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的方式

2017-11-09 11:10:15作者:末渡

《神爱世人的方式》by 末渡

神爱世人的方式

二姐来电,耐着性子把事件的前因后果跟我说了一遍之后,气急败坏地发泄说:“我骂了他,也诅咒他。他这种人信什么耶稣?信什么圣母玛利亚?他信他爹个死人头,信他娘的死人卵,信他个绝三代.....”

恶毒的言语非常刺耳,我把手机挪开些,离耳朵远一点。

我活着的地方,有钱人很少,这些污言垢语却多得出奇。如若加上一张能说会道的嘴,便可以把你祖宗十八代都骂个底朝天。毫不费脑就能蹦个不歇的脏话,比我想说的故事还要“长篇”。

我天生愚笨,学不来也说不出半句,但又无处可,只得为难了耳朵。我等她骂完,问她:“你现在觉得好过一些了吗?”

“我是好过了,我这人没心没肺的,骂过就完事。可大姐更难过了,希望你去个电话安慰一下她。她的身子那么弱,根本禁不起这种气受。我会跟我舅妈开车去接她,你劝动她,让她赶紧跟我们去医院,她的感冒跟我们不一样,拖不得。”

大姐是从两年前的癌症死亡线上回来的......

我有种超然淡定的悲哀:屋漏偏逢连夜雨,越是贫穷的人家,是非恩怨就越多。

我在想,所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和“清官难断”的“家务事”,或许就是这一地无用的鸡毛蒜皮,是满屋子无谓的“鸡飞狗跳”,着实细微。但我又明白,世间所有的悲恨怨憎,就来自于这些我们不开的鸡零狗碎和细枝末节,我也只得原话照搬、和盘托出事件的整个经过:

【1】

前两天,我家老妈在集市上碰到大姐夫的一个同村人,她是大姐和大姐夫的教友,也是他们的“姊妹”,每缝星期日,他们都会结伴到我村里的教堂做礼拜。

老妈与我一样不信教,不了解他们教派的礼仪规则,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把做礼拜叫做“聚会”,也不理解他们为什么要把老老少少都叫成“兄弟姊妹”,没有了辈分等级,只知道在每个星期天都能打听到有关大姐身体是否健康的消息。

老妈询问大姐的教友:“我家的大女今天来了没?”

“没,有四个礼拜没来了,听说感冒很严重。”

老妈那个心急,急忙打电话给大姐,接听的人还是大姐夫。老妈很不情愿地问他:“听说大女感冒都一个月了,没带去看啊?”老妈一直对大姐夫的信仰心存疙瘩,认为他是信教信得中了邪、着了魔,才把大姐最先的妇科病拖成了不知道还能活几久的癌症。

大姐夫自大姐得病以来,除了我(我是基本懒得跟他说话),对待我家人的态度,就像在面对一个苦大仇深的敌人,欠了他几辈子都还不清的债,说话的语气会把活生生的人给呛得半死。他硬生生地反问老妈说:“你叫我带她去哪里看?”

“当然是带医院看了,难道你还要带她去教堂看不成?”

我想,整个事件的导火线可能就是老妈的这句话了。

当初大姐被确诊后,需要进行手术和化疗,医生征求家属的意见,大姐夫摇摆不定,叫来他的“兄弟姐妹”们商量,就在大姐的病房里进行了一次又一次的集体祷告,拖延着作不出决定。后来,大姐的小叔子(大姐夫的亲弟弟)赶去医院,把他们臭骂一顿,他才签下了手术通知单。

亲兄弟就是亲兄弟,还是我们县里一个不大不小的“官员”,骂了他也不敢记仇,但老婆家的人就不是自己的嫡亲了,还没权没势,我老妈和二姐骂他最多,他对她们也记仇最深。

他把母亲对女儿的担心和焦灼,听成了对他信仰的嘲讽,怒不可遏地说:“全中国就除了上海、杭州没去过,全走遍了也没治好,我有什么办法?”

其实,全国的大城市,他就只去过上海和杭州。那是在大姐还没查出有病之前,他带着大姐到过属于上海或杭州的某个小教堂聚过会,所以,他只能说得出这两个城市的名字,就来唬老妈。但我家老妈又不是笨蛋,我们是浙江人,得重病不去靠得最近的省府、不去离得不远的上海,而跑去东北、跑去西北的话,不是病人病得严重,而是家属病得不轻。

大姐的病一直都是在自己市里的中心医院治疗,从没踏出过市区半步。母亲肯定没去想他有没有撒谎、有没有生气,而是顺势就事地说:“眼下就一个感冒,自己镇里、县里就够了,就是去市院,也不过是一个小时的路程,要你去上海、杭州干嘛?”

“哎呀,我家的事不要你管了。”大姐夫不耐烦地吼起老妈,“你自己的儿女都管不好,还来管我做什么?”

