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周末花了小一万,不是富二代的我,疯了吗?

2017-11-09 08:09:23作者:柴火妞还是火柴妞

文|柴火妞

《一个周末花了小一万,不是富二代的我,疯了吗?》by 柴火妞还是火柴妞

图|静心写作营|兰

01

今儿一大早,换上白衬衫黑裙子的那一瞬间,我才反应过来,回到现实了,又得去上课。我愣愣的想了一秒,上个周末,简直就是做了一场梦。

两个礼拜前,我知道自己有接近两周的小假期时,超级想回国来着,可我那铁公鸡老爹生生是不让我回,非说北方冬天那么冷回去干嘛,冻得憨咧咧的。其实我悄悄告诉你吧,他就是没钱,铁公鸡,又冷血不想我。

我也习惯了,每次我想回家,他都是这幅德行,还非要虚伪说是要给我攒钱存嫁妆!我靠,我不嫁人了让我回趟家行不行?我想我妈了!

死心吧,没用。

我赶紧做了个深呼吸,免得自己被气死。心里默默决定至少一个月不跟我爹讲话了。

02

还好啊,这几个月有写作营陪着我,我再没抑郁。上上周周三,写作营惊现主编的线下课购买链接,坐标北京。秒秒钟,我心动的像吃了弹簧一样。

马上就去查机票,于是我厚着老脸跟我老爹软磨硬泡终于坑蒙拐骗了5000块钱过来,要知道,曼谷飞北京的机票可是不那么便宜啊。就这样,从看到线下课购买链接到买报名买机票,两个小时内完结。

发朋友圈告诉大家我要回北京的时候,全世界都觉得我疯了,我却在沙发上开心的笑成一滩烂泥。自改邪归正以后,我真是太乖了,好久没做过疯疯癫癫的事儿了。

03

第一次有北京印象的时候,是不喜欢这座城市的,可是后来去了北京以后,就彻头彻尾深深爱上这里,大雾霾也按耐不住我的着迷。

就算吸雾霾最终会死,可是无法爱你,我就想马上就窒息给你看啊。

2015年那一整年的故事,我大概一辈子也忘不了。因为遇见他们,我才没有在二十岁的时候走入棺材,等着六十岁被埋葬。

所以,这次我又成功找到回来的借口,哪怕就是见不到你们每个人,我就走走你们走过的街道,吸两口你们吸过的雾霾,都觉得那是难得的幸福,因为是你们曾陪伴我走过这半四十多年来最重要的一段儿。

可是现在可好了,我要被精神绑架到北京了。除了老朋友,我写作营的线下基地也搞在北京了,机智脸,那我以后就,就……就安心躺在北京的手掌心好了。

04

世界上最动情的事,就是因为喜欢的人,爱上了有他在的一座城市;

世界上最激动人心的事,就是在有喜欢的人的城市里,找到自己喜欢做的事。

这些,都是怎样的一种小概率事件啊,我竟然都占了,哇塞,简直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甜死我算了。

我的朴老师跟我讲过一个故事,他说我们这个时代的年轻人都太浮躁了,快餐文化中毒过深,我们哪儿谈过什么像样儿的恋爱,哪儿知道什么叫热爱!

他说,“过去的年代,谈个恋爱,喜欢个啥,车马慢,远距离沟通都靠书信,好不容易约一次会,很可能要坐二十几个小时的牛拉车,约会见个一面,然后要再赶二十几个小时的牛拉车回家。因为可以见到那个真正喜欢的人,二十几小时的牛拉车算什么?你们现在呢?”

我反思自己,我还有什么所谓的热爱吗?看自己那副不温不火的鬼样儿,多像一只被温水煮的半死不活的青蛙。

我赶紧给自己把了把脉,还活着吗?没死啊!那你倒是好好活呀!

05

一个周末花了小一万,不是富二代的我,疯了吗?

