗大锤说,小孩子打架拼的是发育,我举非常赞同。当然,干完之后分分钟又和好如初,然后?然后当然是接着干下一架,,,

  在我记忆里, 虽然肢体上每次都被我ko,但他言语上从来没认输过,即便被我暴揍得嚎啕大哭,依旧没服输过。现在有时候我问我自己那时候为什么下得了手?仔细想想,并不是我生性有多残暴,而是他怎么都不认输,这让我很是挂不住面子。一份来自于一个雄性动物的天然的征服欲,而小孩子基本都不会反省这种征服欲是否合理,那还有很遥远的距离。而且这种天性一旦没有得到节制,更会触发动物作恶的神经,有时候我真的会对他下狠手。现在想起来,人真的有作恶的本能,别人我不知道,至少我认为我是这样的。

可能要感谢爸妈基因,我跟弟弟从小还算聪慧。在我们那个破败的山村小学里,我从来在班里都是第一名(说起来很惭愧),而低一级的第一名,也被弟弟承包了。但不知道什么原因,我从小受到的褒奖和优待,似乎比他多得多。也就是说,虽然同样考第一名,但他总是要“星光暗淡”一些,可能在传统的家庭中,家长对长子的期待值天然的就要高很多。后来听罗大锤讲他跟他哥的成长历程,跟我跟我弟极其相似,虽然我没做大批量调研,这种情况我推测在中国应该不是孤例,而是普遍存在。

基于这样的事实,弟弟从小受我的影响比较大,坦白说,很多都是负面的,我给他造成过很大的阴影,懂一点少儿心理学的人不难理解这一点。但是,即便是我这片乌云怎么遮挡,也盖不住他的光芒。也可能正是因为这样,他不管什么方面都不服输,这让他形成习惯,形成他性格的一部分,他一直倔强地生活着,兢兢业业踏踏实实做着他认定的事情。前两年有一天他跟我说,他真正摆脱我的负面影响是我们分开上高中后——他考了重点中学,而我上的则是普通中学。在行为习惯上,我跟他一直相反,我从小吊儿郎当,在相当长时间内,我都把天分当作了永不贬值的硬通货,而实际上,天赋真的会贬值。

  当然,我们之间也不全是这么的血雨腥风,在那之余,我们都爱看书,可能一些人不太能体会一个小学生晚上看书到凌晨两三点那种快感,我记得好多时候我们晚上睡觉前都是先干一架,然后各自躺在床上看书到深夜。从最起初我爸那些连环画小人书,譬如《封神榜》《平原枪声》等等之类的,慢慢到各种小说杂志,甚至《毛泽东选集》(虽然看不懂讲的是什么鬼),只要有文字的东西,我们都不会放过。我爸那些书看完后,便向有藏书的其他大人借。再后来,弟弟好像是弄了个学校图书管理员的差事,结果就是那个小图书馆里的藏书基本都被我们翻阅了,不论酷暑,还是寒冬。现在想起那些没有空调没有WiFi的时光,由衷快乐。那些关于远方,关于自由,关于漂泊的东西,就是那时候在心里种下的。

  初中后,由于小升初我考得实在是很烂,我爸好像对我也没什么高要求了。我自己似乎也对自己没什么期待值,很沮丧。然后浑浑噩噩的玩了一个学期,期末考试一不小心竟然考了班上第一,全年级前几名。心中又才升起一点希望的火焰。回到家后我记得我爸对我说的是“你还是块读书的料子的嘛”,然而,我依然还是懒散吊儿郎当,一天天挥霍着天赋,虽然平时不管怎样也能不痛不痒的考个年纪前几名,但中考依然重蹈覆辙。虽然我们那一届考上重点高中人数刷新记录,而我则成为记录的旁观者,不得不没落的接受上普通高中的事实。而弟弟则一直保持着他踏实勤恳的作风,上了重高。

  高中以后,我们的联系渐渐少了,有时候打打电话,有时候我们也会去网吧视频。我们各自在另一个地方另一个环境成长着。

虽然坦白说来我没有很好的尽到一个哥哥应有的很多责任,但在很多问题上,他都会征求我的意见,甚至包括高考填志愿学校这样的事情。我记得他当初想填江南大学,我则毫不犹豫跟他说那不如填苏州大学吧,后来,他真的去了苏州大学。我不知道是他自己深思的结果,还是只是听了我的意见。前两年我看到他的音乐歌单,里面的那些歌好多依然是我之前好几年前给他推荐的,看得我鼻子发酸,不知该如何感言。

上大学时,我送他去的学校,在去宿舍途中,我跟他班主任聊天,无意中说到可能要买笔记本电脑。我答应弟弟这个事情我给他搞定,后来,我跑去百脑汇数码城兼职卖电脑,寒假回家,我实现了自己的诺言。给他买了一台笔记本,型号我都还记得很清楚,Acer4741。他现在好像都还没扔掉,那可能是我为数不多的当了一次哥哥吧。毕业后,我选择了“远方”,他则选择了回家到体制内从政,好多时候,都在开会加班,有时候打电话会被他直接掐掉,然后发来短信“在开会”。再后来,听说他恋爱了,再过几个月,又听他说要结婚了。我记得我当时有些惊讶,在我潜意识里,没有必要结婚那么早啊。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家真的蛮开明的,我都没被催婚,他急什么?后来,我明白了,他找到了自己的真爱,自己的归宿,结婚,理所当然。

