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网红重庆,少年X的奇幻漂流

2017-11-08 21:09:39作者:星一_卷里故事

1

天要亮不亮的,闹钟响了,少年X出门去上学。没走两步,他惶恐地停了下来,怀疑自己来到了寂静岭。

四面都是白茫茫的雾,一步一个雾团,全部涌到了脚下。去学校要走过一条长长的桥,可是他竟然不知道从哪里上去。

他伸出手,像擦玻璃一样使劲在眼前舞动了几下,还真管用!雾像丝巾一样缓缓荡开,他看见灰突突的马路露出了一点点端倪。

终于上了桥。

“腾云驾雾,嗨!”少年X在桥上走着,兴奋不已。浓雾如海浪翻滚,带着江水的潮湿味儿、汽车的尾气味儿、还有擦肩而过女人身上的香水味儿。

他凭味儿辨识着这些不同物体,觉得自己像一个快乐的瞎子,羽化成仙。

《在网红重庆,少年X的奇幻漂流》by 星一_卷里故事

2

少年X是走读生,中午要去父亲上班的地方吃饭。他那个“好(hào)吃”的老汉儿通常会带他去各种路边小吃摊晃悠,装一肚子的酸辣粉、小面、抄手、糍粑、炸土豆……当然,如果一不留神闹肚子了,那就只能吃食堂了——虽然食堂里的东西也就是那些。

去父亲单位的路沿着山坡一直往上。别误会,这可不是爬山,只是顺着车水马龙的平整公路走,越走越喘而已。

走了老半天以后,少年X还得换乘“电梯”继续往上。因为那近乎垂直的台阶让还没吃饭饥肠辘辘的他望而生畏。

梯形,这是少年X最早认识、印象也最为深刻的几何图形。因为爬山电梯的入口就是一个大写的梯形。风吹雨淋有些年头了,这个巨无霸梯形显得斑驳陈旧,脏不拉几的。

但在少年X眼里,那绝对是一个通往魔法世界的入口。

《在网红重庆,少年X的奇幻漂流》by 星一_卷里故事

两扇门无声地合上,外面的世界一下子被远远地扯出去、消失在电梯之外。管它春夏秋冬、电闪雷鸣,那些路那些房子那些人都被彻彻底底地隔绝开来,人造的灯光簇拥在周围,让他感到自己钻进了大山的肚子。

这肚子无限深、无限空,这部电梯贯穿其中仿佛一根脊梁骨。嗖的一下,电梯又像颗子弹冲到了大山的喉咙口……

到山顶了。

少年X走出电梯,被海拔不一样的风和耀眼的光线弄得一趔趄。

3

下午,学校组织去江对岸的工厂参观。少年X听到“江对岸”三个字,心就开始砰砰跳起来。

这城市有一条宽宽的长长的黄黄的江,也有一条窄窄的弯弯的绿绿的江。相应的,两条江上各有一条索道。

《在网红重庆,少年X的奇幻漂流》by 星一_卷里故事

少年X喜欢坐“长索道”,但不敢一个人去。身边都是陌生人,他仿佛感到大家都在害怕,只是大家不说。而和同学们一起就不一样:熟悉的人际关系,比安全带还稳妥。

他和其他十几个同学一起,被“塞”进了那个晃晃悠悠好像永远也停不稳的轿厢。孩子们叽叽喳喳,搞得轿厢愈发左摇右摆。

少年X心想,你们别闹了。索道,索道,“索”和“道”都代表着绳子。就这么一根粗黑粗黑的绳子,能承受他们这么多人的喧闹和拥挤?