我爹是个不折不扣的铁公鸡,也难为他了,家里确实没什么钱。

其实并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十年前,我爹就在几十平米的家里置办了钢琴,这种看似上流社会才能玩得起的玩意儿,仅因为他老人家喜欢钢琴,三十多岁开始学钢琴的我爹现在弹得是行云流水,我常调侃,我也三十再学;

他确实没什么钱,却是在买书上毫不吝啬,我们新家里有整整一面墙都被他做成书架了,堆满了书;

他实在没什么钱,却为了让我自由,送我出国读书;

他也实在抠门儿,却还是扣不过我的软磨硬泡,为这次特别的学习开了绿灯。

我爹实在是个实力穷人,却着实是个思想的富翁。容我先偷笑一下,我深信我遗传了我爹这神奇的特质。

我就是柴火妞,是为了热爱,可以疯狂的人。

柴火妞还是火柴妞
柴火妞还是火柴妞  作家 个人微信公众号:柴火妞还是火柴妞合作微信公众平台:慎刑司一个国外中学对外汉语的讲师一个学习宗教教育的念书娃娃一个文学写作英语翻译爱好者一个幽默思辨严肃活泼的写手

28你撒过的谎,是不是都有半句真

27如果有一天我必须离家出走,请你们一定放开我

26你会忘记那个曾经爱过你的人吗

我们有个十年之约,想请你来见证

07女人,你有何不可骄傲?

熙逸——江小熙,江逸晨的故事

一 砰砰,砰砰。 急促而又有力的砸门声响个不停。 王八蛋!我使劲把枕头扔了出去,愤怒地吼了句。 这句话不光是对江逸晨这个半夜发酒疯的王八蛋说的,也是对大清早打扰我睡安稳觉的王八蛋说的。 光着膀子,踢啦着拖鞋的我傻楞的看着双眼红肿,冷若冰霜的她。 小,,小熙。一时结巴的我,说不出是因为高兴还是心虚。 “那个王八蛋呢” “谁?” “快说”! 江小熙冷冽目光就像扫描器,心虚...

有只黑狗咬我,妈,你帮我赶它走

一、 王甜在二月初的时候割脉了。起先只是一刀一刀轻飘飘的割,后来有一刀下了狠手,一时没止住,血流了一地。 她妈妈跟她像是有心电感应似的,在厕所外喊了几声,觉得情况不对,叫上她爸爸,把门撞开了。 霎时间人仰马翻。 人是救回来了,但是家里一锅乱。母亲惊慌失措,父亲愤怒不解。 “我们有什么对不起你,让你这么想不开?”她爸爸在她病床前破口大骂,“你长这么大,别人有的,我们没让你缺过,也不给你学习压力...

忙人老林

“老林,在忙啊”。人们见到老林总爱说这句话。 老林是一家小超市的老板,六十多岁,唯一的女儿招的上门女婿。超市离我家很近,所以我是他家的常客。每次见他都是忙忙碌碌的。这个超市实际的主人应该是他女儿,老林只是时常来帮忙。 刚开始,我并没觉得老林有什么特别,一个并不起眼的老头而已。一次,同事说起他的女儿:“你看她又不是没钱,也不收拾收拾自己。她爸从我记事起就在医院后门那儿开超市,家里的钱多了去了,...

一个老实人的自白

我是袁大头,男,今年55岁了。 我生下来时头比较大,我爸就直接给我叫了这个名,从此,“大头”这个绰号一直就伴随着我直到现在,估计再老也会这样,反正不是“袁大头”就是“冤大头”,要不也可能会是“袁老头”吧?总之不会有啥好听的,不过也无所谓啦。 我是一个老实人,别人说到我也经常会用到这个词。我憋了好久了,就想找个人好好说说话,聊聊我的事儿,却不知道和谁说,怎么说,其实也没啥好说的,就是想说说话吧...

(团圆)惟愿君安

《阿房宫赋》中写到,秦时女性的装扮:明星荧荧,开妆镜也;绿云扰扰,梳晓鬟也;渭流涨腻,弃脂水也;烟斜雾横,焚椒兰也。一肌一容,尽态极妍,缦立远视,而望幸焉…… 身着水青色的衣饰,镶有华美的金色花纹,浅绣桃花,精美绝伦。青丝挽成高高的美人髻,佩戴精美的玉钗。面若银盘,目若秋水,两道秀眉如弯月不画而翠,唇不点而红。唇边带着一丝笑容,美丽却不张扬,漆黑的眸子深不见底,城府深不可测,好一个阴柔之美又...

流浪者的爱情

每次路过银行,看到坐在银行台阶上,一边抽烟一边和别人胡侃的良子,总会想起那天下午他给我讲的故事…… 良子说他是从十二岁那年开始流浪的,他逃离自己的父母、亲人、朋友,不顾一切,从未回头,他不想再拥有家,所以他走的干脆利落。 不是他的家不好,不是他的父母、亲人、朋友不好,正如他自己所说,那个时候的他热爱自由,甚至偏激的向往自由,觉得家庭是束缚自由的绳索,所以他逃离了。 逃离家的他来到陌生的城市,...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