  如今,他们夫妻恩爱,家庭圆满,女儿的降临,更是给这个家庭增添了喜气和欢乐。而他,肩上的担子会越来越重,他在我四处游玩的年纪里,和妻子一起担起了家庭的重任。每一步,都铿锵有力,每一步,也都付出汗水和艰辛,每一步,也都能有所收获有所价值,每一步,我想也应该是幸福满满的。

在往后的岁月里,我们注定不会再像小学初中那样整天一起吵闹打架了,甚至明面上的联系也会越来越少。但这又有什么呢,有人说,长大从来都是一个令人失望的过程,我们渐渐会远离一些亲人,朋友。而我,不觉得失望,我拥抱这样的过程。看着他不断长大,被爱人所爱着,某些时候,我会由衷的微笑,自古文青多矫情,我希望对他的爱,能一直矫情下去。

  晚安啰,兄弟,岁月不会静好,我们都需奋斗,往后的相当一段日子里,清晨叫醒你的不是闹钟,也不是所谓的理想,而是女儿的啼哭声,愿你拥抱,那是你前进的驼铃。

一场止于朋友圈的爱

1. 你总能第一时间关注到他的动态,用他知道或者不知道的方式。 朋友圈里刷到他的状态,总能兴奋到说不出话,你反反复复当作阅读理解来解读,他在什么地方,和什么人在一起,遇到了什么事情。 你总想成为第一个点赞的人,却又颤颤巍巍始终不敢点那一下,怕你们的共同好友看穿你的心意。 周一早上八点,他分享了一组蓝天白云的图片,配文:一片留白有你陪我想象。今天一定有晴空万里的好心情吧,有人陪你想象就好。 周...

【筮言】 迟一点天上见

再见,如果你走了,谁人再是我不重要。埋名换姓随便换个身份,找个归宿平平淡淡缠绕。 不知不觉你已经走了十年了,来看你的时候,心底还是有些按捺不住的紧张,不知道,十年过去,岁月会不会已经让你认不出我了,我已经不再如初见的时候,你所说的一样,双眼带着希望的光…… ——“诶,有没有人和你说过,你的眼睛长得好好看,里面就像是住着光,那种饱含希望的光。” 这话从你稚嫩的嘴里说出的时候,像极了那些演技拙劣...

生活,给了你怎样的迷茫

窗外的雨一直没有停,要是往年,现在也该下雪了吧。 老李看着窗外的雨,不停的吐着烟圈,好像要让无尽的心事都随着这烟圈飘散而去。在部队干了16年,现在到了该分别的时候了。 前不久,老李还在走与留之间抉择,但由于身体的原因,加上家庭的压力,他不得不选择走。但就是现在,他又在复原和转业之间开始徘徊。 转业吧,起码有个稳定的保障,但一想起还有房贷要还,大女儿要上学,小女儿也才刚出生,也正是花钱的时候,...

少年 像土狗般飞驰吧

大表哥挤着早高峰的地铁过来,之前微微微微发福的身材萧条了不少。看到他空着的两只手,我知道这些天他过得肯定不好。 当然,如果换作是我,我会更加不堪。八年前,他辞去大商场总管的工作决定自己另立门户。拿着自己所有的资金在南宁寻找店铺,一年之内铺了三家。血气方刚的少年眼中的未来都闪着金光,店铺合同一签就是十年。风光地举行了一场现代化的婚礼,司仪、鲜花、红毯、秋千、奥迪、宝马、加长林肯。 几家门店的生...

遇见的人很多,唯有信任的人很少

当我们长大一些,信任开始变得很难。并不是我们不想去相信,而是发生了太多事情,让我们不敢再去相信。 -01- “你们谁看见我放桌上的50块钱了?” 刚下了晚课的我还没走进宿舍门,就听到李潇的声音,推开门看到大家都站着,李潇几乎是带着哭腔:“那是我刚问别人借的钱,是我这个星期的生活费。你们谁看见了,能不能还给我?” 李潇家境并不差,在我们宿舍里算是富婆了。这要放在平时,五十块钱在她眼里根本不算什...

母亲老了

昨晚和母亲打个电话,本来打算把自己最近改变和母亲好好的说一番。不曾想电话那头母亲不像过去那样唠叨了,总是听我在讲,我说了半天,她才恩的一声。 那一刻我忽然觉得不自在了,要是过去,母亲肯定要和我说一定要吃好,不要不舍得买东西吃。天气冷了,要穿厚衣服,不要怕不好看。我会匆匆听完母亲的唠叨,然后赶紧挂上电话,就仿佛打了一场胜仗一般。 此刻我不说话,电话那端不再说话了。我忽然想起自己都28了,母亲已...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