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之前的《南山南》我都听错了

2017-11-02 19:30:10作者:素智

《原来之前的《南山南》我都听错了》by 素智

图片来源于微博

文/素智

你在南方的艳阳里

大雪纷飞

我在北方的寒夜里

四季如春

即使熬过所有的苦难后,我还是需要你。

2017/11/02    星期四   晴

1.

许久都没有听《南山南》这首歌了,大概好几个月了吧,貌似这首歌被后来的《成都》给取代了,今天偶然听了一下,发现跟以前听起来不一样了,我觉得我之前都理解错了,我以为这首歌表达的仅仅是对故乡的思念,或是对爱的人的思念。

《南山南》,这次在我看来,唱的是异地恋。

以前我以为我这辈子都不会去谈异地恋,因为那是一种不一样的痛,就像跳下楼的那一刻后悔了,我拼命地抓住了屋檐,可屋顶上一个人都没有,自己就那样挺阿,挺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获救,最后坚持不住了,就松手了。

异地恋就是这样,一个人挺着,根本就挺不住。

我可能是找虐吧,谈了一场我最讨厌的异地恋,我不知道结果会是如何,我会获救,还是掉下去。

不论结果如何,现在,我想我都不会后悔。

2.

遇到你,是我的幸运。我第一次知道,原来好的爱情是不担心对方会离开自己,我可以肆无忌惮的耍小孩子脾气,无底线的跟你开玩笑说自己会跟比你更帅的人跑掉...但其实,我根本不会那样做。

在之前的爱情里,我确实一直都是先离开的那个,但前提是对方已经让我失望过无数次之后,导致我的底线被冲破,如果再继续原谅,那就不是我自己了,那个时候我才会策划离开。

我知道,你喜欢我一定比我喜欢你要多一点,我要放弃的时候,你会很害怕,但你要相信,我不会轻易离开,我可以挺着。等我某天坚持不下去了,我也会喊着上一句,我爱你。

异地恋对两个人的要求很高,我不知道我现在是不是一个合格的女朋友,这是我第一次谈异地恋,做的不好,你要多担待。

我有两种状态,时而粘着你不让你睡觉,你别觉得烦;时而许久都不跟你说一句话,你也别觉得失落。

我没有想很多,我的思想有时候像男生一样,不拐弯,想你的时候,就想多跟你说几句话,忙的时候顾不上,也就无言了。

3.

遇到你,我挺幸福的。我是个细节控,恰巧你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得很细致,想的也比我多,你会记得我只说过一次的话,重要的或是不重要的,你都记得;你会查我这边的天气,提醒我加衣;晚上我因为看电视剧没回你的信息,你不敢打语音给我,怕我已经睡着了,等我回复信息的时候,你又会生气,说我不理你。

你以前不碰微博,因为我,你每天都上微博看我的动态,我点赞过的东西,喜欢的,讨厌的,甚至我没跟你提及过的,你都会推算出来。

我问你,是怎么知道的,你都说是因为你聪明。

我记得有一段时间我老让你给我讲故事,你很惊慌,然后去网上查故事,你忘了,我就是写故事的,其实我是想让你给我讲,我写过的故事,你可能是个傻子吧,也许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你都愿意做一个傻子。

写到这,我竟然都要哭出来了。

这段时间我们各自都挺忙的,因为工作,我着急上火嘴巴溃疡,吃了很多种药,你知道后一直叹气,我知道你怪自己不在我身边,你别难过了,我会坚强,你也别担心,即使熬过所有的苦难后,我还是需要你。

记得最初,我跟你说过,我不愿意离开沈阳,我不愿意换另一个又远又陌生的地方,还有也是因为我妈妈,我永远相信女人应该是独立的,不依附任何一个男人,即便是男朋友,丈夫。

因为某些原因,我是很害怕结婚的,不管是身边的,还是陌生人的,那一个又一个的例子,让我惶恐。

她声嘶力竭,骂他笨蛋。

罗浮年少的时候,读过许多英雄传记,里面有杀伐决断的帝王,有舍生忘死的将军,还有胆识冲天的剑客,却独独没有像叶清岚一样胆小如鼠的笨蛋。 一、后山生长着一种奇异莲花,叫作长生莲 罗浮十岁那年的秋天,她在后山发现了一片枫树林。红色的树叶漫山遍野,映得半面天空都是火红色的。她捧着一本书,坐在最高的树枝上,半倚树干,一读就是一天。 可她并不是天生就喜欢读书,只是没有朋友,觉得寂寞罢了。 罗浮不合群的原...

时光里的秘密,我还在想你

01 一口气把《致我们的单纯小美好》小说版看完了。有幽默,有感动,也有心酸。 “我也相信他爱我,但是我无法跟他解释我那突如其来的心慌。我害怕,害怕因为最初是我先说喜欢,所以永远只能由我主动。害怕因为我先迈出了那一步,所以他会理所当然觉得每一步都应该由我来迈。害怕我爱他比他爱我多很多……” 看到这里,我眼泪不由地落下。因为懂得这种害怕,害怕他皱眉,害怕他随随便便就可以生气,害怕他一转身就会轻而...

没有乳房的女人叫波伏娃

1.当生活乱了套时,文学就出现了——波伏娃 “你给我滚!滚远点!离婚!” “咣”一声,防盗门猛地关上了。门框因为受到暴击,被震得都有点松了,“嗡嗡”地响着。 “滚就滚!吓唬谁呢?谁他妈不离婚谁是孙子!”建生的话音还没落,电梯门就开了,门里面站着同一个单元的邻居,在探头探脑地往外看,一个靠近门口的人还好心地用手挡着电梯门,在等建生进来。 建生很尴尬,他知道这下自己失去了在话语上反击的机会。他不...

轻舟向北我向南

三十岁这年秋天,当家里逼婚的电话打到了实验室来,他才终于能够想起那个瘦小的身影来。

可是我已经快存好钱准备娶你了呀

01 相逢的时候实在不优雅。 2012年,乔寻在F大学校门口的酒吧打工。十八岁的姑娘,浓妆艳抹,眼神飘忽间却皆是清纯。 她不小心把酒瓶摔破,酒水泼洒在了一个女生身上,那女生也不是吃素的,站起来推了乔寻一把。 乔寻摔倒在了地上,身子轻轻地颤抖。冷不防被人给拉起来,乔寻拽紧了他的衣袖。 一拽就是好多年。 程知穿了一件薄薄的黑色风衣,眼睛很亮。 他把乔寻拉到身后,对着那个姑娘说,这事就算了吧。 那...

短篇小说【我最喜欢的黑色】

天还没完全黑,大地蒙上了一层哑灰色。赤脚悠悠地走到四平米开大,铺着褐色罗纹瓷砖的阳台,远处昏黄的灯泡下,隐隐约约散发着一股夹杂着野草清新的茉莉花香。 深吸一口气,零星打着伞的几个年轻人大声嚷嚷,从我的黑色蕾丝睡裙下穿过,他们没注意到有个人正在离地二十七层高楼上。谁也没看见谁。 拍了拍希腊式木制的雕花栏杆。真他妈情不知所起瑟瑟发抖的冷,我说。 随即用力的拉上了纯白色纱帘,把无聊的喧嚣和无尽的黑...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