忽然,大家一下子都没声儿了。因为齿轮开始启动,轿厢陡然下降,顺着底下的斜坡不受控制般滑向江上的虚无,如同一个怪兽瞬间吞噬了所有人的话语。

少年X差点叫出声。他坐过无数次索道了,依然想要尖叫出声。

完了完了,我们滑下去了。没有地了,只有江,只有天,我们悬在中间……

他被一阵绝望的快感撅住,每个毛孔都因为发麻而颤抖。

那无尽的、无尽的天空与大河把他和伙伴们包裹其中。哪有什么索道,哪有什么轿厢、齿轮、缆绳、站台……

星一_卷里故事
星一_卷里故事  作家 关心读书和读书人,讲述旅行和旅行者。欢迎关注:微信订阅号:卷里故事。

在网红重庆,少年X的奇幻漂流

如果你还是个孩子,请不要结婚

南乔村的景和多数美丽的小村子一样,有小桥流水,微风和煦,也有粉墙瓦黛,别致的小洋楼。 南乔村的女人,也是乡旮旯里的村妇典型,茶余饭后,就喜欢东家长西家短地嚼嚼舌根子。哪一日若是没拉上几个盟友开上个小型的座谈会,晚上都翻来覆去地睡不着。 可南乔村的乡妇们也是半点坏心思都没有的,许多事都只是嘴上说说,要真遇到了麻烦事,找她们帮忙,肯定不会落空。保不齐你不说她们自己都来帮你了。 读书的女孩子不多,...

《猎场》:看你的状态,就知道是不是个自律的人

文/陵子 (1) 最近听朋友口中说的都是《猎场》,晚上听完课后,打开了电视。 世心集团的萨总,请郑秋冬给员工演讲,郑秋冬说得振奋人心,激情澎湃的,让萨总也为郑秋冬拍案叫好,所以事后便加了一倍的筹劳给郑秋冬。 郑秋冬的师兄白力勤和罗伊人在网上看着郑秋冬的演讲直播,一边看一边评伦着郑秋冬的演讲,白力勤虽然对郑秋冬的演讲嗤之以鼻,但还是欣赏他在现场的感召力。 演讲结束之后,萨总在给钱的时候,质问郑...

我怕坚持了好多年,最后还是选择了将就

文/白二二 很多年了,习惯在周末和父母长谈。最开始那两年,听他们说的多,自己说的少。后来自己翅膀长了一点毛,吵闹的多,平和的少。如今与父母谈天说地,更像是老朋友,甚至像是陪一对孩子聊天,附和的多,较真的少。 在父母眼里,孩子永远只会是一个孩子,哪怕他已经过了而立之年,哪怕他有了自己的孩子。他们总是担心这担心那,现在我们之间的对话于我来说就只有一个主题:为他们宽心。 01. 方才老爸说跟我一起...

九离 • 风与树

-1- 昏昏沉沉的天,影影绰绰的树,借着黎明微光,在车窗上交替闪现。一张男人的脸,静静地,映在车窗上。 车厢猛地一晃,慢了下来。男人睁开眼,双眼布满了血丝。火车又停站了。 陆陆续续上来一些乘客。一位白须老人和一个短发女孩坐在了男人的对面。 “好孩子,这一路要不是碰见你,我这个老头儿真个儿就抓瞎啦!”老人慢慢的摘下头上的毡帽,放在腿上。 “孟爷爷,咱们是一个村的,您这么大岁数了,帮您是应该的。...

他是乡邻眼里的千万富翁,却靠低保度日

文丨岳冰 鸽子,某省级报社编辑,气质逼人,超级美女一枚。 强子,丧偶,小学三年级辍学,带两个孩子的中年男人。鸽子和强子从结婚到离异,不到两年。 玲,强子已故去的妻子,鸽子大学时的同班同学,8年前重病离世。 玲的到来和离去,分别是强子生命中两个重大转折点。玲是某大专院校的一位年轻老师,善良,甜美,清秀。她经常和同事们去校园里的一个小饭店吃饭,那里不仅饭菜好吃,老板还年轻和善,幽默风趣,每次去用...

还是感谢能遇到你们

来到了大学,呆在陌生的环境,看着陌生的人,心中涌起一丝苦涩,想起高中的那些日子,尤其是在西安学画时几个朋友之间的疯狂。 没有了可以一起喝酒的人,没有了一起翘课的人,没有了伤心时可以对着嚎啕大哭的人。我想,不如就写写文吧。于是我开始动笔,写着我们的故事。记得在西安时,我们就商量着记录下我们的点滴作为回忆。想了很久,决定写一本书《那年长安》(那一年我们在长安经历的酸甜苦辣),后来却是搁下了,谁都...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