“天杀的,我要不是把个好好的女儿嫁给你这种畜生不如的东西,害得她得那么重的病,我吃饱了撑着去管你个死活?那是我女儿,是我身上掉下的一块肉,我不管她,还要等着你把她管死啊?”老妈被刺激到歇斯底里,耳朵背而声音大,“她死了,你当然高兴,还可以再娶一个,是吧?可我的女儿就只有一条命,只要我还活着,我就得管。”

“你喜欢管,你可以自己带她去医院啊,跟我说干什么?”

“你个畜生......”老妈气得不行,挂了电话就转打给我二姐。二姐又以为是老妈说话啰嗦,惹大姐夫不高兴,反过来说老妈:“你真的不要去管他家的事了,老妈,闲着没事也别去惹他,自己找气受。”

老妈郁闷到捶胸顿足,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放在心里头呼天抢地地哭了一个晚上,把喉咙都给哭哑了......

这次,我相信了老妈所受的委屈,因为她没打电话给我。一般正常情况下,如果是她理亏,她都会急忙忙地打电话给我,先告对方的“状”,免得我打电话去说她的不是。

【2】

“其实,我说了老妈几句后,就后悔了,我相信老妈这次不会说出什么难听的话。”二姐说,“我前天问你要我的电话短号,就是要退出这狗娘养的亲情网,他个狗杂种,还有什么狗屁亲情?

末渡
末渡  作家 七零后一货真价实的农人,穿自己的蓑衣,让别人去笑吧......

神爱世人的方式

你想要的,来的总是猝不及防

鱼姑娘没想到,自己就是旅了个游,居然带回来了个男神,而且还是标准的男神一枚。 鱼姑娘是个极其爱好旅游的妹子,偶尔也写一些清新的小文字,花痴一下周围的帅哥,当然,心里也有个自己不可说的男神。这几年在祖国山川各地几乎转了个遍,就不禁肖想起了国外。对了,忘了说,鱼姑娘对语言很感兴趣,不仅是咱们汉语,还有日语,韩语,德语啊等等的,但是最感兴趣的还是日语,原因嘛,当然是跟男神有密不可分的关系了。所以办...

爱,随风而逝

“一场风,叶子全落了。”素素感叹道。 “毕竟是晚秋时节。”子期裹了裹风衣。 风把霾吹走了,却是难得的好天气。 两人从护国寺街走出来,站在十字路口等红绿灯,素素扭头看了一眼道旁的梅兰芳故居,有零散的游人进进出出。她和子期准备去什刹海拍些照片,子期平时一心扑在工作上,忙忙碌碌,难得有时间,今天是两个人相恋八周年的纪念日,借着这个理由,素素才把子期央求出来。 素素是自由职业者,经营着一个微信公众号...

罪犯与黑影人

李嫔是我的朋友,我们在一个集团公司做同事,今年二十二,我与她年龄相仿,她时常找我喜欢聊些情情爱爱的事情。聊起她的恋爱史,每次都是神采飞扬,笃定而不倦。她还算漂亮,娇小玲珑的身材,皮肤雪白,额头很高,瓜子脸,喜欢打扮,私生活比较随性。 她昨晚出事了,早上公司都在议论这条爆炸性新闻,夜里李嫔被一个陌生男人掐了脖子,强奸未遂,整个过程她伤的不轻,她像来自刑场的人,眼睛里布满了血丝,脖子里全是红彤彤...

你的意外,我的宠爱!

三十岁之前的林唯一一直过着波澜不惊的生活,平淡无奇。没想到有一天突然发生了意外,有一个人意外闯入自己的生活,从此自己的人生发生了重大转折。 几天前慕昊枫的车子发生交通事故送去维修,周一早上出门的时候,本想坐出租车,突然决定坐地铁。 许久不坐地铁,仿佛就要忘记了很多年前自己刚工作时每天早上赶地铁的场景。北京的早晨,地铁站人潮汹涌,预示着忙碌的一天开始了。 林唯一,众多上班族中的一员。主要交通工...

旧时光里的味道

美食,是人最深的乡愁。一个人长大后,总有些滋味,只能停留在记忆里。无论你去过多少个地方,吃过多少珍馐佳肴。你最怀念的还是旧时光里最初的味道。因为时光把那初时的味道印刻在你的味蕾上,随生而生,不可磨灭。 从小在外婆家长大的我,童年世界里布满了无处不在的外婆的身影,还有“外婆的味道”。回想与外公外婆生活的那段岁月,自己仿佛是一个幸福的小公主,生活虽然贫穷,衣饰穿着朴素无华,但外公外婆对我无私的...

足不出户也能感受世界的美,一起让生活变得有趣一点吧

昨天写了一篇关于自由的文章,有好多人夸赞我更新了,很开心!于是今天又更新了一篇。 其实,生活真的挺无聊的。无论是工作还是学习,吃饭还是睡觉,每天都是重复的事情。对我来说,这样平淡无奇的生活,能够坚持下去真的很不容易。 于是,我想了很多办法让生活变得有趣一点。 我很喜欢出去玩儿,但是也不想365天都在外面玩儿,偶尔还是要在家休息休息,搬砖挣钱的。 所以今天就安利一个在家也可以看看世界的网站,而...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