籍籍无名的青春、你是我全部的生命

2017-11-08 21:09:08作者:只道寻常故事

青春

《籍籍无名的青春、你是我全部的生命》by 只道寻常故事

文 / 只道寻常故事

  我看了一下手机,早到了十分钟。

  丝毫不见她的身影,要是换了别人早就嚷嚷着一个电话打了过去,对她进行思想教育。

  但此次是她,一切都似乎有些拘束  、 不自然……

  就静静地坐在不远处稍有点偏的椅子上,以便于,在她到来之时能够一眼捕捉到,还不至于自己被发现已经早早在这等待。

透过稀疏的树叶洒下夕阳,那一阵阵熟悉而又遥远的倦怠又一次淹没了自己。

她到了,正在张望着,我走过去。

短短的路,一切寂静,好像永远都没有尽头,而我,一步一步把自己踩回那段青春

  她看到我了,依旧笑靥如花,我一步步靠近她,微笑着伸出了手,7年的光阴飞逝,岁月都已记不清那些触手可及的梦了,而我,却跌进了时光的隧道里,又变回了夏天的那个少年——情怯的男孩

(1)

“哎,你也喜欢大冰啊!!!”

一不小心瞥见正在看蓝色外壳书本的杨若,有点惊喜道,说着把脑袋凑了过去;

“嗯嗯,你也看过?”

杨若诧异的回复我,抬起头来正好看着凑过的侧脸。

  我翻了一下外壳是《乖,摸摸头》;

  “嗯嗯,我特别喜欢大冰,喜欢他笔下的故事,喜欢他的生活态度,特别酷。”

  我带着向往的神色说道;

  “既能朝九晚五,又可以浪迹天涯,确实叫人艳羡,我喜欢故事里面的人,写故事也很棒。”

杨若微笑着说道;

  “我还喜欢发生故事的地方,希望以后能够去一次。”

顿了一顿,杨若脸上如我一般浮现出向往的神彩,转过头去,看着窗外的蓝天白云;

阳光也正好打在杨若脸上,那一刻却让我愣了一下,心弦也不经意之间紧了一下。多年后回想起来,也就是在那一瞬间起,让我对杨若心生了不一样的情素。

  因为有了共同的爱好,便和杨若多了许多话。

(2)

  小冬、湘哥和我是分班的时候同一个班转过来了的,在原来的班级的时候,我们本来处的比较来,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自然而然选择抱团咯。

初到教室的时候,怀着对于新环境、新同学的新鲜感,我肆意扫视着众人,和湘哥小声的议论着;

  “哇,没几个我们原来班的啊。”

  “嗯嗯,不多不多啊。”

只道寻常故事
只道寻常故事  作家 好似感同身受,却自我设想,所感所言,只剩余温,只为暖你,故事或真、或假,真真假假、正正经经,伪文青一枚。曾战战高考,有点挫折压力都不怕,阳光少年,爱读书,爱运动,爱旅游,码字也算一个小爱好吧。今年10万字的小目标(⊙o⊙)哦。

籍籍无名的青春、你是我全部的生命

天上掉下来了刘姥姥,竟然是个老戏精

1、 这天,曹雪芹写完《红楼梦》第六回贾宝玉初试云雨之后,有些坐不住了。 按理不该如此,这么恢弘的开头,差不多花了五回的章节。已经基本上理清了关系,疏通了脉络。而且情种贾宝玉也刚被开光,本应该酣畅淋漓地写下去才对。 可是,他偏偏被这个问题难住了。他用尽全力,想要不露声色地将贾府这个诺大的画卷徐徐展开。 但他的手中却少了一根线。 曹雪芹在案旁昏黄的烛光下踱来踱去,苦苦思索。突然之间,灵光乍现,...

广州二十四小时

回家前夜,在广州稍作停留。 从阳江市东平镇驱车六个多小时,来到羊城,已是下午两点。 虽说一叶知秋,可南国的秋依旧炎热。 昨晚一夜无眠,下车之后晃晃悠悠,完全没有了行走的体能个意志。 毕竟,男人三十。 从机场乘坐三号线再换乘二号线,来到海珠广场。不为别的,只想见识一下有“东方巴黎圣母院”之称的圣心石室大教堂。不知是因为我的到来还是怎的,教堂今天竟然没有对外开放。 我拖着沉重的行李与疲惫的身躯,...

姑娘你这么作,活该独身一人吧

继续作吧,到头来你会发现,全世界只有影子陪着你。 2017年11月26日 星期日 晴 文|深海梦影 -1- 梓暮跟女朋友分手了。 天空在连续阴暗了几天后,突然放晴。难得一见的阳光肆无忌惮地洒在地面上,融化了一场冰封已久的雪。 他看了看打在墙上那斑驳的光影,显得有些落寞。可是,冬日里,再也没有了树荫的遮蔽,阳光完全投洒下来,又多了一份慵懒。 今天是一个人的好天气呢。 他站在阳光下,眯着双眼,有...

婚姻。

他大他六岁。两人相亲认识,以父母之命进行婚嫁,完成婚姻之事。 他跟她,都是没有妈妈只有爸爸的缺爱的家庭。两个人原本也没有什么感情,走到一起是所谓门当户对。 一开始,他就不喜欢她。结婚是他爸爸一手催促强势生成。 小时候爸爸不在家,只有他跟姐姐。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点了蚊香,结果半夜不小心燃到了蚊帐,他的脸被烧伤大半,即使手术之后依然有疤痕,很长一段时间都是明显的。 从此,本来寡言少语的他更不爱说...

凤凰古城—我的第一个故事

看到大冰文里写的这样一句话,很有感触“两人都有久别重逢的感觉,但都想不起何年何月何地曾相见”“大多似曾相识的第一眼第二眼,大都终于擦肩而过,止于雁渡寒潭,再奇妙的遇见,一转身也就淡了” 人生就像一条长长的望不到尽头的路,而我们则是路上的行人。向前行进的过程中,我们会碰到各种各样的人,有些人会陪你走上一段,路程有短有长,有崎岖有平坦;有些人只是擦肩而过,然后又各奔东西;有些人你们从来都没见过面...

下雨天,你为什么不带伞

(一)李春阳 在我上大学的时候,我结识了两个非常重要的人,一个是我最爱的老婆,一个是我最要好的哥们。 我们三个是在社团认识的,同一个部门。后来,我们都成了部长,我正部,他们俩副部。没办法,谁叫我比较厉害呢。 我们学校是一座典型的工科学校,男女比例3:1的样子,有的班级甚至只有一两个女生。这就必然导致基风盛行,不过大家似乎都只是嘴上说说而已,我还没有发现真正的同性恋。 我和老夫子,也大概就是那...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