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别经年,各自安好

2017-11-09 11:10:43作者:深蓝之澜

上周末湿地专栏文章后面的评论里面,有这样一条——

《一别经年,各自安好》by 深蓝之澜

长治……经年……这是谁呢?

我在群里问了,也在朋友圈发了,无人回应。

但我着实想起了长治,想起了那年那月。

2013年4月,张春莲老师发给我一份通知,省中语会年会5月初在长治一中举行,问我有没有意愿参加。

当然有了!中语会的年会可是含金量很高的!高水平的示范课,高水平的名师点评,高水平的专家讲座,高水平的参会资料。孙绍振,杨东俊,宋晓民,郗晓波……当然还有张春莲老师,都是通过以前的年会认识的。

这次年会邀请来的专家是我的偶像吴非先生,作课教师是上一年获得全省语文课堂教学大赛“金钥匙奖”一等奖的老师,评课的名师里面还有杨东俊老师和宋晓民老师。为什么不去?

《一别经年,各自安好》by 深蓝之澜

我联系了王平,和她的老公老杨,我们三人驱车前往。这是我第一次开车出门,尽管很近,100公里,但我们很激动。我们冲着那么丰富的年会安排而去,事实证明,我们没有失望,满载而归。

在12年10月份河南郑州聆听吴非先生讲座以后,我期待着再一次见到他,再一次听他娓娓道来,我期待着再一次热泪盈眶。

会议发的资料里有吴非先生编著的《一盏一盏的灯》。我和王平不是参会的正式人员,所以不在领书者之列。但我们之前已经拿到这本书了。因为我们都有文章被先生选录在册。美好的际遇来自于我们在河南与先生的相识。不但如此,他还专门为我们寄了他的作文专著。

《一别经年,各自安好》by 深蓝之澜

张老师很高兴我们能来参加。她也知道我们很喜欢吴非先生。前一晚在酒店,我见到她时,她第一句话是“真高兴你能来”,第二句就是“王老师(吴非老师原名王栋生,是苏教版语文教材编写者)到了,在那边酒店,你要不要过去看看?”考虑到先生旅途劳顿,我便回答说不去打扰了。

张老师将我和王平介绍给参加会议的几百位老师,说我们专程而来。其实,如果没有张老师的邀请,没有中语会年会的号召力,没有那么多专家名师的吸引力,我们怎么甘心情愿来呢?

《一别经年,各自安好》by 深蓝之澜

张老师请我俩到台前,我手足无措。只是为了见想见的人,为了听想听的课,却被当成重要成员对待,我们内心满是感激和不安。

会议开始前,主办方领导讲话,我看见会场一角有位老人静悄悄地走进来,坐在角落里,谁也没有惊动。我心里翻涌起来。半年多后,我又见到了他,他的书,他的话,曾温暖我许多孤独的时刻。我弯腰来到他的座位前,紧紧握着他的手,向他问好。他就是吴非先生。

《一别经年,各自安好》by 深蓝之澜

吴非先生听我说王平也来了时,他坚决地起身,主动走向王平,与她说话。他在河南会议之后说,如果当时知道王平行动不便,他应该走下台阶和她握手的。此刻,他不顾自己的身体状况,毅然走向一个晚辈。他温和的笑容,他说话时平静的口气,他放在桌子上廉价的塑料眼镜盒,他说自己工作条件好一点就应该多做一点,他谆谆告诫青年人要爱惜身体,他在讲座中对教育常识的尊重对教育理想的坚守,都久久地留在我的记忆中。

接下来,听到了一等奖选手的公开课,听到了杨东俊老师、宋晓民老师和任海林老师的精点精评。我至今记得宋老师对课堂时间的精准分析和对教师语言作用的独到见解。

我的眼界,就是这样打开的。近距离的接触,更让我深深感受这些前辈的人格和学识。

《一别经年,各自安好》by 深蓝之澜

(这是我手机里保存的唯一的一张现场照,我身边的是长治一中贾铖虎老师,他获得过“语文报杯”全国赛课一等奖)

