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言乱语谈爱情

2017-11-02 09:00:05作者:二十岁的老年人

爱情

《疯言乱语谈爱情》by 二十岁的老年人

爱情似乎是一个永恒的话题,从生到死,如影随形。有时候不禁会思考,我们为何恋爱?互不相识的两个人,本身独立存在的个体,是因什么走到一起,并牵绊一生。

向来反感一些诸如“就是爱啊,哪儿来的为什么。”此类的言论。当你爱上一个人,你对她一见钟情,你可能是受她的气质或者容貌吸引;你和她日久生情,你或许是被她的善良和温柔所感动。所有的爱情都是有迹可循的。

和你初识的时候,无法想象五年后的我们成为了彼此的伴侣。喜欢你的善良和纯真,爱着你的容貌和性感,欣赏你的坚持和毅力。在我的眼中,你是独一无二不可替代的。

五年的时间,足够改变太多的事情,甚至是改变爱情。最初的时候,除了高考的压力,我们几乎是不受限制的。所以我们可以大肆的谈论梦想,对未来充满了期待。随着年龄日益增长,生活中需要我们面对的事情越来越多。

我们不再提及梦想,只想过好每一个今天,我们的关注点不再是学校门口的晨光烧饼,而是考研啊、工作啊这些似乎遥远却又迫在眉睫的事情。

相遇,相知,相爱。在人生漫长的岁月里,当有了幸福相伴左右,一蔬一饭都会觉得充满了爱意。所有的喜怒哀乐,有你一起分享。每个日出日落,都有你陪伴在身旁。爱情到最后,都变成了习惯。习惯了彼此的依赖,也习惯两个人的相爱。

最近一直在说三观,在茫茫人海中寻找着,所有人都渴望能够遇到一个步情趣相投三观契合的恋人。可是天不遂人愿,哪儿会有那么多的天造地设,大部分的情侣,都难免要在日复一日的磨合里产生抱怨和挣扎。

毕竟本身是两个活生生的独立存在的个体,百分百的观点契合并不存在。不由得想起一句话:哪儿有什么灵魂伴侣?不过是懂得求同存异。

在《梦里花落知多少》中,其中有一段讲三毛身体不好,便逼着荷西答应如果自己死了,一定要再娶。荷西说:“要是你死了,我一把火把家烧掉,然后上船去飘到老死。”三毛却说:“放火也可以,只要你再娶。”后来,荷西先死了,独留三毛一人活在世上。她却说:“感谢上天,今日活着的是我,痛着的也是我,如果叫荷西来忍受这一分又一分钟的长夜,那我是万万不肯的。幸好这些都没有轮到他,要是他像我这样的活下去,那么我拼了命也要跟上帝争了回来换他。”

每对恋人,都是生死之交。

最近我们似乎陷入了一种若分若合的状态,很奇怪。我一直以为我们能够走到白头,在生命垂危的时刻,还能再牵一牵你的手,吻一吻你的脸。可能除了“三年之痛七年之痒”之外,还有一个“五年之莫名其妙”吧。尽管这段时间以来,发生了很多以前从未发生的事情,但是到最近,我明白,不是不爱了,而是想换种方式了。早已经过了耳听爱情的年纪,我们更需要在生活中付出更多的爱。

你总是充满活力,一个人的时候感觉自己行将木就,活的跟一个七老八十的人一样。跟你在一起,跋山涉水,日行三万步,制霸朋友圈运动榜。你才是太阳,带给了我光明,让我从之前的暮霭中走了出来。虽然会吵架,虽然走三万步真的很累,但是痛并快乐着,且快乐远大于痛。我很享受。

希望在未来的日子里,我们能够一直走下去,不要怕遇到困难,不要恐惧孤独,所有的一切都有我在抗,你只要安心的躲在我的身后,一切都有我。

宫崎骏的电影《侧耳倾听》中有一段台词:因为你,我愿意成为一个更好的人,不想成为你的包袱,因此发奋努力,只是为了想要证明我足以与你相配。

我行过很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恰好,我也只爱一个你。

故事烩17 【童话】因为寂寞

我站在一块不足五个平方的草地上,环顾四周犹如镇妖伏魔的高楼,不禁悲从中来。 三千年前,我的祖先们为了满足人们的口腹之欲而舍生取义,像一去兮而不复还的壮士,一批批地倾倒在人类的石榴裙下。 500年之后,家族内部发生了极大的斗争。一部分先辈不愿意这样浑浑噩噩地过着任人宰割的日子,于是他们拼命改变自己,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更加惹人垂怜。 又过了500年,我们的家族分裂成了两大派系,一个派是依然伏倒...

那一夜,亲生儿女,也难做到这样

亲生儿女,也难做到这样 山脚下一片绿油油的植物,好像是庄稼人种的油菜,大片大片的,别有一番意境,像是到了辽阔的花海,美轮美奂。那一望无际绿色,象征着生命,充满着希望。 嫁接生长的树木,排列的很整齐,像列队等待着操练的士兵,又像是在沙场阅兵,一派波澜壮阔生机勃勃景象。 在广西桂东北,有一个超越了血缘关系的家庭。缘分,还得从2013年7月说起,“某某中学”91届同学聚会,26班学生阿妹见到了...

夜宿山寺

远远已经可以见到山门了,那女子说道:“这位公子,我要从后门进去,就不陪您走这最后一段路了。您保重。”

一张电话卡的秘密

文丨箽四四(原创) 我一直活在疯狂边缘 等待着了解事物的缘由 而不断地敲着门 门开了 原来我一直是在门内敲打着 ——鲁米《鲁米》 01 我蹲在地上给火火擦皮鞋。 厨房煲着汤,屋里溢满了饭菜的香气。电视里正在播着电影《万能钥匙》。 那是我喜欢的一部电影,我看过两遍,但我还愿意看第三遍,对于我喜欢的,我会百看不厌,这是我的习惯。当然除了看电影这件事之外,还有很多,比如我爱雷火火。 皮鞋要擦完的时...

爱情里的千古难题

01 与玲子相熟的朋友都知道两件事,一件是玲子喜欢沈慕希,另一件则是刘明喜欢玲子。这好像是爱情里的千古难题,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不是同一个人,曾一度让玲子陷入选择恐惧症中。 要说吧,沈慕希确实很不错,人长得又高又帅,温文尔雅,活脱脱就是童话里白马王子的现实版。若说一定有什么不好的,那就是他不喜欢玲子。早在很久之前他就有了女朋友,当然比他认识玲子还要晚点,这也是众所周知的。 刘明的话长得没沈慕希...

“如果郡主想让我输,价格的话……”

文/西门吹靴 (1)侯爷难道属冲天炮的? 元昭国的小侯爷许长苏最近有些烦,府里那面天竺国使臣献给他的魔镜忽然变得不讨他欢喜了。 以往每天早上,许长苏第一件事情就是将自己打扮得无比妖娆,风情万种地走到魔镜前,问:“魔镜魔镜,请你告诉我,谁是元昭国最美丽的人?” 魔镜一般都会沉吟片刻之后说出千篇一律的答案:“侯爷侯爷,您是元昭国最美丽的人。”然后许长苏信心爆棚地去花天酒地,勾三搭四,虽然他现在有...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