后来,我又买过吴非先生的几本书,认真看,看得心底纯净,每次翻书都像先生在我对面。

后来,又有几次遇见杨东俊老师和宋晓民老师,真是让人心里感动不已。

后来,在市教研室马何义主任和县教研室张彦波主任的推荐下,我参加了15 年在运城东康中学举行的“金钥匙奖”评选活动,并得到了一等奖。

再后来,又多次与张春莲老师交往,一次次感受她的慈爱与优雅。

这些人,都给了我许多温暖和关爱。他们都是我敬爱的人。我多么愿意,岁月厚待他们,愿意他们一切安好。

还有我,一步步走来,不敢懈怠,我付出了真心给岁月,希望它也待我温柔。

深蓝之澜
深蓝之澜  作家 语文湿地栖居者。根不深挚爱大地,叶不茂迷恋春风。信奉“死磕就能靠近,硬抗终会抵达。”

一别经年,各自安好

无情自被无情收

伟明和金珠原是一对十分恩爱的夫妻,两人育有一子,取名建新。 伟明是市客运站的司机,金珠是市属某医院的护士。八九十年代,跑长途的客运司机可是个相当吃香的活,那些路边饭店,为了拉客,对这些驾驶员是相当的巴结,只要你把这车客人带到她的饭店吃饭,他除了另给你开小灶,还会给你一两百元的红包。所以,像伟明他们一趟跑下来,可以额外拿到四五百元的收入。 于是,伟明夫妻很早就在市区买了房子,儿子建新也很争气,...

好,余生就是你了

文/慕昔年 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不是强烈的动心,而是长久的安心。 连续几天的雨天后,终于在今天迎来了大太阳,为了不辜负这美好的天气。吃过午饭后,我和舍友小迪一起去操场消了消食。 小迪挽着我的胳膊问我:“老大,我和他又冷战了,为什么我对象就不能像陈先生一样呢?”我开玩笑的说:“可能因为是我的陈先生吧!”舍友“切”了一声。小迪是那种小萝莉型的姑娘,萌萌的,可爱很。她对她未来的另一半条件很高,必须...

凤鸣寺的那些事儿

01. 鸡鸣寺。 黄重和吴圈挤在最外围。 他们本来闲着从东湖学院来求一段姻缘。 却正好赶上郡马在鸡鸣寺这里办一场大法事。 这郡马可是全民偶像。 十年前的金陵,多少王公贵族的小姐掷千金只为博他一笑。 他却转眼入赘进了周王府,跟着那位小郡主颠沛流离。 当然,不影响他在书画界依然高绝的人气。 东湖学院颇为重视书画教育,黄重和吴圈两人自然也对这位郡马有着倾慕之情。 02. 上面法事做到一半,下面突然...

别装了,你就是想要我的肉体吧

月光装饰了你的纯真,而你的纯真曾装饰了我的青春。有些事会在顷刻间销毁,而有些事注定会保留下来,像个阴魂一样不散。 你听过最悲伤的故事是什么?是爱人离开了还是爱人从未出现过?一口又一口地抽着烟,呵,真是作孽啊! 青春期每个人都经历过,有的人走过后,顺手牵走了另一个青春期。而我的青春期,一直停留在改革开放那个年代,自产自足是一种伟大的劳动精神。虽然谈不上女朋友,但我并不觉得遗憾,毕竟我已经备好了...

小小运动场走来了陈家沟太极师傅

前几天我参加了一场以太极为主题的幼儿园运动会,这在我们这个小城市还是第一次。 我是以家长的身份来参加运动会的,到了运动会场地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但是听主持人介绍太极师傅是陈家沟的,就仔细打量这位老师,发现他跟想象中的模样有差距,比如没有那么老、缺了那么一点仙骨;跟电视中的模样也有差距,比如没有那么淡定,缺了那么一点清风。不过我想这位年轻的太极老师能走出山,传播太极的种子一定也觉得了不起,看着...

每一次遇见,都是一次学习

每一次走进美容院,觉得每一个美容师都那么可爱美丽。当我靠近她们,听她们的一席席话,觉得她们每一个人的内心都那么丰盈圆润饱满。 今天给我做的美容师,我并不认识。带着口罩,我的视力又不好,看不清她的面容。她问:“怎么称呼你呢!姐!”我告诉了我的名字,她说:“那我称你为娟姐吧!我叫朱利,朱德的朱,利益的利。我是云和人!” 听她说话的口气就知道,她是一个外向活泼的人。她说:“也许因为我的父母做生意,...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